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有下人端茶送上精製的糕點。

2021 年 2 月 3 日

“哦,對了。”喝了兩杯茶,姚飛突然想到此行的目的:“紫薔薇部落沒有找你們的麻煩吧?”

“哎。”巴郎一聽這兒,重重的嘆了口氣,顯得憂心忡忡。

“怎麼了?”

“這……”巴郎看着姚飛身後的林風三人,有些猶豫。

“他們是我的手下,可以信任,但說無妨。”

“好吧,布爾維託那個傢伙是出了名的小心眼兒,恩公你想啊,他這次吃了這麼大的虧,而且差點把命丟在了這裏,你想他會這麼心甘情願的沉默嗎?”

“那……”

“恩,紫薔薇所說也是傷了很多人,跟我們一樣。但是它們部落畢竟強大,人丁興旺。再加上,布爾維託的傷勢並無大礙,所以這幾個月來,他們也是頻頻偷襲騷擾我們部落,打劫我們的貨物,搶我們的勞力,甚至在我部落地盤公然掠奪資源!”

“其實我早就該料到了,當時應該硬撐口氣殺了那個布爾維託,現在也沒這些亂七八糟的事情了。”

巴郎和四大長老對視了一眼,接着說道:“不過好在,雖然紫薔薇部落對我們虎視眈眈,小動作不斷,但是一是忌憚恩公你的厲害,布爾維託不敢貿然進攻、二是布爾維託的傷勢雖無大礙,但是畢竟他受傷了,恢復傷勢還需要一段的時間,所以纔沒有大的動作。”

“我知道,但是如果他傷好了,而且知道我離開了這裏,那你們黑薩摩部落是否還有把握抵擋住他下一輪的進攻呢?”

“這……”房間裏沒有了聲音,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其實心裏早已不言而喻。

“沒有。”

“所以我想到了一個一勞永逸的好辦法,保你們部落平安!” “哦!?恩公請講!”

巴郎等人聽到姚飛有一勞永逸的好辦法,急忙問道,看來這幾天紫薔薇部落把他們殘害的不輕。

姚飛笑了笑:“很簡單,我問你們,目前來說,紫薔薇部落最大的依仗或者說是底牌是什麼呢?”

“底牌……依仗?”

“那自然是布爾維託了。”萊露沒有怎麼思考,便脫口而出。

“沒錯,就是布爾維託!”

“哎,對,紫薔薇部落裏面對於我們最大的威脅就是他們的首領了。”

“那你們還不懂我的意思嗎?”姚飛說着,做了一個抹脖子的動作。

衆人皆驚!:“恩公,你的意思是……?”

“沒錯,你們覺得呢?”

日長老看着衆人,說道:“恩公你說的不錯,從目前的情況來說,的確這是最好的辦法,可是我們沒有那個能力啊。”

“這個不用你們操心,我只需要知道如果事情真的成了話,你們黑薩摩是不是可以換來安寧,紫薔薇部落還會不會找你們的麻煩?”

“不會!”這下,所有人都異口同聲的答道。

“這就行啦!”姚飛滿意的打了個響指,站起身來:“剩下的事情你們不用操心了,等着好消息的傳來吧。”

姚飛說着,便帶着林風三人走了,只留下一羣驚愕的人,大眼瞪小眼,顯然還沒有反應過來。

“林風,你扮成當地人,去探一探紫薔薇部落的虛實,尤其要搞清楚的是布爾維託的飲食習慣、作息規律、睡眠時間、包括他的愛好和每天見過什麼人,我都要你一清二楚。”

“是!”

“林雷,你去附近的鎮子上幫我買一些東西,你先去吧,一會兒我會把清單發到你的手機上。”

“是!”

“林電,你去找一下紫薔薇部落的地圖,越詳細越好,最好能詳細到每一處房間、人員的配置、建築的佈局,可以多問問萊露他們,我想鬥爭了這麼多年,彼此都會知道對方的虛實吧。”

“恩恩,我這就去辦。”

三人各自領命而去,姚飛也沒有閒着,回去找了趟老頭兒,拿了些東西,然後就下山了。

先到鎮子上買了一頂相當老土的帽子,雖然老土,但是龐大的帽檐一下子遮住了姚飛的半張臉,這就是姚飛所要的效果。

戴上帽子,拉起了褲腿兒,活脫脫一個當地老農民,如果再黑點,那就更加完美了。

“哎,沒辦法,還是這麼帥。”微微的自戀了一把後,姚飛往紫薔薇部落那個方向走去。

“呼……”布爾維託長舒了口氣,好像便祕許久的人終於輕鬆了一把一樣,臉上說不出的輕鬆。

下面的人低着頭,不敢看他,一副寒蟬若噤的樣子。

“讓你們辦的事辦的怎麼樣了?”

“只知道那小子叫姚飛,前一陣萊露被掠走後,聽說就是這小子把她救出來的。”

“還有呢?”

“這……”

“你不會告訴我,你們情報部門這羣人忙了幾個月就給我查了個他的名字吧?”

“當然不會。”下面的人連連擺手:“我們還查到這小子這幾個月突然消失在黑薩摩部落裏,杳無音訊,但去了哪兒,我們……我們還是沒……沒查到。”

“撲通!”說話的帶頭人竟然毫無徵兆的倒了下去!

旁邊的人頭低的更低了。

“你們這幫飯桶!我要你們有什麼用!他媽的,三個多月了,你們就打聽出這些東西,我隨便從部落裏劃拉出一個人都能打聽到。現在你們組長死了,副組長是誰?”

“小的在。”

“再去給我打聽,我要知道他的年齡、來自哪裏、功夫究竟有多高、來這裏幹嗎、跟萊露是什麼關係、現在人在哪裏。”

“你們都要給我全部打聽過來,我要準確、詳細的情報,不能有一丁點兒的差錯!”

“是!”

“下去吧。”

幾個倒黴蛋剛剛如釋重負,還沒走出去,有人便跌跌撞撞的跑了進來!

“報!首領……首……領!”

“慌什麼?”布爾維託有些不滿的看着手下人:“天塌了?”

“首領,姚……姚飛來了!”

“什麼!?”

布爾維託猛地站了起來,一巴掌拍在了自己座位的扶手上,實木扶手,一下子被拍的粉碎。

“人呢?人在哪裏?!”


“不知道,但是他在我們重點防守的幾個區域留下了字條。”


“帶我去!”

布爾維託跟着來到了有字條的地方:

“布爾維託,你的死期到了,準備棺材吧。”

字條上只有這一句話。

布爾維託把字條一把從牆上撕下,緊握在手裏,沒大一會兒,字條就夭折了。

“所有的字條上都是這一句話嗎?”

“是的。”

“誰是第一個發現的,把他叫過來!”

一會兒,一個長着山羊鬍子的男人惶恐的走了過來。

“首……首領。”

“說吧,怎麼回事?”

“是,屬下跟往常一樣按例換班巡防,一出門就看見牆上貼了張字條,然後就趕快稟報了上去。”

“沒看見人?”

“沒……沒有。”

“下去吧。”

“是!是!”山羊鬍如釋負重的趕忙跑開了。

“姚飛!姚飛!我要你去死!”

“通知咱們部落各部門的高層,十分鐘後在我行宮開會!遲到者,決不輕饒!”

“是!”

“等一下,告訴保衛團,封鎖所有出入口,從現在開始不允許任何人進入或外出,除非有我的手諭!多派人手在重點區域二十四小時不間斷巡邏,一旦發現可疑人物可以立即擊殺,不用在向我彙報!”

姚飛回來後,看見老頭兒,擺了擺手,從院子裏的水缸裏舀出了一大瓢的水,也不顧什麼形象了,一口悶掉了。連舀了好幾大口,才堪堪停下,然後也不管髒,一屁股坐在地上。

“小子,不容易吧?”

“太不容易了,是我想的太簡單了。”


“哈哈,紫薔薇部落在這片土地上屹立百年不倒,自有它的厲害強大之處,憑你一己之力,你覺得真的可以幾日之內就把它滅掉嗎?” 姚飛沒有說話,沉默了半晌,最終搖了搖頭。

“你能知道就好,紫薔薇部落可不是少了一個布爾維託就能垮掉的,更不是沒了他,黑薩摩部落就可以安安穩穩的。”

“這是爲什麼呢?難道說布爾維託死了,立馬就有人代替他嗎?”

“那是自然的,布爾維託的位置據我所知,有好幾個人虎視眈眈的看着了,你不妨從這方面入手,說不定會有什麼意外收穫的。”

“好的,我這就去查查看。”

姚飛走後,細想了老頭兒的話,越想越覺得自己當時的計劃想法太過於簡單,此事應該還要從長計議一下。

閉着眼,養了會兒神,在心裏把這些東西想了個七七八八後,林風他們三人就回來了。

姚飛還是閉着眼睛,躺在竹林當中,一大片樹葉遮住了他的臉,爲他抵擋午後那有些刺眼的陽光:

“回來了?”

“恩。”

“怎麼樣了,都弄清楚了嗎?”

“恩。”林風率先答道:“我已照少主你的要求,在字條上署上了少主的名字,張貼在了他們部落裏的幾個重要關口處,弄清了他們的應急機制和人員配備,這是詳細的圖,我都畫好了。”

“好,給我吧。”

林風把圖遞了過去,林雷走上前來也遞上了一大包的東西: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