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這五個人的出手,唐闊的身體卻是不規則的晃動了起來,只不過他的目標依然是他剛剛鎖定的那個黑衣人。

2021 年 6 月 8 日

他的手就像是可以無限扭曲似的,握着黑耀,他的手猶如靈蛇一般的朝着那個黑衣人纏繞而去,饒過那人手中的長刀,唐闊的黑耀卻是直接點在了對方的胸口。

“鏘……嗤……”那個黑衣人顯然沒有想到唐闊的攻擊居然如此犀利,等到他想要躲閃的時候,卻是已經來不及了,不過他並沒有着急,因爲他裏面穿着一件靈級中品的內甲,只要內甲抵擋一下,那麼他便可以將眼前這個混蛋給徹底抹殺了。

但是……沒有但是,這個世界上沒有那麼多的如果但是,因爲唐闊的黑耀此時卻是已經從他的胸口抽出來了,帶動了一股狂飆的鮮血,只是這鮮血卻是讓唐闊的瞳孔猛然一縮。

“紅綠色的鮮血!”看到這鮮血的顏色,唐闊卻是有些恍惚起來,不過就當沒有注意到,一腳將這個人給蹬飛,緊接着身形暴轉,手中的黑耀卻是瘋狂的揮舞而出。

“小子,我要你死,一定要死!”就在這個時候,一個非常低沉聲音傳來,這聲音之中充滿了仇恨和殺意,顯然剛剛死去的那個人跟這人是有關係的。

“誰死還不一定呢,你們到底是什麼人?爲何要擄走這些小孩兒!”唐闊不斷的抵擋這四個人的攻擊,同時嘴裏卻是喝問道。 在人級境界體內的靈氣還不能外放,多半境界都是以滋養自身為主,唯獨罡氣這個境界不同。

達到罡氣境界體內靈力化為罡氣融入自身,能夠讓你的戰鬥力大大增加,每一次攻擊都是會附帶罡氣,對敵人造成極大的破壞。

而楊恆現在就是突破到了這樣一個境界,之前他因為靈力不足導致戰鬥力降低,被金甲傀儡壓制到崩潰的邊緣,然而現在卻不同了。

雖然他現在只是剛剛達到靈氣化罡的境界,體內只有一絲絲罡氣,但是這對於靈力枯竭的他無疑是雪中送炭。

「死吧!」

楊恆暴怒身法展現開來,雖然沒有靈隱步那樣高端的技巧,但是也能閃避過絕大部分的攻擊,至於那些不是攻擊到要害位置的攻擊他直接選擇了硬抗,畢竟他可是一個體修者,現在的肉身強度堪比人級下品的武器,普通兵器根本刺不破他的肉身。

那些傀儡不斷衝擊過來,但是卻被楊恆一拳拳全部紅碎,那速度之快比之前他又靈力的時候還要恐怖,五十個金甲傀儡數量在不斷的銳減,等到只剩下十個的時候便根本對楊恆造成不了任何威脅了。

大殿內紫風看著楊恆破除了金羽的傀儡陣法,眼中精光閃爍,能夠突破金羽這關的只有兩個人,一個是之前的絕世天才,而第二個便是楊恆了。

現在的楊恆也是有了挑戰他的資格。

「這笨小子……竟然以力破巧強行轟殺了全部傀儡,真是夠笨的……」

金羽話雖然這麼說但是還是很佩服楊恆這般實力的,能夠用力量強行將所有金甲傀儡殺死的楊恆還是第一個。

「不過單單是這點實力可能還是沒有辦法通過紫風的考驗。」

金羽轉頭看了一眼沉默不語的紫風,他們在這四極寶殿中鎮守的三人,要數紫風自強,雖然和挑戰者對戰時紫風要將實力壓制到和對方相同的等級,但是那體內靈力的質還有量則是完全不同,再加上其身經百戰的戰鬥經驗,想要通過他的考驗可能性太低了。

「我也是時候該活動一下了。」

紫風笑了笑身形一閃消失在這寶殿之內,他已經到達他的位置靜靜的等待楊恆的挑戰。

而楊恆現在卻是殺死了全部的金甲傀儡盤坐在原地,鞏固一下剛剛達到的罡風境界,也順便將體內的靈力回復過來。

「這練體神訣還真是不一般,那麼重的傷竟然這麼快就癒合了。」

楊恆看了看自己已經癒合的傷口笑著說道。

「不然你以為我為什麼會交給你這本練體神訣,冰火兩儀練體神訣所產生的兩儀之氣有著修復傷勢的功效,這神訣是集合防禦、滋養、攻擊、回復一體的極品功法,你之前還以為我交給你的次品。」

道靈的聲音在楊恆的心中響起,剛剛的戰鬥道靈看的也是驚險萬分,但是它沒有辦法幫助楊恆,如果說是法訣什麼的他能夠幫助楊恆,但是真正的戰鬥還是要看楊恆自己。

「剛才還真是危險,從剛才的戰鬥中你應該能夠看出,你現在欠缺的是持久作戰能力。」

道靈對楊恆剛才的戰鬥分析到。

楊恆現在肉身強橫近身戰可以說同階之內沒有對手,還精通陣法,身法更是有著靈階上品的靈隱步,只是體內的靈氣還是太少並不足以支撐他太長時間的戰鬥。

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楊恆現在還只是人級,只能靜坐從天地間捨去天地靈氣,在戰鬥中卻是沒有辦法不斷補充,若是達到靈級便能夠在戰鬥中同樣獲取天地靈氣,到時候持久作戰的能力便是能夠提升上來。

其實楊恆和道靈不知道的是他現在持久作戰的能力已經算是夠強的,若是換成其他人,使用靈級上品的身法又戮戰了這麼長時間,體內的靈氣早就已經乾枯幾個來回了,他能夠支撐到現在還是因為道靈神訣的緣故,體內的先天靈力要比後天靈氣優質不少,所消耗的也就更少。


「繼續前進吧,我倒是要看看這最後一關的守關者究竟有多強。」

楊恆站起身來活動了一下身骨,繼續用靈隱步趕路。

這次他也不著急,每當體內靈力枯竭的時候便是將所剩下的那一絲靈力轉化為罡氣充盈自身。

因為楊恆發現當體內所剩下最後一絲靈氣的時候,那靈氣轉化為罡氣額速度要比平時快上不少,有這樣快捷的辦法還能夠修鍊靈隱步,楊恆又怎麼可能像是其他人一般盤坐在地傻傻修鍊。

在這大道之上楊恆的行進速度要比之前慢上不少,但是體內的靈力卻是要比之前更加精純,連罡氣都是充盈到了整個丹田,現在的他才算是真正踏入了罡氣境界,算是罡氣初期,如果再讓他挑戰那一百個金甲傀儡的話,他甚至都不用會遇到任何危險,因為罡氣的加持能夠讓他每一次出手都能夠輕易轟碎一個金甲傀儡。

「也不知道外面過去多長時間了。」

楊恆在這四極寶殿內好像沒有黑夜一般,天空永遠都是那麼藍,如果不是道靈告訴這四極寶殿內部自成空間的話,他可能都會覺得自己被傳送到了其他世界之中了。

終於在楊恆第九次靈力枯竭恢復完畢后,他的眼前出現了一個紫色頭髮的男子,那男子手背於後身穿則色長袍,面相跟黑煞金羽都是有些相似。

但是楊恆知道這個人可是要比那兩個人強上不少,雖然黑煞的步伐迷幻但是給楊恆卻是帶來不了威脅,那最後看上去險之又險的勝利其實都是在楊恆的算計之中,而金羽則是依靠陣法給楊恆帶來了不小的麻煩,本身實力不值一提。

而這紫色長袍男子卻是不同,他單單站在那裡就好似一柄隨時都會出鞘的利劍一般,楊恆光是看著他便是能夠感受到一種鋒芒刺到自己面前。

「你叫楊恆?是哪個大宗派的弟子,有著這般天賦也算不錯了。」

那紫色長袍的男子看著楊恆笑著說道,目光中帶著一絲欣賞,但是更多的還是一股傲意。 望着手中乳白色的渾圓丹藥,一絲絲精美細緻的紋路繚繞在丹藥周身,觀其成色,易逍遙滿懷信心地燦爛一笑,火焰是上等火焰,真氣又是無懈可擊,神念之力更沒有多餘的浪費,這枚丹藥堪稱完美!

俗話說:有人歡喜有人憂,不用多說,場地上立刻有八名煉丹師雙手空空地退出廣場,僅剩下十二人煉製成功!

執事長老莫炎欣喜地站起身,笑道:“五個時辰煉製三品丹藥已然很寬裕了,所以失敗之人還需勤加練習,剩下的小傢伙們將丹藥交付上來,由衆位長老一致檢閱,達到條件的便可進入三日後的第二場比試,未達到條件的可自行離去了!”

說話間,執事長老袖袍一拂,在場諸人手中的小元丹瞬間消失無蹤,卻是整齊地出現在高臺的桌案上,由衆長老過目的同時,莫炎長老繼續道:“丹藥的品質無非就是檢驗丹藥的紋路細緻程度,這是衡量一枚成丹的關鍵也是基礎!

在得到葉玄大長老同意的情況下,莫炎長老微笑着開口宣佈道:“下面公佈此次通過的名單:天嶽、易逍遙、花竹、程昱之、唐傑、吳天昊、上官秀、妙官人、牛大爲!其餘未提名者,可以退場離去了,丹藥與剩餘材料收回,另外通過者也將剩餘材料收回,不過丹藥各自可以領取,作爲這一場的獎勵!”

此言一出,場外霎時爆發出一股震撼人心的掌聲,不過在聽完這些名單後,關於那幾個名字特殊的人,倒是引來了不少人的譏笑。

“男人也有叫上官秀的?這不是女人名麼?嘿嘿哈哈哈。。。”

“妙官人?還不如叫妙郎中呢哈哈哈。。。”

“牛大爲?!真是牛人啊,嘖嘖嘖~~~~”

“。。。 。。。”

一時之間,這九位晉級之人頓時成爲大家議論的話題,有懷揣憧憬的神色,有譏嘲捧笑的,也有讚歎不絕的,總之各種言論應有盡有。

莫炎長老頓時揮了揮手,嚴肅的神色頓時令得所有人收斂行徑,不過片玄,莫炎長老突然呵呵笑道:“這一場結束,三日後準備下一場吧!呵呵呵。。。”

這一冷一熱的表情着令得圍觀衆人對衆長老增加了不少親切感,紛紛面帶微笑地離開場地,各自回到修煉各閣。

易逍遙領到自己的那枚小元丹,正巧與天嶽碰個照面,二人皆是各懷心思地冷笑不語,然後轉身離去——

“大哥!”

“易哥哥!”

場外,仙若與狂牛欣喜地迎面喊道,易逍遙開懷一笑,一個紅顏知己,一個生死兄弟,人生得此二人,夫復何求啊!

三人回到藥材閣,卻見老藥勺舒舒服服地躺在藥材閣門前的大靠椅上,手裏拿着一個酒葫蘆,不時地灌下一口,狂牛大步走到老藥勺身前,開心地笑道:“前輩,大哥通過第一場了,哈哈!”

老藥勺又抿了一口,微笑道:“這些都在我的意料之中,不必驚喜,真正能走到最後再高興不遲啊!”

易逍遙點頭笑道:“師父說的不錯,對於第二場的比試我還要多做些準備纔是,這幾日我還要閉關修煉,你們不必叫我吃飯了!”

老藥勺笑了笑,道:“嗯!師父相信你的能力,去吧!”

望着易逍遙走進房間,仙若蓮步輕移,來到老藥勺的身前,眉頭微蹙道:“老前輩,你說易哥哥真的可以奪冠麼?”

老藥勺沉吟了一下,繼而皺了皺眉道:“該教的我都教了,一切都要看他的造化了,不過他正值比試階段,你們要對他有信心纔是!”

仙若微微擡頭望着易逍遙的房間,莞爾一笑,道:“如果這個世界上還有一個人能讓我有信心的,唯有易哥哥!只是我擔心易哥哥一旦奪冠。。。”

老藥勺突然揮手製止道:“你想說的我明白,就算我阻止不了,何況那幾個老傢伙也不會允許此事發生的,你放心好了,呵呵!”

仙若眉頭微蹙,沉聲道:“我決不允許有人危及到易哥哥!”

狂牛怔怔地站在原地,卻是愕然地發呆,對於仙若與老藥勺的談話他是全然不懂——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什麼?!我父親他——”小郡主的俏臉上突然流下兩行清淚,怔怔地望着眼前的兩個白髮老者,深闊靜雅的山洞裏,一個灰袍老者與一個紫袍老者各自盤坐在一塊巨石之上,而小郡主,則站在他們的對面!


天玄長老嘆了一聲,道:“小郡主,若非我們之前爲了封印那頭老麒麟,也不會元氣大傷需要一段時間靜養,不然我們早就去救老院長了,唉!”

地罡長老沉聲道:“那個傀儡真帝也太不給我們六脈學院面子了,哼!若是老祖宗還在,怎會由得他張狂!”

天玄長老繼而皺眉道:“我想就算我們都恢復元氣也不一定能救出老院長!且不說那傀儡真帝的修爲和老院長不相伯仲,都是天罡象脈的超級強者,就連那暗黑玄界也非我們的修爲能進的去啊,風老頭脫離本體方纔逃出來,而雷老頭還陪着老頭子在裏面,老頭子的修爲足以應付一陣子,但雷老頭不知還能挨多久啊!”

小郡主揮袖擦拭掉臉頰上的清淚,哽咽道:“玄爺爺,地爺爺,你們真的沒有辦法可以救出我父親麼?”

天玄與地罡二老聞言相視一眼,皆是乾咳兩聲,天玄長老尷尬地道:“小郡主,你天真爛漫,此事不是你想象的那麼簡單,即便我們學院傾巢而出救出他們,那傀儡真帝的修爲也只有老院長能夠剋制,所以務必先救出老院長才能和傀儡真帝一搏,但後果一定危及到學院的數千年根基啊!況且老院長回來後看到我們把學院搞的面目全非也一定會大發雷霆的,再有老祖宗哪天突然回來還不把我們都宰了纔怪!”

PS:今日第三更送到! “哼,等到你死了之後,我會告訴你的!”那個開口說話的人卻是冷哼一聲,手中出現一把非常奇怪的武器,類似吳鉤,又像是長刀,但是上面散發的幽藍色光澤卻是告訴唐闊,這把武器上面有劇毒。

聽到這些人都不說,唐闊卻是沒有絲毫興趣再去問了,等到將這些人擒住,他有的是手段讓這些人說出他想知道的東西。

當即唐闊手中的黑耀卻是閃電般的點出,直奔那個叫囂的最厲害的傢伙而去,此時身法的重要性在這個時候卻是表現的淋漓盡致。

面對這四個人的圍攻,唐闊卻是遊刃有餘的躲閃着,手中的黑耀更是時不時的攻擊在他們的放手弱點之上。

“真是一羣廢物,到現在都沒有把人收拾了!”就在這四個人瘋狂進攻下,唐闊還沒有一點兒敗式時,一個不帶絲毫感情的聲音卻是響起。

緊接着唐闊便感覺到自己的大腦就像是針扎一般的疼痛,手中的攻擊和身體的靈敏度卻是遲緩了起來。

“不好,精神攻擊!”感受到這一變化,唐闊的心裏頓時大急,他沒有想到自己居然這麼好運的遇到了精神類的修煉者。

所謂精神修煉者,其實說白了就是用自己的精神力來干擾對手,攻擊對手,這類修煉者最爲恐怖的地方就在於他們的攻擊出其不意,無所不在,除了用比對方更加強大的精神力來防禦之外,就沒有其他的辦法。

就在唐闊剛剛遭受到精神力攻擊時,那四個人卻是抓住了這一次機會,他們四個人手中的武器卻是瘋狂的朝着唐闊身上招呼而來,尤其是那個帶着劇毒的武器,直奔唐闊的喉嚨。

“給我破!”唐闊猛然一咬舌尖,劇烈的疼痛瘋狂的刺激着唐闊的感官,轉瞬間他便擺脫了這精神攻擊的桎梏,同一時間,他手中的黑耀卻是瘋狂的抵擋起來。

但是就算如此,唐闊還是沒有躲閃掉全部的攻擊,那把有毒的武器卻是直接砍在了唐闊的肩膀之上,就算是他有金靈鎧保護,這一刀卻是直接將他的肩膀給砍中了,一股劇痛傳來,伴隨着令人噁心的惡臭味兒,唐闊感覺到自己的行動都爲之遲緩了好多。


“這是你們逼我的!”感受到自己身體的變化,唐闊知道自己中毒了,他本來是不想用自己的大殺器,但是到了這個時候,不用卻是不行了。

“出來吧,小魔!”唐闊暴吼一聲,雙手猛然一揮,一道渾身被黑色霧氣包裹着的身影出現在唐闊面前。

這就是唐闊實力達到了神威境高階時,魔源獎勵給他的召喚魔物,他的實力跟唐闊一樣,神威境高階,他的名字叫做厲魔,唐闊試驗過,就算是自己,在厲魔的攻擊下,也是被逼迫的不得不拿出自己全身的力氣來戰鬥。

只不過唐闊卻是不喜歡他的名字,所以直接叫他小魔。

就在小魔出現的一瞬間,唐闊卻是閃電般的後退,體內的魔氣更是不斷的運轉着,他要把那股毒素給清除出去,否則的話,一旦毒氣攻入心脈之中,就算是他,也要費好大的功夫。

小魔出現之後,沒有絲毫的猶豫,手中出現了一把漆黑色的短劍,閃電般的朝着那四個人攻去。

這四個人的實力雖然不錯,但是卻沒有達到神威境高階,所以面對小魔的攻擊,他們四個卻是一時之間非常的狼狽。

“找死!”那個隱藏在暗處的人此時卻是再也忍不住了,當下便顯現了出來,只見他的身體時隱時現,就像是虛幻一般,但是唐闊卻知道,這是精神力達到一定程度而給人造成的錯覺,因爲精神力可以影響到人的一些感官。

不過唐闊的精神力可不是那麼弱小的,相反,他的精神力在往日的一些經歷中變得非常的強悍,這恐怕也是魔源選定自己的主要原因吧。

唐闊沒有絲毫的猶豫,雙腿猛然一蹬,整個人卻是閃電般的掠出,狠狠的朝着那個剛剛出現的傢伙殺去。

漆黑的魔氣纏繞在他的雙臂之上,手中的黑耀更是閃爍着一道道黑色的光澤,直指那精神修煉者的喉嚨之處。

“哼!”那個精神修煉者面對唐闊的攻擊卻是不慌不忙,只見他冷哼一聲,一道無形的波紋卻是出現在他的面前,緊接着這道波紋狠狠的朝着唐闊撞擊而去。

“給我破!”唐闊怒吼一聲,他的精神力卻是猶如潮水一般的涌去,兩者相遇,唐闊的精神力卻是直接將對方的精神波紋給撕碎掉了,緊接着便朝着那精神修煉者再次涌去。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