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都說了不是因爲覬覦他的血液纔想要跟他結拜的,不過既然這樣的話,那就先不結拜了”張元恬不知恥的說道。弄得蠻氏兩兄弟嘴巴直抽抽。

2021 年 2 月 3 日

三隻妖怪的傷勢被治好了,行動快了不知多少倍,幾人又用了大約半天的功夫就與老王等人會合了。

衆人看着張元不僅救出了蠻藤,還弄來了三隻妖怪,不由蹟蹟稱奇。只有李海君一副悶悶不樂的樣子。

“怎麼,想家了”張元上去安慰這位便宜大哥。

李海君搖了搖頭道:“我看你弄的這幾隻妖怪,有兩隻是會飛的。要是能弄幾隻大型飛禽就好了,到時候坐上去一定威風的緊,並且速度也會快上不少”

張元一陣無語,原來這傢伙鬱悶是想裝逼了啊!這可不可以說是***的臭毛病。

不過不得不說,李海君這話勾的人心直癢癢。坐在飛禽身上俯瞰名山大川,回到雍城的時候鐵定讓白公勝等人驚掉下巴。

不過意淫一會兒,想想也就作罷了。先不說能不能搞到這樣的飛禽,即使能夠搞到,那也不敢用啊!

可不是什麼人都能駕馭飛禽在天空中亂飛的,要不然非得被各路高手轟成渣不可。否則的話秦漢兩國交戰也不會沒一個人動用飛禽了。

畢竟道臺以上的高手都是在各自領地蟄伏的,可不敢在人家頭上飛來飛去。

“大哥,在這附近有沒有速度跑的快又能載人的野獸或着妖獸”張元向着李海君問道。在他看來既然不能抓飛禽,弄幾隻走獸代步想來也是不錯的。

李海君想了想道:“東北方向,距此八十里有一山谷,山谷裏面有一種野獸叫做窮澤”

“此獸頭生雙角,四肢矯健有力,最善於翻山越嶺。能負人”

“只是窮澤這種生物很是兇猛且性格剛烈不易馴服,秦國很多有名的馴獸師都嘗試着馴服窮澤,然而沒有一個能成功的”

張元略作猶豫之後道:“就是窮澤獸了,咱們到山谷去抓他一些來,爭取做到人手一隻”

李海君目瞪口呆道:“二弟,你是不是沒有聽清楚,我可以再跟你說一遍,窮澤獸至今還沒有被馴服的記錄”

蠻藤聽到張元要去抓窮澤獸,也上前來道:“張元兄弟,咱們沒必要去抓窮澤獸空耗時間,況且窮澤兇猛,很容易出現人員傷亡的”

然而張元不管,他就是要去抓窮澤獸。還一臉嘚瑟的說道:“那些馴獸師做不到,不代表我張元做不到”

蠻藤一看這貨不可理喻,轉而對月薔薇道:“月將軍,你是不是該管管張元這混蛋了,明顯幹不成的事兒他非要去幹”

月薔薇一陣皺眉,開口詢問張元道:“馴服窮澤獸,你有幾分把握”

張元大拇指跟食指伸開,做了個八的手勢道:“八成”

他可是暗中詢問過紫怡,紫怡二話不說直接丟給他一套幽都馴獸法。他說八成已經很保守了。

月薔薇猶豫了一番,最終選擇支持張元,雖然馴獸這種事情怎麼看都不能成功。不過這一路走來張元從來沒有讓她失望,她選擇相信張元。

李海君跟蠻氏兄弟還是有些微言,不過也僅是微言罷了,他們也只能跟着張元等人一起去捉窮澤。

一羣人都是修行者,速度也快,奔跑起來,八十里路半個時辰也就到了。

李海君口中的山谷很是寬廣,並且谷中草木茂盛、動物衆多。張元等人廢了不少的勁才找到了一隻窮澤。

此時的這隻窮澤,正用犄角刺穿了一隻兔子,隨後一甩將兔子甩在地上,走過去美滋滋的將兔子三兩口吃進了肚子,咂吧了兩下嘴巴,一副意猶未盡的樣子。

“窮澤是吃肉的”張元好奇的問李海君,他一直以爲窮澤會跟馬兒一樣吃草的呢?

“可不嘛,要不怎麼用兇殘形容窮澤呢”李海君回道。

正說到這裏,窮澤注意到了張元他們。

發現這麼多人,人家一點逃跑的意思都沒有,反倒是前蹄刨了刨草地鼻孔一噴熱氣就朝着張元等人衝了上來。看那架勢是要將張元這幫子人跟兔子一樣刺成食物。


“金大將軍,輪到你表現的時候了”張元開口道。

金蛤蟆金刀、金盾交擊,衆人只感覺身體周圍一陣奇異,一層金色的護盾套在身上。 窮澤獸一下撞到了衆人當中修爲最弱的田林身上,田林被撞飛出去又落在地上,在地上彈跳了好幾下才停下來。心裏一片苦澀,都這樣被彈來彈去的,自己八成是活不了了。

可是等自己穩定下來,卻發現屁事沒有。金色護盾把所有的傷害都抵消了,只是護盾此時也被撞得消失不見了。

田林大呼神奇,然而一擡頭卻發現窮澤獸又直愣愣的朝着自己衝來了。大呼:“吾命休矣!”在他看來,盾破了是不可能再擋得住窮澤這一撞了。

原邪仙教一幫子人有種兔死狐悲的感覺,甚至於山羊鬍子刁習開口道:“聽李大公子的不來捕捉窮澤獸多好,才進入山谷就出現傷亡了吧”

張元撇撇嘴沒有搭理他,而是轉頭看向金蛤蟆。金蛤蟆咧開大嘴一笑,頭頂上的眼睛給了張元一個放心的眼神。舉起金刀金盾又是“鐺鐺”兩聲相互碰撞到了一起。

邪仙教的一幫子人瞬間瞪大了眼睛,就在窮澤獸的犄角將要撞上田林的時候,田林周身又出現一層護盾,正好抵消掉了窮澤的撞擊之力。

躲過一劫的田林摸了摸自己的胸口,又低頭看了看,發現自己還是安然無恙,不由大呼神奇!他感覺套着這金色罩子都能跟邪仙教的一衆長老大戰一場了。他打定主意等到這件事情結束之後,他一定要跟金蛤蟆攀攀交情,最好是能夠把這隻蛤蟆從張元身邊給忽悠過來。

而窮澤獸卻是晃了晃腦袋,有些頭腦昏脹的感覺。不過看着依然活蹦亂跳的田林,心裏很是受刺激,當即揚蹄再次向着田林沖去。

而這次田林都沒什麼好怕的了,當即雙手把腰一插,頭一昂等待着金蛤蟆套盾。

金蛤蟆也確實沒讓田林失望,當即“鐺鐺”兩聲又給田林套了一層金色護盾。

如此再三之後,窮澤獸終於沒了力氣。在張元的指揮下,衆人將窮澤獸捆了個結結實實。

“張元,我倒都要看看你怎麼馴服這隻窮澤獸”蠻騰說道。

“是呀!二弟,我也很好奇。秦國的馴獸師可是各種方法都試過了,哪怕是跟窮澤獸同吃同睡的都有過,但最終沒一個成功的。真不知道你有什麼方法”李海君也道。

看着自己這兩個便宜大哥如此不相信自己的能耐,張元很是不爽。這明顯是狗眼看人低嘛。

“哼!我用什麼方法你們儘管看着便是”

隨後張元來到月薔薇身邊,湊到其耳邊一陣低語。月薔薇有些吃驚之色,開口詢問道:“這能行嗎?”

張元點點頭,表示沒問題。衆人很是好奇這兩人說的什麼。不過八成是跟馴服窮澤有關,馬上就能見到分曉,倒沒人上去詢問。

張元、月薔薇二人來到窮澤腦袋面前蹲下來。月薔薇伸出右手食指中指,併到一起,將元氣運到指尖。

張元則是捏住月薔薇手指,在窮澤腦袋上一陣寫寫畫畫。過了半刻鐘之後,張元捏着月薔薇的手指在窮澤獸眉心處一點,隨後移開。

“哈哈哈!成了”張元滿意的道。這可是紫怡交給他的方法,他剛纔的寫寫畫畫是在窮澤神魂上烙上印記,這是給窮澤加入記憶用的。剛纔輕輕一點已經給窮澤加了一段記憶,內容自然是月薔薇跟張元是它的主人。

不過這印記對窮澤獸也有好處,有開智的作用,等到窮澤再次醒來,應該就能跟金蛤蟆等妖怪一樣口吐人言了。

不過這一切李海君等人卻不理解。只見李海君摸了摸張元的額頭,開口道:“二弟,你沒發燒吧!就這麼神神叨叨的在窮澤額頭上劃拉一會兒就成了”

蠻藤也道:“我讀書少,你可別騙我,我從來沒聽說過這樣馴服坐騎的,你該不會是遛着我們玩吧!”

其他人也都看張元有些異樣,不過大家都跟着張元混的到不好說出來。

張元冷哼一聲道:“待會兒窮澤醒過來,你們兩個就知道孤陋寡聞了。待會兒要是馴服了你們兩個可別騎上去”

兩人對於張元的話嗤之以鼻,當即便由李海君道:“不騎就不騎,當我們稀罕啊”

他們可不認爲張元拿着月薔薇的纖纖玉指在窮澤腦袋上比劃比劃就馴服了,這看上去更像泡妞。


沒過多久,張元就讓月薔薇施法將窮澤給弄醒了。醒來之後,窮澤竟然能口吐人言,讓衆人吃驚不已。

更讓人吃驚的是,窮澤第一句話竟然喊了一聲主人,這聲主人是對着張元跟月薔薇喊的。

張元哈哈大笑,當即讓人把綁在窮澤身上的繩索撤掉。等窮奇回覆行動能力,張元騎坐上去圍繞着衆人走了兩圈。窮澤表現的很是溫順。

兜了兩圈之後,張元騎着窮澤獸來到月薔薇身邊,把手一伸,示意她也上來。

月薔薇漂亮的臉蛋上一片羞紅,將手一伸,張元一拽,兩人一起騎在了窮澤上面。

等到張元二人下來之後,剩下的一個個的都要騎上去試試。窮澤獸看向張元,張元點頭。

窮澤獸將衆人幾乎載了個遍,衆人一片歡騰,最後只剩下李海君、蠻藤二人在一邊耷拉着個臉不說話。

兩人擡頭相互看了一眼,都從對方眼裏看出,想上去騎一騎的意思。

俗話說,一個人膽小如鼠,兩個人氣壯如牛。放在不要臉上也是適用的。

這兩人不吭不響的就來到了窮澤身邊,想要偷偷爬上去。畢竟只要上去,他們就是第一批騎上窮澤的存在,說不定能被載入史冊。這個臉也就暫時可以不要了。

誰知道兩人的便宜兄弟張元,雖然看似在跟其他人聊天、接受一幫子人的恭維,實際上一直在偷眼注視着他們呢?

“兩位哥哥,你們幹嘛!怎麼看着你倆如此接近窮澤了。是不是想爬上去”

蠻藤還是要點臉的,見張元如此**裸的揭穿自己,當即臉一紅道:“誰想要騎這隻破窮澤了,我就是想摸摸”

隨後摸了一把,轉身就走到了一處沒人的地方蹲坐下來,一臉的鬱悶。

然而李海君爲了當上第一批騎坐在窮澤獸身上的先行者,當即就把麪皮甩在了一邊。笑呵呵的道:“張元賢弟,爲兄想要騎上去試試感覺”

張遠同樣笑呵呵的道:“兄長不是說不稀罕騎上窮澤獸嗎?”

“咳咳”李海君乾咳兩聲,緩解了一下自己的尷尬道:“我那是以爲你不能馴服窮澤獸,他這麼威武,我哪能不上去試一試呢?你就權當我剛纔的話沒說不就成了”

張元眉毛一挑道:“那可不行,我這個人向來誠實的很,看到了就是看到了,可不能當做沒看到”

要不是李海君見識過張元在蘇府門前撒謊不打草稿的樣子還真就信了。

“二弟,你說吧!到底怎樣才能讓我上去”李海君嘴角抽了抽道。

張元嘴巴湊到李海君耳旁,悄聲道:“大哥,我最近靈石缺口比較大,只要能借給我點,一切都好商量”

李海君嘴角再次抽了抽,忍痛從儲物戒指裏面掏出一塊中品靈石很是不捨的遞給張元。

張元把手一推,沒去接這塊靈石。反倒是搖搖頭道:“大哥,這一塊靈石哪夠啊!怎麼着都得十塊不是”

李海君氣的有點牙疼,其他人都不收錢只收他李大公子的,這明顯的是欺負他有錢啊!

他真想一甩袖子,衝張元吼兩嗓子說“老子不想騎了”。然而一想到自己騎上去就是馴服窮澤獸的第一批人,就能青史留名。還是乖乖的交出了十塊靈石。

張元接過靈石,親自將李海君扶上了窮澤背。

“大哥真是客氣,竟然真的給了我十塊靈石,即使你不給我靈石,最終也是會讓你上去的”

張元這得了便宜還賣乖的話讓李海君更加牙癢癢,他使勁一拍窮澤脖子,窮澤奔騰而去。

好一陣之後窮澤才載着李海君回來,此時李海君早已沒了剛纔的鬱悶之氣。而是哈哈大笑。

“這窮澤真是好東西,跑起來那叫一個快,可惜這裏沒有畫師,要是有的話,我就算花上些靈石也是值得的”

其他人一陣鄙夷,這***也太能嘚瑟了吧!

然而許如是卻走了出來,開口詢問道:“要是有人給李公子畫上一幅畫,公子確定會出靈石”

李海君一愣,隨即大喜道:“姑娘會作畫?”

許如是點點頭道:“我家道中落之前,父親請過畫師教我畫畫,倒是學到了一些皮毛”

李海君聽了之後,眼睛放亮。“姑娘要是能把我在窮澤背上的樣子畫下來,我願意給你十塊中品靈石”

說着李海君就從自己的儲物戒指內掏出紙、筆還有畫板。看來這貨平時也是附庸風雅的,就是沒學到皮毛,畫幅畫還需要別人。


張元看着李海君輕易就答應給許如是十塊中品靈作報酬,而給自己的時候卻是扭扭捏捏的,連一塊靈石都捨不得,不禁暗罵其犯賤。

許如是畫的很快,沒一刻鐘就畫好了。



李海君看着畫中自己騎在窮澤背上奔騰的樣子,形神具備。不由哈哈大笑:“有此爲證,當可青史留名了” 李海君一句話令衆人一愣,是呀!這樣畫下來就表示自己是第一批馴服窮澤的人,歷史意義不可估量,這幅畫以後炒到幾千幾萬中品靈石都有可能,這十塊中品靈山畫的真值。

聚在張元身邊的這一幫子人都是人精,立馬反應過來,一個個的來到許如是身邊,請求她作畫。多少錢都行,雖然現在沒有,但是都保證會打欠條。

許如是還沒反應,李海君腦門上卻已冒出冷汗。他可是知道鬱金香經濟的道理,要是這裏每個人都有一幅畫作證明,他的畫也就不值錢了,他李海君也就不一定能載入史冊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