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虎幫竟然有這樣的傢伙!明明看着氣息不如他高,但是對拼起來,瘋狂激進,以傷換傷,毫無顧慮,這讓老金有些被動。

2021 年 2 月 3 日

兩人身上紛紛掛彩,老金畢竟一把年紀,久戰不下,便有些後繼無力,反觀年輕人,越打越兇,越打越快,往往老金一不留神,就被他鑽了空子,留下一道印記。

傷勢不重,卻架不住積少成多。

足足幾分鐘,兩人從門口打到牆角,又從牆角打到窗邊,高強度的戰鬥讓老金累的氣喘吁吁,速度大降。

“撐不住了吧!” 主動撞上帥哥 ,再次落下一掌。

“砰!”

老金提起一口氣,擋住了年輕人的攻擊,但是身體卻飄飛而出。

乍一看,似乎是他體力不支,站立不穩,但是當看到老金猛然轉身,藉着這股力道猛然撲向虎王的時候,所有人都是大驚。

這個時候,衆人才想起來,這老傢伙是衝虎王來的!


看着越來越近的虎王,老金臉上露出一絲微笑。

本來,他是打算解決了年輕的暗勁高手,再慢慢殺光其他人。但是現在,他覺得自己再糾纏下去,也佔不到便宜,反而體力被大量消耗。

從小診所到醫療帝國

暗勁若是乏力,又如何躲得了子彈?


他可不相信虎王的手裏會連一把趁手的傢伙都沒有。

看清當前的形式之後,他就改變了計劃。

反正,他的目標是虎王。既然障礙一時間無法掃除,何不繞過障礙,直取目標?

更近了。

一丈。


七尺。

五尺。

三尺。

老金伸出了手,探向虎王一頭寸發的腦袋。

然而讓他疑惑的是,爲什麼虎王依舊一臉平靜?

難道他不怕死嗎?

不管如何,殺了他!

一尺。

六寸。

更近了——

“唰!”

傲嬌總裁惹不起 ,捏住了老金的爪子。


“你!”老金的瞳孔驟然收縮。

虎王手上的力道,讓他毫不懷疑,虎王……竟然也是暗勁!

而且,這股驟然爆發的氣息……遠遠在他之上!

似乎不弱於當年的龍王!

怎麼會……

虎王有些實力。但是曾經的兩次出手,都是廢了很大的勁纔打敗了兩個明勁,他怎麼可能是暗勁……

就在他進門的時候,他還確認過,虎王身上的上位者氣勢很強,但是對於暗勁而言,脆弱的如同紙糊。

可是現在,虎王一臉平靜的神色,淡漠的眼神,無不在告訴他,他錯的離譜。

老金的眼底泛起絕望之色。兩個暗勁!

他懷着必殺之心而來,現在,卻被前後包夾。

一個年輕人就和他不分上下,並消耗了他不少體力。

難道今天,竟然不是虎王的忌日……而是他的?

“砰!”

一聲槍響。

一直躲在邊上觀戰的幾人裏,有人掏出了槍。

對準的……是虎王!

“唰!”

虎王的後腦就像長了眼睛一樣,鬆開手往旁邊一倒,躲過了子彈。

“金供奉快走!”一聲大喝傳來,再次扳下了扳機。

“砰砰砰!”

槍聲不絕。

老金眼中一喜,頓時撲向了門口。

“蜘蛛,你瘋了!”有人高聲尖叫。

蜘蛛緊緊抿着脣,把虎王多年的座椅射成了篩子,但是虎王已經翻滾而出,躲開了所有的子彈!

Www. TтkΛ n. ¢○

但是他既然開槍,自然是做好了必死的準備。

他只是杜家的暗棋,潛伏多年,早就有了隨時犧牲的覺悟,但是老金,卻是杜家的底蘊!

老金一倒,杜家的守備力量就形同虛設,任何一個暗勁都可以輕易威脅到杜家人的性命。

用他的命,換老金的生機,不虧。

“走的了嗎?”年輕人冷笑一聲,追擊老金。

“啪嗒啪嗒。”

蜘蛛還在扣着扳機,但是子彈被全部打光,沒有一顆命中,心底頓時一沉。

“我知道杜家在我身邊還有人,但是沒想到,竟然會是你。”虎王逼視着蜘蛛,身軀如山,目光如兩道利劍。

蜘蛛是他極其看重的下屬,比花棍的地位要高得多,因此常年伴隨在左右,一些隱祕的事情也會交給他去做,可以說是當做心腹在培養。


而且底子查的很徹底,十分乾淨,因此虎王從未懷疑過蜘蛛。

“看樣子當時查底的人也有問題。”虎王冷着臉。

蜘蛛丟掉了槍,不發一言,見過了虎王的實力,他根本沒想過跑。

看着相繼奪門而出的老金和年輕人,他閉上眼睛,只希望老金能走脫。

任殺任剮。

“看好他!”虎王冷哼,大步走出了房門。

老金從未跑的如此之快。

爲了避免被虎王的人察覺,接送的司機把車子停在了一公里開外。

因此只要跑三分鐘,他就能脫身。

兩條腿的速度或許可以超越,但是耐力,終究不如四個輪子。

從地下一層,到了地下三層,直奔拳場的出口,一抹星光照進了老金的眼睛,讓他鬆了口氣。

空曠地帶,暗勁幾乎是追不上暗勁的。

即使他此刻消耗了大量的體力,撐到上車應該是沒問題的。

“唰唰!”

腳步如飛,出口近在眼前。

只是,一道並不高大,但是精壯的身軀突然擋住了星光。

“你想去哪?”虎王居高臨下,語氣淡漠。 (感謝歪爽巨的鮮花!)

嚮明揉了揉惺忪的睡眼。

他是羊城天天小報的記者,靠着那點兒微薄的工資養活着老婆孩子——餓不死,但想再提高一些生活質量也很困難。

昨天又熬了一個通宵趕稿子,五花八門都有,基本上都不是他親眼所見,只是聽聞而已。

但是那又如何呢?

這就夠了,他又能靠這些換回幾百塊錢的稿費。孩子上次說想買個滅霸的玩具,今天拿了錢就給他買回來吧。

洗了把臉,看到在廚房忙活準備一家三口早餐的妻子,頓時感覺一晚上不睡也不是那麼難受了。

“有一個你的快遞。”妻子聽到動靜,探出了腦袋。

“快遞?你在某寶上給我買東西了?”嚮明問道。

“沒有。”妻子端着麪條出來了,“你拆開看看不就知道了。”

“也是。”嚮明拿起快遞看了看,方方正正的,估計是盒子。又晃了晃,沒有聲音,聽不出什麼。

“嘶啦。”

嚮明拆開包裝,露出了一隻簡單的方盒。

打開一看,裏面放着一隻U盤。

嚮明微微一愣。

什麼人,會寄給自己U盤?

不會是什麼犯罪證據吧?

嚮明失笑,不太相信這個猜測,他放下了U盤說道:“餓死我了,吃完飯拿去公司看。”

天天小報的公司正如其名,天天變小。

剛成立的時候,除了老闆,手下還有五六個員工,一年多下來,只剩嚮明一個了。這一個月,嚮明也在考慮走人的事情。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