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大力一聽見姚飛稱呼自己的女兒爲小雯,眼睛立馬亮了起來,沒想到啊,沒想到,現在倆人的關係已經這麼好了!

2021 年 2 月 3 日

“哈哈,那就好,那就好。”沈大力高興的撓了撓頭,坐在了姚飛對面。

“姚小友,你會武功嗎?”

姚飛心裏立馬產生了警覺:“有啊!”

沈大力心裏不禁暗暗好笑,這孩子心裏的警惕性還真強啊!

“我剛纔給你把脈的時候,可發現你現在根本就是實力盡失啊!”

被沈大力戳到了痛處,姚飛的臉色變得有些不好看,這是往自己傷口上撒孜然啊!


沈大力注意到了姚飛臉上的不高興,連忙出聲說:“沒事,姚小友,我並沒有惡意,我只是想說我可以把我們沈家的絕教給你。”

“沈家絕學?”

“不錯,知道我們沈家是靠什麼而壯大的嗎?”

“不知道。”

“太極!”

“太極?”

“沒錯,就是太極,我們沈氏太極在業界可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啊。”

聽着沈大力的介紹,姚飛並沒有熱血沸騰,被衝昏了頭腦,他適時的提出了自己的問題:“沈氏太極,我怎麼沒有聽過啊?”

沈大力並不以爲意,他撇了撇嘴:“這叫低調啊,現在人們一味的追求進攻性的武功,卻忘記了習武的真正本意。所以東洋的空手道、島國的跆拳道等等纔會在我們這有着幾千年的神州大地上肆意橫行!

殊不知啊,這些東西早在幾百年前都是從我神州中流傳出去的。

沈大力說的有些激動,他頓了一下,繼續慷慨激昂的往下說道:“其實武道大同是仁,仁義禮智孝的仁。心中有了仁,就算沒有武功,都會自然而然帶上一種威嚴,並且根據前人記載,當仁達到一定程度後,我們的身體裏也許會自然而然的幻化成內氣!”

“什麼!?”姚飛自從進了沈家,第一次露出這麼驚訝的表情,前面的道理他都懂,但是令他沒有想到的是一個人的個人修養會是這麼的重要,居然會幻化成內氣!那這樣的話,自己不就是有機會恢復實力呢!”

“沒錯,是的。但是到底達到一種什麼程度,仁具體是什麼,我們現在都還不清楚,可是這件事情卻是實實在在存在的。”

“是嗎?”姚飛有些失望,原來沈大力他自己也不知道具體應該怎麼操作啊?自己到底什麼時候能恢復實力啊? 看着姚飛臉上露出了失望的表情,沈大力也不禁暗暗惋惜,這麼好的一個苗子,雖說不知道他是怎麼失去了實力,但是不管怎樣,姚飛現在也就是比普通人厲害了那麼一點點。

真是老天爺對每一個人都是公平的啊。按照習武人的眼光來看,姚飛隨說是上天的寵兒,但是寵兒可不是誰都能當的。那些在人們眼前耀眼輝煌的成功人士,身後的痛苦又有誰能懂呢?

沈大力不想看着姚飛就這麼消沉下去,他拍了拍姚飛的肩膀,安慰着他:“你也別擔心,姚小友,車到山前必有路,年輕人多吃點苦沒有壞處。”

姚飛勉強的笑了笑,準備告辭:“沈叔叔,謝謝你和小雯對我的悉心照顧,但是我要回家了,我家裏人肯定急壞了!”

沈大力一聽,就要拿起外套,準備送姚飛回家。

姚飛連連擺手,止住了沈大力;“不用了,叔叔,已經夠麻煩你了,我自己出去打個車就回去了。”

沈大力第一時間否決了姚飛提議。

可最後,他拗不過姚飛,也就同意了。

姚飛剛要擡腳離開,沈大力卻又叫住了他:“姚小友,剛纔看你有些懷疑我們的沈氏太極拳,不妨我現在再次傳你幾招。一來是爲了我們沈家的面子,二來讓你出去有個自保的能力。”

不得不說,沈大力不愧是一個大家族的家主,洞察人心的能力是十分強的,現在姚飛實力全失,連幾個宵小之輩都搞不定,現在最缺的就是實際的工夫,所以自己開出的這個條件,沈大力敢肯定眼前的這個小子百分之八十會同意的。

只要讓姚飛對自己家的太極拳產生興趣,那麼沈大力就可以想辦法把姚飛跟自己家族綁到一起了。


果不其然,姚飛剛剛踏出的那一隻腳就那麼懸空在了半空中,然後又退了回來。

“教我太極?”

“恩。”

“爲什麼?”姚飛並沒有頭腦發熱,俗話說無功不受祿,姚飛相信沈大力肯定有着什麼目的。

“我需要你在我們沈家有危難的時候站出來幫我們一把,站在我們這一旁。”

“什麼?!“這下輪到姚飛吃驚了,他沒想到沈大力居然提出了這麼一個條件,自己現在實力全失,甚至連自保的實力都沒有,沈大力開出這麼誘人的條件就是讓自己在沈家有困難的時候站到他們這一邊?

姚飛怎麼覺得這個條件是自己佔便宜啊?自己雖不知道這個沈家到底有多厲害,但是從這裝修程度和大小,姚飛就知道沈家怎麼着也是個二流的家族。

自己要是跟沈家綁在一起,起碼按目前來說,是隻賺不賠的。

“什麼?我沒聽錯吧?”

沈大力肯定的點了點頭。

“這……”姚飛眼珠子轉了幾轉,顯然是在琢磨這事兒。

“這孩子太雞賊了。”沈大力在心裏暗暗評價道。

過了半晌,姚飛像下定了什麼決心似地,咬了咬牙:“好!”

沈大力滿意的笑了笑,拉着姚飛出了門,走到了外面沈家的一樓一個上鎖的房間。

拿出鑰匙,沈大力開了門,拉着姚飛,走到了裏面。

是一個很大很空曠的房間,裏面出了一扇佔滿牆壁的落地鏡外,再無他物。

很像現在人練習舞蹈的教室。

“這是我們沈家練功的地方。”沈大力向姚飛解釋道。

邊說還邊脫下了自己的外套。

“閒話少敘,姚小友,我知道你急着回家,那我們就開始吧。”

沈大力一說到自家的太極上面,也換了一副嚴肅、凝重的表情,他深吸了一口氣,做了一個起手動作。

姚飛突然覺得周圍的空氣在一瞬間凝固了起來,氣勢壓人,讓姚飛不能呼吸。

“好厲害!”

本來剛纔姚飛還對這個什麼沈氏太極拳抱有懷疑的態度,但是在沈大力擡手的那一剎那他才發現自己錯了!大錯特錯了!

這套太極拳可真是寶貝啊!

而且最關鍵的是這套太極不需要內氣也可以發揮不小的威力,自己現在正缺的就是這種不要內力殺傷力大的武功啊。

所以他目不轉睛的看着沈大力。

只見沈大力一個漂亮的起手式後,開始了這套太極拳。

野馬奔騰、單鞭、神龍擺尾……

這一個個耳熟能詳的動作在沈大力的手中是那麼的神奇、那麼的富有威力。

雖然速度慢的離譜,姚飛卻知道這個沈大力的太極造詣絕對不低了!

太極要打的快很容易,但是要是打的像現在沈大力這樣慢,簡直就是難上加難。

姚飛可以預想得到自己要是學會了這套太極拳,在運用上《息髓經》的內力,威力會大的驚人!

一套動作下來,時間不知不覺的過去了兩個小時,但從沈大力的臉上看不到絲毫的倦意。

利落的收手式,臉不紅氣不喘。

“怎麼樣?”沈大力驕傲的看着姚飛。

“啪啪啪……”姚飛用掌聲回答給了沈大力。

沈大力滿意的笑了笑,走到姚飛身邊:“來,我先教你我們沈家太極拳的起手式,它是這樣的……”

當姚飛再次從沈家出來時,外面的天已經都黑了,沒人知道姚飛在裏面到底學到了多少東西,反正他的臉上第一次出現了自信的笑容。 打了車,回到家,已是晚上了。

期間方凱給姚飛打過一個電話,詢問了一下姚飛的情況,姚飛自然已說平安,這邊可能還需要一段時間才能完,讓他不要掛念。

又說了一下自己的近況,聊了聊何叔和方宏遠的身體,方凱提醒姚飛再過幾個月就要高考了,他想不想跟自己一樣去上大學?

大學?那對姚飛來說是一個遙不可及的夢,自己真的不確定自己是否能穩定下來。

可是歸根結底,姚飛還只是個孩子,還是個想每天揹着書包卻不聽課、放學跟幾個狐朋狗友聊天打屁,蹲路邊看女生的平常孩子。

所以他渴望上學,尤其是大學。

不知道是哪個人曾經說過:只有上過大學人生纔是完美的。

雖說有些絕對了,但姚飛卻真的很想去體驗那個大學夢。

跟方凱說自己儘量去參加高考後,倆人又噴了一會兒,就掛了電話。

不用說,肯定是安意如打給方凱的,自己失蹤了,肯定要跟方家說一聲。

姚飛又撥通了安意如的電話:“喂……”

剛說了一個字,電話那頭安意如急切的聲音就傳了過來:“姚飛嗎?你沒事吧?你現在在哪兒?有沒有危險?我去救你啊!”

聽着安意如在聽筒那邊近乎瘋狂的喊叫,姚飛沒有覺得反感,心裏反而涌起了一股淡淡的甜意和暖意。

“意如姐,我沒事兒,我被好心人救了,現在正往家趕呢。”

“是嗎?”電話那頭的安意如顯然並不相信自己說的話。

“真的,我馬上就到了,放心吧。”

“真的?那好,那好,你吃飯了嗎?咱們出去吃給你壓壓驚。”

“可以。”

撂下了電話,姚飛真心覺得世界上只要有人在關心着你,哪怕你過得在不如意,也依舊能堅強的生活。

幾分鐘後,姚飛就回到了安意如的家。

短短一天多沒見,姚飛就覺得安意如整個人瘦了一大圈,臉色也特別不好,透露出許多憔悴,眼袋浮腫,一看就是剛剛哭過。

姚飛微微有些感動,自己跟安意如非親非故的,只是在她家借宿了短短几天,安意如就能掏心窩子的關心自己,這種關心,絕不是表面的敷衍,這點姚飛能看出來。

但姚飛也沒有多說,只怕安意如擔心。

短短的回答了安意如幾個問題,怕她找出問題,就趕快轉移了話題:“對了,我怎麼沒見到安叔叔啊?”

安意如被姚飛的問題成功的給轉移開了:“哦,爸爸啊,明天就要開檔代表大會了,他要去給首長檢查一下身體。對了,他說你要是回來給他打個電話,報個平安。”

“好的。”姚飛正要掏手機撥號呢,門口就傳來了動靜。



兩人擡頭一看,居然是說曹操安康到啊……

安康進門急匆匆的,竟然沒有注意到坐在沙發上的姚飛。

姚飛不得已只好率先張嘴:“安叔叔,我回來了。”

安康一愣神,看到了姚飛,不由得激動的三步並兩步走到了姚飛跟前:“小飛啊,你回來了啊!怎麼樣?受傷了嗎?那些人把你怎麼樣了?報警沒啊?知道是什麼人嗎?”

一連串的問題,再一次透露出安康對自己的關心和喜愛。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