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喲,兩位公子不急不急,既然都到我鳳凰樓來了,不如先休息一晚再走吧!”

2021 年 4 月 13 日

“想必兩位一路上也累了,休息一晚放鬆放鬆也不錯。”

“反正找你們師妹的事,也不急於一時,我看那書生長得挺正氣,你們師妹應該不會有事。”

“而且呀!我們鳳凰樓的姑娘,那個個都是頂呱呱,保證兩位想要什麼味道,就有怎麼味道,一定能把兩位少俠,服侍得舒舒服服的。”

看着兩人準備離開,徐媽媽立刻對着兩人誘惑的說了一下。

雖說洛河城人口密度大,但競爭還是很激烈的,而且做生意能抓住的客人,要儘量要抓住,然而葉隨風兩人從古劍派一路趕來,正好也需要放鬆放鬆一下心情。

“既然這樣,大師兄,不如我們就先在這裏住上一晚吧!”林青山聞言心中一動,隨即對着葉隨風提議到。

“呵呵……這不必了,我們已經在客棧住了下來,這就告辭。”葉隨風聞言一陣無語,給了林青山一記白眼,對着徐媽媽拱了拱手微微笑到。

春風樓……

走出春風樓,羅烈與林嫣兒,就告辭了南宮少華與水自流幾人。

“公子,你的家鄉,那是一個怎麼樣的地方?是不是就像,傳說中的世外桃源一樣,一定很美吧。” 走回星晨客棧的路上,林嫣兒有些好奇的對着羅烈問到。

“是的,很美就像天堂一樣的地方。”羅烈很簡單的回答了一句,並沒有多說的意思。

既然,羅烈自己不願意多說,林嫣兒而自然不會繼續打聽,就這樣默默的跟在羅烈的後面。

兩人又開始陷入了沉默。

“嫣兒你相信,人可以比飛鳥非得更高更快嗎?還可以在月亮上去行走嗎。”羅烈最終還是打破了沉默,突然對着林嫣兒問到。

“人可以比飛鳥非得更高更快?還可以在月亮上行走。”林嫣兒愣了愣,喃喃的重複了一遍。

“是的,不僅如此,就算是相隔萬里,只需要一秒,就可以面對面的說話,嫣兒你相信這真的存在嗎?”羅烈繼續對着林嫣兒問到。

“那公子,你相不相信?”林嫣兒愣了一下,隨即看着羅烈反問。

羅烈就這樣定定的看着林嫣兒,不過卻沒有說話,沒有說信,自然也沒有說不相信。

不過一般情況下,沉默都可以當做是默認。

“公子的答案,就是嫣兒的答案,公子說信,嫣兒就相信真的存在,公子說不相信,嫣兒自然也不會相信。”林嫣兒看着羅烈認真的點了點頭。

羅烈無語,雖然說林嫣兒這麼說,是把選擇權扔給了自己。不過也表示,林嫣兒是選擇相信自己,卻也明顯沒說自己答案的意思。

走了一段時間,剛剛踏入星晨客棧,羅烈就帶着林嫣兒走向櫃檯。


“朱掌櫃,再給我來一間上房。” 羅烈看着,昨天那個略顯得微胖的中年男人說到。

畢竟,當時水自流就是這麼稱呼男人的。

“原來是羅公子,不知道羅公子是選擇靜景還是鬧市?”朱掌櫃看了看跟在羅烈身後的林嫣兒,熱情的點了點頭。

畢竟現在林嫣兒是男裝打扮,不又是大晚上,被羅烈擋在了身後,朱掌櫃只知道應該是一位男子。

星晨客棧的生意,一直都很紅火,來這裏的人也是很多大都,非富即貴。

不過天字號房間的住客,並不是很多,空出來的房間,自然也有些多,特別是一到五號房間,更是頭等艙。自然是經常空了出來!

“嫣兒,你是喜歡靜景還是鬧市?”羅烈回頭對着林嫣兒問到。

“這……這個,隨公子喜歡就好,只要公子你喜歡,嫣兒就喜歡。”林嫣兒小臉微紅,心裏小鹿亂撞弱弱的說到。

聽到林嫣兒的話,一邊的朱掌櫃眉頭一挑,原來還是一個女子。仔細看了看林嫣兒的模樣,朱掌櫃又是一陣驚豔,雖然林嫣兒是男裝打扮,但仔細一看,就知道是一個絕頂美女!

“那就天字四號房吧!”羅烈過回頭對着朱掌櫃笑了笑。

天字四號房間,其實是屬於靜景區,相對於鬧市,自然是幽靜了許多,也更好休息。

如果不是羅烈希望能多瞭解一些,這裏的風俗習慣也,不會選擇鬧市!

很快就有一個夥計跑了過來,帶着羅烈與林嫣兒來到了,天字四號房間,客套了幾句,然後就自己離開了。

“嫣兒,你就先在這裏住下吧!好好休息,有怎麼需要,就自己和小二說,我就住在正對面的三號房間。”


走進天字四號房間,大致的看了一下,還感覺還不錯與自己的也差不多。

不過卻很幽靜,看過之後,羅烈也就回頭走向自己的房間。

“好的,公子。”林嫣兒聽了羅烈的話,眉頭微微一凝,還是很順從的回答了一句。 鳳凰樓中……

紫霄天手握茶杯,面色有些凝重。

“第二關的那副對聯,現在可有頭緒?”紫霄天對着幾個老學究打扮的男人,面帶諷刺的問到。

逆襲再現 紫公子在稍等片刻,我們在研究研究。”一個兩鬢斑白的老學究對着紫霄天說到,不過這會額頭已經滿是虛汗。

“劉老,我都已經不知道,聽你說這話,都已經多少遍了。這茶,你知道這已經是第幾壺了嗎。”紫霄天滿臉黑線,一臉不善的說到。

紫霄天,從出來前廳就決定來闖關,不過第二關的對聯,確實是一個難題,就讓李花斯去請湘雲學院的幾會位老學究來破題。

誰知道,剛去請的時候,還一臉篤定的說,一定手到擒來的幾人,竟然在這探討了將近一個多時辰。

而紫霄天,也幹坐了近一個多時辰,這讓紫霄天幾乎都氣得肝疼,就算紫霄天是鐵人也是有脾氣的,語氣自然不會好到哪裏去。

“各位各位,現在徐媽媽我有一個消息,要和大家說說,這闖關比賽就到此爲止了,因爲林嫣兒姑娘已經被人贖身走了,所以闖關比賽就到這裏爲止。”一中年婦人走上中央臺臺,上對着衆人說到。

其實說實話,徐媽媽是不會這樣甘心結束這比賽的。畢竟,這空手套白狼,沒有本錢的買賣,誰也不捨得就這樣沒了。

但畢竟林嫣兒的身份,確實要讓徐媽媽好好的掂量掂量,就連師兄都已經是玄階九品高手,那師叔,師尊,師孃還了得,要是誰脾氣一上來,指不定會怎麼樣,還有就是白衣書生,也是得掂量一下,所以徐媽媽就有了這個決定。

聽到這話,紫霄天直接差點吐血,自己可在這辛辛苦苦的準備比賽,結果這人,竟然被別人贖走了,別提多騷心了。

“不知是何人贖走的嫣兒姑娘,徐媽媽不是說,林嫣兒姑娘不私下見客嗎?我們可是千請萬請,都給徐媽媽拒絕了,徐媽媽看來,這是看不起我們這些人呀!”李花斯起身,不陰不陽的看着徐媽媽問到。

“哎喲……李公子這說的是哪裏話,在這裏洛河城中,哪裏有敢不給李公子面子的人,我也只是不得已,那人也是闖關才見到的林嫣兒,這不情投意合兩人就跑了,我是留也留不住呀!”徐媽媽笑着解釋。

“哦,連徐媽媽都留不住?既然已經有人闖關成功,那徐媽媽第二關,那公子的答案是怎麼?徐媽媽可否說說。”李花斯明顯不相信。

就連湘雲學院的幾個老學究,研究了這麼久,都沒能得出一個合適的答案,李花斯可不相信,就這麼悄無聲息的讓人給破了。

“哈哈,李公子,這個還得李公子自己去想,雖然林嫣兒姑娘是走了,不過,現在我們又有了第二任花魁蔣小茹姑娘,比賽一樣繼續,要是李公子看得上,可以繼續進行闖關,我敢說,這姿色決對不亞於林嫣兒林姑娘,而且這還比林嫣兒更年輕,更前途無量,現在就請上我們的新任花魁蔣小茹姑娘。”徐媽媽對着大家笑着說到。

不一會兒,一個玲瓏有致的小姑娘,就慢慢的走了了中央臺上。

“大家好,我是蔣小茹,如果有看得上小茹的公子,可以繼續闖關,條件也是與原來一樣保持不變。”說着蔣小茹的臉一片通紅,就像是熟透的蘋果一般。

這不就是那剛纔那個小丫鬟嗎?怎麼這會搖身一變,就成了鳳凰樓的第二任新任花魁了?

說實話,這小臉蛋確實是沒得說,不過這都還沒有發育好呢!這徐媽媽也真是夠壞的……李花斯在心裏咒罵着。

不過想到林嫣兒,李花斯突然就有一個念頭,這小姑娘,是不是也可以像林嫣兒一樣被贖走。

在一般的情況下,要想贖走一個青樓的花魁,機會是非常非常渺茫的。

畢竟做爲一個青樓的臺柱,要是被別人給贖走了,只剩下一個個的歪瓜咧草或者半老徐娘,那這個青樓還混個屁呀!還能開得下去?所以在一般情況下,這都是不可能的。

有了林嫣兒的前例,這蔣小茹這裏,想來難度應該不會很大。

“徐媽媽……我看這小姑娘都還沒有發育好呢!你就讓小姑娘來這拍賣初夜,你這是欺騙無知少女呀!真是夠黑的。”李花斯還是繼續不陰不陽的說到。

這會,正坐在一邊喝茶的紫霄天與秦守仁,被李花斯說的話,直接猛的一嗆,一陣陣劇烈咳嗽,口中的茶水都差點噴了出來。

要說別人不知道,不過秦守仁與紫霄天還能不知道,李花斯自己,其實更不是怎麼好貨色,有很多的無知少女,可是被李花斯玩過之後,就被李花斯給騙到了絕色樓與名煙樓之中。

可以說, 閃婚夫妻寵娃日常

不過李花斯也算是不錯的,這些女子,自然也是得到了李花斯的某些關照,得到的利潤比平常的都要高出一籌,所以李花斯在這一行,也是混得風生水起。

而有錢賺,這些女子對李花斯怨念,自然是少了不少,而這一對比,久而久之也就麻木了。

而且在絕色樓與茗煙樓的這些姑娘,只要到了一定的年紀,就會可以離開出嫁,帶上一筆不菲的錢去安身立命,突出的還可以通過李花斯的渠道,嫁給一些達官顯貴。

雖然只是小妾之類,不過也是成爲了人上人,很多的人可是還對李花斯感恩戴德,李花斯也成爲了洛河的少女殺手,對李花斯投懷送抱的人,不可謂不多。

“李公子這話,就說的就有些過了,我徐媽媽可沒有李公子,這樣高明的手段;我這可是小姑娘自己的意願,其中的厲害,我可是都解釋過了。”徐媽媽有些不屑的懟了一句。

都是在這一方面混飯吃的,對於李花斯的爲人,徐媽媽自然也是知道一些的,何況對於李花斯個少女殺手,這些方面也不是怎麼祕密。

“現在也已經是辰時,撞關就先到此結束,有心意的公子,明天可以再繼續,我們還要做生意,都這個架勢那成怎麼樣子?”徐媽媽繼續說到。

既然徐媽媽都開口了,剩下的這些人自然是該走的走,該玩的玩……

……

“大師兄,我們現在可要怎麼找?”剛走出鳳凰樓,林青山就對着葉隨風在次問到。

“先回去休息吧,明天在想辦法,我也有點累了。”葉隨風也是無奈的搖了搖頭。

“大師兄,你累了就自己先回去吧,我晚點在回去,我不累!”林青山卻是訕訕的笑到。

對於林青山,葉隨風也只能無奈的罷了罷手。

畢竟這種事情,也不好多人說,再說了林青山也這麼大的人了,有這方面的需求也是正常,這種事情更是人之常情,不好過多約束!

“好吧!不過別太晚,要是明天起不來牀,你自己該知道怎麼做,而且我們還有很多事情要做,別太累!”葉隨風拍了拍林青山的肩膀,提醒說到。


“不會的,大師兄,我晚點就回去,不會太夜的。”說着,一陣白影就迅速的沒入了鳳凰樓之中,沒了身影。

“唉……”葉隨風只能無奈的嘆了口氣,也隨之離開了。

星晨客棧

“篤篤……”幾聲敲門聲響起,很快就傳來了一個甜美的聲音,“公子,可不可以開一下門,讓我進來一下。”

“嫣兒……怎麼事?”羅烈打開房門看着林嫣兒問到。

“那個,公子,能不能讓我進去說。”林嫣兒漲紅着臉問到。

“有怎麼事情嗎?現在可以說了。”羅烈與林嫣兒來到桌前坐下,然後接着問到。

“那個公子,我一個人住着這麼大的房間我……我有點害怕!”

林嫣兒低着頭頓了頓:“公子,嫣兒可不可以和你住在一起,我一個人真的有點害怕。”

林嫣兒聲音壓得很低,但在安靜的房間中,羅烈當然也是聽得清清楚楚,羅烈頓時一陣無語。

“嫣兒……這孤男寡女的,我們在一起住會有很多的不方便。而且,我不久就要離開這裏的,因爲這不是我的世界,我還要回去。”羅烈看着林嫣兒認真的說到。

羅烈可說了,孤男寡女的不方便,自己不久就要離開了,要是控制不住,把林嫣兒給禍害就不好了。

看着林嫣兒的樣子,應該也是剛洗完澡了,身上發出一種淡淡的幽香,若有似無,很是醉人,也許因爲剛洗完澡的關係,林嫣兒所穿的衣服有點低胸,胸口的兩個大饅頭若隱若現,羅烈頓時,有一種口乾舌燥的感覺。 星辰客棧……

羅烈與林嫣兒相對而視,氣氛顯得有些詭異。

“沒有關係的公子,公子你可以不把嫣兒當是女子不就好了。再說,嫣兒可是公子你的隨從和貼身護衛……”林嫣兒擡起頭,面色微紅,眼神確很是堅定的看着羅烈。

聽着林嫣兒的話,羅烈更是想吐血,不把你當成女人,這怎麼可能?一般點的女子還好說,但林嫣兒這樣的風華絕代,還有這樣打扮的,試問誰能有這個定力?

兩人僵持了一下,有些冷場,但最後羅烈還是把自己的牀鋪,搬到了林嫣兒所在的天字四號房間裏,與林嫣兒一起搭起了連鋪。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