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來的青年可不就是將平陽楓庭活活踹死的黑衣青年,原本一身沾了大量血跡的黑衣已經更換了現在一套平常的運動服。“呃,是的。“另外真沒想到焰顏姐。他隨手落寞的抓抓那一頭散亂的碎髮“還真是冷淡呢,明明上次去深圳市那會,還對那個小鬼那麼好,現在就待他來找你了,你就順手把他給滅了!”

2021 年 2 月 3 日

青年斜眼注視着焰顏身上某處“這齣戲到是演的不錯!”青年微笑的誇讚道。


焰顏從凳子上忽然起身,一手掐住了他的脖子,眼含怒色的輕聲警告道“五輝。配合就該有個樣子,別跟我說廢話,國安局不缺你這類三腳貓功夫的人!”

青年本名‘五輝’同樣也是國安局一名成員,身手屬於C級水準,擅長的領域是手槍與近戰格鬥,不過實力跟眼前的焰顏沒法比,焰顏可是國安局成員公認的王牌,實力自然不用多說!

五輝指了指焰顏掐自己脖子的手“麻煩,先把我放下行嗎?你這樣對我這個一直配合你殺那小鬼的合作伙伴該有的態度嗎?”

“切!”焰顏狠手將五輝甩垃圾似的甩飛在了那寬大的牀上。

“哎,真舒服”五輝順勢滿足的躺在柔軟的大牀上,一臉說不出的愜意。

“今天的事記住別說出去,我不想讓大家知道我又隨意殺人了!”焰顏衝躺牀上的五輝警示道。

五輝頭也不擡的懶懶散散的回答說“好的,我的女王殿下!”


“真是個無聊的人!”焰顏說完,開門離開。

躺在牀上的五輝原本一身懶散的樣子,就如一陣風般,吹散不見,相反眼神中那隱藏的兇狠浮現於外,自言自語的陰沉道“焰顏啊,焰顏,遲早有一天,你會是我的女人!”

焰顏出門後接到了先前那個餘新幫衆那個刀疤臉的電話“喂,焰部長嗎?按你們所說的,我已經將你們所說的那個小子幹掉了。對,對,沒錯,是五哥踢死的。這個嘛?我肯定絕對死了,畢竟一個普通人被人用那麼大力踢的倒飛出那麼遠,還將那麼厚實的牆壁都給撞穿,五哥真的很厲害,要換成我,也死定了。”

“嗯,剩下也沒什麼事了,這件事記住切勿泄露出去,否則我不能保證你們餘新幫會不會被全體顛覆一遍!”焰顏衝電話裏陰狠的警告道。

電話那頭的刀疤臉一身冷汗的應着電話那頭焰顏的話。而他那就在二個小時前頸部被貫穿的地方,根本沒有一點事,現在還跟焰顏正常的通着話,正如五輝所說,這一切就是一場戲,爲了玩死平陽楓庭的戲而已,只是因爲平陽楓庭竟然真的大膽的來到了北京尋找國安局。這就算了,他竟然還殺了人,這就讓焰顏心裏更有殺掉平陽楓庭的理由了。

焰顏在平陽楓庭逃獄後,就得到了第一手消息,立即給散部在深圳市的自己的線人發佈消息,宣稱需要平陽楓庭現在所逃地方,直到了解到平陽楓庭來到北京的消息,焰顏只認爲平陽楓庭知道國安局的事太多了,不能在讓他有繼續活下去的可能,否則難免會泄露出國安局的存在,到時國安局對那些隱藏的敵人,將會很長一段時間處於被動狀態。

況且平陽楓庭沒有銀色屠殺小姐的籠罩,只要是個稍有實權的人,或者實力強悍點的人,想弄死他自然容易,可是畢竟還跟平陽楓庭相處了一段時間,焰顏也不好親自下手,於是才抓住餘新幫一個地盤的人,自導自演了這麼一出仇人報仇的戲碼。

江陽大學的某處破爛的房屋內…

“主人,平陽楓庭已經被我們帶去了無人島嶼”

“哥哥如果想要力量的話,你們派人暗地裏教授他就好,不管他有什麼要求,你們竭盡全力的滿足他!”

“呃,主人,我還得到一些今晚平陽楓庭遭受的情況,那並不是一出餘新幫的追殺!”

“額。我大概也明白了,在你剛纔還沒來時,我已經預感到了。至於國安局那邊,我想現在還可以留一會,今晚他們對我哥哥所做的這一切,我必定會加倍償還,尤其是那個稱爲焰顏的女人!”黑夜中,這個說話的女人,眼睛中那散發着黑色的光芒,令前者全身都不寒而慄。

這十天發生一連串怪事,先是死傷千萬人的事件,在後是深圳市江陽大學的一場惡性傷人案,嫌疑人是已經在國內出名的殺人犯‘平陽楓庭’緊接着是那個陷害平陽楓庭一家人入獄的風傑老爸,被監察局查出貪污,受賄,暴力拷問犯人的罪名,將他逮捕。

其中,下臺的還有深圳市公安局的“劉德,劉局長”他的案件也是因爲貪污,受賄,以及濫用刑法,多處老百姓都在反應劉局長那大肆欺壓老百姓的種種罪過。

接下來,就是向全世界發出紅色警報的平陽楓庭。

平陽楓庭因爲暴力傷人,將那個下臺的風副局長的兒子風傑的JJ給打殘了。還有在逃獄過程中,又兇殺10多名犯人,因爲怕泄露出風聲,才引發的監獄裏的那場慘案。

平陽看雪跟家人全部都被調查了N遍,還有專人在平陽楓庭一家人附近24小時跟蹤,其中不乏社會上,想靠抓住平陽楓庭去領功的人。

焰顏在酒店內看着電視中對平陽楓庭的報道,輕聲一笑。平陽楓庭已經被自己使計殺了,那些什麼通緝懸賞,完全就是一張空紙罷了,而那些死性不改跟蹤平陽楓庭一家人企圖得到點他們兒子的消息的人,哪裏知道平陽楓庭已經在北京某個巷子裏被人做掉了。

平陽日跟李香蘭得到兒子逃獄的消息,不僅沒有難怪,相反還很開心,因爲兒子自由了,現在的這對夫妻倆雖然被這些媒體折磨的不行,但是他們很爲兒子的自由感到高興,其實還很擔心兒子會不會被人舉報抓到?抓到的後果會怎麼樣?這對夫妻倆不敢相信,甚至不願意想象兒子被在次抓進監獄裏的情景。

平陽楓庭被殺的十天後…

某座無人島嶼上,平陽楓庭全身傷痕累累的地方全部復原了,根本看不出是個10天前,頭破血流,全身傷痕滿布的人,現在就跟沒事人一樣。

海風輕輕的拍打在赤條條的平陽楓庭身上。

還有些樣貌奇特的大鳥大膽的時而飛下,在他後背琢一下,慌忙飛走,瞧見倒在沙灘上,沒什麼動靜的人沒反應,接着是一羣大鳥飛下去,猛琢平陽楓庭全身上下。

“啊…痛死了,隨着平陽楓庭一陣痛苦的狼嚎!”鳥羣一鬨而散,平陽楓庭被那羣食人鳥給琢醒了。 “呼…呼!”平陽楓庭神情緊張的喘着大氣,接着是驚慌失措的看着自己現在的所在地。傻了,平陽楓庭看見自己站的地方,竟然是一片孤島,還TM是個鳥不拉屎的地方?

頓感身上涼颼颼的,這才注意到自己全身衣服都沒了,持續驚訝的是身上那些大小傷口,跟斷裂的手臂,全部沒事了?難道是做夢?使勁的原地跳了跳,真的沒事?避免真是夢,又使勁掐自己小JJ。

“哎喲誒!”有疼痛感,不是做夢!傻愣愣的看着一波推一波的海面,不知道該怎麼辦,是誰把自己整這地方來的。


平陽楓庭不知道是倒黴,還是慶幸,起碼自己逃過了一劫**對自己的追殺,自己恐怕現在真正的成了一個全球通緝犯,被那個紅經理陷害自己,那些警方全部認爲那大批犯人全是自己所殺,一會兒又想到爸媽跟妹妹的情況,他們好像被釋放了,畢竟全是自己一個人的事,也用不着她們替自己承擔,家人被放就好,平陽楓庭的擔心也減少了幾分。

該怎麼辦?今後的人生?現在回也回不去,自己都不知道這裏是哪。

“咕~咕!”肚子打雷了。平陽楓庭在鳥林野獸齊集的密林裏,光着身子,找東西吃。

這密林裏,讓平陽楓庭嚇死了,裏面好多的野獸,還虧了自己會爬樹,不然又得喂野獸了。

最後在某顆樹上,也不管有沒有毒,摘了幾個紅透透的大果子,長的像哈蜜瓜,好大一個,但是顏色卻是紅色的。

拎着這麼個大紅瓜,小心翼翼的走出密林,在海灘上,剝了皮,抓起一把同樣裏面是紅透透的果實嘆了口長氣,這才吃了起來。

因爲肚子實在太餓的原因,一個這麼大的紅皮果還沒吃飽,於是又去摘下一個。

“喔,你還沒喂野獸?”

“啊…平陽楓庭鬼喊鬼叫的雙手擋住自己下面的命根子。”這個說話的,是個身着一身紫色皮衣褲的女人。

最強神醫 ,緩緩走**陽楓庭。

平陽楓庭大嚥了口口水,隨着女人走過來的腳步,平陽楓庭小心的退後着,同時雙眼不移女人身上半分,在就是女人那玩味的眼神,充滿了對男人的底線挑釁。

平陽楓庭見過的怪人太多了,天曉得,別也跟美麗女人或者紅經理一樣,全部都練過瞬間移動,別待會一個瞬間移動,然後掐住自己脖子,自己就嗝屁了。

女人似乎看懂了平陽楓庭在害怕自己。那本來的微笑,隨即開始像是嘲笑的指着還在倒退的平陽楓庭“喂,我說你在退,你就真退海里去了。”平陽楓庭聽她這麼一說,慌忙看看背後,真的在退三步,自己就得跌進海里餵魚了,馬上往左邊退。女人笑呵呵的看着平陽楓庭換了一邊謹慎的退着步子。好笑的注意到了地面平陽楓庭剛纔剝下的果皮,又是嬌俏的問道“我說你,這果子是在哪找的?我剛好也餓的很,能不能幫忙,在一起去摘幾個?”

平陽楓庭謹慎的問道“別坑我,你這鬼話,我聽了不下十遍了,等下我到你身邊,指不定你從衣服裏面拔出一把刀子,給我背後來一刀,我就TMD死翹翹了。”平陽楓庭說話時,腳步已經停住了。

“喔,是這樣嗎?”

“你幹嘛?”平陽楓庭驚訝的瞧見女人竟然開始脫起了衣服,邊向自己走來,她將衣物一件件扔在海灘上。平陽楓庭懷疑她是不是呆在這荒島上,原始人的生活過的連男人是什麼都不知道了?“你幹啥?誘惑我嗎?”平陽楓庭驚疑不定的嚥了口口水。

女人只剩下最後粉紅色的三點式了。

平陽楓庭慌神的搖搖頭“你想幹嘛?在不說話,我就跑了?”

“你不是說我會從衣服裏面拔出一把刀子給你背後來一刀你就TMD死翹翹了不是嗎?”女人一臉無辜的樣子輕笑說“所以我現在脫光了讓你看看唄,我可是什麼也沒帶,一根牙籤都沒有,難道你以爲我個弱女人,還能單手掐死你這個身強體壯的男人嗎?”

鬥婚,步步驚情 不是以爲,我怕你就是!”平陽楓庭沒好氣的高聲說道。

女人看了看自己身上唯一的內衣褲,擡眼問“還要不要繼續脫?”

“哎,真服你了。我信你了行吧?”平陽楓庭擋着自己下面,緩緩走向三點式裝的女人那。

女人眼睛都笑成了月牙“真是個膽小鬼呢!”

“別膽小不膽小的,有沒有多餘的衣服,借我一件。”

“沒有了!”女人隨意的撇撇手。“不過,女人撿起地上,自己脫下的一條紫色的外衣,扔給平陽楓庭“你就先將就一下吧!”

平陽楓庭也不客氣,撿起衣服趕忙忙圍住了下面的命根子,無意聞到了這件外衣的香味,這女人身上真JB香!順便將自己下面套的更緊,彷彿就似面前這個女人握住了自己那。

平陽楓庭戒備的帶着女人一起去往自己原先摘那紅果子的樹林,路上兩人還算是聊的來,平陽楓庭是被動,女人是主動,女人當真就是囉嗦的動物,一路上囉嗦個沒完。她的名字也交代了出來,還有她是怎麼來到這個島上的。

女人名叫“哈南”是岳陽人。平陽楓庭繼續問下去,哈南只是笑笑避而不談自己是從事什麼職業,或者自己家庭情況等等,這些彷彿就是她的敏感話題。平陽楓庭偷瞄到,她臉上顯出一絲難以察覺的悲傷,平陽楓庭也就懂味的沒了話。


還想問有沒有什麼辦法回去,哈南嘆息的指指她自己“要是能回去,你看我現在還能站在這裏跟你說話嗎?”

“那你這幾個月都吃的啥?”平陽楓庭狐疑的問道,要真是如她所說,她在這裏都呆幾個月了衣服還能這麼幹淨?而且吃的怎麼解決?這些都是需要驗證的,平陽楓庭暗想到,要是隨便敷衍自己,自己只要聽出哪裏不對勁,也不點破,等到晚上逃跑就行。知道的太多死的越快的案例也沒少見。

“我在別的地方,搭了愛的小窩,吃的也是果子,不過好像沒你剛纔吃的那種果子好吃。”

“現在不是果子的問題!你有沒有什麼辦法回去?”平陽楓庭急不可耐的想回去,總不能在這島上安度晚年吧?要是身邊哈南肯陪自己的話,那倒另說。“你好像對我起了壞心思?”平陽楓庭邊走邊做着跟哈南在這片島嶼生娃娃的幸福人生,而做白日夢時。哈南不知道啥時候,就在了自己前面,眼睛直直的看着自己那呆癡的目光。

“才…纔沒有呢!”平陽楓庭撇過臉,不敢看她的眼睛,自己剛纔確實就是那麼想的。  這次平陽楓庭露了一手爬樹的功夫,爬樹六米高的參天大樹上。

“哇,厲害啊,竟然爬那麼高,你屬猴子的吧?”哈南興奮的呆在叢林下面,看着上面摘果子的平陽楓庭直跳。平陽楓庭得意的站在樹幹上說道“開玩笑,別的我不說啥特長,論起爬樹,我可是孫悟空他爺爺!”

“別吹牛了,快點把果子扔下來!”哈南在下面大聲喊道。“扔下來,別把你砸死洛!”平陽楓庭苦笑笑‘這麼高,要直接扔下去,她那小身板能接住纔怪,除非紅經理或者焰顏上身才有可能。’可是想想,摘兩個。第一個是直接扔下去的,這個選擇相信哈南,結果不出意料的果子摔的稀巴爛。

平陽楓庭站在樹幹上,看着地上一灘紅色的果肉,默哀了三分鐘。暗想到這個哈南感情也是個吹牛皮的主,只能一隻手抱着果子,另隻手抓緊樹幹,一下一下爬了下來。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那果子扔下來的時候,太可怕了,我怕會砸傷,我就偏移了一點。”

“哎,算了,大不了我在重新上去摘一個!”

“對不起了。”哈南還是很抱歉的跟辛勞的平陽楓庭努力的道着謙。

平陽楓庭微微一嘆“沒事,都是小事。”說完後,又爬上去摘了一個,兩人一人抱着一個紅瓜走出樹林。

中間平陽楓庭又鬧了個大紅臉,哈南是牽着自己的手,平陽楓庭暗暗感溫着哈南手中的溫度,很舒服,很溫暖,同時還很軟,跟妹妹的有的一比。

荒島啊,荒島,我到底得罪了誰啊?平陽楓庭看着這片碩大的樹林,內心是感嘆萬千。 “吃就吃,別一個勁問我行嗎?”平陽楓庭軟倒在海灘上,看着蔚藍的天空,白乎乎的白雲,感受着海風的拍打,整個身體都陶醉在這無限的大自然的清爽舒服之中。

耐不住哈南邊大口吃着紅瓜邊問平陽楓庭的話“你是哪裏人呢?什麼你是湖南的?呃,不錯湖南是個好地方。我當然去玩過,什麼嘛,原來是個窮鄉下,噢,好吧,我說錯話了,不是窮鄉下,是大鄉下,你別那麼看我,我不是糾正自己的話了。”就這樣平陽楓庭面對哈南不停的糾結中,她問,自己隨意敷衍她。看着大海,思考着回去的辦法。

時間過的太慢了,畢竟光是呆在這裏無所事事,倒是哈南感情還很開心的樣子。

平陽楓庭正要小睡一下。

“別睡着了!”


“呃?”平陽楓庭吃驚的忽然睜開了眼,潛意識裏久久未理自己的夥伴,竟然說話了!

平陽楓庭偷眼看看身邊哈南懶洋洋的躺在海灘上。隨即趕緊扭過臉,正面鋪在海灘上,閉上眼睛,進入到了自己意識當中。

夥伴跟自己一模一樣的裝扮,下身一條哈南的外衣裹住的,平陽楓庭指着他的下面,哈哈大笑“真夠樂的,你也跟我一樣了。”

“哼!無聊的人!”夥伴沒好氣的啜了一口,緊而說道“別睡過去了,我看那個哈南可不簡單。”

“你怎麼看出來的?”平陽楓庭質疑道夥伴的話。這個哈南看上去不像是會傷害自己,難道還要繼續防備她?她自己也說了,是得罪了某位大佬,才被帶到這種地方來的。

“也就你信!”夥伴冷言說道。“先不說別的,你是怎麼看出來的?”平陽楓庭已經自覺這個夥伴很好說話,也就不會在他面前繞圈子。

“還要看嗎?”夥伴冷聲後,又是思索再三“她牽你的手時,你沒感受到那手上的繭子很厚實,而且全部都在手根處,那不像是普通人該有的繭子,這個女孩子看上去也很年輕,那繭子只有常年握的某種利器才能拿的那麼厚實。”

“就憑這點?”平陽楓庭楞聲道。

“當然不是!”轉換吧!讓我試探給你看。

夥伴不待平陽楓庭作何話,一個響指,閉着眼睛的平陽楓庭忽然睜開了眼,但是身上那原本氣質發生了一個360大轉變,現在的人格已經轉換成夥伴了。

平陽楓庭在自己意識海里想看看這個夥伴到底有何高招,試探出哈南的不一般。

“這麼早就睡了?”平陽楓庭打趣的看着躺在海灘上半眯着眼似乎要睡覺的哈南那。

哈南聽到平陽楓庭跟自己說話。

故作生氣的轉過身子不理他,平陽楓庭剛纔很掃自己面子,對自己這麼漂亮的美女愛理不理的,這讓以前在社會上被一羣社會上精英男人倒追的自己,怎麼能咽得下這口氣,雖然島上只有自己兩人。

平陽楓庭走到她身子的另一邊,蹲下身子湊她面前,雙手拉嘴巴,做了一個鬼臉。

“啊…!鬼啊”哈南抓起海灘上一把沙子,全部塞到了平陽楓庭嘴裏。

“噗…我呸!”平陽楓庭趕緊跌跌撞撞的跑到海邊,用海水漱口,一邊悔恨的抱怨着“你玩我?不就是前面不理你嗎?用的着這樣嗎?”平陽楓庭又是狠狠喝了一口海水,吐出嘴裏的泥沙,口裏一股子說不出的怪味席捲整個舌頭。

哈南站在一旁,不僅沒有歉意,反而還嬌聲笑個不停“哼,誰叫你不理人呢!明明我那麼愛跟你說話,你卻不理人家,你叫我怎麼能好受呢!”哈南說着作勢還是一副要哭的樣子。

“別,別哭了,我錯了行不?”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