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天不是傻子,經過剛纔一戰,對方只用了一招就已經打倒了他的七個手下,實力可見一斑,假如一意孤行跟他耗下去的話,指不定自己的臉上還得真的再添一道刀疤。

2021 年 2 月 3 日

思慮片刻之後,海天還是決定跟對方講和。

“小子,今天你厲害,本少爺算是栽了,此事兒就此作罷,你看怎麼樣?”海天黑着臉上前一步說道。

其實葉三平眼下的第一目的就是要拿到姓林那小子的把柄,在此之前他根本就沒有料到半路上竟然殺出了一個海天,徹底的打亂了他的計劃。不過有得必有失,沒想到海天居然還帶來了一個女人,這倒也是幫了他一個大忙了。

再說了,正所謂,強龍不壓地頭蛇。在眼下這個檔口,實在是沒有必要和對方硬碰到底,不過那並不代表他就忌憚對方的勢力了。

就在這時,葉三平隱隱約約的有聽見遠處有警笛聲傳來。以他多年來練就的超凡耳力,再加上夜深人靜,很快的便估測出了相應的距離,大概還在三公里以外,正朝這邊駛來。

葉三平眉峯一皺,立馬做出決斷。

警察一旦趕到的話,局面將對他絕對的不利。

至於幾裏之外的警笛聲,海天一干人自然是還沒有感覺到了,倘若要是他也聽了遠處的警笛聲的話,以他在公安局的後臺,恐怕眼下的態度就不會那麼緩和了。

葉三平眼冒寒光、殺氣四溢,冷笑道:“想走,恐怕得留下點什麼吧?”

難道這小子真的要在自己的臉上再刻上一刀不成?海天不禁心中一震,暗自震驚道。

“說吧,你究竟想怎麼樣?”海天一臉黑線的說道。

葉三平看了一眼對方身後的那輛還在搖搖晃晃的商務車,突然伸手從皮帶裏抽出一把十分精緻的小匕首,晃晃悠悠的,不禁讓周圍的氣氛頓時又緊張了起來。

半晌,他舉起手裏的鋒利匕首指向他們身後的那輛商務車,淡淡道:“你們可以走,但是姓林的必須給小爺留下,否則的話你們今晚誰都別想走。”

話音剛落,只見葉三平手腕輕輕一抖,一道閃電般的白光瞬間劃過空氣,流星般朝剛纔那顆大樹飛了過去。


片刻,“砰”的傳來沉悶的一聲,只見精緻匕首的整個刀身都已然沒到了樹幹裏,只留刀柄在外面。

衆人心中咯噔一下,紛紛朝樹幹上看去,驚愣幾秒鐘之後,方纔將不可置信的目光移回到葉三平的身上。

海天心中着實捏了一把汗,不禁打了一個寒顫,驚恐表情再次升起。

媽的,這一刀要是鏢中自己身上任何的一個部位,那指不定會有多痛。


衆人紛紛將渴望的目光投向海天,其中的深意自然是不言而喻了。

只見海天深深的嚥了咽口水,暗道:林大少,不是我海天不夠義氣,實在是眼下是逼不得已,只能將你留下了,就算是你今晚要了我的女人,當還我一個人情吧。

“那我們這麼多受傷的兄弟怎麼辦,人你可以帶走,車總要給我們留下吧。”海天無奈的。

葉三平心中暗自冷笑道:果真是狐朋狗黨,大難臨頭各自飛。

“呵呵,沒想到海大少爺還挺義氣的,知道給自己的兄弟留條後路。趁老子還沒改變主意,趕緊滾。”

“那車……”

“行了,那就留下幾個能動的,幾分鐘之後一起和姓林的一起滾。”葉三平極不耐煩的道。

海天和他受傷的那幾個手下先行離開之後,葉三平來到另外那輛商務車上的時候,姓林的還在氣喘吁吁的在那個綠茶妹的嬌軀上痛快的馳騁着。此時正是他體內藥效發揮到頂峯的時候,根本就停不下來。

儘管他感覺到有人打開了駕駛位的門,但是此時此刻的他哪裏還顧得了這許多,還是瀉火要緊啊。

幾分鐘之後,葉三平一切都已經搞定了,很快的便回到了自己的車上,駕車絕塵而去,片刻便消失在了茫茫的夜色當中。 剛洗完澡的任菲菲站在鏡子前,看着鏡子裏一絲不掛的自己,飽滿的酥胸上還殘留着不少的水滴,腦子的思緒總算是有所平復。

想到剛纔自己在牀上的那個念頭,原本經過熱水澆淋的紅撲撲的俏臉蛋不禁又增添了些許羞澀的紅韻。

就在這時,臥室裏傳來了一陣急促的手機鈴聲。

片刻之後,嬌軀上裹着粉色浴巾的任菲菲拿起了了牀頭上的蘋果手機,看了看上面的來電顯示,不禁芳心一動。

只見她一邊手不斷的撥弄着有些溼漉的青絲,一邊按下手機上的接聽鍵。

“喂,你睡了嗎?”那邊傳來一個熟悉的男性健朗的聲音。

“喂,還沒的,剛洗完澡。”任菲菲柔聲答道。

來電的正是駕車剛從牡丹江街駛出的葉三平。

“哦,打電話給你,就是想告訴你一聲,事情我搞定了,那小子現在有把柄在我手裏,他以後要是再敢騷擾你的話,你就跟我說,我自會收拾他的。”葉三平爽朗的說道。

任菲菲芳心一震,頓時身心倍感解脫,驚呼道:“真的嗎?那太好了。”頓時芳心一暖,接着俏臉紅撲撲的嬌聲道:“那,那個,今天晚上真的多虧了你,沒有你我恐怕早就被那個無恥的林楓給那,那個了。你幫了我這麼大一個忙,我都不知道該怎麼謝你了。”

電話那頭傳來一陣哂笑聲:“呵呵,能夠幫任大美女做點小事,那可是我的榮幸哦。至於怎麼謝我嘛……”

葉三平本來想說以身相許之類的話語來挑逗一下任大美女的,可是轉念一想,何不細水長流呢?

任菲菲芳心一愣,暗道:他不會是讓我以身相許吧。

“什麼?”任菲菲心中咯噔一下,發覺自己的心跳居然不由得的加快了不少。

葉三平話鋒一轉,道:“今天晚上去過了你那個小區之後,覺得環境挺不錯的,交通也方便。正好我現在一直住在賓館,還沒有租到中意的房子。我想讓你幫我留意一下,看看你那的小區有沒有出租的房子。”

任菲菲心鬆一口氣,暗道:看來他真的不是那種乘人之危的男人,只是自己想多了。

“好啊,沒問題,這事兒就包在我身上了,你就放心好了。”任菲菲爽快的回答道。

“那我就先謝了了,哈哈。”葉三平笑着答謝道。

任菲菲嫣然一笑,不好意思道:“你都幫了我那麼一個大忙了,我這點小忙那是應該的。你就放心吧,一有消息我立馬通知你好了。”

“那行,那先這樣,我掛了,你今晚可以好好睡個安穩覺了。”

“嗯,那拜拜。”任菲菲似乎有些依依不捨的道。

“好,拜拜。”

葉三平掛了電話,不由得打了一個響指,心情很是大好啊。想着不久之後說不定就能和任大美女同住在一個屋檐下了,心中不禁滿是期待起來。

想着想着,葉三平的腦海裏竟然浮現出今晚在任菲菲臥房當中的香豔場景,特別是她那胸前那兩座挺挺而立的玉峯,任何一個男人看了都會爲之捉狂的,再加上那一副禍國殃民的嬌俏玉容,難怪姓林的那小子會千方百計的想得到她,只不過手段上實在是過於卑鄙無恥了。

對於男女之間的事兒,葉三平是最討厭那種霸王強上弓了,雙方你情我願那纔是至情至性的享受,正所謂強扭的瓜不甜。

經過幾日下來的相處,他發現任大美女並不像公司裏傳言的那樣冷若冰霜,甚是還有些小任性、小羞澀,還是蠻可愛的。

葉三平一邊開着車,一邊想着想着不禁莞爾一笑。

突然,一陣急促的電話鈴聲響了起來,頓時打斷了葉三平的思緒。


靠,這都已經凌晨了,這個時候還會有誰打電話過來。

葉三平拿出剛放進褲袋裏的手機,一看來電顯示,頓時眉峯緊皺,滿臉的驚愕。

怎麼又是那個電話,難道真的是陰魂不散嗎?

葉三平還記得幾天之前,他在方雅男的辦公室接到一個電話,那個電話竟然是用已經死去的老朱的號碼打給他的。當時對方並沒有說話,沉默幾秒鐘之後,就掛斷了電話,原本以爲這是某個人的惡作劇,也就一直沒有放在心上。

然而,今晚他又再一次接到了這個號碼的來電。

俗話說:人死如燈滅。這老朱都已經死了好幾天了,按道理說,他的手機號碼就應該被停機了,又或者是由他的親人直接到營業廳給註銷掉纔是,怎麼現在又無緣無故的打到他的手機上了呢?

葉三平對於鬼神之說向來都是覺得只存在於人心當中,只要不做虧心事,就不怕鬼叫門。

眼下又再一次的收到死去老朱的來電,反倒是勾起了他心中強烈的好奇心。

只見葉三平毫不猶豫的按下了接聽鍵,硬聲道:“喂,你他媽的到底是誰?有膽量的話就開口說話,何必一直藏頭露尾的呢?告訴你,老子不吃這一套。”

幾秒鐘過去了,和上回一樣,儘管電話是通的,可是對方還是沒有半點的迴應,就好像真的是從無間地獄打來的一樣,陰森森的,沉靜的有些可怕。

葉三平眉峯再次皺了皺,話鋒一轉,陰沉沉的說道:“老朱是不是你殺的?”

此話,是葉三平臨時想出來激對方的。既然對方一直不敢開口說話,那必然是在掩飾着些什麼,又或者是在故意試探他,那他何不主動給對方來個措手不及呢?

果然,此話一出,對方立馬就掛斷了電話。

看來葉三平猜測的沒錯,老朱的電話一定是落到了兇手的手裏。

然而葉三平唯一想不通的一點是他跟老朱只不過是一面之緣而已,根本算不上什麼深交,這兇手爲什麼會給他打電話呢?

葉三平想起那晚在殯儀館發生的事兒,可以肯定那個兇手跟派刀疤強一夥人暗襲他的幕後主使人肯定是一夥的,莫非那晚的事情已經暴露了?

不過再往深的想一想,倘若那晚的事情真的已經暴露了,那恐怕現在不就像剛纔那樣簡單的打個電話了,而是早就派殺手過來殺他了。

所以,當從這一點來看,他可以肯定那晚的事情沒有暴露。

突然,葉三平的腦海裏閃過一個念頭,暗自愕然道:難道那晚在殯儀館附近,出租車司機看到的那個白色魅影是真的? 第二天。

這一天下來,葉三平除了日常的接送工作之外,一整天下來都無所事事、平淡無奇。

不過閒得無聊的時候,葉三平總會到大廳的前臺去解解悶。

正所謂,近水樓臺先得月。

前臺的秦倩可是個貨真價實的大美女,閒得無聊的時候,找個美女聊聊天,挑逗一下,也是人生的一大快事。

自從上一回在西餐廳,葉三平狠狠的教訓了一頓秦倩的前男友,也就是那個吃軟飯的小白臉**之後,秦倩對他的印象似乎改善了許多,現在二人見面的時候,秦倩也不會對他像初次見面的那樣冷淡不屑了。

在秦倩的心裏,雖然說葉三平平日裏還是那麼油嘴滑舌、愛佔點小便宜,也不算是什麼正人君子,但是卻也坦坦蕩蕩、直來直去,比起那些口是心非的僞君子,總歸是強上許多。

不過秦倩對葉三平的態度的突然性轉變,讓一旁的曉莉是又惱又奇。

曉莉第一次見到葉三平的時候,葉三平當時的一句隨口而說的話,讓她覺得對方好像對她有意思,再加上當時秦倩對葉三平的態度十分的冷淡不屑,她的心裏就更有把握了。

幾天下來,葉三平的英勇事蹟早就在公司裏傳開了,不少公司裏的女員工看見葉三平的時候,都會相互交頭接耳,有的甚至是春心暗動,連看葉三平的眼神都很不一樣,明顯帶着深深的欽慕。

而曉莉自然是也不例外了。

眼下葉三平可是方大總裁身邊的紅人,前途可謂是一片光明啊。

俗話說,男追女隔座山,女追男隔層紗。

女人也有春心蕩漾的時候。特別是最近感到十分空虛寂寞的曉莉,急需找一個男朋友來慰藉一下她那空虛寂寞的心靈,而葉三平的出現讓她有了目標。

曉莉的姿色在公司裏雖然說算不上一等一,但是中上水平還是有的,不過跟任菲菲、方雅男,甚至是秦倩相比較起來,那就相差一檔次了。

在曉莉心裏,其實是清楚,無論在美貌和氣質上,她都遠不如她的搭檔秦倩。不過這回難得遇見一個她不屑一顧的男人,曉莉心中頓時信心倍增。


可是當她無限的憧憬未來的時候,秦倩的反常表現着實讓她芳心巨震。看着這二人你來我往、有說有笑,曉莉的心中甚是鬱悶,對秦倩更是產生了一種前所未有的嫉妒和怨恨。

女人一旦有了嫉妒之心,那將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而怨恨往往就是從嫉妒開始的。

曉莉緊咬嘴脣憤怒的看着二人,心中已然做了一個決定。

一天很快就過去了。

夕陽西下,晚霞染紅天邊的一大片雲彩,火紅火紅的。

下班之前,他接到總裁辦公室祕書小敏的電話,說是今天方總和任菲菲一起走了,不用他接送下班了。

葉三平心中倒是沒有想太多,下班之後,便直接朝停車場走去。

看來今天只能開回原來那輛黑色的桑塔納了,比起方雅男那輛最新款的紅色寶馬來說,這輛黑色的破舊轎車實在是有些寒酸,不過有車開總比沒車開好吧,總算是有輛車代步。

葉三平準備吃過晚飯之後,順便去酒吧坐坐,喝杯小酒,陶冶一下情操,這樣的日子實在是愜意的很啊。

葉三平剛從公司的大門裏出來,準備拐向地下停車場的時候,突然從拐角處閃出三個男人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