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者級黃泉毒蠍!他向我們衝了過來!這一定是周浩他們搞的鬼!該死!我們要是這次逃脫昇天,我發誓一定要活剝了你的皮!”如畫尖銳的聲音響徹了夜晚的死亡沙漠中,一見到王者級黃泉毒蠍,他就瞬間明白了剛纔周浩兩人爲什麼會那麼做!‘

2021 年 2 月 3 日

不過他不明白的是爲什麼地上撒點水就能把王者級黃泉毒蠍逼出來!黑鬼陰沉沉的盯着周浩,眼神中如同死去一般,只是這樣的一眼,就讓周浩渾身冰冷,猶如死神插件而過一般。


“看來他盯上你了!自求多福吧!”

面對天華醫師這敲到好處的安慰,周浩不以爲意,其中的成分有多少是幸災樂禍的調笑,他知道的太清楚了。衝着黑鬼的方向冷笑了一聲,就繼續抱着膀子觀察着情況。

有了王者級黃泉毒蠍這麼一個天然的照明,黑暗中的情形還是可以分辨的很清楚。這麼一個移動光源,速度飛快,很開就撞開它的手下,進入到了戰圈。

大頭的方向正好正對着王者級黃泉毒蠍,他順理成章的成爲了攻擊目標。大頭果然跟他的名字很不相配,從來不用腦袋考慮問題,怒吼一聲就衝了上去。

一個閃身繞到了王者級黃泉毒蠍的身側,外加下橫移了幾步,抓起王者級黃泉毒蠍的蠍尾。口中再次怒吼一聲,身體彎成弓形,妄圖制止王者黃泉毒蠍衝散他們的陣型。

巨大的黑影被摔飛了出去,周浩和天華醫師看着這個成拋物線落體的重物沉悶的摔在地上,一臉不忍的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慘!慘!慘!

三聲慘字躍然心頭,得確稱得上是個莽夫,這王者級黃泉毒蠍的個體十個大頭加起來還有富餘,再沒有絕對力量壓制的基礎上,是不可能出現這種情況的。況且這裏是沙地,不比結實的地面,周浩學過物理知識,大頭就算力氣再大,雙腳無法完全受力,地利上他就已經不佔什麼優勢了。

幸好大頭的落點是他們隊友的附近,在他一落地的時段,就被人從茫茫多的黃泉毒蠍手中搶了回啦。

“它的力氣好大,俺打不過它!”大頭站起身來,神情癡傻的說了這麼一句。

讓遠方的周浩和天華醫師捧腹大笑,眼淚都快流出來了。

“那個他們笑什麼呢?”大頭癡傻的繼續問道,還好奇的撓了撓自己的腦袋。

如畫尷尬的處在那裏不知道怎麼回答,要是他現在解釋說人家再笑你呢!以他對大頭的瞭解,絕對會不管不顧的衝上去找周浩拼命,那他們的危急就更大了。

大頭作爲一個方向的屏蔽,他們陣容就如同完好的桶,缺了大頭這一角,這個桶裏的水必然會流失。

殘劍和短刀暫時接替了大頭的位置,堵住了剛纔因爲大頭貌似出現的缺口,辛虧他們到了現在都沒有出現減員。只是體力上耗損的厲害,如畫也不在顧忌自己的形象,任由黃泉毒蠍的血跡飛灑在身上。

在場的所有人都被血跡撒滿了全身,像大頭這種爆裂分子。幾乎看不出人樣,成了一個血人!

周浩和天華醫師捧腹大笑之際,殘劍和短刀就被王者級黃泉毒蠍擊飛了回去,頃刻間就成了重傷員。口中狂吐了兩口鮮血,滿臉驚駭的看着王者級黃泉毒蠍向他們碾壓而來!

這一幕都落在了周浩的眼睛裏,他雖然大小不止,眼睛卻一絲一刻都沒有離開,周浩看的很清楚,剛纔王者級黃泉毒蠍的一隻大鉗子在地上揚起一堆沙塵,緊接着另一隻大鉗子就掃飛了殘劍和短刀兩人,讓他們瞬間失去了反抗能力。

動作簡單明瞭,沒有一絲拖泥帶水。

“沒想到王者級黃泉毒蠍的智商這麼高,剛纔那一擊完全是預謀好的,時間上的掌控恰到好處,晚一秒都會遺漏戰機,讓殘劍和短刀反應過來,躲開它的攻擊。”

周浩瞬間停止了大小,它被王者級黃泉毒蠍展現出來的機智深深的震撼。還不知道下面它還有什麼招式沒有使用出來,周浩隱隱的覺得王者級黃泉毒蠍身體能夠發光並不是看起來那麼簡單。

失去了殘劍和短刀兩人的小隊,頓時如畫他們就壓力倍增,面對不斷涌上來的雜兵,還有一隻更加強大的王者級黃泉毒蠍。幾乎把瞬間逼到了四面楚歌的地步。

“如畫你們三個去對付王者級黃泉毒蠍,我來應付這些小的!”黑鬼奇蹟般的開了今天的第二次口。

“你一個人能行麼?” 末世掠奪商人 ,得來的是長時間的安靜,黑鬼閉口不在言語了。

“好吧,大頭和流星我們上!”說着就帶頭跨過了殘劍和短刀的身邊,剛纔他留意了下,見到兩人還留有氣息,這個時候也不是救治他們的時候,最要緊的就是解決掉王者級黃泉毒蠍。

只要它一死,圍着他們的這些黃泉毒蠍就羣龍無首,很快就會大亂,到時候一定要活剮了這一切的始作俑者!蛟蛇幫向來都是欺負人,今天吃了這麼大的虧,必須把場子找回來!

如畫果然不用於大頭,看來他作爲這隻小隊的領隊不是沒有原因的,躲開了前面攔截的大鉗子,借這鉗子爲依託,飛身越過王者級黃泉毒蠍,目標直指位於其身後的尾刺!

連續的踩在王者級黃泉毒蠍背部閃轉騰挪,躲開妄圖把他橫掃下去的蠍尾,來到近前,雙腳再次使力,向上一躍,如畫銀質扇子展開,做了一個橫切的姿勢。

王者級黃泉毒蠍的毒刺應聲而落,毒液瞬間噴涌而出,順着蠍尾流到了沙地之上,沙地很快就被腐蝕成焦黑一片,隔着老遠都能聞到那股惡臭。 “快緊閉呼吸,這氣味有毒!~”天華醫師急忙提醒周浩,抓起衣服堵在了自己口鼻之上。

可在王者級黃泉毒蠍身前的三人就沒那麼好運了,毒氣來的太快,等他們意識到情況不對,大量的有毒氣體已經進入了五臟六腑,侵蝕着他們的身體。

如畫那茭白的臉上泛起了青綠色,他的情況表現的最佳明顯,不單是他面色發白的原因,更是他離得最近。第一個呼吸道了有毒的氣體,時間上相對其他兩人長了一些,中毒跡象比較嚴重。

“快服用解毒丹藥!”如畫一見不妙,剛忙吩咐大頭和流星吞服事先準備好的丹藥,這種丹藥是他們小隊花費了大價錢在拍賣場上得來的,爲了這次的行動,他們可是花了血本。

三粒潔白如霞的白色丹藥吞入肚子裏,幾人的面色逐漸好轉,全身血脈不再有凝滯的感覺,呼吸平穩了下來。

“這是什麼東西?這麼神奇!比我們世界裏的特效藥都要見效!好東西啊!”周浩流着口水說道,一想到剛這麼一點功夫,三粒藥丸就被浪費了,心中暗叫一陣可惜。

“我聽說好像叫丹藥,有很多獨有的功能。有的可以促進肉身修煉,有的可以療傷生機,還有一個說法就是能夠幫助肉身修煉者突破當前境界,直接跳到下一個境界。很是神奇,只可惜我當時實力低微,無法親眼得見!”天華醫師對此也是很感興趣,回憶曾經自己的聽聞,對着周浩說道。

“哼,說的好像你現在的實力很強一樣!”

“額!”

被周浩的話語噎的無法可說,天華醫師賣弄的心情也沒有了,靜靜地繼續觀察起來。

失去了尾刺的王者級黃泉毒蠍痛苦的在沙地上盲目的揮舞巨鉗,痛的它直擊打地面,來減輕自己的痛苦。

如畫三人抓住這個機會,把目光盯在了那八隻腳上面,最大的威脅去除了,如果再把這八隻腳砍掉。王者級黃泉毒蠍就是一個任人宰割的肥肉。只是王者級黃泉毒蠍的身形來回竄動,讓如畫三人找不到合適的攻擊點,在粗壯的腿上劃出數目衆多的痕跡,卻無法徹底斬斷其中一隻。

受到了生命威脅的王者級黃泉毒蠍,居然聰明的往它手下羣裏退去,指揮着黃泉毒蠍重新建立了包圍圈。如畫小隊眼看就要分成了兩部分!

“不能讓它逃進去!”


如畫三人緊追其後,跟着王者級黃泉毒蠍紮了進去。

“大頭!給我拖延時間!抓住它的蠍尾!”

大頭忠實的執行如畫的命令,腳下用力掀起一片沙塵,一個呼吸間就竄到了王者級黃泉毒蠍的身後,這一次他學乖了,居然沒有抱住尾部的中間位置,而是身體仰面朝上,抓在了尾巴根部。

牙關一咬,死死的蹬在沙地上,被拖行了數米遠的距離之後。攔下了王者級黃泉毒蠍的步伐!大頭粗壯的手臂青筋直冒,嘴裏哼哼着,看他的樣子恐怕堅持不了多久。

但這已經足夠了,大頭徹底的把王者級黃泉毒蠍定在了原地,如畫衝了上去,而流星因爲前面腿部受傷,動作慢了兩拍。跟在他的身後去了王者級黃泉毒蠍另外一面。

他們能夠脫離黃泉毒蠍羣包圍,算的上週浩和天華醫師幫了忙,給王者級黃泉毒蠍的身體上撒了藥水,那其中的氣味逼退了它們,無法靠近。

如畫也是想通了其中的關鍵,才死死咬住王者級黃泉毒蠍不讓它離開!

周浩見到事情成了這樣,心中一陣後悔,不該多次一舉的把藥水撒在王者級黃泉毒蠍的身上,要不然單靠黃泉毒蠍之間的配合,事情不會出現搞成現在這樣複雜。


可是想再多也沒有用了,世界上沒有賣後悔藥的地方。只能見機行事了!

如畫和流星再次趕到王者級黃泉毒蠍的兩側,用手裏的兵器向着一處瘋狂的攻擊,每一下都穩準狠的攻擊到了一點。這一點周浩很是佩服,他經歷過切割黑背龍筋獸,知道想要做到這點是有多難!

很快,夾雜了王者級黃泉毒蠍痛苦聲,兩條腿幾乎是同時而斷!失去了兩條腿的王者級黃泉毒蠍,身體暫時失去了平衡,往後向後倒去!

大頭還在堅持着如畫的指令,死死的不肯鬆手,被王者級黃泉毒蠍的巨大身體壓在了地上!

“大頭!”如畫順着王者級黃泉毒蠍倒下去的方向看到了大頭被壓在了它的身下,大喊了一聲,卻沒有得到任何迴應。、

“我殺了你!”

如畫美目之中全是怒火,他說話的方向並不是王者級黃泉毒蠍這裏,而是直至周浩!他對周浩的恨意在這個時刻達到了極限,身體在滿腔的怒火下極力的抖動,根本控制不住自己。

放眼望去,他們小隊六個人現在能站起來的就剩下三個,黑鬼還在黃泉毒蠍羣裏穿插躲避,極力的保證地下的殘劍和短刀的安全。

卻也因爲爲了救援兩人,被黃泉毒蠍的鉗子擊中了兩次。而他的兩位隊友被後來衝上的屍體埋在了下面,生死未知!


極力剋制自己,如畫轉身跳到倒在沙地上半天起不來的王者級黃泉毒蠍頭頂,對着它的要害位置實施最後一擊。

只要破開了王者級黃泉毒蠍的頭部堅硬的外殼,它的死期就到了,想到這裏如畫的憤怒的心好轉了不少。下一個就是你周浩,我要你血債血償,嚐盡天下最痛苦的折磨,讓你慢慢死去!

殘忍的冷笑着,舔了舔銀質扇子上的血跡,如畫如同來自地獄的魔鬼,貪婪的享受死亡這一刻到來。這是他一直以來的習慣,每殺一人前都會做出這樣的表情,襯托着他現在的樣子,反而比起以往更加真實恐怖。

這是如畫唯一不去在意形象的時刻,他把這樣的舉動看成某種儀式,虔誠的執行着,從未改變過!蛟蛇幫幫主曾經多次提醒如畫改道這個習慣,而如畫卻當成了耳邊風! 要不是黑鬼的性情難以捉摸,無法處理事務,不適合帶領這隻精英小隊,這個領隊的位置也不可能讓如畫做了。

如畫這種特殊的嗜好其實很危險,再沒有把對手徹底解決之前,很有可能因爲對方垂死掙扎,臨死之前最後一擊絕對是會要了他的性命,雖然這種事情還從來沒有發生過。

而這一次如畫栽在了上面!王者級黃泉毒蠍的身體亮度達到了讓人瞠目結舌的地步。整個肉眼可見的地方如同白晝,突然的強光讓所有人眼睛暫時失去了可視,等到強光散去。那個坐在王者級黃泉毒蠍身體上的如畫,筆直的倒了下去。身體之中血液猶如噴泉灑水一般,噴射而出!

“死了?”周浩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就這麼幾秒鐘的時間,佔有絕對優勢的如畫莫名奇妙的死了!沒有任何異動的情況下就這麼死了!這讓周浩心中的異樣之情難以言表。

如畫倒在王者級黃泉毒蠍的背上,順着一側滾到了流星身邊。流星癡傻的愣在那裏,被王者級黃泉毒蠍擡起一隻腿,從前到後穿了個透心涼!

此時六人小隊就剩一人了!而王者級黃泉毒蠍身受重傷,躺在沙地上不在動彈!

“咱們是不是該去撿便宜了?這個機會難得,那個黑鬼被控在黃泉毒蠍裏難以脫身,我們拿了東西就趕緊離開吧!”天華醫師看着周浩依舊不表態,焦慮的勸解道。

“不行,黑鬼不死我心裏難安。你難道沒有發現麼?他現在已經離開剛纔地方很遠了,他一直都在試圖靠近如畫他們!這說明他非常有機會逃出生天,你想以咱們的實力能在他暗中襲擊下走幾個回合?”周浩搖了搖頭,拒絕了天華醫師的意見,還是那句話黑鬼這人不死,他周浩難以心安。

仇恨種子已經發芽,不可能再善了。斬草就要除根,否則春風吹又生,黑鬼不是草,是可怕的兇獸,這一點周浩非常清楚!

“那他爲什麼不來直接找我們?而是去了王者級黃泉毒蠍那裏,他的那些隊友都死光了!”天華醫師不解的問道。

“我想他很有可能惦記這將死的王者級黃泉毒蠍,這個人真的讓人難以捉摸,前面還想着保護他的隊友,現在他的隊友都死了。爲什麼想到的不是復仇,而是去拿王者級黃泉毒蠍身體上的某樣東西!”周浩想了半天也不出其中的關鍵,依託着下巴繼續沉思着。

“會不會有另外一種可能呢?他把仇恨首先選擇在王者級黃泉毒蠍的身上,等收拾了、、、”

“是啊!這傢伙心思果然縝密,他恐怕是想在這裏解決掉我們,殺掉王者級黃泉毒蠍,它的這些手下就四散奔逃,無暇顧及黑鬼了,到時候我們就算想逃也來不急了!”

經過天華醫師的提醒,周浩想到了關鍵所在,他把事情看的有些簡單了,單純的猜測人性貪婪,而把如今局勢的因素忽略了!

“那我們還不趕緊逃!馬上他就要進入那片真空地帶了,到時候就是放虎歸山,蛟龍入海了!”

天華醫師立馬就要向遠方逃去,他心裏是真的有點慌了。千算萬算沒想到對方技高一籌,這個異數在這個時候發揮了作用!

“還有一個沒死!”

周浩就見到那個被壓在王者級黃泉毒蠍身體下的大頭從沙地之內爬了出來!這讓周浩同樣不安的心更加焦急,心中考慮着是不是該到了動用異能的時刻了,大不了自己在蒼穹林地裏躲上幾年的時間再出來,這王者級黃泉毒蠍不能讓他們拿走。自己初來天星大陸,沒有任何資本,先要修煉肉體就必須要大量的天材地寶和資源,這是他走向肉體修煉至關重要的一步。走不好的話,未來將很是艱難!

黑鬼終於脫離了黃泉毒蠍羣,進入了那片真空地帶。只有王者級黃泉毒蠍靜靜地躺在沙地上,向着周浩忘了一眼,這次周浩感覺眼神中沒有帶任何的色彩,彷彿自己更像是一個陌生人。

大頭茫然的看着眼前死去的隊友,居然如同小孩子一般。坐在地上大哭了起來。黑鬼走到他的身旁,輕輕撫摸了大頭的腦袋。

突然舉起他的鋼拳轟在了大頭腦袋上面,頭部被瞬間擊破。大頭木訥的問道:“爲什麼打我?”就倒地身亡了!

“因爲他們都死了!你就沒有存在的必要了!”

這一幕劇情的反轉,讓周浩大跌眼鏡。親眼見到殘殺自己隊友,這還是自己見到那個爲保護隊友而奮戰在黃泉毒蠍羣的刺客黑鬼麼?

“這、、、這他到底爲了什麼?爲什麼他要把自己隊友都殺掉呢?”天華醫師都不由惋惜,同情大頭的命運,被最信任的人親手殺掉,那種憋屈的感覺他感同身受,就像他當初被自己的親兄弟打入空間裂縫一樣!

哀莫大於心死!人和人之間還有信任可言嗎?要不是自己平穩的在天星族裏度過了十幾年光陰,好不容易重新建立起的信任感,瞬間又再次崩塌!

“哼,果然狠辣無情!他想把所有的好處都獨吞。這是惦記上了我的儲物空間了!”

很快周浩就想明白了他爲什麼這麼做,以爲勝券在握的自己,當着黑鬼的面憑空弄出一個水缸,裏面還有大量的水。就算再傻的人也知道周浩身上一定帶有異寶。要知道向天華醫師這樣SS級異能者高手都豔羨周浩擁有這麼大的儲物空間。

黑鬼他會不動心?

周浩思考着對策,現在局面他只有兩種情況選擇,使用和不使用異能。如果用異能的話,副作用太大,得不嘗試。要是不適用異能的話,他又該如何應對黑鬼呢?


自己沒有把握能在他手中走幾個回合,最多隻能稍微撐幾招,這似乎完全沒有作用,單憑几招拖不了多少時間。

只能眼睜睜的看着黑鬼把死在王者級黃泉毒蠍附近的屍體擡到了一起! “黑鬼這是要毀屍滅跡了!”周浩和天華醫師異口同聲的說道。

天華醫師離去周浩並沒有阻止,因爲就算他自己也無法掌控局勢,讓天華醫師留在這裏會給自己增添了不少掣肘。黑鬼極有可能會利用天華醫師威脅到自己。

沒想到天華醫師竟然在這個時候又返回來了,他其實根本沒有走出去多遠。對人心的不信任讓他很痛苦,也很痛恨那個出賣他的兄弟,可是他自問所有人都會是這樣子的麼?心中有一個答案告訴他,未必!

所以他又走了回來,跟周浩相處這些天,兩人常有拌嘴,相互嘲諷的時候,這反而成爲了一種解除枯燥的手段。回想那一幕幕,周浩的所作所爲,雖然還脫離不了人性的範疇,但周浩缺少了那種虛情假意,更加把人性詮釋了一次。他不是畜生,所以天華醫師覺得他做不出禽獸不如的事情,這就是他回來的原因,就算他看走眼他也認了!

“你不該回來的!離開是你最明智的抉擇!”

“離開又能去什麼地方呢?單靠我還是回不到我們的位面之內,與其那樣不如陪你小子冒次險,就是不知道你有沒有想到好的辦法?”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