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你的意思,你是放心不下太平公主吧,你一定在想要不要跟她打聲招呼再走?”沒等章建豪說完,西王母搶道。

2021 年 3 月 29 日

“我……只是不想……讓太平公主因爲我的悄然離開,而感到傷心。”聶小川猶豫不決地解釋道。

“呵呵,我知道,但是你沒有想過嗎,所有的這一切都只是一場夢境而已,你的離開並不意味着太平公主會因此傷心,你難道忘了自己只是一個躲在聶小川的肉身裏,能夠控制他的魂魄嗎?”西王母開始不慌不忙地解釋道:

“如今你雖然走了,但是聶小川會重新甦醒,所以,你就不用擔心他和太平公主以後的事情了。”

“哦對,我差點兒忘了,原來我僅僅是一個穿越過來的魂魄啊,呵呵……”只聽章建豪有些無奈地苦笑道。

“呵呵,章建豪,聽你的口氣,你不會已經喜歡上太平公主了吧,難道你想逗留於此?”

“我……”章建豪一時語塞,不知道如何回答。

“難道你忘了當初我們談重生交易的時候,你曾經一本正經地說過,爲了一個女人,你願意穿越過來,即使受到再大的苦也不怕,也絕對不會留戀或者愛上別的女人?”

章建豪默默的思考着,他正在責怪自己確實是一個情癡,西王母說的一點兒沒錯,他就是那種烙上了情種的絕代情癡。

“章建豪,別再想了,也別再擔心太平公主會怎麼樣了,等你的魂魄離去,聶小川同樣會在第二天的清晨,準時醒來,只是他到了那個時候,就是真正的他了,太平公主也不會發現有什麼變化,一切都會如常進行。”

聶小川,第二天清晨,他會變成真正的他?

“太平公主,也許你真的不會察覺到一個魂魄的離去,但是我依然會祝福你,祝福你和現在聶小川會幸福快樂,直到永遠。”

經過一番激烈的思想鬥爭,章建豪終於做出了艱難的決定,因爲他要馬上穿越回去,爲了一個女人。

她叫沈雨,章建豪喜歡叫他土豆,他要回去見她。 “怎麼樣,章建豪,想好了嗎?”西王母見章建豪沒有迴應,便又問道。

“嗯,西王母,我們趕緊回去吧,我怕再待下去,就真的回不去了……”章建豪頗爲糾結地說道。

“呵呵,我說你是天生的情種,一點兒也沒有錯,那咱們快快回去。”西王母慈聲地笑道。

“可是……回去,怎麼回去?”章建豪遲疑道。

“別急,我現在就告訴你。”西王母說道,“首先,你要背誦那句口訣……”

“什麼口訣?”

“自然是你穿越過來時,背誦的口訣嘍。”西王母提醒道。

“哦——我想起來了……”章建豪的腦子快速地運轉,終於想到了那句口訣,便說道:“穀神不死,是謂玄牝。玄牝之門,是謂天地根。綿綿若存,用之不勤。”

“對,就是這句口訣,你的記性很好嘛。”西王母適時地誇讚道。

“你是說我還要從聶小川的肛門裏鑽出來啊,嗚嗚嗚……”章建豪一想到,他要從聶小川的肛門裏出來,需要經過胃,大腸,小腸,十二指腸,盲腸,然後是……

“噁心,真特麼噁心。”聶小川想到此處,不禁在心中咒罵道。

“呵呵,章建豪,你想錯了,這一次和你穿越過來之時不一樣,你只需大聲的背誦三次口訣,然後便可以直接從聶小川的嘴巴里出來了。”西王母含笑道。

“哦,既然是這樣,那我也就不用再遭那份兒罪了,哈哈……”章建豪一聽到這話,便高興地笑了起來。

“呵呵,那你還不趕快背誦口訣啊?”西王母催促道。

“這個……”章建豪突然猶豫起來,不是因爲他突然改變了想法,想繼續待在雲軒殿陪着他的女神寶兒度過餘生,而是他需要問清楚幾個問題。

“怎麼了章建豪,難道你又……”西王母有點失望地說道。

“不是,我只是想問你幾個問題,然後再走。”章建豪趕緊解釋道。

“好吧,你儘管問。”西王母這才放心地說道。

“第一,現在聖水在哪裏,我只記得當天晚上我草率地把它服下,然後就疼得暈死了過去,第二,就是七天後,也就是今晚,我聽寶兒講,我的師叔張封一道長來過這裏,然後留下一粒回魂丹,我這才能夠甦醒,可他爲什麼不早點兒來,偏偏在今晚快到子時了纔來,難道他就不怕晚來一步,我就會魂飛魄散嗎?”

其實,這兩個問題只是章建豪衆多問題中,亟需知曉的,還有很多別的問題,得等到以後慢慢的提問。

“呵呵,在回答你的問題之前,我首先要告訴你,我已經不在你的魂魄裏了。”西王母微微地笑道。

“不在我的魂魄裏?”章建豪驚詫道,“那你在哪裏?”

“當然是在外面嘍。你沒有發現我跟你說話的聲音都不一樣了?”西王母提示道。

“不一樣了?”章建豪不解地問道,“哪裏不一樣?”

“當初我在你魂魄內的時候,你不覺得我說的話很低沉嗎?那是因爲聲音是來自你的內部,由內而外,自然沉悶了,但是現在不同了,我在外面和你說話,聲音就顯得響亮的多。”西王母耐心地解釋道。

“哦,好像是哦,可能是我沒太注意的緣故吧。”章建豪轉念一想,接着說道:“對了,你爲什麼跑到外面去了,還有,你還沒有回答我的問題呢?”

“呵呵,別急嘛,聽我慢慢說。”西王母好像又不急着走似的,只聽她耐心地說道:

“我之所以離開你的魂魄,那是因爲聖水已經融入到了你的魂魄裏,你現在已經不是一個普普通通的魂魄了。”

“那是什麼?”章建豪好奇地問道。

“你已經得道成仙了。”西王母有些激動地說道。

“得道……成仙?”章建豪一直以爲那些修煉成仙的事情只可能出現的神話故事裏,如今自己竟然也成了神仙,便不敢相信地苦笑道:

“呵呵,西王母,你沒有開玩笑吧,難道只是因爲我服下了一滴聖水,就能變成神仙了,再說了,即使是成了神仙,可是我怎麼沒有一點兒變化?”

“你先彆着急嘛,聽我把話講完。”西王母自顧自地說道:“你服下聖水,飛昇成仙以後,你的魂魄就變成了仙體,而我又是一股不死不滅的上古道氣,跟你的仙體屬於同類,正所謂異性相吸,同性相斥,因此我們就不能融合在一起了。”

“哦,原來是這樣……”章建豪似懂非懂地迴應道。


“呵呵,你總算明白了。”西王母笑道,“這第二個問題嘛,其實也很容易解釋,當你服下聖水,轉化成仙體的時候,必定要經受一個艱難而又痛苦的折磨,這個過程就是我們天界所稱的天劫,天劫總共有三次,每遭受一次天劫,道行和修爲就會更上一層樓。而你經歷的天劫就是第一次天劫,化仙劫。”

“化仙劫?!”章建豪有些興奮地重複道。

“對,這化仙劫顧名思義,就是一個魂魄在轉化成仙的過程中所遭受到的劫難。”西王母說到此處,會心地笑道:”呵呵,這化仙劫讓你吃了不少苦頭吧?”

章建豪無言以對,正所謂苦不堪言啊。

“呵呵,讓你受苦了。”西王母趕緊安慰道,像是在安慰一個受過傷害的孩子一般。

只聽她繼續說道:

“既然我給你講到了化羽昇仙,那就索性講個明白。其實一個人修煉成神仙可以有很多種途徑,比如修道,唸佛,行善等等,但是最直接的途徑就是吃仙丹靈藥,曾經比較有名的例子,就數嫦娥和后羿了,孫悟空,還有更加特殊的沉香,以及他的父親劉彥昌。前者就是吃了天界的仙丹,仙桃,後者是因爲和神仙有染,仙氣,仙根所致,使得他們非同凡人。”

“這個……”章建豪忽然覺得西王母說的有點跑題,不過他已經習慣了西王母的講經佈道了。

“呵呵,我知道你很難理解,就接着聽我慢慢地講嘛。”西王母知趣地說道。

“霹靂你個啪啦的,看來西王母的飛昇爲仙之道,一時半會兒也講不完了。

章建豪只得認栽,誰讓他不合時宜的,在要回去的當口上,問了那兩個該死的問題。 此時,章建豪聽的是暈頭轉向,但是西王母可不管這些,繼續滔滔不絕地講道:

“我說過,等你得到聖水的時候,便立即服下,這一點你做的很對,但是將聖水服下之後,你的魂魄就會因爲要和聖水融合,所以一定要經過化仙劫。在這個過程中,魂魄和聖水就會相互之間糾纏不清,直至七天之後,這種纏繞纔會慢慢結束。”

“可是,既然如此,那麼我的師叔爲什麼還要給我留下回魂丹呢,而且說如果過了今晚子時,我就會魂飛魄散哦。”雖然聶小川已經不想聽下去了,但是還是不解地問道。

“話是這麼說,你服下聖水,遭了化仙劫,魂魄肯定要有一個融合適應的過程,這個過程以七天爲限,持續的時間越久,說明成仙之後的道行也就越深。有的人服下之後,當時就變成了神仙,但是他的道行很淺,而有的人,比如說像你,已經持續了將近臨界點,所以爲了確保你的萬無一失,纔給你服下了回魂丹,作爲藥引,來勾回你的躁動不安的魂魄。”

wWW✿ttκa n✿C○

“哦,原來是這樣。”章建豪不懂裝懂似的說道。

“呵呵,我忘了告訴你了,其實那個張道長並沒有太多通天曉地的本事,我曾經說過,他的修爲只有三成左右……”西王母突然提醒道。

“你的意思是說,我的師叔並沒有預先知道我的事情……”章建豪遲疑地說道。 “對的。其實自從你服下聖水以後,我的這股無上道氣便立即脫離了你的魂魄,飄蕩在你的周圍,當然,凡人用肉眼是根本看不到我的。”只聽西王母繼續說道:

“在你遭遇化仙劫的這些天裏,我一直守護在你的身旁,觀察着你的一舉一動。我曾經說過,你的魂魄內除了打入了癡情的烙印之外,其實就是一個凡身俗體,悟性和資質都很平常,又沒有打通天靈穴,開天眼通,而且這聖水又非同一般,不是一下子就能消受得起的,得虧你根骨硬,再用一粒回魂丹加以疏導調理,也就是大功告成了。”

西王母講到這時,停頓了一下,笑道:

“呵呵,我說到這裏,你總該明白我的意思了吧?”

“哦,我大概可以猜到了,你離開我的魂魄之後,爲了能讓我順利成仙,就悄悄地把你的無上道氣進入了張道長的體內,然後控制着他的身體,來到了雲軒殿,把回魂丹交給了寶兒,對吧?”

“呵呵,確實如此。”西王母一邊笑,一邊又疑惑地問道:

“你剛纔口口聲聲說寶兒,寶兒的,這個寶兒是誰?”

“呵呵,西王母,你也有糊塗的時候啊,寶兒就是太平公主啊,這是她的乳名,我本來不想這樣叫她的,但是……”章建豪笑了笑,開始挖苦道。

“但是,你喜歡太平公主,所以就改口稱她寶兒了,對吧?”西王母柔情的說道。

章建豪聽完,再次無言以對。

“你現在已經變成了仙體,體內蘊含着巨大的神祕能量。確切的說,你又重新擁有了土羽仙鶴的神力。”

“土羽仙鶴?”章建豪又一次聽到這個熟悉的名詞。

土羽仙鶴,好土的一個仙鶴,哪裏有什麼神力?

“對啊,我說過,你曾經是我五隻仙鶴之中的一隻,就是土羽仙鶴,你擁有強大的夢魘術。”西王母有些興奮地說道。

“這個我知道,不就是五行八卦之中,金、木、水、火、土五隻仙羽靈鶴嘛,這麼說我現在是土羽仙鶴啦?”章建豪依舊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嗯。我們說了那麼多,也該趕緊走了。”西王母開始察覺到她已經說了太久了,大概有一個時辰的樣子。

“嗯,我們走。”章建豪答應道,便開始大聲地背誦起了那句道家的無上口訣:

“穀神不死,是謂玄牝。玄牝之門,是謂天地根。綿綿若存,用之不勤。”

一口氣下去,聶小川居然連着背誦了三遍,這時,他只覺自己的魂魄突然變得輕飄飄的,然後,沒等他反應過來,只聽“嗖——”的一聲,整個魂魄如同光束一般,從聶小川的嘴裏衝了出來。


整個過程也就持續了幾秒鐘的時間。

衝出了聶小川肉身的章建豪,頓時感覺神清氣爽,渾身也輕盈無比,如同踩着一朵看不見的祥雲上面一般。

“呵呵,章建豪,你終於出來了。”西王母柔聲地笑道。

“嘿嘿,我這叫噼裏啪啦,靈魂出竅!”章建豪淘氣十足地說道。

“呵呵,你現在開始觀察一下自己吧。”西王母笑着迴應道。


章建豪隨即開始仔細地瞧看着自己,不禁在心底驚異道:

“我嘞個去,這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啊!”

只見,章建豪此時的魂魄,不像以前只能夠靠感知,才能夠確定自己魂魄的存在。

而現在,他居然是泛着一種忽隱忽現的淡藍色光芒,所有的輪廓包括他的五官,都能夠看的一清二楚。

而且他的周身也散發着這種藍色的雲氣,這大概是人們常說的仙氣吧。

章建豪不由自主地興奮起來:

“哈哈,剛纔我還在納悶,既然我已經變成了神仙,變成了土羽仙鶴,怎麼一點兒變化都沒有呢,哈哈,現在看來,我的變化真是……真是大啊!”


“呵呵,章建豪,你試着飛起來,看看能不能做到?”西王母倒顯得頗爲平靜,畢竟人家是道家的無上聖母嘛,面對章建豪的這種變化,她自然是見怪不怪了。

“飛?”章建豪頓時熱血上涌起來,忙問道:“怎麼飛?”

“就是想飛就飛啊,因爲你不同於別的神仙,你在很久很久以前,本來就是一隻仙鶴,所以不用在口中默唸那些繁瑣的口訣,只要你想飛,就能飛了。”西王母耐心地講道。

“想飛就飛?”章建豪稍顯疑惑地說道。

“對啊,我以前就是一隻自由翱翔的仙鶴,如今化羽成仙,也自然能夠想飛就飛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