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衫褪下。

2021 年 2 月 3 日

一具雪白嬌嫩的胴體剛要展露它驚心動魄的魅力,一道涼風吹過,就感受到衣物重新覆蓋住了身體。


秋楓幫她整理了一下衣服,淡淡的聲音在耳邊響起:“定金收到了,你的誠意很足,這單生意,我接了。記住從今往後,你就是我的私人物品,誰動你,我就滅他全家。”

白婕妤嬌軀微顫,私人物品?

“另外奉勸你一句,有時候知道的太多不是好事,但有時候知道的太少,會顯得自以爲是。我有很多重身份,等你什麼時候真正知道我是誰,你就會知道龍王在我眼裏,確實不算什麼。”

隨後,大步離去的腳步聲傳來。

秋楓的聲音逐漸消失,白婕妤腿一軟,跌坐在地上,剛剛那一瞬,有一種類似於從鬼門關繞了一圈回來的感覺,甚至她已經做好了最壞的打算。

緩緩睜開眼睛,美眸有些失神。

白婕妤心裏像是打翻了五味瓶,她不知道,如果今天公羊天齊沒有來,她會不會同意秋楓的要求?

“孫小姐,你真的要跟他做這個交易?”老嫗從陰影中走出,語氣頗爲擔憂。

白婕妤緊了緊身上的衣服,神色複雜:“就算他是魔鬼,我也沒有別的辦法了。只能先跟他虛與委蛇,等事成之後,再伺機反悔!”

……

走下螺旋樓梯,秋楓的神色如常。

這次合作,更像是一單交易,白婕妤只當他想繼續平靜的生活,卻不知他已經打算做出改變,給顧靈兒一個看上去更美好的未來。

這筆生意利潤很高,財色雙收,他沒理由拒絕。

以前他也不是沒接過這種單子,只不過那些女人事後沒有能找得到他的。

只不過,大概是白婕妤習慣了發號施令,不服管教,首先必須讓她知道什麼叫服從。

要不是怕自己把持不住,秋楓也不至於匆匆一瞥就抽身離去。這點契約精神他還是有的,尤其是感覺最近火氣漸旺,即便有《養氣訣》壓制,也有些按捺不住。

今天最出乎他意料的是,那個被稱爲風奶奶的老嫗,竟然直接從龍都的某些人那裏,打聽到了一些不爲人知的消息。根據她的形容,估計白婕妤的母親當年在龍都地位也不低,不然風奶奶一個類似侍女身份的人,不會隔了這麼多年還能從那邊打聽到消息。

可惜紅顏薄命,白婕妤的母親過世的早,否則有她在,白婕妤也不至於對現在的情況焦頭爛額,寸步難行。

桃源村……

他微微眯着眼,有些想念。

獨自在國外飄蕩了這麼多年,也不知道那些老不死入土了沒,那兩個傢伙,過的又如何?

紅色地毯的兩邊,幾道不懷好意的目光盯住了秋楓,打斷了他的回憶。

“你剛剛說,我們是廢物?”一個體型高過秋楓半個頭的光頭保鏢出列,已經摘掉了墨鏡,一雙犀利的眸子透出嗜血之色。

不僅是他,其他保鏢同樣神色不善,只不過並沒有圍上來,似乎是商量好了讓這個光頭打頭陣。

有人心底暗自譏笑,被光頭盯上,這個年輕人不死也得掉層皮!

秋楓環視一圈,眉頭挑起,輕笑道:“是我說的,你有什麼問題?”

光頭怒極反笑:“我倒是好奇,如果你被自己嘴裏的廢物狠狠地修理一頓,那你該如何自處?”

他繃緊了手臂上健碩的肌肉,比常人的小腿還要粗,看上去充滿了力量。

秋楓面色平靜:“想修理我?你不行!” “那就試試!”

光頭大喝一聲,擡起大腳,三兩步便衝了過來,像是一輛人形坦克衝鋒!

掄起虎虎生風的鐵拳,一拳砸向秋楓的面門。

秋楓眼中閃着一絲感興趣之色。

肌肉塊頭太大,有時候並不是什麼好事。過猶不及,大部分中看不中用,反而顯得笨重遲鈍。

但跟前這個光頭,有些不同,肌肉的質量很高,爆發力十足,拳力是普通人的數倍,甚至比起一些拳王也絲毫不差,而且下盤穩健,步步爲營,是個高手,一對一比曹子傲派來的那兩個手下要強一些。

白婕妤也是靠着這幾人,才守住了鼎盛大廈。

秋楓釘在原地,看上去像是被嚇傻了一樣,呆若木雞。

光頭嘴角露出了獰笑。

這個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子,毛都沒長齊,就如此桀驁,一定要把他的牙齒都打掉!被自己嘴裏的廢物打敗,心理陰影會有多大?

他的拳頭上鋪着一層厚厚的老繭,那是多年的苦練留下的見證。

他知道秋楓敢說出這種大話,手底下肯定有兩下子,但是很多發力的技巧,或是臨場的應變,都是需要千錘百煉才能掌握,而他十年磨一劍,手上的功夫早已登堂入室。

全力出手,勢若驚雷,但只要達到目的,他亦能瞬間收力,不會鬧出人命。

鐵拳臨身,吹動了秋楓額前的幾縷髮梢。

就在這時,對面的少年眼瞼微動,眼簾垂了下來,腳步微撤——

“嘭!”

秋楓的手臂像少年一般纖細,拳頭更是不如光頭的大,可就是這樣一隻拳頭,從擡起到擊中光頭的鐵拳,只用了……

沒看清!

不僅是其他保鏢,就連光頭都不知道秋楓的手臂是什麼時候擡起,拳頭又是怎麼攔下了自己。



只聽到一聲悶響,光頭腦中閃過無數思緒,彷彿有幾分鐘那麼久,又似乎才一瞬,從拳頭上傳來了一陣撕心裂肺的痛!

傷筋斷骨都沒這麼痛!

這是什麼速度,這又是……什麼力量!

光頭的眼中密佈驚駭。

“喝!”光頭大喝,不讓疼痛影響自己的意志,收回拳頭,左手同樣一拳搗出。

“嘭!”

還是熟悉的配方,還是熟悉的……劇痛!

雙手從手指到肩膀,似有無數細小的蟲子啃食,痛入骨髓。

光頭額頭淌汗。

在純粹的力量對決上,他竟然輸了!

兩人如同釘在原地似的,一動不動,但是秋楓神色依舊,光頭臉上卻五彩紛呈,幾乎可以製成一套表情包。

其他保鏢們看着他倆,一時間不明所以。

幾秒鐘後,秋楓含着笑,收回了拳頭。這一招式他屢試不爽,總是能最大限度的打擊對方自信,效果立竿見影。

左手推開了光頭的拳頭,樂呵呵道:“現在你相信我說的沒錯吧,憑你,不行。”

秒殺!

光頭臉色漲紅,惱羞成怒:“再來!”

說罷,竟是還要揮出一拳。

“你這拳打出來,你的手臂就廢了。”樓道上,突然傳來了老嫗的聲音。

光頭忍着指骨的劇痛,回頭道:“風奶奶。”

“風奶奶。”所有保安立正問候。

“別說你,我也不是他的對手。”老嫗盯着秋楓,揮了揮手,讓光頭退下。

她是暗勁的強者,但秋楓又何嘗不是? 拐個王爺回山寨

懂得暗勁的是高手,不懂的就是普通人,雲泥之別。

最關鍵的是,她老了,氣血衰敗,實在打不動。

更何況,秋楓已經手下留情,她就算舍了這張老臉,也必須阻止光頭,免得自取其辱。

“別太沖動,大家以後是自己人。”秋楓笑眯眯地離去。


他只是稍稍調動了一些暗勁,若有若無,破壞力小得多,否則光頭就不是疼痛那麼簡單了,兩條手臂都要廢掉!

無可救藥愛上你 誰跟你一家人……”光頭不滿地腹誹。

……

曹家大宅。

作爲羊城最大的房地產商,蓋起的現代化高樓大廈、廣場商城無數,但一家子卻居住在一座款式老舊的宅院裏,不過裝修精細別致,現代化設施也十分齊全,除了院落裏的亭臺樓榭、流水石橋以及一片竹林,還有復古的建築,讓這裏多了古聲古色的韻味。

曹子傲走出家門準備前往曹氏地產的時候,那個斷了手的保鏢綁着繃帶攔住了他。

“少爺。”

“嗯?”

曹子傲看了他兩眼,這纔想起來自己昨天晚上接到夜玫瑰的消息,派了兩個人去收拾秋楓。

“你怎麼搞成這樣?”

曹子傲驚訝,這兩個保鏢雖然不是曹家最厲害的,但也不弱,兩個人去對付秋楓,怎麼還斷了手?

那個保鏢羞愧道:“辜負了少爺厚望,我們不是他的對手?”

“不是對手?”曹子傲臉色一沉,“可是我收到的消息,他身手是不錯,一個人打二三十個黑道打手不是問題——你們不是退役的特種兵嗎!難道你要告訴我,你們兩個人特種兵,竟然連二三十個小混混都打不了?”

保鏢苦笑:“打幾個小混混是沒問題,可是雙方都打的了小混混,不代表實力就是一樣的啊。那個人……”

“廢物! 迷霧之夢 ,找什麼藉口!你們昨天怎麼跟我保證的?”曹子傲氣急敗壞道。

“不完成任務,就辭職……”保鏢嘴裏發苦,這些年安逸慣了,就有了懈怠,本以爲是個輕鬆的活,哪裏會想到竟然遇到了一個硬茬子。

“那你還在這幹嘛?還不去辭職!”曹子傲厭惡地瞥了他一眼。

保鏢囁嚅了幾下,還是說道:“這就去。”

“等等,杜江呢?”曹子傲陰着臉叫住了他。

“我先走一步去了醫院,後來也沒見過杜少爺。”

“行了,趕緊滾吧!”

曹子傲不耐煩地揮了揮手,像是趕走一隻蒼蠅。

坐進車子,曹子傲皺眉思索了一會兒,打了一個電話出去。

……

南方的天氣說變就變,剛剛還是烏雲連綿,此時已經開始放晴,溫度驟然拔高。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