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斐爾大怒!她再次煽動雙翅,一道道風刃出現在她周身左右,像一發發炮彈似的砸向了雷鷹面門。

2021 年 2 月 3 日

其他女妖們跟隨着自己的首領也都發出風刃攻擊。密密麻麻的風刃切割在雷鷹的身體上,卻連它周身表面的金色羽毛都沒能割破!


這時,卻聽到雷鷹突然張嘴發出一聲清脆的鳴叫,一到閃電憑空而現,“轟隆”一聲擊落了一隻鷹身女妖,將她直接從天空中砸入了地面,並冒出了絲絲黑煙。

拉斐爾此刻的鼻尖已經見汗!她知道雷鷹能夠召喚雷電,控制周圍的雷元素。可以說是一種物理攻擊與魔法攻擊兼備,而防禦力也超強的變態魔獸!

可這種魔獸不是早就絕跡了嗎?它比三眼路鬥所絕跡的時間還要早得多!

雖然雷鷹之前在大陸上是天空中的霸主,但它們之所以絕跡,則是因爲它們的上位獵食者非常喜歡捕獵雷鷹。因爲雷鷹對於那個物種來說是大補~!

至於能夠以雷鷹爲食的生物是誰…..拉斐爾腦中突然靈光一閃!對了!馬上去請戴安娜,只有她才能降住這隻成年雷鷹!


“所有人向周圍散開!我們想辦法困住它!”

隨着拉斐爾的命令,所有鷹身女妖都向後退去,雙翼扇動,製造出一道又一道高質量的風刃,但卻懸而不發,全部停留在身前一米多的距離之外。

鷹身女妖們將雷鷹團團圍住,利用製造出的風刃組成了一道風牆,想要將雷鷹整個困在裏面,等候援軍的到來。 可擁有超高智商的雷鷹卻不會讓她們如意!

它看到對方如此多女妖做出同一個動作,便已經猜到她們的想法。

雖然它不知道距離它不遠處便有一隻雷鷹的天敵,但它爲了安全起見,還是選擇了主動出擊。

只見這隻雷鷹雙翼微微一震,身體便化作一道迅疾而巨大的閃電衝向距離它最近的一羣鷹身女妖們!

正在張開風刃魔法的女妖們被着恐怖的衝擊力撞的四處亂飛!剛剛布起的風刃牆壁也被撞散於無形之間。

她們奮力拍動着翅膀,再次發出一道道風刃!

雷鷹轉身利用自己寬大的金色雙翼,猛地拍向身前衆女妖們!一股勁風夾雜着噼啪亂響的電流將鷹身女妖們瞬間打落在地!

而雷鷹似乎並不準備就此罷休,它仰天長鳴,一道道雷電從天而降,“轟轟轟”的聲響之中,一隻只鷹身女妖被砸進了地裏!

“混蛋!住手!”

拉斐爾雙目赤紅!她尖叫一聲,一到泛着白光的精神衝擊波直接砸在了雷鷹的腦袋上!讓雷鷹竟然產生了半刻的失神。

緊跟着小女妖像一發炮彈似的直接撞在了雷鷹的身體上,將它撞的向後退出四五米遠。

可反應過來的雷鷹也是瞬間憤怒了起來!它不敢相信身爲曾經的空中霸主,自己會被一隻如此渺小的鷹身女妖侵入大腦?並且還傷到了它的本體?

是的,拉斐爾的利爪剛剛狠狠在雷鷹的側腹部抓下幾根閃着金色光芒的羽毛,也順帶着拔出一捧鮮血。

雷鷹身子半轉之下,那尖利的鷹喙猶如一把閃着金光的長槍,猛地戳向拉斐爾!

小女妖瞳孔收縮,眼看這記攻擊又狠又快!想要躲閃已是來不及了!

她將雙翼重疊包裹於胸前,準備硬接下這一擊!

“砰”的一聲,拉斐爾的身體被雷鷹這一下像打檯球似的直接打飛出去老遠。但小女妖卻成功攔下了它這一擊!那金黃色的鷹喙雖然堅利無比,可拉斐爾利用一層層的風刃覆蓋於雙翼之上,對這一擊產生了微弱的軌跡影響。

其實那鷹喙並沒有直接戳中拉斐爾的身體,而是斜斜偏過,抽在了她的身上。

但即便如此,那猛力一擊仍然讓拉斐爾的五臟六腑都跟着移了位。

最要命的是,雷鷹的攻擊充斥着大量的雷電元素!拉斐爾此刻不但體內氣血翻涌,喉嚨發甜,還渾身上下處處都傳來的被電擊過的麻痹感!

拉斐爾在這種逆境之下暗暗咬牙,利用體內噴涌而出的風刃魔法,將殘留在身體上的雷電元素盡數吹了出去。

她強嚥下已經涌到喉頭的一口鮮血,再次對着雷鷹衝了出去!

這一次,周圍的鷹身女妖們也全部跟在了她的身後!她們使出了上次在面對太陽花公爵盾牆時所用出的那一招!她們稱這一招組合技爲“攻城箭”!

一個個鷹身女妖排列起整齊的隊形,由拉斐爾做箭頭,她們組成箭身與箭尾巴。由遠處看去,這便是一支巨大的灰色箭矢!

箭矢飛向渾身閃耀着金光的雷鷹,彷彿是一支被不知名巨人射出的神箭一般!飛快的刺向雷鷹胸前!

雷鷹也不甘示弱。它揮起雙翼張開鷹喙,一道道閃電自它口中凝結成一個閃電球!又猛地朝着那由鷹身女妖組成的箭矢射了過去!

緊跟着,雷鷹雙翼再震!巨大的身體化作金色流光,與那顆閃電球瞬間融爲一體!準準的和鷹身女妖們的箭矢撞在了一起!

巨大的衝擊在天空中形成了一股無形的衝擊波!周圍那些想要幫忙的暗魔軍們根本插不上手。他們僅僅是應付着一浪又一浪的音波便狼狽地擡不起頭來。

一直舉着火槍想要支援的矮人們也不敢輕易扣下扳機!由於雙方的速度太快,他們貿然射擊很有可能傷到友軍!在這種情況下,也只能寄希望於領主和那幾位大人儘快趕來了。

天空中的箭矢一支爲金色,一支爲灰色。兩支箭矢僵持於空中,雙方都不肯退讓分毫!

作爲灰色箭矢最前端的拉斐爾,此刻正身處一對利爪,扣在雷鷹的鷹喙頂端。

雷鷹的鷹喙帶着一股強大的電流能量,已經將拉斐爾周身電的冒起了絲絲青煙。

但小女妖仍然咬着牙,帶領着身後的女妖們做着最後的努力。

她知道自己不能退!一旦自己躲開,那麼雷鷹的尖喙便會將她身後的同胞們撕扯個粉碎!可這麼僵持下去似乎也不是辦法…她們的力量還是太弱,人數也太少!如果不要多,哪怕再有一百隻鷹身女妖,情況也不會像現在這樣。

拉斐爾忽然有些走神,在此刻的腦中,她突然冒出了自己與克洛澤結婚生子的畫面。

她搖了搖腦袋,不知道自己怎麼會冒出這個想法。但下一刻,她嘴角卻露出一絲慘然的苦笑。

拉斐爾一聲尖利的鳴叫響起,她身後的鷹身女妖們突然如潮水般向兩側散開!就如同一支箭矢從尾部分成了兩支,分左右兩側射向雷鷹身體。

可她這麼做卻無形中減輕了自己身後的助力。 快穿之女配逆襲指南

拉斐爾這麼做無疑是要與對方同歸於盡的做法!

“轟”的一聲!雷鷹聚集起的那道閃電球在身前爆開!尖利的鷹喙衝破了拉菲爾的利爪,狠狠撞擊在她的胸口處!

拉斐爾的身子被頂的向後倒飛出去,一道閃電長槍從她後背猛地貫穿而出!射向無邊無盡的天空遠處….

與此同時,分叉而至的兩支鷹身女妖組成的箭矢一左一右射中了雷鷹的雙翼肋下!將它的身體在空中打了一個轉。

可令人遺憾的是,雷鷹的身體在向下墜落幾米後,卻雙翅一震再度擡高懸浮於空中。它並沒有遭到很嚴重的傷害。

而此刻已經成爲強弩之末的鷹身女妖們,則完全暴露在了這猛禽的攻擊範圍內!

“住手!你這畜生!!”

一道雷鳴般的吼聲自遠處空中傳來。緊跟着,一團烏雲遮天蔽日,朝着雷鷹便蓋籠罩了過來。

剛剛還威風凜凜的雷鷹,此刻面色大變!

它尖聲鳴叫着,扇動着翅膀,臉上竟露出一絲恐懼的神色!

它擡起頭想要逃離這裏,卻被一對黑色猙獰的巨爪扣住了雙翼!沉重的吼聲自它頭頂傳出,化作黑龍的戴安娜載着克洛澤從天而降!

此時的克洛澤渾身都籠罩在凱恩化形而出的盔甲內,並散發着七彩的光芒。


他左手抓着戴安娜頭上的犄角,右手提着黑色龍脊槍,猶如從天而降的魔神。

戴安娜扣住雷鷹的雙翼,張嘴一口咬在了它其中一側的翅膀上!

雷鷹一聲慘叫,翅膀被生生拽掉一大片皮肉!金色的羽毛活着鮮血飄落向地面。

克洛澤雙腿微曲,從龍身上一躍而起!

他剛剛在遠處已經看到了被擊飛的拉斐爾,此刻內心充滿着憤怒!在來時的路上就直接召喚出凱恩,並抽出戴安娜背後的龍脊槍躍越向高空。

他的身體攜泰山壓頂之勢!將龍脊槍槍尖朝下,雙手握槍柄,朝着雷鷹的頭部便急墜而去!

那失去了雙翼的雷鷹只能苦做掙扎,但在面對自己的天敵黑龍時,它卻打心底深處生不出一絲反抗的念頭!而更讓它感到害怕的是,那個頭頂上距離它越來越近的人類所散發出的恐怖能量,甚至超過了這條黑龍!

它堅信,如果被那人類手中的長槍刺到,就算它有九條命今天也會一併死乾淨了!它必須奮力一搏,爲自己爭得最後的一線生機!

只見那雷鷹不再去管黑龍對它翅膀的撕咬,而是張口凝結出一股極爲純正的雷電能量氣旋!

它似乎將自己周身的雷電元素全部抽掉一空,全都集中於一點!片刻後,一道純白色的閃電自它口中噴射而出!對準了正上方急墜而下的克洛澤打了過去!

“吼~~~主人!”

戴安娜心中一驚!她沒想到這隻臭鳥被自己撕扯成這樣還能發出攻擊?而且那白色的閃電威力極強!即便是她天生免疫魔法,也能感覺到那道閃電所蘊含的威力!

但克洛澤面對這道白色閃電時眉毛都沒有皺一下。他雙手緊握龍脊槍怒吼一聲,竟再次加快了自己下墜的速度,一頭扎向了那道閃電中心! 純白色的閃電射向天際,黑色細線垂直而落。

克洛澤手持龍脊槍,與那白色閃電正正撞在了一起!

然而,這兩股能量僵持了不到零點五秒的時間,克洛澤手中的龍脊槍便破開了那道白色閃電的尖端!像快刀切香蕉似的,將那道閃電從中一分爲二!勢頭絲毫不減“噗”的一聲,黑色龍脊槍的槍頭已經扎進了雷鷹的左眼中。

克洛澤雙手握住槍柄,不顧這雷電畜生的死命掙扎,手腕一扭一拔,一捧金黃色的血液自雷鷹眼中噴灑而出!

緊跟着他又是一槍刺出!這一槍他對準了雷鷹腦後軟肋直直一槍刺下!長槍從雷鷹後脖頸處刺入,又從它的胸腔部刺出。直接給這閃電畜牲來了個透心涼!

雷鷹的慘叫聲戛然而止,停止揮舞的翅膀使它那巨大的身體呈自由落體狀墜向地面。

克洛澤踩在雷鷹脊背上,順利拔出龍脊槍。與此同時,那龐大的雷鷹軀體也“轟隆”一聲掉落在地面。

克洛澤甩了甩長槍,一身七彩盔甲仿若天神!而在這一刻,他變身的時間也剛剛好結束,恢復原狀的小領主急忙奔向已被戴安娜救回的拉斐爾。

“小傢伙你怎麼樣!?”

克洛澤抱着已經暈死過去的拉斐爾,發現她的胸前一片焦黑,背後也呈現出同樣的狀態。

雖然沒有被尖利物體刺穿的痕跡,可任誰也能看出來小女妖這一次傷的比上次還要嚴重的多!

“快!戴安娜!帶她回去找奧瓦大神官!”

再一次翻身爬上龍背,戴安娜雙翅奮力一揮,身形如黑色閃電轉瞬即逝。只留下一片狼藉的現場和一個個呆若木雞的暗魔軍士兵們。

魔鷹堡臥室內,奧瓦大神官已經用聖光治癒術對拉斐爾渾身梳理了一遍。但奈何她的外傷並不嚴重,嚴重的是被那閃電一擊穿胸而過!五臟六腑都受到了損傷。

奧瓦大神官擦了擦額頭的汗,站起身走到房間的角落裏。

克洛澤知道他有話要說,急忙跟了過去。

“奧瓦大人,您有話請直說。”

大神官面色有些疲憊,顯然治療這傷勢即便是他也感到有些力不從心。


“殿下…這位姑娘的情況非常糟糕,雖然現在外傷都已治癒,可雷鷹凝聚全身能量發出的雷電攻擊直接傷到了她的靈魂。即便是我…現在也束手無策!不過不管怎麼說,她的命算是保住了。但至於什麼時候能夠醒來….我卻無法給出您一個準確的答案。”

“大概的時間也無法推算出來嗎?”克洛澤急道。

“大概時間?”大神官苦笑道:“也許是一年,也許是十年,也有可能是百年。殿下,請恕奧瓦無能。”

克洛澤愣了愣,隨即對大神官躬身行禮,將他送出了臥室。

夜風坐在牀鋪邊摸着拉斐爾的額頭。小女妖此刻靜靜的躺在牀鋪上,就像熟睡了一般。但大家卻都知道,她這一覺有可能一睡便是一輩子….

克洛澤咬着牙捏緊拳頭,想要砸點什麼東西發泄一下心中的鬱悶之氣。但他就突然發現,拉斐爾露出在被褥外的翅膀尖端仍然掛着他送給她的 Hello Kitty樣式的銀鈴鐺。

克洛澤忽然想起上次與拉斐爾的一段對話。他說過將對方當妹妹,那時的小女妖神情似乎非常失落?克洛澤此時再回想起來,覺得自己簡直就是一個笨蛋!對方的心意他怎麼能看不出來呢?妹妹?這是她想要的答案嗎?

夜風看出了自己男人的心事,這便招呼幾女都先退了出去。臥室裏只留下克洛澤與熟睡中的小女妖。

克洛澤坐在牀邊,替小女妖理了理額頭散落的頭髮,俯身在她的眉間輕輕吻了一下。

“你這丫頭…雖然表面總是喜歡和人擡槓,但我知道,你的內心非常渴望溫暖的擁抱…但我似乎從來沒有給過你這樣的擁抱…你醒來啊!我答應只要你醒來,我就會向你求婚!我不會再猶豫不決,也不會再讓自己留下遺憾!拉斐爾你能聽到我說話嗎?如果你能聽到,我現在就告訴你,在冬幕節那天,我將迎娶我所有的妻子!是的,沒錯,我將迎娶你們所有人!一個也不差!包括你在內…”

克洛澤說到這裏,輕輕俯下身將小女妖擁在了懷裏。但令他失望的是,拉斐爾依舊陷入着沉睡,沒有絲毫反應。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