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浦一脈的男丁如今只剩下黃浦劍鳴一人,總不能把黃浦劍鳴殺了為死去的十五個哥哥報仇吧?再說了黃浦劍鳴也是無奈之舉,不然,無論那個哥哥獲得勝利,回過頭來都會殺掉黃浦劍鳴,以絕後患!

2021 年 2 月 3 日

黃浦飄雪只得轉變心思,好好對待這個唯一的親哥哥,黃浦劍鳴。黃浦劍鳴登上大帝寶座,對黃浦飄雪這個小妹一如既往的好,甚至比以前更好了,黃浦飄雪自然是感動,僅有的一點兒不滿也就煙消雲散了。

見小妹發問,黃浦劍鳴笑著回答道:「我在說風三給你吃了什麼靈丹妙藥,妹妹不僅長的更水靈了,功力修為也是日新月異呀!」

看著死有所思的皇帝哥哥,黃浦飄雪哪裡還不明白他的意思,翹著紅潤的小嘴兒,說道:「這個呀,等你哪天給我找到了嫂子,你再去問問風三吧……」

「呃……我就知道你會這麼說,不告訴我算了!」黃浦劍鳴沒想到小妹竟然給自己吃了一個閉門羹,不由訕笑幾下轉移了目標。

黃浦飄雪雖然沒有告訴他風三關於這方面的秘密,可是精明如斯的黃浦劍鳴還是找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

那就是,羽風肯定身懷房中御女之術。據說這可是仙家之術,在雷霆大陸上曾經出現過。那還是萬年以前的事情。

那時候雷霆大陸上男女的數量還是非常平衡的,只是忽然有一天出現了一個男子,長得英俊瀟洒,渾身散發著對女人致命的吸引力。無數貌美如花的少女對他趨之若鶩,夜夜笙歌!

最後這個男子帶著這些被他所迷的女子破碎虛空而去,導致雷霆大陸男女比例失調,直至如今都沒有緩過勁來。

黃浦劍鳴目不轉睛的注視著正沿著台階一步步走上擂台的羽風,心中很奇怪。擂台只有兩丈多高,只需輕輕一躍就可以跳到擂台上面,這個風三搞什麼鬼?

不只是他奇怪,早就在擂台上等待羽風的蔡茂更是用一種鄙視的目光盯著羽風。

作為決鬥的一方,蔡茂對這個叫風三的根底早就摸了個透徹:天機高手的初級階段,聽說身法很靈活。如果說戰鬥力為一萬個點為頂尖,那麼風三頂多有五千,屬於一瓶不滿,半瓶子晃蕩的主。

而蔡茂自詡有八千往上的戰鬥力,解決風三應該是手到擒來,因此蔡茂還是很有信心的。

羽風終於蹬上了擂台,剛要向蔡茂拱手施禮,不料最後一步踩在最後一級台階的邊緣處,腳掌頓時踩了半邊空,身子一晃,驚呼一聲,險些掉下擂台去。

「哈哈哈……」眾人忍不住大笑起來,蔡茂更是笑的腰都直不起來了。

蔡茂笑了好一會兒,這才對站穩了的羽風說道:「風三公子,和你打我就是贏了也沒什麼油水可撈。這樣吧,今天我心情特別好,就不對你下殺手了,還是回去做你的軍師去吧!」

蔡茂知道風三可是皇帝身邊的紅人,至今孑然一身,身邊不僅沒有一個女人,甚至連個住的地方都是皇帝的私人房舍,說有錢吧,還真不多!與其把他打死得罪當今陛下,還不如連唬帶勸讓他自己認輸,這樣自己一根手指頭都沒動就取得勝利,還在皇帝面前大大的拍了一個馬屁!

哪知道羽風卻是回答道:「蔡茂,我既然上來了,如果就這樣灰溜溜的下去,豈不是讓人笑掉大牙?不如這樣……」

羽風突然靠近蔡茂,用只有二人聽得到的聲音說著:「你我假打幾招,然後我假裝不敵,被你一掌打下擂台,我不會受傷,你也取得勝利,如何?」

「好,風公子果然聰明,就這麼辦!」蔡茂當然願意,不就是給你一個台階下嗎?好,給你了!

旁邊的裁判這個時候忍不住了,大聲喝道:「這裡是你死我活的擂台決鬥,不是交頭接耳的場所,二位如果不想比武決鬥,可以棄權!」

不等他說完,羽風和蔡茂就閃電般分了開來,拉開了架勢。一邊拉架勢,一邊嘟囔著:「誰怕誰啊,來啊!」

羽風率先發起進攻,一掌劈向蔡茂的頭頂,蔡茂雙手一架,一腿踢向羽風小腿迎面骨,羽風擰身閃過,一肘頂向蔡茂心口膻中穴……

二人假模假樣的打了一會兒,蔡茂忽然運掌如飛,將羽風逼到擂台邊上,一招泰山壓頂,羽風急忙舉手招架,蔡茂突然低聲道:「風公子,我要發力了,准本好往下跳……」

蔡茂的意思是我一掌擊出,我不會發狠力,而是使出彈射之力,你順著我的力道跳下擂台就算我贏了。

他想的很好,當蔡茂手掌發出彈射之力的時候,羽風沒有往下跳,反而一把抓住他的手腕往下一帶,二人立刻轉換了位置,成了蔡茂在擂台邊上,羽風在擂台裡面。不等蔡茂有所反應,羽風一招逆水行舟,將蔡茂推下了擂台。

「呃?」

現場一片寂靜,最起碼羽風所在的這座擂台周圍靜的出奇,裁判也呆了。蔡茂的功夫他很了解,眼看就要贏了,怎麼就被這個叫風三的給推下擂台,輸了呢?難道裡面有貓膩?

「對,一定是蔡茂害怕打敗了風三,得罪皇帝陛下,風三可是皇帝身邊的紅人啊。」

這樣想著,裁判一把舉起羽風的右手,當眾宣布羽風獲勝。

到了這個時候蔡茂哪裡還不知道自己上了羽風的當,有心要跳上擂台重新比過,可是按照規矩,輸了就不能再蹬擂了,如果不服可以找機會再來。

蔡茂這個氣啊,不過轉念一想,後面比自己厲害的人有好幾個,這次雖然中了風三的奸計,卻是毫髮無損,比起那些死去的人來說,自己還是很幸運的,這樣一想,反而一點兒也不生氣了,沖著擂台上的風三一拱手,笑著走了。

高台之上的黃浦飄雪看到如此滑稽的一幕,忍不住嗤嗤笑了起來。黃浦劍鳴也覺好笑,暗道風三狡猾,那個蔡茂太傻了,這也能上當,簡直是個白痴!

羽風取得了第一場的勝利,既沒有暴露自己的實力,也沒有殺人。畢竟自己不是雷霆大陸的人,真要大開殺戒的話,怕是會引起某些人的不滿。說實話,那個蔡茂還真不夠羽風塞牙縫的。 羽風壞笑道:「你我不就是一公一母,兩隻打架的螞蟻嗎?」

說著羽風兩條有力的臂膀一環,就把黃浦飄雪柔弱無骨的身子摟在懷中。

「三郎你真壞,嚶嚀……」黃浦飄雪感受著羽風堅實的胸懷,氣息有些散亂的嬌嗔著。

房中很快溫馨熱火起來……

黃浦飄雪在羽風逍遙雙修神功之下,嘗到了男女之間快樂相合的樂趣,幾乎夜夜都要到羽風的房中糾纏一番。每一次宣洩之後,黃浦飄雪身心皆忘,不僅生理方面得到極大的滿足,修為境界竟然也跟著緩緩增進,不禁興奮連連。和愛郎干這事也可以提高功力,那還不得沒事就做!


沉浸在黃浦飄雪嬌美柔嫩身子之上的羽風,並沒有被天降美人所徹底迷了心智,痛快之餘,羽風勸黃浦飄雪這幾天還是不要到自己房中來,萬一被有心之人給發現了二人的好事,那就麻煩了!

思前想後,黃浦飄雪這才極其不情願的離開羽風,回到個人的公主府。

受到第一天勝利者的鼓勵,第二日的決鬥越發的慘烈。但凡參加決鬥的選手都抱著不成功便成仁的決心,殺伐果斷,陰謀詭計層出不窮,連狂屠恨天假死的招數都出現了好幾次。偷襲成功率近乎百分之一百。

「豬腦子!」羽風暗罵這些人是笨蛋,有經驗不吸收,死了活該!

接下來的幾天,五行軍團剩下的三個首領相繼登台。果然不出羽風所料,他們都輕鬆自如的戰勝了各自的對手,抱得美人歸!

轉眼到了第九天,該羽風上場了。

黃浦飄雪早早的就來到高台上,為羽風助威。當然只有羽風明白她的意思,誰能想得到堂堂公主早就和羽風睡到一張床上去了?不然肯定是一大群人到處追殺羽風了。

我們在這裡拼死拼活的爭奪黃浦飄雪的老公權,你卻違規將我們心目中的仙女給弄到被窩裡去了,那還了得?

黃浦劍鳴微微一笑,不置可否。黃浦飄雪的修為進步是明顯的。幾乎每一次從風三那裡回來,就會發生一些微妙的變化,羽風的變化當然也沒有逃過他的眼睛,這讓黃浦劍鳴好奇不已。恨不得一把將羽風拉過來請教一番。


「你到底有什麼辦法在玩女人的同時,還以雙方收益,共同提高?」黃浦劍鳴自言自語的輕語著。


「十六哥你說什麼?」

黃浦飄雪雖然對黃浦劍鳴用計害死了十五位哥哥感到有些憤恨,但是她也明白,真正害死他們的不是黃浦劍鳴,而是「利欲熏心」這四個字。

為了皇權,老大和老二率先相互廝殺,接著心懷不軌的老十趁機想來個一網打盡,誰知被早有預謀的黃浦劍鳴這隻大黃雀給全部包了圓。自始至終,黃浦劍鳴都沒有動一下手。

黃浦一脈的男丁如今只剩下黃浦劍鳴一人,總不能把黃浦劍鳴殺了為死去的十五個哥哥報仇吧?再說了黃浦劍鳴也是無奈之舉,不然,無論那個哥哥獲得勝利,回過頭來都會殺掉黃浦劍鳴,以絕後患!

黃浦飄雪只得轉變心思,好好對待這個唯一的親哥哥,黃浦劍鳴。黃浦劍鳴登上大帝寶座,對黃浦飄雪這個小妹一如既往的好,甚至比以前更好了,黃浦飄雪自然是感動,僅有的一點兒不滿也就煙消雲散了。

見小妹發問,黃浦劍鳴笑著回答道:「我在說風三給你吃了什麼靈丹妙藥,妹妹不僅長的更水靈了,功力修為也是日新月異呀!」

看著死有所思的皇帝哥哥,黃浦飄雪哪裡還不明白他的意思,翹著紅潤的小嘴兒,說道:「這個呀,等你哪天給我找到了嫂子,你再去問問風三吧……」

「呃……我就知道你會這麼說,不告訴我算了!」黃浦劍鳴沒想到小妹竟然給自己吃了一個閉門羹,不由訕笑幾下轉移了目標。

黃浦飄雪雖然沒有告訴他風三關於這方面的秘密,可是精明如斯的黃浦劍鳴還是找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

那就是,羽風肯定身懷房中御女之術。據說這可是仙家之術,在雷霆大陸上曾經出現過。那還是萬年以前的事情。

那時候雷霆大陸上男女的數量還是非常平衡的,只是忽然有一天出現了一個男子,長得英俊瀟洒,渾身散發著對女人致命的吸引力。無數貌美如花的少女對他趨之若鶩,夜夜笙歌!

最後這個男子帶著這些被他所迷的女子破碎虛空而去,導致雷霆大陸男女比例失調,直至如今都沒有緩過勁來。

黃浦劍鳴目不轉睛的注視著正沿著台階一步步走上擂台的羽風,心中很奇怪。擂台只有兩丈多高,只需輕輕一躍就可以跳到擂台上面,這個風三搞什麼鬼?

不只是他奇怪,早就在擂台上等待羽風的蔡茂更是用一種鄙視的目光盯著羽風。

作為決鬥的一方,蔡茂對這個叫風三的根底早就摸了個透徹:天機高手的初級階段,聽說身法很靈活。如果說戰鬥力為一萬個點為頂尖,那麼風三頂多有五千,屬於一瓶不滿,半瓶子晃蕩的主。

而蔡茂自詡有八千往上的戰鬥力,解決風三應該是手到擒來,因此蔡茂還是很有信心的。

羽風終於蹬上了擂台,剛要向蔡茂拱手施禮,不料最後一步踩在最後一級台階的邊緣處,腳掌頓時踩了半邊空,身子一晃,驚呼一聲,險些掉下擂台去。

「哈哈哈……」眾人忍不住大笑起來,蔡茂更是笑的腰都直不起來了。

蔡茂笑了好一會兒,這才對站穩了的羽風說道:「風三公子,和你打我就是贏了也沒什麼油水可撈。這樣吧,今天我心情特別好,就不對你下殺手了,還是回去做你的軍師去吧!」

蔡茂知道風三可是皇帝身邊的紅人,至今孑然一身,身邊不僅沒有一個女人,甚至連個住的地方都是皇帝的私人房舍,說有錢吧,還真不多!與其把他打死得罪當今陛下,還不如連唬帶勸讓他自己認輸,這樣自己一根手指頭都沒動就取得勝利,還在皇帝面前大大的拍了一個馬屁!

哪知道羽風卻是回答道:「蔡茂,我既然上來了,如果就這樣灰溜溜的下去,豈不是讓人笑掉大牙?不如這樣……」

羽風突然靠近蔡茂,用只有二人聽得到的聲音說著:「你我假打幾招,然後我假裝不敵,被你一掌打下擂台,我不會受傷,你也取得勝利,如何?」

「好,風公子果然聰明,就這麼辦!」 備孕365夜:總裁大人寵太深! ,不就是給你一個台階下嗎?好,給你了!

旁邊的裁判這個時候忍不住了,大聲喝道:「這裡是你死我活的擂台決鬥,不是交頭接耳的場所,二位如果不想比武決鬥,可以棄權!」

不等他說完,羽風和蔡茂就閃電般分了開來,拉開了架勢。一邊拉架勢,一邊嘟囔著:「誰怕誰啊,來啊!」

羽風率先發起進攻,一掌劈向蔡茂的頭頂,蔡茂雙手一架,一腿踢向羽風小腿迎面骨,羽風擰身閃過,一肘頂向蔡茂心口膻中穴……

二人假模假樣的打了一會兒,蔡茂忽然運掌如飛,將羽風逼到擂台邊上,一招泰山壓頂,羽風急忙舉手招架,蔡茂突然低聲道:「風公子,我要發力了,准本好往下跳……」

蔡茂的意思是我一掌擊出,我不會發狠力,而是使出彈射之力,你順著我的力道跳下擂台就算我贏了。

他想的很好,當蔡茂手掌發出彈射之力的時候,羽風沒有往下跳,反而一把抓住他的手腕往下一帶,二人立刻轉換了位置,成了蔡茂在擂台邊上,羽風在擂台裡面。不等蔡茂有所反應,羽風一招逆水行舟,將蔡茂推下了擂台。

「呃?」

現場一片寂靜,最起碼羽風所在的這座擂台周圍靜的出奇,裁判也呆了。蔡茂的功夫他很了解,眼看就要贏了,怎麼就被這個叫風三的給推下擂台,輸了呢?難道裡面有貓膩?

「對,一定是蔡茂害怕打敗了風三,得罪皇帝陛下,風三可是皇帝身邊的紅人啊。」

這樣想著,裁判一把舉起羽風的右手,當眾宣布羽風獲勝。

到了這個時候蔡茂哪裡還不知道自己上了羽風的當,有心要跳上擂台重新比過,可是按照規矩,輸了就不能再蹬擂了,如果不服可以找機會再來。

蔡茂這個氣啊,不過轉念一想,後面比自己厲害的人有好幾個,這次雖然中了風三的奸計,卻是毫髮無損,比起那些死去的人來說,自己還是很幸運的,這樣一想,反而一點兒也不生氣了,沖著擂台上的風三一拱手,笑著走了。

高台之上的黃浦飄雪看到如此滑稽的一幕,忍不住嗤嗤笑了起來。黃浦劍鳴也覺好笑,暗道風三狡猾,那個蔡茂太傻了,這也能上當,簡直是個白痴!

羽風取得了第一場的勝利,既沒有暴露自己的實力,也沒有殺人。畢竟自己不是雷霆大陸的人,真要大開殺戒的話,怕是會引起某些人的不滿。說實話,那個蔡茂還真不夠羽風塞牙縫的。 「好消息應該快到了……」羽風一仰脖,喝乾了杯中酒,忍不住贊了一聲「啊,好烈的酒!」

「你…」黃浦劍鳴剛要說什麼一個探子突然近前在他耳邊說了些什麼,他的臉色立刻蒼白無力。

好久, 扮演無限 :「就算鴨子山另有通道,出其不意打敗了我與後方接應的部隊,但是我在此全力一搏,勝負依然是我的,只要拿下鳳凰城!」

黃浦劍鳴大手一揮,地面忽然振動起來,無數高達十幾丈的高台被推了過來,比鳳凰城都要高出數米,每座高台都有幾十人手拿弓箭往鳳凰城裡面射箭,居高臨下殺死無數守軍,形式立刻變得危險起來。

「說好只喝酒不干涉他們的,你違規了。不過就是這樣你拿不下的,你有張良計,我有過牆梯。」

隨著羽風的話,鳳凰城頭忽然之間就湧出無數投石機,投出去無數液體,灑在高台上,不少士兵也被澆了一身。黃浦劍鳴笑道:「高台是精鋼打造,不怕石頭……」

他的話未說完「不好是油……」高台上的人頓時明白鳳凰城的守軍要用火攻了,頓時亂了起來。

哪裡還跑得了?無數帶火的箭矢從鳳凰城頭射出,不僅射死了很多敵人,還引燃了高台上的油,人的身上有油,這一著起來撲都撲不滅。不是被燒死,就是掉下高台摔死,看的黃浦劍鳴臉都綠了。

「風三,你以為這樣就可以了嗎?要是你的女皇陛下被我抓住,你說你防守就算再嚴密又有何用?」黃浦劍鳴忽然將目光向鳳凰城上空望去。

幾十道氣勢磅礴的人影衝天而起,其中一人身上隱約還背著一個人,黃浦劍鳴大喜:「哈哈,風三你完了!」

羽風心中一驚,矚目望去,隨即冷笑起來。不消幾個呼吸的時間幾十道人影就落下身形。撲嗵嗵跪倒在地,請罪:「我等行事不利,請大帝責罰!」

黃浦劍鳴這才注意到那個背在身上的竟然是火蓮花人,渾身是傷,不由大怒道:「廢物,飯桶!」

原來火蓮花還沒有噴火燒人,陶紫凝忽然拿出鐵胎弓射出精鋼箭矢。陶紫凝如今已經到達天機高手中級,不亞於火蓮花,鐵胎弓一箭射出,速度比火蓮花的動作還要快上三分,正中火蓮花左肩。頓時箭透身軀鮮血淋漓,昏了過去。

「我還忘了告訴你一個不好的消息,你在繞道黑雲國攻擊望月大陸的同時,我的百萬水軍也悄悄地渡過狂暴之海,向你的大本營發起了攻擊……」

羽風慢條斯理的喝著酒,吃著菜,笑望著黃浦劍鳴。

「什麼?」黃浦劍鳴大吃一驚,手中的酒杯啪的一聲掉在地上摔得粉碎「不可能……」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