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1 年 2 月 3 日

「卡茨。我想邀請你,加入戰神聯盟。」雷伊向他伸出手。

「幹什麼?」卡茨眨巴著大眼睛。


「扶弱鋤強,保護宇宙中脆弱的生靈。」雷伊的雙眸看起來更加深邃,讓卡茨看不到底。

「我願意。」卡茨的小手,放在了雷伊的大手裡。

雷伊笑笑,「你不會飛行,不能跟我們一起在宇宙中穿梭。我們要走了,但是隨時可能會回來的。你會,等著我們么。」

「我會。」卡茨第一次這樣的嚴肅,這樣的成熟,儘管那黑黑的小臉兒,襯不出這樣的表情。

雷伊俯下身來,在卡茨額頭的寶石上親了一下,然後擺擺手,和蓋亞一起飛走了。

———————————————分割線強勢降臨—————————————

伯恩。又來了。

「伯恩哥哥。」卡茨沒有原來那麼開心,他看伯恩的眼神,複雜了幾分。

「卡茨。」他也一改以往的溫柔,「對不起。我……」

「你真的叫布萊克,而且是裂空的通緝犯布萊克么……」卡茨的眼睛閃爍起來。

「今天。抓你回去復命。」伯恩抬起胳膊,手中凝聚起紫色的能量。

卡茨沒有躲,也沒有做出要躲的動作。他獃獃地望著伯恩,望著伯恩的能量,望著伯恩豆大的汗珠,望著伯恩顫抖的手臂。

伯恩,最終沒有狠得下心來。

「抓我吧。」卡茨的大眼睛閃爍著,「如果這樣,可以報答你的救命之恩。」


伯恩的心在顫抖,在流血。他的一雙黑藍色的眼睛此時沒有絲毫神采,黯淡得像無月的夜。

「你下不去手么。」

「誰!」伯恩反手一個光弧過去。

雷伊輕鬆地躲過。

「布萊克。你下不去手。你對卡茨,有一種特殊的感情。」

「閉嘴!」伯恩雙拳緊握,汗如雨下。


「布萊克。我知道你身上有傷。我不想與你戰鬥。」雷伊放下雙臂,單手掐腰,沒有絲毫戰鬥的動作。

「邪靈一擊!」

雷伊抬起另一隻手,輕鬆地將那技能捏碎,消散在空氣中,「屬性克制,佔四成勝率。而且,我是滿狀態,你是負傷。你根本打不過我。」

伯恩捏緊了拳,作勢要進行下一次攻擊。

卡茨抱住他的小腿,「伯恩哥哥,你受傷了,別勉強自己。」

「滾開!」伯恩用氣場將卡茨炸開。

炸開的那一瞬間,他就後悔了。

一條黑魂不知從哪裡神不知鬼不覺地出現,包圍住卡茨,然後,原地消失。

雷伊和伯恩都愣了一下——這個結果,他們都沒有想到。 「喂。黑衣怪。不打了啊。」蓋亞乜斜著眼睛看了看伯恩。

「其實。你本心也不想抓卡茨的吧。」雷伊也看向一邊靠樹坐著的伯恩。

他一言不發。

「嗚。」

三人向聲源望去。

一條白色的小龍銜著什麼東西飛過來。

「蘭特。」伯恩站起身,迎上去。

小龍把嘴裡的東西吐在伯恩手裡,嗚啦嗚啦地叫起來。

「別著急,慢慢說。」伯恩打開了那捲紙。

「通緝令?」伯恩的臉色變得很怪。

「嗚,嗚嗚嗚,嗚——」(組織里說你是叛徒,要抓你。)

伯恩苦笑,「呵,到最後我落得個雙重叛徒。」然後他突然抬頭看著那小龍,「牽連到你了么?」

小龍搖搖頭,撲扇著一雙翅膀。

「有什麼事不要瞞著我。」伯恩抬起手,摸了摸小龍毛茸茸的小腦袋。

「嗚。」(沒。)小龍飛到伯恩旁邊,卧在他肩膀上,蹭了蹭他的臉。

「喂。那是你的寵物么。」蓋亞看著那小龍。

「蘭特。不是我的寵物。」伯恩的手指摩挲了一下小龍的翅膀,「受傷了?」

蘭特縮了縮翅膀,遮住了上面的彈孔。

「你的全名,是布萊克伯恩吧。」雷伊轉了個話題。

「關你什麼事。」「嗚。」(哼。)

「我想邀請你加入戰神聯盟。」雷伊看著布萊克的眼睛。

布萊克毫不畏懼與別人對視,「不加入。」「嗚。」

雷伊在他深邃的墨藍色瞳眸中,看到了很多複雜的情感,傷感,悲哀,猶豫,迷惘……給人一種很孤獨的感覺。

「布萊克。我和蓋亞已經拜訪過裂空大祭司木木了。我們也聽說了你的過去的一些事情。你有沒有想過,如果和我們一起去救那個小孩兒,也許可以洗刷你裂空叛徒的罪名?」

「嗚,嗚嗚,嗚?」(我覺得,他好像說得有道理啊?)

布萊克盯了一下蘭特,嚇得它差點從布萊克肩上掉下來。

「嗯?」雷伊向布萊克伸出右手。

布萊克也抬起了右手,看起來還是有些猶豫。

雷伊看到,他的護腕上,沾著血。


布萊克最後還是把自己的右手放在了雷伊的手心裡。

雷伊笑了,正打算握一下他的手,但布萊克猛地把手抽了回去,「……只是合作。」

雷伊有些失望地看著他,但還是點了點頭。

不願意,不要勉強。

「和你們合作,對你們,對我,有什麼好處。」布萊克皺了下眉。

「沒好處。」蓋亞哼了一聲,「我才不想跟你小子合作呢。」

「蓋!亞!」雷伊乜斜了他一眼。

「黑衣怪,你帶路,我們打穿格雷斯的黑魂基地。」蓋亞傲氣地別過頭。

布萊克點了下頭。

格雷斯星。

布萊克引領雷伊和蓋亞到了一間屋子,「我以前就住這兒。」

雷伊和蓋亞掃視了一下房間,然後坐在了床上。布萊克坐在他們對面。

「這個黑魂,不吃特攻,也不吃物攻,怎麼打?」雷伊看向布萊克。

布萊克皺眉,「萬物皆有其強弱之處。黑魂的弱點……是自然。」

「自然?」雷伊和蓋亞懵了。

「嗚,嗚。」(是的,自然。)

「風雨雷電,自然的能量。」布萊克微微昂頭,嘴角微微上揚。

蓋亞和雷伊有些發懵地看著布萊克的迷之微笑。

「不懂么。那我來列舉一下黑魂懼怕的精靈屬性。」布萊克看著雷伊蓋亞,「首先,是水火草三大屬性。」他的雙眸中閃爍著令人費解的光采,「但對於黑魂的威力稍弱,必須是非常強大的精靈的技能,才會起作用。」

「嗚,嗚——嗚——」(還有冰,電,光,地面系。)

「其中,光系的效果最明顯。黑魂最懼怕光。」

「那我們三個當中只有雷伊的技能可以對黑魂起效……」蓋亞捏了捏下巴。

「嗯……」雷伊回想起一個細節——在逃離比格星時,他一個技能轟翻了一大片黑魂,只是當時匆忙間沒有注意這一點。

「嗚,嗚——」(貿然進入,是很危險的。)

「不用你說也知道。」蓋亞皺眉,「那我們咋辦?」

「我和蘭特,知道一條密道。」布萊克理了下後頸的發,裝了個酷。

「嘿,你腦子蠻好使啊!」「你向我學個五百年就好了。」「黑衣怪,你想打架是吧!?」

……

「你這密道簡直夠了,咳咳……老鼠洞么……這麼窄……」蓋亞拍打著身上的灰塵。

「噓。」雷伊拉住蓋亞和布萊克躲在一面牆后,「那啥,我去幹掉那幾隊巡邏兵,你們從那邊拐角走。黑魂基地這麼黑,挺不習慣的。」

布萊克一點頭,一眨眼沒影兒了。

「我去,太快了點兒吧……」蓋亞懵了一下,然後迅速隨之。

雷伊也一眨眼飄了過去放手就是閃電,滋滋啦啦欻(chua)欻,搞定。

「挺乾脆。」「那是。我要成為雷神的呀。」

他們一路悄悄前進,不覺間就到了關押室。

「黑衣怪,你對這裡很熟悉。」蓋亞看看四周,伸手不見五指。

布萊克不說話。他走到了一個房間前,皺了下眉。

「你確定是這兒?」雷伊看向那道門,上面畫著令人費解的符號。

「這裡是實驗室。我希望。他沒事。」布萊克的右手亮起了紫色的火焰,猛地擊打在了門上。

整扇門,飛了出去。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