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將軍模樣的士兵心撲通撲通跳的擦乾了額頭上的冷汗,心有餘悸的怒吼道。

2021 年 2 月 3 日

“你們這羣廢物,快點排戰陣!”

“敵人的個體實力過強,一對一我們誰都不是他的對手,必須靠戰陣來和對手耗時間。”

“快點行動起來!快!快!快!”

在這個將軍說話期間,劉零已經化身爲死亡陰影,左拳右劍,開始在大軍之中肆虐。

那白皙的小拳頭在50點力量和43點體質的加持下,宛如一個秀氣的戰錘,一錘下去,一個士兵就胸骨凹陷,絕無活理。

右手冰清古劍不使用任何劍式,只是用基礎的十八劍式便盪開了周圍襲來的衆多士兵手持的兵器,然後劍回收之時,必然在周圍的一個士兵脖子上留下死亡之痕。

即便是被好幾個人圍攻,劉零也毫不慌亂,那高達50點的精神力讓他的反應力超乎想象,周圍的一切都好像變慢了一樣,足夠他做出所有的反應,並且反殺對方,衝出包圍。

當然,劉零也不傻,一看到包圍過來的士兵過多時,便將高達52點的速度屬性發揮到極致,配合着練得不能再熟練的基礎步法,如同一縷清風一樣,在層層大軍中來去自如,衣角不沾兵刃。

眨眼間,Rider的大軍就減少了近二十個士兵。

坐在馬背上的Rider看着那自軍中來去自如的劉零,正感到有些氣憤的時候, 他突然身體虎軀一震,面色一變,喃喃自語道。

“不可能,我的本源能量……好像突然被什麼東西給吸收了?!那個Caster做了什麼?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在Rider的感知之中,自己所召喚出來的大軍每被劉零殺死一個士兵,自己體內所蘊含的被聖盃賜予的本源魔力就會減少一分。

這種減少是不可控制的,就好像虛空中有着一張貪婪的大嘴,正在如同附骨之蛆一樣,不停的吞噬着Rider體內的魔力,而Rider卻毫無辦法阻止。

按理說,這些被Rider所召喚出來的軍隊士兵,雖然每一個都是由Rider的一絲本源魔力構成的,但是在Rider構成的固有結界中,哪怕是有士兵死亡了,這些構成士兵們的本源魔力也會被固有結界回收,最後歸於Rider的體內。

而Assassin的分身和Rider的王之軍勢走着異曲同工之妙,二者都由類似的原理構成。

在Rider和Assassin的預料之中,應該絕對不會出現本源魔力被他人所吸收走的可能纔對。

畢竟這些本源魔力都來源於那可以召喚過去和未來的大聖盃,想要吸取那偉大的大聖盃所賜予的東西,幾乎天方夜譚了。

唯一出乎他們意料的,就是與劉零的靈魂緊密結合的兩個能夠呑天食地的系統了。

有了系統,一切的不可能,都未必是不可能的了。

————————————————————————————————————————————

不提Rider此刻心中有多麼詫異,光提劉零在一個個士兵中穿梭之際,一點點的暖流彷彿涌進了他的靈魂最深處。

這種暖流流入靈魂的感覺對於劉零來說十分的熟悉了,不論前世,還是今生。

劉零自然知道,那暖流九成了就是自己斬殺生命後,系統製造潛力點的感覺了。

在前世,那暖流流入靈魂的感覺十分的稀薄,近乎無法察覺,只有一次性的獲得很多潛力點的時候才能察覺到。

這一世,或許是劉零獲得了異能系統的緣故,這種暖流在獲得的潛力點很少時也能感受的更加深切了。

就如此刻。

劉零的左手成拳,一拳打的一個士兵胸骨凹陷,如一枚炮彈飛出,砸倒了三四個士兵,右手握劍,劍身平直,格擋住了右邊砍來的三四把刀劍。

“嘿嘿嘿,小子太嫩了,有機可乘!”

在劉零的身後,一個拿着環刀的將軍模樣的紅鬍子悄悄潛行到了離劉零不遠處,臉上露出猙獰的一笑,跳了起來,就欲爆起偷襲劉零。

此刻,劉零正左拳右劍禦敵,狹窄的背部正好暴露在了這個紅鬍子的攻擊範圍之內。


眼看環刀就要觸及劉零的後背。

那過人的精神力早就發現了自己身後悄然前來的隱祕氣息,但是劉零的面色卻是不變,淡淡笑容依舊,也沒有轉身之意。

“太天真了呢,我身後的螻蟻!”


“一個螻蟻就算再強,再陰險,他想要偷襲一個獅子,也是沒有……半點可能!”

當劉零背部的衣杉和那紅鬍子將軍只有一線之隔時,一簇簇的緋紅色劫火卻是憑空出現,無中生有的落在了那紅鬍子的環刀之上,讓環刀一下子融化成了一灘鐵水。

“這是什麼……妖術?!”

這一下子的變故太快,遠超這個紅鬍子將軍的想象。

等紅鬍子將軍反應過來時,自己手中的鐵製環刀已經被緋紅色火焰融化的只剩下刀柄了。

然後,他就沒然後了。

劉零轉身,一劍刺中了紅鬍子將軍的心臟,劍從胸前刺入,從胸後刺出。

全軍僅有四位之一的,凝真初期巔峯的紅鬍子將軍便如此簡單的死球了。

作爲又一條生命的消亡,系統所帶給劉零的潛力點暖流來的更熱了一點。

“噗通。”


劍身一抖,讓這個紅鬍子將軍的屍體落地,周圍的士兵瞪大了眼睛,充血的眼睛恢復了冷靜。

劉零抽劍微笑,看着周圍被這一幕鎮住而不敢再發動攻擊的Rider大軍們,緩緩說道。

“你們人數這麼多,難道還怕我一個不成……繼續來啊,這就慫了嗎?”

“……”

最靠近劉零周圍的十幾個士兵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雖然用兵器指着劉零,但或許是因爲其負責的將軍被殺了的緣故,都心存畏懼,不敢上前。

顯然,劉零如此輕易便斬殺他們大軍之中四大將軍的一幕,把他們給嚇破膽子了。

看着這些士兵們畏懼不前的慫樣,劉零的笑容逐漸消散。

“沉寂了許久的你們就這點膽量嗎?原本還以爲你們這支亞歷山大無敵之軍的大軍能跨越時空的讓我感受一下壓力,掌握剛突破的全部實力,沒想到才這一下子就慫了。”

“如此無趣的戰鬥,於我而言,沒有什麼意思了吶。”

劉零手中的冰清古劍忽然轉了半圈,呈倒握住的狀態。

光是這一動作,就惹得劉零身前不少注視着他的士兵們嚇了一跳,慌忙向後退縮。

不少人手中的兵器亂撞,發出了叮噹之聲。

劉零微微躬腰,力量逐漸凝聚。

在劉零的身前,隔着數十個士兵,騎在名馬別賽法勒斯之上的Rider正用有些失望的眼神,看着這支失去了以往之銳氣的軍隊。

想必是這支軍隊在數百歲月的沉澱下,讓身爲征服王的Rider也大感失望了吧。

“既然如此,那就不要用這支垃圾的軍隊來丟人現眼了啊,征服王!”

劉零的一身銀河源力盡數的灌注到了手中的冰清古劍之上。

在腦海之中,劉零開始觀想那曾經只見過一次,但卻刻入了靈魂深處的,宛如神靈的生命。

他緩緩地閉上了眼睛。

————————————————————————————————————————————

“好……好厲害的Caster!”

韋伯和愛麗絲菲爾震撼的看着那站立於衆軍中央,但沒有任何一個士兵敢於主動去攻擊的劉零。

“不過,Caster爲什麼閉上了眼睛呢?”

就在韋伯對此迷惑不解之時,一股比冰還要冰冷的氣息自劉零身上開始瀰漫。

Saber、Archer和Rider三個英靈徒然變色,不分前後,近乎同時的看向劉零的背後。

“吼!!!”

一條如同琉璃一般的蜿蜒之龍半實半虛的出現在了劉零身後,發出了一聲虛幻般的咆哮之音。

那種聲音普通人是聽不到的,但是在場的Archer、Saber和Rider三人卻是聽得清清楚楚,那如龍一般的吼聲彷彿就在三人耳邊傳開一般,讓聽到三人身體一震,似乎感受到了生命層次的壓制。

“那是……龍?!”

Archer愕然的看着那古老的中國中流傳着的偉大之影,不確定的向身邊的Saber問道。


“應該……是吧。”

Saber也不是很確定的說道。

(未完待續) 琉璃之龍蜿蜒咆哮,凌空立於劉零身後,顯出強悍氣勢。

無形之風突然以劉零爲中心吹動,開始掀起劉零的衣角,一頭長長的黑髮也在不停的紛飛,滑落。


劉海下的精緻面龐緩緩睜開了一雙無比冷漠的銀色眼睛,眼睛所視之處,目空一切,彷彿一切皆爲塵土般。

被這一雙冷漠的眸子盯上的士兵們,全都感覺被絕世兇物盯上了一般,喪失了八成戰意,握緊兵刃之手開始顫抖。

所幸,劉零的眼瞳只盯了他們一瞬,然後就轉向了他大軍之後的主將Rider,不然這些人恐怕會被嚇尿。

被劉零無情的眼睛盯着,Rider也是無可避免的汗毛乍起,一股危機感自心底升起,經久不衰。

“一頭……”

劉零的手倒握冰清古劍,口吐冷漠無情的古語之聲。

“龍閃!!!”

閃字落下的一瞬間,蜿蜒在劉零身後的銀色琉璃之龍突然前弓,龍頭前落,一下子吞噬了劉零嬌小的身影。

轟!!!

一股強悍的氣勢爆發,震的周圍幾個士兵面露驚恐萬狀之色。

無數道劍影在空中聯合交錯,一條銀色和淡藍色交錯的琉璃玉龍,劃破空氣,連同被這條璃龍包裹着的劉零,一起消失在了原地。

無數人感覺一陣鋒利的勁風撲面而來,根本沒法睜開眼睛。

待得衆人睜開眼睛時,只見一道筆直的影出現,貫穿大軍中央與外圍,長達數十米,近百米,從末端開始,過了片刻才慢慢的散去。

一個個Rider的士兵都無比驚愕,看着那與劉零擦肩而過的同伴們。

那之前還阻擋在劉零身前的士兵們,從裏面開始,竟一個個開始噴血,倒下,身體像是多米諾骨牌一樣,一個壓着一個的向外倒下。

Rider大軍之中僅存的三位將軍士兵看着這一幕,半天都說不出話來。

以他們的眼力,雖然無法看清全部,但勉強還是看出來了,劉零之前使用一頭龍閃,直接殺穿了大軍的阻攔,把前方阻擋他的近二十三位士兵直接秒殺了。

在劉零的前方,再無一個阻攔他的士兵所在。

唯有騎着高大戰馬的Rider,一臉戒備的看着眼睛不復之前絕對冷漠的劉零。

Rider實在是沒想到,劉零這傢伙竟然如此輕易的殺穿了他曾經引以爲傲的大軍們!

這個身高比自己差太多的嬌小英靈太可怕了,特別是之前的那一招數,要是在近處對着自己使用的話,恐怕……

Rider光是想一想那場景就是不寒而慄。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