獅吼聲連綿不絕,只是在那其中不乏人類武者的慘叫聲響起。不用猜測,傲天等人也知道,此刻的石洞已經是血流成河。進石洞的人多,但是能出來的恐怕寥寥無幾。

2021 年 2 月 3 日

時間緩緩的流逝,獅吼聲也是越來越虛弱。顯然,洞中的火靈獅也遭受了重創。到達最後,山谷中已是一片詭異的安靜。

「嘿嘿,該我們出手收拾殘局了!」

傲天緩緩的站起身,怪笑道。

「哈哈,我們兄弟三人的傷勢也恢復了一些,就隨你們進去一起看看,敢阻攔傲天小兄弟,我們就把他脖子捏成粉碎。」蕭冷月一臉的獰笑。

眾人微微一笑,旋即便是向著石洞中走去……

(終於上了新書人氣榜,謝謝!謝謝大家的支持!兄弟們手中的鮮花,貴賓,收藏都是九曲碼字的動力,所以希望大家看完以後別忘記了哦,嘿嘿。) 石洞中一片漆黑,不過好在傲天等人都是跨入先天境界的武者,因此這漆黑並不能給他們帶來什麼困擾。

尤其是傲天,靈魂之力一掃,周圍的一切都會呈現在他腦海,所以,這漆黑對傲天來說與白天無異。

幾個人就這樣緩緩的走著。突然,一股濃重的血腥之氣撲進眾人鼻中,讓的眾人都不禁微微作嘔。

旋即,一抹亮光照射進六人的眼帘。

映入六人視線中的是一個寬闊的平地,只是此刻的平地上屍體遍布,而在眾人頭頂是一片湛藍的天空,太陽光直射進平地,將的原本的黑暗通通驅散。

傲天向周圍望去,心裡不禁倒吸了一口涼氣。

只見橫七豎八的屍體遍布原本整潔的平地,一汩汩鮮血宛若河流般匯聚在一起,將的四周映的一片血紅。

而在那遍布的屍體中,一道巨型獅子很快便是被眾人所發現。在獅子的懷中,一隻宛若哈巴狗大小的小型獅子靜靜地躺著,只是兩隻火靈獅的皮毛上都沾染了濃濃的鮮血。

慘烈!這是傲天心中唯一的想法。雖然知道洞中的情況肯定非常駭人,但是當傲天親眼所見之後,心裡依然免不了一陣驚駭。

「呵呵,付出這麼大的代價,這玄靈果終究還是被我得到了啊……」

突然,一道慘厲嘶啞的中年聲音緩緩響起。

傲天等人微微一驚,旋即向著一個角落望去。

只見一道身穿黃金甲的中年男子正背對著他們,雙手似乎在摩擦著什麼東西。

在其腳旁,竟是布滿了骷髏冒險隊成員的屍體,就連邱文軒都是倒在了地上,眼神中還蘊含著死前的濃濃的恐懼和悔恨。

「額,那個,不好意思了,玄靈果你恐怕沒這福氣享受了!」傲天突然開口說道。

頓時,那身穿黃金甲的男子一驚,轉過身來,眼神如利箭般直射傲天等人。

「呂洪明?!」

雖然此刻的呂洪明頭髮散亂,臉上滿是污血,但是傲天等人依稀能看到呂洪明的輪廓。

「你們……你們怎麼來了?」呂洪明眼珠子咕嚕嚕的轉著,不知在想些什麼。

「哈哈,我們為什麼不能來,沒手刃你這人渣,我蕭冷月的名字就倒過來寫!」蕭冷月獰笑道,眼裡滿是嗜血之色。

看到蕭冷月的表情后,周圍的人都是無語的翻了翻白眼。

傲天與蕭氏三兄弟雖然才剛剛認識,但是他也明白,這三兄弟中就屬老二蕭冷月最為嗜血好戰了。

「呵呵,真沒想到邱明傑的貼身寶甲竟然會捨得給你,難怪你能受火靈獅一腳而無傷大雅。」蕭清風皮笑肉不笑的說道。


傲天心靈微微一動,這邱明傑想來便是骷髏冒險隊的隊長了吧?

此刻的傲天已經算是完全與骷髏冒險隊決裂,所以關於骷髏冒險隊的情報,傲天也都會比較在意。尤其是那半步人靈的隊長邱明傑,更是不容忽視的。

「你們想幹什麼?」呂洪明盯著傲天等人厲喝道。

「呵呵,在下只為玄靈果而來,至於你的命,想來蕭氏三兄弟會收了的。」傲天淡淡的說道。

蕭氏三兄弟並未說話,但是眼裡都透露著濃濃的殺意。

今天要不是傲天等人,兄弟三人恐怕早就葬身在呂洪明手裡了,而現在呂洪明顯然已身受重傷。對於這種能「痛打落水狗」的機會,蕭氏三兄弟又怎麼會放棄?

呂洪明臉色大變,色厲內茬的說道:

「你們要敢殺了我,骷髏冒險隊絕對不會放過你們的!」

「哈哈,只要把你殺了,那就沒人知道這件事了!」傲天雲淡風輕的說道,好似在說一件無足輕重的小事。

笑崖等人望著傲天,眼中都露出一抹讚賞之色。

想要成為巔峰武者,那就絕對不能對自己的敵人有仁慈之心,而傲天這種對敵人的心狠手辣則是必備的。

聽到傲天的話后,呂洪明頓時厲喝道:

「好!既然你們非要逼我魚死網破,我成全你們!」

旋即一抹手指上的儲物戒指。頓時,一枚碧綠色的丹藥便是出現在他的手中,而後便是被他吞服下肚。

在眾人驚駭的目光中,呂洪明那慘白的臉色竟是瞬間變得紅潤起來,就連他散發出的氣勢也沒有了之前的萎靡,變得越發強橫。

「那是……生靈丹?!」

當蕭清風看到那枚碧綠的丹藥之時,驚聲叫道。


「生靈丹?」傲天疑惑的望著蕭清風。

蕭清風看見傲天疑惑的神色,解釋道:

「生靈丹是一種透支生命力的丹藥,服用這枚丹藥的人不管受多重的傷,只要不是肉身變成粉末,便是能憑藉此丹藥瞬間恢復如初,並且修為還會比之前高上一層。當然,先天境界以上的武者服用則沒有多大效果。最重要的是這種丹藥會透支服用者五十年的壽命,所以沒有人敢輕易服用。」

聽到蕭清風的解釋后,傲天頓時茅塞頓開。


確實,這生靈丹沒有誰敢輕易服用。即便是先天武者,也不過只有一百年的壽命,而透支五十年……可以說這武者的成就將終生止步於此。

不過這也讓的傲天明白,呂洪明已經是抱著必死的決心,否則他絕對不會服用生靈丹。 狠狠愛:首席總裁枕上寵 ,而一場大戰,恐怕也是在所難免了。

「哈哈,這便是先天巔峰的實力嗎?果真是讓人陶醉啊!」

突然,呂洪明發出一聲大笑,只是笑聲中蘊含著無限的怨毒。

「我們小心點!」笑崖面色凝重,不著痕迹的踏前一步,將傲天的身軀掩護在自己背後。

而蕭氏三兄弟也是牢牢的站在傲天身旁,將傲天緊緊的護著。

笑崖與蕭氏三兄弟的動作並未瞞過傲天,望著面前的四位中年,傲天心裡淌過陣陣暖流。

而王水群則是面色微變,並未去保護傲天,反而小心翼翼的望著呂洪明,好似唯恐呂洪明對他發起攻擊。

「呵呵,今天你們就全部留下陪葬吧!」

呂洪明一聲厲喝,旋即一股強大的的氣勢便是從其體內暴涌而出,瀰漫整個山洞。

此刻的傲天便宛若是置身在狂風暴雨之中,好似隨時都會覆滅過去一般。

「陪葬?就憑你?!」

笑崖也是不甘示弱的一聲暴喝,一股強大的氣勢也是狠狠的向著呂洪明撞去。

「咚」

一聲沉悶的撞擊聲響起,笑崖與呂洪明竟是同時後退一步。顯然,這次的氣勢對碰誰也沒有佔到上風。

呂洪明緩緩的抬起頭,眼中點點猩紅瀰漫而出:

「要是之前我還真對付不了你,不過現在嘛,嘿嘿,去死吧!」

話音剛落,周圍的天地玄氣竟是隱隱有著暴動的跡象……

(求收藏,鮮花,貴賓,蓋章!!!) 察覺到周圍天地玄氣的變化,眾人面色一變,旋即便是警惕的望著呂洪明。

只見呂洪明露出一道駭人的笑容,旋即雙眼緊閉,雙手不斷變幻著各種手印。周圍如河水一般的鮮血竟是匯聚向他的腳底,將呂洪明襯托的宛若血之魔王。

隨後,在呂洪明腳下的血河便是化為一條條如泥鰍般大小的血絲纏繞向他的身軀,那金黃色的鎧甲都是被血色染紅。就連呂洪明的頭髮,眉毛都是瞬間變成血紅色,整個人望上去,顯得極為邪惡詭異。

「這……這是什麼武學?」

不知是誰結結巴巴的問了一句,而其他人都是一臉的茫然。從呂洪明周身所散發出的氣息來看,眾人感覺到了足以致命的危機!

「轟」

突然,呂洪明雙眼猛的睜開,原本黑白分明的瞳孔此刻卻是變成了詭異的血紅之色。

血光閃耀,煞氣滔天!

「桀桀,今日我要你們的鮮血來償還我的損失!」呂洪明露出一抹詭異的笑容。

傲天等人震驚的發現,呂洪明的牙齒竟然都是變成了血紅之色!

「呂洪明,你怎麼會如此邪惡詭異的武學,難道你不怕被玄天學院的人知道,追殺你一輩子嗎?」蕭清風厲喝道。

「玄天學院?!」

不知為何,當呂洪明聽到這四個字時,臉色微微一邊。旋即,便是冷哼道:

「哼!放心,我會這套武學的事不會有人知道的,因為你們今天都要死在這!」

「好大的口氣!」

笑崖冷喝一聲,旋即右腳猛的一蹬地面,頓時地面上出現一道道宛若蜘蛛網般的裂痕,而其本人更是直達呂洪明身前。

「轟」

只見笑崖一拳緊握,向著呂洪明的胸膛狠狠轟去,周圍的空氣都是被那拳風給生生震爆。

呂洪明的嘴臉隱隱有著一抹冷笑之意,隨後竟是不閃不避,任由那拳頭轟擊到自己血色鎧甲之上。

「咚」

一聲撞擊聲響起,旋即眾人便是震驚的發現,呂洪明竟是一步未退。反觀笑崖,竟是猛的後退數步,方才卸掉從呂洪明身上反彈過來的力量。

眾人見狀不禁倒吸一口涼氣,這種實力,恐怕已經超過了先天境界的範疇……

「桀桀,絕望了吧?我施展了這「噬血功」實力已經完全不弱於半步人靈的武者,你們不可能是我的對手的!」呂洪明怪笑道。

「我還真不信打不破你的龜殼,龍虎破殺掌!」


笑崖怒吼一聲,旋即便是一掌拍向呂洪明,掌風呼嘯而過,隱隱的有著龍吟虎嘯之音。

呂洪明的嘴角依然掛著嘲諷的笑容,任由笑崖那一掌拍到自己的血色鎧甲之上。

就在這時,呂洪明嘴角的嘲諷陡然凝固。只見在其胸膛之上的鎧甲竟是隱隱的有著一絲絲裂縫擴散而出。

「該死,你竟然破了我的『血噬甲』?!不可饒恕!」

呂洪明暴怒的聲音在平地響起,旋即便是一掌轟向笑崖,那掌中竟是隱隱有著血液流動的聲音。


「嘭」

頓時,笑崖被呂洪明一掌轟中,整個人如斷線的風箏般倒飛而出,嘴角還隱隱有著殷紅的血液流出。

「笑崖伯父(笑崖)!」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