屋內眾人立馬都看向吳菲菲。

2021 年 10 月 27 日

吳菲菲面色不變,冷聲道:「許冬雪,今天咱們家的長輩都在這裡,你不用跟我說這些顛倒黑白的話!」

「那些事,我慢慢跟你說。」

「我現在先問問你,我們剛回來,住在你們家的時候,是誰把我們趕出去的?」

「是誰嚷嚷著,讓我們以後再也不許踏進你們許家半步的?」

許冬雪怒道:「吳菲菲,你還有臉說啊?」

「我們當時為什麼不讓你們來的?」

「你們把那什麼狐朋狗友都往家裡帶,把家裡弄得烏煙瘴氣的……」

吳菲菲直接道:「許冬雪,你給我聽清楚了!」

「那些,都是我的朋友。」

「他們都是大學生,都是書香門第,不是狐朋狗友,更沒有把家裡弄得烏煙瘴氣!」《我最喜歡詭異了》第五十四章尋煙問路(求月票,求收藏) []

但讓她有些意外,沒一會,霍司星回過來的消息,卻平靜的多。

【霍司星:沒關係,你也可以不用來。】

【溫栩栩:……】

【溫栩栩:你這是什麼話?我怎麼能不去?你放心吧,你上飛機前給我發個信息,我就從A市出發了。】

【……】

終究,霍司星沒有再回消息過來。

溫栩栩見狀,雖然有點失望,但因為事情太多,她還是很快就去忙別的了。

而她不知道的是,在那座偏僻的海島上,挺著一個肚子的女人,正彎腰拿着一把扳手,對準前面一輛被摔壞的摩托車「乒乒乓乓」的敲着什麼。

「司星,你怎麼又做起這個來了?你知不知道你現在還懷着孩子啊?」

剛從外面買菜回來的沈憶之看到了,嚇得立刻把籃子一扔,他就跑過來了。

直接從這女人手裏把她的扳手奪了回來。

霍司星:「……」

很不悅的瞪了這個男人一眼,她這才訕訕得回去了。

她現在胖了一些,從後面看去,因為臃腫的腰形,讓她看起來沒有了以前的妖嬈性感。

但是,她還是極會打扮自己的。

黑色的寬鬆長款襯衣,腳下是及膝高的同款黑色白邊長襪,露出小半截依然纖細而又白皙的美腿,從後面看,如果不注意,根本就不會發現她是一個孕婦。

沈憶之看着她臉色不善的回屋裏,趕緊也跑了進來。

「我不是要罵你,我就是擔心你不小心傷了自己,那可是敲敲打打啊,還是鐵件,要萬一不小心砸到你了怎麼辦?」

「行了,去做飯吧。」

聽着這個人這麼絮叨的聲音,霍司星終於不耐的開了一句口。

隨後,她就抱了茶几上的一小框水果,走到客廳里的沙發上坐了下來。

沈憶之看到,這才放心了,提着菜就去了廚房。

約莫過了四十來分鐘后,飯菜做好,兩人開始坐在餐桌前吃飯。

「那個……我媽打電話來了,問我們要不要結婚?司星,你看我們……?」

「隨便你,喜歡就結,不喜歡就不結。」

明明,這幾天家裏人聯繫的更加頻繁的人是這個女人。

可是,她坐在這餐桌前,聽到沈憶之提到這件事後,竟然是一副十分平淡的語氣,說他想結就結,他不想結就不結。

沈憶之:「……」

目光暗了暗。

這一刻,他不能否認,聽到這個答覆后,他是失望的。

但很快,當他看到她黑色襯衣下隆起的腹部后,他又什麼情緒都沒了,重新換上了笑臉。

「我喜歡,我這輩子做夢都想要娶你,那我們明天就回去吧,我爸說了,回去后就馬上給我們辦婚事,到時候,我們就可以留在省城待產。」

他滿心滿眼裏,都是對他們未來家庭幸福生活的嚮往和憧憬。

霍司星正往嘴裏扒拉着飯粒的筷子終於停了下來。

她抬起了頭,看向了這根豆芽菜。

半年的島居生活,其實很不容易,她過來的那段時間,心情非常不好,不許請傭人,也不願意看到任何從外面寄過來的東西。

包括錢。

於是頭幾個月,這個人真的非常辛苦。

他不僅僅要照顧她,還得去這個島上找事做,賺錢來養他們兩個。

久而久之,等她的情緒終於恢復過來,發現這個人已經從一個文文弱弱的清秀少爺,竟被折騰的跟着島上的農民工沒啥兩樣了。

而此時,他也依然還沒能恢復他剛從他們沈家出來的樣子。

霍司星收回了目光,片刻,她終於點了點頭:「好。」

一個字,彷彿就給他們兩人畫上了一個圓滿的句點。

沈憶之當天晚上果然十分興奮,他連夜把他們兩人所有東西都打包好了,一邊打包,一邊還哼着他喜歡的小曲。

霍司星在樓上聽到了,她打開了抽屜,把一個檔案袋拿了出來,打開了它。

那是一本房契,上面寫着京城某處的軍中大院。

軍中大院……

呵呵。

她扯了扯嘴角,把它扔在桌上后,又一倒,一枚在黑夜中都帶着耀眼紅色的金屬物件便落在了她的手中,十分的沉甸甸。

那是勳章。

她低頭看着這樣東西,雖然已經不是第一次了,但是這一次,她的手指依然還是抖了一下。

滾燙的火紅,冰涼的金屬感。

她從來沒有想過,有一天,自己還會有拿着它的時候。

聽說,勳章是一個軍人的最高榮譽,那是比他們命還要貴重的東西,當初,她的姨媽簫馥莉手裏拿着的,就是她丈夫神英犧牲時給的一枚勳章。

那他現在把它給她是什麼意思?

告訴她,他其實把她看得有多重要?連比他命還要貴重的東西都給了她?

呵呵……

她嘴角的譏嘲越來越濃。

沒有再看下去,而是將它重新裝回這個檔案袋后,把那房契也一起裝了進去,她仔細密封好,就提起筆了。

「收件人:神宗御

收件地址:京城xxx街道觀海台。」次日一早,天剛剛亮,呂笙就醒了。

看了下手機,七點多,快八點了。

天一天比天冷,亮的也一天比一天晚了。

來到成都的第一個冬天,倒沒什麼適應不適應的,反正家裏空調很足,感覺不到冷。

本來還想賴床一會兒,但是想到家裏多了一個人,呂笙還是從暖和的被窩裏爬了起來。

《女裝走上人生巔峰》第一百六十章:【火氣】(加更1) 第三百一十八章真心傾吐

仙庭竟然還有人存活在這個世界上?

這是藺九鳳沒有想到的,他死死地盯著歐陽修,要弄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

歐陽修回答道:「就我知道的,在西漠確實有仙庭的前輩,具體多少人不清楚,但肯定是有的。」

「仙庭的人不是被神族滅絕了嗎?」藺九鳳嚴肅的問道。

「那一場大戰爆發的很突然,對仙庭來說,觸不及防,在當時的西漠,有一支軍隊鎮壓,他們就沒有參與到這一場戰鬥里來。」

「西漠的軍隊,一直鎮壓著西漠,不允許離開,所以那一戰仙庭即便是損失慘重,徹底覆滅,這一支隊伍也保留下來了。」

「到了這個時代,具體還留存多少,我就不得而知,但我知道,他們在的,一定在的。」

歐陽修被藺九鳳那壓迫性的眼神看的內心發毛,老老實實的說出來。

「我很好奇,為什麼要鎮壓西漠,西漠除了一個大雷音寺,還是偏安一隅,不與外界爭鋒,為什麼要留下一支軍隊來鎮壓西漠?」阿難和尚問出了自己的疑惑。

他和歐陽修認識很多年了。

歐陽修出生於西漠,但他年少時很叛逆,聽不懂佛經,一心嚮往外面的大世界。

所以他後面辭別唯一的朋友,去了仙庭,在仙庭里努力站穩腳跟,當了一個統領。

被他辭別的朋友,就是阿難和尚。

所以才剛剛覺醒,轉世重生的歐陽修,直接來到西漠,尋找阿難和尚。

而且他一開口,阿難和尚就為了他,祭出了自己好不容易得到的一角殺陣,坑殺藺九鳳。

這關係不可謂不深厚。

現在兩個難兄難弟生死全部握在藺九鳳掌心,也是一種特殊的緣分。

能從兩萬年前到兩萬年後,兩個人還活在這個世界上,還能如此的相信對方,也不容易。

阿難和尚的問題,歐陽修嘆口氣道:「我只是仙庭的一個小隊長,小人物而已,哪裡知道那麼多機密的事情,在大時代下,我和你都只是一葉浮萍,隨波逐流,我只是知道對於西漠,仙庭還是很重視的,甚至可以說敬畏。」

「敬畏?」藺九鳳一下子注意到這個詞。

「仙庭不怕神族,仙庭鎮壓天下,按照你說的,仙庭實力極其龐大,為什麼會敬畏西漠?」藺九鳳立馬問道。

阿難和尚也好奇的看著自己這位老兄弟。

「我聽說過一個小道消息,但不準確啊。」999首發l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