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位長輩也回了一個禮。族長看着臉色蒼白的白衣女子,關切的道:“你沒事吧,堆雪。有沒有受傷?”

2021 年 2 月 3 日

堆雪,這個名字很適合她,因爲她看起來就像是潔白無瑕雪堆成的。

堆雪淡淡道:“沒事,謝族長關心。”

族長點點頭,接着道:“各位,我們走吧。”

衆人點頭,一齊消失在無邊的黑暗裏。 一個神祕的山洞,山洞中少陵身負鐵鏈被緊緊地鎖在山洞中的一根巨大的冰柱上,冰柱還散發着絲絲寒氣。

少陵面前坐着一位美貌少女,少女手撫七尺瑤琴,琴聲空靈古樸,如深山流水。


山洞的洞壁上刻着密密麻麻的奇怪文字和符號,這些東西應該不是中原所有。

不知過了多久,“啊”少陵輕輕叫了一聲,少陵一臉疲憊的睜開了朦朧的雙眼。

“這是哪裏?”少陵看着這個陌生的地方,輕聲問道。


少陵現在大腦幾乎是一片空白,身體的每一寸地方都在隱隱作痛,體內似乎有一股力量想要把自己撕碎,不斷地在自己的四肢百骸裏橫衝直撞,搞得自己五臟六腑痛苦不堪。少陵想要調用真氣抵禦體內的那股力量,卻發現自己的真氣半點都無調動。

шωш◆ тт kΛn◆ C〇

這是怎麼回事?我現在是在哪裏?

白衣少女見少陵醒來,琴聲戛然而止。靜靜地看着少陵,平靜的臉頰上沒有一絲的波瀾。

少陵也注意到了眼前的這個少女,睜大眼睛看着她。她是誰?爲什麼會在這裏?少陵心下嘀咕着。

少陵只見眼前的這個少女一身白衣,臉色平靜,似乎根本沒有把少陵放在眼裏。她兩道秀眉,一雙明亮的雙眼,眼眸裏似有千年冰雪。肌膚勝雪,飄逸脫塵,隱隱有仙子之感。看上去就像是一個美玉雕刻而成的美人,雖然孤傲沉默,但是卻一樣攝人心魂,驚人心魄。

少女一動不動地看着少陵,少陵也看着她,但是從她平靜的臉上推測不出任何事情來。

少陵慢慢將目光移開,打量了一下週圍,心裏輕嘆一聲:又是個山洞。醒來之後又不能動彈,面前又坐着一個美麗的女孩。老天爺,你就不能換點花樣嗎?

“咳咳,姑娘,這裏是哪裏啊?”少陵疲憊的開了口,聲音也很弱。自己的身體早就已經是千瘡百孔,傷痕累累,現在的少陵基本上就是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書生了。

少女沒有回答,低下頭來,玉手輕輕撫弄着琴絃,瑤琴不時發出一聲清脆的琴聲。

少陵苦笑:這女孩也太高冷了吧。

現在怎麼辦?

少陵看了看自己身上的鐵鏈,每一根都有手腕粗,上面還畫着稀奇古怪的符文。自己一點真力都沒有,還有一身的傷,也不知道自己還可以活多久。


從洞庭湖被鬆暮重傷,後來又被雲外山河執劍長老重傷,雖然休養了一段時間但根本沒有復原。後來在河洛又身受重傷,接着差點又被破山劍劈成兩半,自己的身體早就已經不堪重負,現在要罷工了。

少陵情緒低落,有氣無力地看着這個不說話的女孩,絲絲縷縷的記憶開始在他的腦海中浮現出來。

燕支劍……白衣少女……五行陣……

這個女孩不就是差點被自己傷到的那個女孩嗎?難道自己被他們抓了,關在這裏?

少陵想了一會兒,沒有理出什麼頭緒來。只好把目光鎖在了白衣少女的身上。

“姑娘,在下雲少陵,不知姑娘芳名是……”少陵謹慎地問道。

白衣少女還是沒有回答,好像沒有聽到少陵的話一樣,頭也不曾擡一下。

少陵苦笑,這個女孩還挺有個性的。我就不信我還搞不定了。

“哎,小姑娘,你知不知道不回答別人的問題是很沒有禮貌的。你家裏人沒有教你嗎?”少陵故意將自己的語氣變得無禮,只要她開口那就一切都好辦了。

白衣少女還是沒有回答。

少陵搖搖頭,微笑着繼續道:“這麼沒有禮貌小心以後嫁不出去的,沒人敢娶你你就只能孤獨終老了。還有啊,女孩子這樣子說明她家裏人沒有把她教好,也就是說你的父母管教無方啊。”

白衣少女還是沒有反應。

少陵搖頭,這是要逼我出大招啊。

“美人兒,今年多大了?有沒有心上人啊?我看你長得也不錯,不如回家跟我成親,做我老婆怎麼樣?本大爺一定會好好待你的,我會造一張大牀,隨便我們在上面怎麼翻滾都不會掉下來的。你看,我是不是特別細心啊?你知道嗎,其實我是很粗魯的人,但是對於你你可以放心,我一定會好好溫柔的對你。我會輕輕地脫下你衣服,然後解開你的……”

“啊!”少陵一聲慘呼。

少陵的左肩上被白衣少女用石子狠狠打了一下。看樣子自己輕浮猥瑣的樣子惹怒了這位冰雪美人。

白衣少女站起身來,走到少陵面前,冷冷地看着他,全身上下都散發着一股寒意。

少陵不以爲意,強忍着肩上傳來的疼痛,微笑着說:“我還以爲你是個木頭人,不會動呢。我叫雲少陵,我想你應該記住了,這是我第二次介紹了,你這麼美麗聰慧的女孩怎麼可能記不住呢?現在是不是論到你了。我還不知道你叫什麼名字呢?有無婚配?就算要死,你也應該讓我死得明白點吧。”

少陵的聲音很低,語氣中帶着一股很深的疲憊。如果眼前不是她這樣美麗的女孩子,少陵早就昏睡了過去。

白衣少女秋水般的明眸將少陵上下打量了一下,隨即轉身準備離開。

少陵皺眉,繼續道:“等一下啊,你就這麼走了?你還什麼都沒講啊。或者你要問什麼我都可以老實的告訴你啊。”

少女聞言,玉足停下。緩緩向少陵瞥了一眼,似乎想問什麼但隨即又回過頭去,很快就消失在少陵的視線裏。

少陵垂下頭來,閉上了雙眼。他現在幾乎已經是在生死的邊緣了,一股無法形容的沉重感重重的壓在少陵身上。也許自己的身體已經承受不了了,已經快要到達自己的極限了。

少陵雖然昏昏沉沉的,但是少陵心很明白自己現在的處境,他很清楚人的身體都有一個極限所在,而且自己的傷超過了自己身體承受的極限。自己很可能會經脈寸斷而死。

難道自己真的要死在這裏嗎?少陵長嘆一聲,語氣中帶着深沉的悲哀。

要是自己蜀山的幾位師父看到自己現在的這個樣子,不知道他們會怎麼想?一定很心疼吧。現在這個狼狽不堪,奄奄一息的樣子,少陵自己看了都會心疼。不知道甜甜現在怎麼樣了?甜甜比這個冷冰冰的女人要好多了……

蓬萊仙島。

秋霄和甜甜一行人一路乘風破浪,終於來到了這海外第一仙島—-蓬萊。

蓬萊仙島位處於西海和南海交匯之地,海浪甚是洶涌,一般的船隻根本無法靠岸。而且蓬萊之地也是風口之地,海風陣陣,足以掀驚天駭浪,眨眼間便可將人永遠埋葬在這無邊的海域裏。

秋霄命人放下船帆,拋出數十條鐵爪緊緊抓在蓬萊岸邊的古樹和岩石縫隙之中。此時已是黃昏時刻,一望無際的大海上佈滿了烏雲,黑沉沉的一片彷彿就像壓在人的頭頂之上,空氣中形成了一股巨大的無形壓力。蒼茫的海面上不時響起一聲聲震耳欲聾的驚雷,一道道的閃電將天空撕成碎片。呼嘯的海風像鋒利的刀刃一樣在大海上面來來回回的颳着,激起無數的海浪一次次的拍打着楓木舟和海岸。原本巨大的楓木舟此時在海上看來就像一片葉子,隨時可能被風吹走。

秋霄和甜甜他們靠岸之後,固定好船,立馬躲進了船艙。

船艙裏點着很多紅色的蠟燭,火紅的光影不停的跳動着。秋霄和甜甜還有船上的其他人都躲在這個寬敞的船艙裏。

船艙不是很大,但是對於秋霄他們這些人來說已經足夠了。這次出海,除了三四個剛進秋家的小丫頭之外,船上其他所有人都是秋霄親自挑選的好手。他們中有常年在海上漂泊,經驗十足的老水手,也有法術高強,臨危不亂的高手,還有見多識廣,通曉四海八荒的學士。這些人都是可以在自己領域裏可以獨當一面的人物,這也是爲什麼他們會被秋霄看上的原因。

秋霄統領河洛將士多年,他很明白兵不在多,在精。所以很多時候只要一羣精英在自己身邊就可以了,沒必要帶那麼多的累贅。

甜甜坐在船艙中間,聽着船外呼呼的風聲和令人心驚的雷鳴,心裏不由得有些緊張,雙手握着小拳頭。

秋霄靠在一個垂髫少女的香肩之上,眼睛似閉非閉,右手撫摸着那個少女的秀髮,接着放到自己鼻子上聞了聞,一臉沉醉,說道:“好香啊,爲什麼你們女孩子身上都這麼香呢?頭髮是香的,身體也是香的。讓人聞了有一種想犯法的衝動,唉,女人啊,就是用來勾引男人的。有句話說得好啊,溫柔鄉就是英雄冢,這話果然不錯啊。”

垂髫少女臉頰早已泛了紅,一雙玉手不知所措地捏着自己的衣角,婉轉嬌羞,帶着豆蔻少女特有的青澀和懵懂,使人看來更有一股特別的無法言說的美。

“你能不能正經點?人家還是一個女孩子,你不要欺負人家。”甜甜看着荒誕的秋霄,沒好氣地說道。

秋霄聞言,微微一笑,毫不在意,說道:“正經?人生一世,不過短短几十年,這麼正經幹嘛呢?正所謂男人本色嘛,天下又那個男人不色呢,對不對?這在蒼茫的大海上肯定要來點有情趣的事情呀,不然怎麼度過這難熬的時刻。”

甜甜輕蔑地笑了笑,說道:“哼,我少陵哥哥就不會像你一樣,他纔不好色呢。”

秋霄低頭,微笑:“你錯了,甜甜,這個世界上沒有一個男人是不好色的,差別只是在於好色的程度罷了。這和每個人都是自私的一樣,不過是自私程度不同。再說你的少陵哥哥哪次見到美女不是色眯眯的,恨不得把人家吞下去。”

甜甜白了秋霄一眼,道:“你們男人沒一個好東西。”


秋霄搖搖頭道:“甜甜,你就這樣說你爹啊?”

甜甜回答:“我沒見過我爹,我是魚。”

秋霄拍拍自己的腦袋,恍然大悟道:“對對對,你是鯉魚精,不是人。跟你待久了,居然忘了你是個妖精。”

“那你最好小心,說不定哪天我就把你吃了,連骨頭都不剩。”甜甜板着臉說道。

秋霄聽了,“哈哈”地笑了起來。

“你笑什麼?”甜甜有點生氣了。

秋霄意味深長地感嘆一聲,笑着道:“甜甜,你要吃我可以啊,我現在就可以讓你吃啊。來吧,來咬我啊。能夠死在甜甜這樣傾城佳人的朱脣之下也是人生一大風流韻事啊。”秋霄說完,右手手指做着勾引甜甜的動作,臉上浮現耐人尋味的笑容。

“嘖嘖嘖。”甜甜滿臉嫌棄,把頭轉向一邊,說道:“我發現你這個人怎麼臉皮越來越厚了,這麼噁心。還是什麼河洛城主,我都不明白你是怎麼當上河洛城主的。”

秋霄身子從身邊少女的肩上移開,端起一杯酒,一飲而盡,而後說道:“甜甜啊,當上河洛城主和臉皮厚,私生活都是沒有關係的。我在月黑風高夜殺伐決斷,在紅羅香帳裏溫存纏綿,夜夜笙歌。這並沒有什麼衝突的地方。”

“你和我想象中的城主不一樣。”


“我更帥。”秋霄不假思索地回答道。

“你和少陵哥哥一樣,都是自戀狂。”甜甜笑了起來,心裏又想起了少陵哥哥。

秋霄道:“自戀,什麼是自戀?我這是實話實說而已,再說了,一個人要是連自己都不喜歡還會喜歡誰啊?這也是對自己的能力,長相非常認可的一種表現,所以不由主地表達出來。你看,你從來沒有聽過一個醜八怪說自己帥吧。爲什麼?因爲他們自己很明白自己是個醜八怪,所以不會說自己很英俊啊。”

“他們那是有自知之明,你這是自欺欺人,自己騙自己有意思嗎?”甜甜反駁道。

秋霄輕嘆,“甜甜,你爲什麼就是不承認呢?你看,我和少陵都是說你美麗溫柔,你就不能承受我們英俊嗎?禮尚往來懂不懂?”

甜甜看着秋霄,很認真的回答道:“我不能昧着良心說話。”

秋霄無語,又飲了一杯。

半晌,甜甜帶着疑惑的語氣問道:“爲什麼外面大風大浪,我們坐在船艙裏卻什麼感覺都沒有呢?”

秋霄臉上浮現得意的笑容,說道:“我說過這艘船是六界第一工匠打造的,他在這艘船的外面加了一件很不錯的玩意兒。”

“什麼玩意兒啊?”甜甜好奇地看着他。

“平—浪—-尺”秋霄一字一字的慢吞吞地說道。

“平浪尺?這是什麼東西?法寶嗎?”甜甜沒有聽過這東西,繼續問道。

“平浪尺。我派人踏遍海外諸山。歷經千辛萬苦才找到的一件神器。它可以在瞬間將風浪的衝擊化爲無形,不論是多大的風浪,都不會對平浪尺造成任何損傷。而且平浪尺效率極高,一般人根本感覺不到。所以我現在之所以能夠安安穩穩的坐在船艙裏,是因爲我們外面早就有了一道無形的屏障在爲我們抵擋着那些風浪。”秋霄解釋道。接着從面前的一個小木盒子裏取出一塊性質古樸的古玉,古玉晶瑩剔透,散發着一股靈氣。秋霄站起來,走到甜甜身邊,遞給甜甜,說道:

“此玉乃是上古時期在北荒境內集天地靈氣,日月精華而成。可以去邪魔,除鬼祟,人佩戴在身百毒不侵,還可以延年益壽。”

甜甜接過古玉,拿在手裏,仔細打量了一會兒,然後帶着俏皮的笑容道:“這麼好的東西,你給我啊?”

秋霄微笑:“對啊,給你。怎麼,不要啊?”

甜甜臉上開出了一朵花,接着道:“要,當然要,這麼好的東西,那我一定要收下了。”

秋霄道:“按理來說,你不是應該推辭一下嗎?”

甜甜拍着秋霄的肩膀說道:“有什麼好推辭的?要是你突然後悔了怎麼辦?”

秋霄道:“也是啊,沒必要搞這些虛假的東西。還有一點,這個玉叫做遺炎龍陽玉,在六界之中是很罕見的,你手裏這一塊是現在目前爲止唯一的一塊。”

甜甜聽了,有點驚訝,也有點竊喜。感嘆道:“哇,沒想到這塊玉居然是六界唯一的一塊,這麼厲害啊。那應該不止驅邪這麼簡單吧。”甜甜輕輕撫摸着龍陽玉上的細細條紋,端詳着手裏這塊六界唯一的玉。

秋霄點頭,道:“這遺炎龍陽玉是上古時期之物,上面附帶着上古時期的純粹靈氣,可以幫助修煉者提升自己的修爲,而且事半功倍,不會走火入魔,還可以幫修煉者吸取天地之靈氣。是六界內無數修煉者夢寐以求的寶物,我要是告訴六界這塊玉在你手上,你馬上就會受到六界內所有高手的追殺。”

甜甜不以爲然地道:“怎麼?你嚇我啊?我纔不怕呢?”

秋霄瞥了甜甜手裏的遺炎龍陽玉一眼,繼續道:“甜甜,你打量這塊玉這麼久,難道沒發現什麼嗎?”

甜甜看着秋霄一本正經的樣子,又仔細看了看手裏的玉,還是什麼也沒發現。於是只好搖搖頭。

秋霄也搖搖頭,笑着道:“我真的不知道你的眼睛是用來幹嘛的?這麼明顯都沒看出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