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了對方一眼,唐倩倩就像繞過對方,繼續往前走,

2021 年 2 月 3 日

這個男子皺了皺眉,伸出一隻手,攔住了唐倩倩,

「你想幹什麼,」 超品巫師 ,

此刻唐倩倩臉上帶著微微的迷茫,眉頭微蹙,嬌嫩的紅唇如花瓣一樣,吐氣如蘭,頓時讓面前這個男子,感覺全身都酥軟了,骨頭都輕了幾分,


愣了一下后,他才趕緊朝唐倩倩拱拱手,道:「在下呂子唯,請問一下姑娘是不是前往冰火山,」

「是啊,」唐倩倩點點頭,心中覺得對方這個問題真是明知故問,在這裡的人,有誰不是前往冰火山的,

「這麼巧啊,」呂子唯臉上露出驚喜的神色來,「我們一行人,也是前往冰火山的,看姑娘孤身一人,不如和我們同行吧,這樣一來,彼此之間還有個照應,」

呂子唯的眼中,此刻只有唐倩倩一個人,至於身邊那個在他看來才區區虛神三轉的修道者,直接就忽略掉了,

秦逸神念一掃,看出來呂子唯是虛神八轉的境界,難怪有底氣過來和唐倩倩說話了,

「我已經有同伴了,其他的就不需要了,」唐倩倩硬邦邦頂了對方一句,

唐倩倩的性格,本來就不是她表面看上去的那樣溫柔,對於呂子唯這種人,她一向沒什麼好臉色,

「姑娘的同伴是……」呂子唯並沒有因為唐倩倩硬邦邦的口氣而惱怒,反而在他看來,唐倩倩這是羞怯的表現,

眼珠子轉了轉,呂子唯笑了笑,又拱了拱手道:「姑娘恐怕還不知道吧,前往冰火山將會面對許多的危險,其中有許多,絕對不是姑娘現在的境界能夠抵禦得了的,而我們的隊伍,人數有足足四十人,人數甚至比起一些家族和宗門派來的隊伍,都不逞多讓,」

說到這裡,呂子唯自信地一笑,道:「更重要的是,我們的隊伍里,有整整兩名天神境的修道者,可以說在散修的隊伍里,我們這支隊伍,絕對可以排的進前三,姑娘如果加入我們,一定會比現在要安全得多,並且邀請姑娘,並不是我一個人的意思,更是我們兩位天神境首領的意思,」

說著,呂子唯微微弓著腰,朝遠處揚起手臂,示意唐倩倩朝那邊望過去,


秦逸和唐倩倩順著呂子唯指著的方向望過去,頓時就看到,不遠處地方,一群人正簇擁在那裡,

這一伙人,人數明顯比其他幾個,或是十幾個散修組成的隊伍要龐大得多,

並且秦逸神念一掃,就看到這夥人的境界,平均都是在虛神六七轉的樣子,最低的也是虛神五轉,

至於達到天神境的,秦逸就算是不動用神念,光憑眼睛,也可以看出來了,

因為那兩個天神境,實在是太過顯眼了,

一個是全身白衣,白齒紅唇,身材高挑,相貌極度陰柔的年輕男子,站在人群中,猶如鶴立雞群一般,讓人根本就無法忽視他,

另外一個,則是一個看上去九十多歲,臉上全是褶子,皮肉都鬆弛地塌下去,彷彿喘口氣都可能死掉的老太婆,

不過這個老太婆深凹的眼窩裡,卻閃爍出陣陣精芒,手中的木杖上,更是兩條通體火紅的小蛇,嘶嘶對著周圍的人吐著蛇信,叫人看上一眼,就膽戰心驚,


見到呂子唯的動作后,老太婆只是朝這邊看了一眼,就轉過身去,

而另外那個白衣的年輕男子,卻是彬彬有禮地朝著唐倩倩這裡拱了拱手,身子甚至都彎下去一些,禮節做得十足,

不過秦逸卻從對方的目光中,看到了深藏其中的淫邪,

這淫邪的目光,就和周圍其他一些人,始終逗留在唐倩倩胸口和大腿上的幾乎一模一樣,

唯一的區別,或許就是這個年輕人隱藏得更深一些,

這兩個天神境修道者,秦逸現在模模糊糊可以感覺到,那個白衣年輕男子應該是天神境一轉的樣子,

而那個老太婆,境界實力要比這個白衣男子高得多,秦逸虛神六轉的境界,根本看不清對方境界如何,秦逸估計,至少要達到天神三轉,不過最高也不會超過天神五轉,甚至天神五轉的可能性都不大,應該要麼是天神三轉,要麼就是天神四轉,

就在秦逸猜測那個老太婆境界的時候,呂子唯再度開口,笑道:「姑娘應該看到了,我們隊伍中,有天神一轉的天劍公子卓一鳴,還有天神三轉的童姥姥,實力可要比一般的隊伍,強上太多了,到時候進入冰火山的時候,只要有卓公子和童姥姥護航,我們這一隊人別說安全性了,就算是沖入冰火山中的可能,都比其他人要大得多,而且邀請姑娘,是卓公子親自讓我前來的,可謂誠意滿滿,卓公子也讓我告訴姑娘,願意全程保護姑娘安全,」 呂子唯將卓一鳴要他帶的話全部說完,再看一眼唐倩倩,等著對方答應下來,

呂子唯根本沒有想過唐倩倩可能會拒絕,

畢竟這樣的事情,在前往冰火山的路上,已經發生過好幾次了,

每次遇到落單的美貌女修,卓一鳴都會讓他帶話,美其名是作為護花使者,邀請對方入隊,

而卓一鳴因為容貌俊朗,表現得風度翩翩,並且又是達到天神境的修道者,一般情況下,是不可能會有女修拒絕的,

不過偶爾的情況下,也是有婉言拒絕的,

但無論答應與否,最後的結果都是一樣,美貌女修被卓一鳴肆意玩弄后,棄屍荒野,

此刻看了眼唐倩倩,呂子唯感嘆卓一鳴今天真是走了大運,今天這個女修的美麗,簡直就是之前所有女修的容貌加起來,都拍馬還趕不上的,

「我已經有同伴了,」

就在呂子唯等著唐倩倩答應下來的時候,唐倩倩硬邦邦的回答,再度傳了過來,

面容清麗的少女看都不看呂子唯一眼,抬腳就要繼續往前走,

跟這個傢伙已經浪費了不少時間,唐倩倩可沒打算在這種無聊的事情上拖沓,

「姑娘慢著,」呂子唯眉頭微微一皺,唰一下子抬手,攔住了唐倩倩的去路,

不遠處以卓一鳴為首的一群人看到這一幕,頓時發出一陣喧嘩,很顯然他們都覺得有熱鬧看了,一個個不僅沒有一個人要為唐倩倩說句話的樣子,反而全都露出幸災樂禍的表情,


其中甚至有部分面容猥瑣的男修,目光緊緊盯著唐倩倩豐滿的胸部和光潔筆直的小腿,鼓動著喉頭,大口吞咽著口水,

「你到底想做什麼,」唐倩倩徹底不耐煩了,她本來就不是溫柔和順的性子,此刻柳眉倒豎,目光中全是不爽,

沒想到唐倩倩還有這麼一面,呂子唯不由愣了一愣,片刻后反應過來,瞳孔微微一縮,目光逐漸變得冰冷起來,

「姑娘所說的同伴在哪裡,」呂子唯的視線,緩緩從唐倩倩身上,移到了秦逸的身上,

虛神三轉的螻蟻,今天活該你倒霉,

「諾,他就是我的同伴,有他一個保護我就足夠了,」唐倩倩往後退了一步,略一猶豫,然後主動拉住了秦逸的手,臉頰垂了下來,發簾之後,俏臉微微泛紅,嬌艷動人,

這個姿態,看得呂子唯也是心弦猛地一顫,只覺得一股邪火從小腹中騰一下子燃燒而起,

不過他憑著很大的毅力,還是強行將這股邪火給壓了下去,

目光陰森地朝秦逸望過去,呂子唯臉上露出一抹詭異的笑容:「原來姑娘的同伴,就只有這個虛神三轉的修道者吧,」

「是啊,」唐倩倩理所當然地從拉著秦逸的手,進一步變成抱著秦逸的胳膊,

不僅如此,她的身子,索性還緊緊貼在了秦逸的手臂上,胸前的兩團軟膩,在秦逸的手臂上,擠壓出來一條深深的溝壑,直看得呂子唯鼻孔里幾乎噴出火來,

不遠的地方,卓一鳴看到這一幕,眼中閃過一絲陰霾,冷冷哼了一聲,

旁邊的童姥姥對此似乎習以為常,皮笑肉不笑地道:「看來呂子唯今天又要幫你殺人了,」

「那傢伙純粹咎由自取,」卓一鳴不以為然地道:「區區一個虛神三轉,竟然也敢來冰火山,反正都是死路一條,倒不如我讓呂子唯幫我現在這裡超脫了他,這樣說起來,他還應該感謝我呢,」

這番話他起來的時候,絲毫沒有掩飾的意思,周圍不少人都聽到了,

聽見卓一鳴的話,其他的修道者,臉上幸災樂禍,要看好戲的神色更濃了,好像等了這麼就,就是在等著現在這一刻一般,

呂子唯此刻目光,牢牢凝視在了秦逸的身上,口中的話,卻是在對著唐倩倩說著,

「這麼說的話,姑娘不願意加入我們隊伍,也是因為有這個同伴吧,」

「你這話什麼意思,」唐倩倩秀眉一下子蹙了起來,

「我沒有其他的意思,」呂子唯嘴角揚起來,臉上驟然露出一個殘忍至極的笑容,陡然喝道:「我只是想說,只要殺了這個傢伙,你就願意加入我們了是吧,」

話音未落,呂子唯一拳揮出,整條手臂上,彷彿有岩漿在沸騰,有巨獸在奔跑,空氣都爆發出轟轟的巨響,群山壓頂一般,朝著秦逸打了過來,

他這一拳的目的,自然就是為了殺了秦逸,另外還有炫耀武力的意思,

在呂子唯看來,自己是一個虛神八轉的修道者,比起你這個女人,都高出了兩個層次,你不要給臉不要臉,不然的話,你的下場,就和你身邊這個小白臉一樣,

「看看,那傢伙要死了,」看到這一幕,卓一鳴冷笑著,回頭對身邊眾人道,

「你做什麼,」唐倩倩只覺得呼吸一滯,頓時明白過來,對方這居然是想殺人,

伸手正要將秦逸往身後拉去,唐倩倩卻感覺到一股力量,將自己穩穩扯到了秦逸的身後,

而秦逸的後背,此刻就如同山峰一樣沉穩,擋在他的面前,讓唐倩倩突然之間,在這充滿殺意的拳風下,居然感覺到了前所未有的安穩,

這種感覺,就像是無論面對什麼,自己都不再需要擔心,因為有這個人擋在自己面前,

不知不覺的,唐倩倩感覺自己的臉又發燙了,

呂子唯此刻的舉動,無疑徹底激怒了秦逸,

自己和對方無冤無仇,而對方居然為了自己的淫丨欲,就要將自己殺死,秦逸的殺意,頓時沸騰而起,

就在呂子唯揮拳的同時,秦逸的身形突然動了,

就在呂子唯自信滿滿,自己這一拳足以將對方胸膛都炸爛的時候,面前這個虛神三轉的修道者,身形居然詭異地一閃,不僅避開了自己的所有拳風,更是直接到了自己的側面,一拳朝著自己的腦袋打來,

整個過程,快得只在電光火石之間,秦逸的手臂,已經如同拉滿了的巨弓,力量在肌肉里沸騰、燃燒,滾滾蕩蕩,空氣中都爆發出震耳欲聾的轟鳴,砰的一聲,直接一下子,就把呂子唯的腦袋給打爆了,

眾目睽睽下,呂子唯的腦袋,就像是熟透的西瓜轟然爆炸一般,紅的白的,混合在一起,順著秦逸的手臂,如一股血泉一樣,朝著旁邊爆射而去,

而呂子唯沒有了頭顱的身體,原地搖晃了幾下后,重重倒在地上,

秦逸身體一震,濺射在手臂上的碎肉和鮮血,就消失得乾乾淨淨, 「什麼,」

看到這一幕,卓一鳴身邊幾乎所有人,眼睛都一下子瞪大了,下巴幾乎砸到腳面上,

陣陣驚呼、倒吸涼氣的聲音,此起彼伏,所有人的臉上,全都寫滿了震驚,

誰會想得到,虛神八轉的呂子唯,竟然會被一個虛神三轉的修道者殺死,並且還僅僅只是一擊,

卓一鳴的臉色,更是一下子黑了下來,如同鍋底,片刻之後,牙縫中緩緩擠出四個字:「藏鋒步法,」

「一鳴啊,這事兒是你挑起來的,你可要善後好了,」童姥姥的聲音,這時候不咸不淡地響起來,聲音大小適中,正好可以只讓她和卓一鳴兩個人聽得清楚,「我們這一次,目的可是進入冰火山,」

「我知道的,」卓一鳴眯了眯眼中,緩緩向前走了過去,

童姥姥剛這番話,分明就是將她自己從這件事里撇清,將所有責任,都推到了卓一鳴的身上,畢竟一個散修,是絕對不可能和一個宗門相抗衡的,童姥姥此刻這個做法,讓卓一鳴分外不爽,

不過童姥姥境界實力都高過他,並且這次隊伍,還是以童姥姥為首,所以就算心中有一萬個不爽,此刻卓一鳴也不敢表現出來,

他現在唯一要做的,就是殺人滅口,

誰會想到,自己之前壓根就沒用正眼瞧上一眼的那個傢伙,居然是藏鋒門的人,

這一次自己作為一個散修,卻惹了宗門的子弟,不用想也知道,要是今天不能殺人滅口,接下去會惹上多大的麻煩,

「一個螻蟻,居然也想著殺我,」秦逸冷哼一聲,彎腰將呂子唯的儲物袋撿了起來,順手將呂子唯的金丹也挖了出來,

至於呂子唯的身體,一方面這周圍人太多,秦逸要是拿走屍體,難免會讓人疑心,而來虛神境修道者的身體,煉化之後對秦逸的修為幫助已是微乎其微,所以他也不那麼在意了,

「這個時候居然還敢背對著我,真是找死,」卓一鳴看到秦逸此刻彎腰背對著自己,只覺得機會難得,再不猶豫,身體一動,如同驚鴻一般,化作一道白光,五指上已經套上了一個猙獰的指套,朝著秦逸的頭頂狠狠抓了下去,

「血凝爪,」

嗚嗚嗚嗚,,

秦逸的頭頂,瞬間出現了一個桌子大小,詭異扭曲的血色手爪,磅礴的血腥味,彷彿一下子將秦逸拖入了鮮血海洋一般,

「秦逸小心,」看到這一幕,唐倩倩驚呼出售,指尖連彈,數道寒冰刺,已經如利箭一般,咻咻射向卓一鳴,

就在血爪要抓到秦逸的剎那,卓一鳴又驚又怒地看到,秦逸的身體朝著旁邊邁了一步,彷彿精確計算過的一樣,正好躲開了他的血凝爪,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