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點原因在裡面,如果我早知道穎兒在蔡家住宿,早就來接她了。不過……」

2021 年 10 月 26 日

郭東平接著道:「不過我這次來,還有另外一個重要的原因。」

「哦?另外一個?」

蔡康健挑眉道:「什麼原因?」

郭東平緩緩道:「今天是我們陳氏集團新任董事長將我喊來的,讓我代他送禮給蔡家老太太,說是償還一段人情。」

說著,郭東平便緩緩來到陳天龍身前,恭敬地道:「董事長,禮物已經送來了,咱們什麼時候離開?」

「董……董事長?」

當看到郭東平來到陳天龍面前,並且一副畢恭畢敬的模樣時,所有人臉上都再次流露出了震驚的神色!

陳天龍竟然不僅僅是天龍控股的幕後老闆,還是陳氏集團的董事長!

更重要的是,如果正如兩姐妹所言,陳天龍和所謂的潛龍只是在做戲,那麼郭東平和陳天龍總不可能是在做戲吧?

畢竟眾人不認識潛龍,卻認識郭東平。

郭東平可是貨真價實的陳氏集團老總!

陳天龍的身份自然假不了!

這下,周圍眾人再看向蔡康健的時候,臉上已露出了一抹可悲之色。

無論天龍控股還是陳氏集團,都比蔡家如今的底蘊強勁。

而因為陳天龍和陳穎兒的關係,蔡家本可以憑藉這段關係,同時擁有天龍控股和陳氏集團兩大盟友!

可現在,這一切卻被蔡康健親手斷送了!

兩姐妹的神色也變得慌了。

因為郭東平的出現,徹底證明了陳天龍是他們惹不起的人。

她們現在是繼續和陳天龍作對,還是灰溜溜地當這件事情沒發生過?

不過要想讓她們道歉的話,那是堅決不可能的!

「你們……先退下吧……」

蔡康健神色僵硬,沖著那幾個黑衣保鏢揮了揮手。

開玩笑,如果陳天龍只是個落魄公子哥兒,他當然可以任由兩個女兒隨意欺凌他們兄妹。

可現在,陳天龍的勢力之大,根本就不是蔡家能招惹得起的。

蔡康健是個生意人,就算再放不下面子,也是萬萬不能再得罪陳天龍的。

雖然他不知道陳天龍怎麼會發展得這麼迅速,短短時間內就重新奪回了陳氏集團,還創建了天龍控股,但事實就擺在眼前。

他現在要做的,是和陳天龍緩和關係。

「天龍啊……哦不,陳老闆。」

蔡康健有些悻悻地道:「我兩個女兒不懂事,你可不要和她們一般計較。穎兒畢竟在蔡家住過一段時間,這件事情就這樣算了,你看怎麼樣?」

「我這次來,本就是來了卻恩怨的。」

陳天龍淡淡地道:「潛龍和郭總帶來的禮物,足以償還穎兒欠你們的東西,至於穎兒在蔡家生活過的這段香火情,和你們以前對穎兒的欺負就算是抵掉了。從今以後,穎兒和蔡家再沒有半點關係,不過……」

陳天龍忽然看向蔡家兩姐妹,冷冷地道:「在我帶穎兒離開蔡家之前,她們和蔡家老太太,得向我妹妹道個歉。」

以前的事情既往不咎,是因為當年如果不是蔡家,陳穎兒就流落街頭,生死未卜了。

可以前的事情算了,不代表今天的事情也算了!

「你做夢!」

只是陳天龍話音剛落,蔡家兩姐妹已勃然大怒。

「想讓我們和奶奶給那個小賤人道歉,你休想!」

老太太的面色也頗有幾分陰沉。

她是長輩,是蔡康健的母親。

陳天龍居然要讓她向一個晚輩道歉?

「陳氏集團和天龍控股雖然在業內很有地位,可想要啃蔡家這塊硬骨頭,也沒那麼容易!」

「如果你想和蔡家斗下去,那蔡家就奉陪到底!」

聽到老太太這話,陳天龍唇角勾起一抹譏誚的弧度。

只不過這次他沒有說話,一道清朗的冷笑聲,從院外傳了進來。

「陳氏集團蔡家不怕,那要是再加上我們喜家呢?」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當然,天地大同現在相當於陳天龍的底牌手段,他可不會主動說出來,對任何人都不會。

接著,掌握了山水劍第四十五式之後,陳天龍又將時間投入到了輪迴十八式中。

短短時間內,陳天龍便先後掌握了第六式和第七式。

第八式成了陳天龍的極限,需要施展天地大同才能使得出來。

不由得,陳天龍有些感慨。

怪不得師父說,掌握了前九式,陳天龍就可以縱橫帝都,誰也不用怕了。

等能掌握前九式的時候,陳天龍已經邁入後期境界了!

那個時候,帝都這些明面上的權貴勢力,就算是宮家,恐怕也奈何不了他了。

不由得,陳天龍又有些感慨驚嘆。

自己邁入後期境界才能掌握第九式,師父卻創出了十八式!

那麼師父現在該擁有怎樣恐怖的境界?

這樣恐怖的存在,又為何會和陳家有淵源,為什麼要陪他在西南邊境生活八年?

也許,從一開始,自己對這位高大的神秘盲人師父,就一無所知!

但起碼有一點陳天龍可以確認,師父對他只有好意,沒有壞心。

如此,也就夠了。

「呼。」

當陳天龍收功的時候,已經六點五十了。

與此同時,陳天龍只覺一股強大的氣流,從二樓卧室里蕩漾開來。

他眼睛一亮,意識到,雙笙玫瑰應該是突破了!

只有先天武者才有內力,才能引發這種氣流波動。

雙笙玫瑰突破,對於陳天龍而言,是一件值得開心的事情。

因為現在他手下除了冢虎之外,又增添了兩個先天武者。

而且因為兩姐妹的默契程度,聯起手來堪稱同境界無敵,即便是冢虎也不是她們兩姐妹的對手。

有她們聯手保護蘇酥和陳穎兒,陳天龍總算放下心來。

既然兩姐妹已經突破了,陳天龍也沒什麼好交代的,當即離開宅子,開車向宮家舉辦的高端酒會趕去。

今天,將是他復仇的重要日子!

今天,也將是他第一次以西南第一戰神的身份,出現在大眾面前!

他就是要讓上官家族的人後悔!

他就是要讓上官家族當眾覆滅!

……

宮家將這場盛宴,舉辦在富林區一個酒莊裡。

眾所周知,富林區是整個帝都,最繁華,富人最多的一個區域。

這裡的房價,自然也是整個帝都最貴的一個區域。

能在這個寸土寸金的地方,修建一座休閑娛樂用的酒庄,也只有華國首富家族宮家幹得出這種事情來。

當陳天龍來到酒庄的時候,這場酒會已經開始了。

之前陳天龍的座駕是陳氏集團那輛老式A6,出入高檔場所,總會被那些昂貴車輛秒殺成渣。

今天陳天龍開著邁凱倫跑車過來,依舊很不顯眼。

宮家這場酒會邀請是有範圍的,只有宮家這種華國頂級富豪圈子裡的人,才有資格來參加。

如果不是陳氏集團的市值已經破千億,恐怕連陳天龍也是接不到邀請函的。

酒庄停車區域停的車,幾乎每一輛都是各大品牌的限量款,陳天龍這輛普通的邁凱倫,哪裡排得上號?

所以當陳天龍將車停在一旁的時候,酒會上的富豪們只是掃了他一眼,便都將目光挪了開來。

在他們看來,這應該是哪家的公子哥兒,這種名不見經傳的富二代,並不值得他們結交。

在座的都是商界頂級大佬,要結交也是和那些家族、財團掌舵人結交。

在普通酒局上很受歡迎的富二代,在這種全國最高端的頂級酒會上,只是一個稀鬆平常的晚輩罷了。

當然,這些頂級大佬,倒也不是完全瞧不起那些晚輩二代們。

比如帝都三大公子,這種能力出眾的頂級二代,或者即將繼承家族企業的年輕繼承人,也是他們結交的對象。

但這樣的年輕人,在他們這個頂級圈子,早就是熟面孔了。

陳天龍這種生面孔,在這種頂級酒會裡,連個上流名媛都泡不到。

那些手握商業帝國的大佬們,當然不會太過於關注陳天龍,但隨著陳天龍到來,卻有幾個年輕人注意到了他的存在。

…… 「能在現在看到你真好。」明美的眼睛彎了起來。

「現在?」雪莉眉頭微皺,「出了什麼事嗎?」

「沒什麼。」明美反應過來自己失言了之後立刻搖頭。

然後看向富江,「果然是你陪志保出來的,謝謝你,真的很謝謝你,格拉巴先生。」

「叫我富江就好。」富江禮貌的點了下腦袋。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