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是,股股毒液如同一道道黑色閃電般的沖向眾人。

2021 年 2 月 3 日

如此一來,很多人馬上不支,躲閃不及,慘叫聲接二連三的響起。

此時,張葉和緊緊追趕的佟琦卻迎著毒液飛下,離怪物已經只有七八丈遠。

此刻怪物噴出的毒液速度越來越快,佟琦心裡也是暗暗吃驚,一邊追趕著張葉,一邊凝神注視著前方,不過他也留著心眼,只是跟在張葉身後,並不錯開身形。在這種情況下,即使毒液速度再快,前面也有張葉首當其衝。

張葉自然察覺到佟琦的想法,心中一陣冷笑,只是凝視著前方的怪物。

接著,在急速的飛行中,張葉忽然身形一頓。

那怪物早已看到張葉和佟琦不知死活的飛來,見沒有一股毒液噴中兩人,早已十分憤怒,此時數根粗大的觸手一個晃動,立即對準了張葉,往後猛地一縮,數股漆黑的毒液猛地便向張葉射來。

「找死!」

這幾股毒液噴出的速度讓後面的佟琦都為之一驚,只覺眼前一花,這幾股毒液便已經離張葉不足兩丈遠,簡直是迅雷不及掩耳,當下心中不由一陣發怵,料定張葉根本無法躲開,再也顧不得去追趕張葉,轉身便向來路飛去。

「怎麼不追了?」張葉嘲諷的聲音忽然在佟琦耳邊響起,「沒種的東西!」

佟琦臉上扭曲,但是目睹毒液如此之快后,已是覺得躲閃起來頗為力不從心,當下並不回頭,但是他同時心裡極為的奇怪:「怎麼這張葉還未到靈脈期,竟然能躲開怪物的毒液的?」 在這片虛空中,並無絲毫天地靈力,修士飛行催動靈器,靠的均是體內靈力,並無法從外界吸取補充。

而張葉御器使用的是魔力,並且黑罡錘只需一絲魔力便已足夠。

佟琦的修為雖然遠高於張葉,但是如果說剛進入虛空時他御器飛行還快過張葉的話,經過這許久消耗靈力之後,他御器的速度和靈活度,都已經落後於張葉。

對於這些,佟琦根本料想不到,自然大感奇怪。

這時,就在佟琦急速後退的時候,忽然眼前一花,張葉已經飛到了他的身旁。

「你!」

佟琦一怔之下,便見張葉忽然冷笑一聲,接著手凌空一抓,腳下的黑色大鎚便落在了他的手裡,然後只見張葉掄起鎚子便向自己狠狠砸來。


這一錘張葉絲毫沒有留情,黑罡錘在虛空中劃過一道連接的黑影,眨眼間便到了佟琦的胸口。

洶湧注入黑罡錘中的魔力噴薄而出,在黑罡錘表面竟形成了一朵朵微小浮動的黑色「火焰」。

佟琦本來只是驚訝於張葉的速度,對張葉的修為卻根本不屑一顧,此時卻立即感受到黑罡錘帶來的巨大壓力,只覺如果自己不盡全力招架的話,恐怕立刻就會被錘成一堆爛泥,當下臉色當即大變。

此時毒液像是百花齊放般的噴向眾人,比水靈幻化的利箭還要迅猛上許多,而其中一股,已正對著佟琦身後射來。


佟琦身處兩面夾擊之下,肝膽俱喪,不得已之下,忙舉起手中紫色利劍在胸口一擋,同時腳下一動,那紫色環狀靈器立即飛到背後,紫色光芒一閃,猛然擴大,並且開始急速的旋轉起來,頃刻間便變成了一個門扇般大小的圓輪,將佟琦背後全然擋住。

「砰」一聲。

佟琦臉色猛地一白,黑罡錘狠狠砸在了紫色利劍之上,紫色利劍往後猛地一彎,巨大的反彈力之下,他的身軀不由自主的向後猛地飛去,正迎上狂射而來的毒液。

這一下佟琦避無可避,整整一股毒液正噴到他背後。

好在有紫色圓輪的阻擋,佟琦並未被毒液黏上,但是這股毒液卻剛一接觸到紫色圓輪上,便立即全部粘黏了上去,圓輪上的紫色光芒登時黯淡下來,並且像是深陷沼澤之中,瞬間停止了轉動,同時開始快速縮小,變回了原先的模樣。

不過很顯然,這紫色圓輪已經廢了。

這紫色圓輪好似被佟琦極為看重,當下見狀眼都紅了,想到對付水靈時又失去了那小塔,佟琦心頭更是一陣無比的痛心和極度的憤怒,雙眼中幾乎要噴出火來。

然而還未等佟琦緩過勁來,張葉見一擊未湊效,毫不遲疑的飛過去,已經又掄起黑罡錘再度向佟琦砸去。

「喀嚓」一聲。

佟琦方才已是被砸傷,而在這種情況下,又是避無可避,無奈之下只有咬牙再度舉起紫色利劍擋在身前。但是張葉見方才出手竟然被佟琦擋下,這次出手更犀利上三分,紫色利劍再也抵擋不住黑罡錘的砸落,登時被砸斷成了片片碎屑。

這紫色利劍就此也被張葉廢了。

佟琦做夢也沒想到追趕張葉會是如此結果,胸膛幾乎被氣炸,臉上極度扭曲的大呼一聲:「張葉,我跟你不死不休!」說完,手一甩的拋出一根細長的紫色長棍,御起便向遠處狂飛。

經過剛才的一陣躲避毒液和追趕張葉,佟琦體內的靈力已是消耗不少,如今更是身負傷勢,兩件上品靈器被毀,而反觀張葉,卻不可思議的「靈力」充沛,佟琦雖然心中恨極,但是卻也有了一絲驚秫,當下撂下一句狠話,當機立斷的逃走。

「想跑?」張葉冷笑一聲,立即就要追去。

這時,只見眾多雀山莊弟子都在躲閃毒液之際,竭盡全力的向這邊飛來。顯然他們看到佟琦處境危險,開始不顧一切的過來接應。這也不難理解,佟琦身為雀山莊少莊主,是佟南松的獨子,如果出了意外,一眾雀山莊弟子也難逃干係。

不過這些雀山莊弟子也心中驚詫莫名。

對於佟琦的修為,他們自然清楚無比,但是竟然被這名不見經傳的張葉搞的如此狼狽!

在飛來接應佟琦的同時,一眾雀山莊弟子都是看著張葉,凝神戒備。

見狀,張葉暗嘆一口氣,他知道,已經失去了趁機擊殺佟琦的最佳良機,於是當機立斷停止了追趕。

「諸位,打開祭壇就是秘境寶藏所在。」這時,眾人耳邊忽然傳來一聲陰森森的聲音,「如果想要進入寶藏內,先要將這虛靈怪滅掉。諸位不要再藏私了,趕緊出手。」

眾人立即發現,這聲音赫然是從那陰羅教黑袍人處傳出。

聽此人的話語,似乎此人不但對秘境寶藏的所在很是熟悉,竟然連這章魚般的怪物都知道是何物!

此刻,經過經久不斷得射出毒液,虛靈怪雖然仍在不斷噴毒液,但是毒液的體積已是遠不如前,並且速度也越來越慢,顯然,虛靈怪也已經有些後繼無力了。

聞聽此言,又見虛靈怪如此狀態,眾人都是精神一振,當即就有數十人二話不說的便取出一些靈器,擲向虛靈怪。天凈宗那名一雙短眉的核心弟子,更是手一翻的取出青色弓箭,奮力拉開,一箭對準虛靈怪黃澄澄的左眼射了過去。

一時間,整片虛空中各色光芒閃爍,就像是一陣五顏六色的流星雨。

虛靈怪當然能感受到危險的氛圍,只見它兩隻冰冷惡毒的眼睛盯著眾人,龐大無比的身軀忽然猛地收縮,立即縮小了四分之一許,緊接著猛地一漲,身軀竟然變得比方才還要大上一些,數十隻扭動的觸手往前一甩,一股股愈加濃黑的毒液對準飛來的靈器迎上。

數十件靈器幾乎全部被毒液噴中,其上的各色光芒瞬間黯淡下來,漂浮在空中。

擲出靈器的眾人先是臉色一變,接著全都大感心痛,因為就在各自的靈器被毒液噴中的同時,他們立即感應到注入到靈器中的靈力,還有靈器中烙下的神識印記都立即消散一空。這些價值不菲的靈器明顯失去所有靈性,就此被毀掉了。

即使是那核心弟子射出的青色利箭,也被一股毒液射中,立即停頓下來。

不過卻有一根淡金色的短槍,卻幸運的沒有被毒液噴中,如同一道金色的流星一閃而過,狠狠刺入到了虛靈怪的身軀之內,轉瞬穿過虛靈怪的身軀,從另一端飛出。

擲出這淡金色短槍的是一名青袍散修,此人見狀大喜過望,忙手一招,淡金色短槍立即一閃飛回到了他的手中。

眾人看在眼裡,除了那數十名擲出靈器的人仍是一臉心痛外,其他人卻都是一臉喜色。因為他們都已看出,虛靈怪消耗也極為巨大,不然剛才不會蓄力噴出毒液,而噴出毒液后,更不會漏掉那隻淡金色短槍。

「諸位稍帶。」

就在眾人信心大漲,要豁出去拿出各自靈器再度進行攻擊時,張葉突然傳音道。

在張葉破除水靈時,眾人便都已對張葉改觀,方才追殺佟琦之時,更是幾乎每個人都注意到,此時聞聽張葉突然出聲,都立即停下動作,看向張葉。

「在下先將這虛靈怪的雙眼廢去,」張葉注視著虛靈怪,緩緩道,「諸位再攻擊不遲。」


眾人立即明白過來,互視一眼,臉上喜色更濃。顯而易見,如果將虛靈怪的兩隻眼睛廢掉,即使它再有能力噴出強勁的毒液,也只會盲目噴出,而噴中諸人靈器的可能性也會隨之大大失了準頭。而在目睹張葉破去水靈珠后,眾人對張葉的手段都大有信心,當下均都點頭。

張葉不再多說,神識一動,手背上的天罡針立即飛出。

天罡針確是異物,在這黑暗的虛空中,竟然也絲毫沒有露出蹤跡,就好像融入其中了一般。張葉本想著天罡針會露出針體,被虛空怪察覺,見狀心裡當即鬆了口氣。

眾人自然更察覺不到天罡針,見張葉表情凝神,似乎在操縱著什麼,都看向虛空怪。

經過方才那一輪毒液的噴出,虛空怪似乎耗費更巨,只是靜靜的漂浮在虛空中,一動不動,只是用兩隻巨大的黃眼木然的盯著眾人,好像只要眾人不退,它就一直守護著虛空巨人一樣。

片刻后。

眾人清楚的看到,虛空怪兩隻令人作嘔的巨眼好像微微眯了一下,就像是眼中進了什麼東西似得,然後在下一刻,只見虛空怪的兩隻大眼忽然爆裂開來,如同兩隻被炸開的雞蛋黃,黃澄澄的眼睛液體噴濺而出。

「嗷!」

一聲沉悶而凄厲的嚎叫聲,隨之在虛空中猛然響起。

虛空怪的兩隻眼睛被天罡針中蘊含的魔力炸瞎,疼痛到了極點,龐大的身軀痙攣之下,數十條觸手瘋狂般的扭動,而只是片刻后,又痛又怒到了極點的虛空怪開始瘋狂般的向眾人再度噴射出毒液來。

不過沒了雙眼,這種噴射毒液自然毫無章法,被眾人紛紛輕易的躲閃開去。 「嗖嗖」聲不絕。

見虛空怪雙眼已廢,眾人不等張葉招呼,立即取出各自的靈器擲出。

這次大大不同於上次,虛空怪無法看到靈器的軌跡,噴出的毒液毫無目標,除了少數靈器運氣不佳被毒液污廢掉,足有百多件靈器如流星般刺入虛空怪的龐大身軀中。

股股血液從傷口中噴出,頃刻間染紅了整片虛空。

「嗷!」

虛空怪重傷之下,再也無力連接噴出毒液,龐大的身軀在虛空中不斷痛苦的蠕動。

眾人毫不手軟,紛紛將靈器收歸后,再度注入靈力,向虛空怪擲去。

一時間,整個虛空中猶如爆開了無數燦爛的煙花,美麗無比。

三次來回后,虛空怪已是再也無法噴出毒液來,卻是忍受著劇痛,緩緩的向虛空巨人身下挪動而去,看來是知不敵,想要逃命。

眾人哪裡肯罷手,趁機一擁飛近,來回不斷的收回擲出靈器。

虛空怪身軀上已是千瘡百孔,掙扎的動作越來越是緩慢,終於,在周圍滿是血污的虛空中,靜靜的浮著一動不動。

顯然,在眾人接連不斷的攻擊下,虛空怪已然斃命。



但是看著虛空怪龐大無比的身軀,眾人仍然大不放心,仍是沒有停止攻擊,在又經過幾輪后,終於慢慢的不再將靈器擲出,虛空中漫天飛舞的「流星雨」總算告一段落。再看眾人的神情,全都是臉色大松,尤其是那些修為較為低下的人,更是長長吐了一口氣。

「兄弟,多虧你了。」只聽楊雄忽然說道。

張葉還在盯著再不動彈的虛空怪,聞言扭頭看去,只見楊雄和龐虎等人正在離自己不遠處。楊雄眼光明亮,面帶微笑,向張葉一豎大拇指。

這時,留得性命的人已只有三四百人,楊雄此言顯然並不是只對張葉傳音,眾人也都聽到,都向張葉看來。

天凈宗眾人自不必說,神情間滿是敬服之色,連那九名核心弟子,也都眼神奇異的看向張葉。臉上一道刀疤的俊美青年跟張葉目光相遇,更是向張葉微微一笑,點了點頭。

陰羅教和一眾散修也都看向這邊,幾乎是同時向張葉抱了抱拳。

蘇荷和池柔雪站在遠處虛空處,蘇荷靜靜的看著張葉,並未有什麼表示,也不知在想些什麼。

只有雀山莊眾人,神情怪異,不少人想對張葉表示一下感激之意,但是又礙於佟琦在旁,只得默然不語。佟琦站在匯聚在一起的雀山莊眾人中央,他的臉色一陣白一陣鐵青,死死盯著張葉,目光中不但沒有一絲感激,反而全是怨恨之色。

這也難怪,在被張葉砸了兩錘后,佟琦險些喪命,對張葉已是恨之入骨。如今見到張葉再度大出風頭,佟琦的心情哪裡能好的起來?

「佟少莊主,如果不是張師弟廢了虛空怪的雙眼,你們雀山莊恐怕死傷不少,難道你連一句謝謝都不會說嗎?」忽聽龐虎冷冷道。

佟琦趁機追殺張葉時的情景,龐虎看的一清二楚,不過被毒液所阻,無法前去救援,此時一眼瞥見佟琦的神情,立即嘲諷的故意擠兌。

龐虎的話立即傳到了每個人耳中,眾人立即都轉頭向佟琦看去。

佟琦猛聽此言,先是一怔,接著一股幾乎無法抑制的狂怒直衝腦門,臉上一陣劇烈的扭曲。

自己被張葉設計陷害,沒有即刻找張葉報仇將之殺掉就已經夠忍耐了,竟然還要當面向張葉道謝?!這一臉嘲諷的死胖子分明是在故意刁難!

但是龐虎的話並無不恰當之處,在倖存的眾人當中,也就只有雀山莊眾人沒有絲毫的表示,此時看向佟琦這邊的眾人眼神中,都已經帶上了一抹不以為然。

「多…多謝。」

佟琦身為雀山莊少莊主,在秘境中可謂代表著整個雀山莊,他並未不要顏面之人,在眾人都默然看向自己,不少人眼神中甚至隱隱已有了鄙夷之意,當下深吸一口氣,幾乎用盡了全身力氣,從牙縫裡擠出了兩個字來。

剛一說完,佟琦再也忍受不了心裡的憋屈,「噗」地噴出一口鮮血來,臉色頓時一片慘白。

「佟少莊主太客氣了。」在龐虎出聲之後,張葉便一直微笑的看著佟琦,此時微笑道,「只要佟少莊主別再趁機偷襲在下,在下就已經心滿意足了。」

佟琦聽在耳中,眼前一黑,險些被氣暈過去。

然而就在此時,忽聽一人喊道:「林師兄……」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