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經核桃大小的金丹,開始散發出道道的金光!隨着那韻律開始跳動起來,彷彿是有生命要破殼而出一樣!

2021 年 2 月 3 日

這是金丹要開始化嬰了,無奈下,金陽只能緊守心神,配合海底輪中的那紅色輪子,拼命地吸收周圍的靈氣!

當丹田中的靈氣達到幾乎濃稠的時候,金丹驟然綻放開來!

就見,一個袖珍的金陽,盤膝坐在其中!

那元嬰緩緩睜開眼睛,用力一吸,將周身的靈氣全部吸進了口中!越發的變得凝實起來!而那橙色的珊瑚在不停的,環繞着元嬰轉動的同時,一道道橙色的光芒,射向了元嬰,將這袖珍版的金陽染成了橙紅色!

感受着丹田中,盤坐的橙色元嬰和圍繞着他轉的橙色珊瑚珠,感受着海底輪中,那個晶瑩剔透的紅色輪子,金陽真心的凌亂了!

這時就感到腦中自動出現了一段話:“真知輪,和平與繁榮之輪,修成神通,金剛體!”原來,這橙色珊瑚修的是真知輪!

站起來,活動一下身體!

金陽感受着,元嬰境界和新的神通“巨力”左手握拳,全力打向遠處的山壁!

一道夾雜着龍吟虎嘯的拳風過後,金陽看着倒塌地山壁,目瞪口呆!

盒子耽心的警告道:“小心,別把空間裂縫影響了!”

金陽連忙收拳,緊張的看向那道裂縫,還好!沒有太大的波動!

閒着也是閒着,金陽索性拿出了一個裝着赤陽精金的玉盒,對盒子說:“一樣的是等,不如我先幫你吸收材料!”

這句話正中盒子下懷,盒子笑着說:“我等你這句話,等的眼淚都要出來了!”

將赤陽精金握在手裏,不知道是因爲,修爲進步到元嬰,還是赤陽精金等級不夠,金陽幾乎沒有太大的感覺,手裏的赤陽精金就化作了殘灰!

就在金陽,正準備再拿出一個玉盒的時候,一股古老,蒼茫地氣息從裂縫中傳了出來!

盒子驚叫一聲:“不可能,這裏面怎麼會有混沌之前的寶物!”

金陽奇怪的問道:“裏面有和你一個級別的寶物?”

盒子沒有回答,沉默了好一會,才緩緩的說道:“看樣子,這個異界空間,我們非得進去不可了!也許裏面的東西對我的恢復有很大幫助!”

停了一下,盒子又說道:“不過,我不勉強你,畢竟裏面規則混亂,到處都是危險!”

聽盒子說完後,金陽哈哈一笑說道:“天底下哪有白拿的好處,風險越大,就說明好處越多,更何況沒有你,我也不會有今天的成就,說什麼這個險我們都冒定了!”

盒子及時阻止了,馬上就要往裂縫裏衝的金陽,讓他在現有法寶裏,挑了兩件煉化,並且把那件戰甲也一起煉化!

紅色的戰甲,一經煉化,立馬就消失在金陽的體表,絲毫的看不出來異樣!

等一切都準備停當後,金陽一算,還有五天的時間了!於是,在不猶豫,閃身進入了裂縫中!

金陽感到自己彷彿是來到了戈壁上!一眼望去,周圍佈滿粗砂、礫石,踏在上面,沙沙作響。一條條幹溝毫無生氣地橫臥在上面,靜得讓人窒息,偶爾一股旋風捲起一柱黃沙悠悠升空,更有一股莫名的靜寂氣氛,那氣勢令人畏懼而又無奈!

彷彿是在戈壁的盡頭,有一座高聳的大殿,遠遠看去只覺得一股無形的威壓,從大殿中散出!

大殿的周圍隱約可見,大大小小,分佈着很多的怪石圈!這些怪石圈,有大有小,有圓有方,有的爲方形和圓形石圈混合擺放,就好像是隱隱護衛着大殿!

金陽儘量放開神識,小心的往大殿方向走去!

忽然,前面就好像是一張紙,猛然間被撕裂了一道口子似的,出現了一道黑沉沉的裂口!金陽急忙閃身,驚出了一身冷汗,幸虧自己神識強大,提前有所感覺,否則,但就這一道裂口就足以要了自己的小命!

剛剛繞過了裂口,金陽就看見,先前進來的那三個青年中的一個,齊腰被整齊的切成了兩半,詭異的是周圍竟然沒有一滴血跡!

在這具屍體得前方,有一顆靈石靜靜的擺放在那。

金陽剛要上前看個究竟,就聽盒子大喝道:“不要過去,那是空間錯位!”

所謂的空間錯位,就是象臺階似的,空間不在同一個平面上,無論什麼物體,一接觸到錯位的空間,就會被分成兩段或是數段!

金陽小心的拿出一把下品長劍法寶,向那塊靈石投擲了過去!

就見那長劍,剛一越過屍體,就無聲的斷成兩截,叮的掉在了地上!金陽一邊後怕不已的擦着冷汗,一邊在盒子的指揮下,小心的繞開這段錯位的空間!

在盒子不斷地提示中,金陽用了一天的時間,終於靠近了大殿外圍的怪石圈!

這一路上,金陽除了零零碎碎地,收集到幾十塊靈石!在無任何收穫!

遠遠望着這怪石圈,到不覺得有什麼不妥!等來到近前看時,就只見這些怪石圈,層層相疊,曲折迂迴,根本看不到出路!

金陽剛一踏進怪石圈,頓時覺得四周一片昏黑,到處都是沖天的高峯!山峯之上,雷聲轟鳴,密如貫珠,一大片血紅色的雲,慢慢在金陽的頭頂凝聚!彷彿隨時就要當頭壓下來!金陽急忙想探出神識,卻發現在這陣中,神識竟然無法查看!

就在金陽心慌意亂,不知所措的時候!

盒子幽幽說道:“別慌,這只是一個低級的困神幻殺陣!你仔細看就會發現,前面的九座山峯中,有一座和其餘的略有不同!你只要祭出海底寶石輪,把它打碎,這個法陣自然就破了!”

金陽定下心神,仔細看了過去!

果然,面前對着的山峯中,最中間的那一座,要比其餘所有的山峯都顯得高大凝實!

金陽神念在體內一動,寶石輪閃着紅光,從海底輪中飛出,瞬間化成三尺大小,帶着神通巨力,直接砸向了那座山峯!

就聽一聲炸雷般的轟鳴,那山峯頓時化作了碎石,四下的飛濺!金陽頓時覺得一片通明!一條彎曲的小路,出現在了眼前! 金陽沿着小路,慢慢走到了大殿前面,就只見這座大殿,單層三疊重檐,氣勢嵯峨,可謂是巧奪天工,殿檐半拱、裝飾着青金彩畫。正面是九根青石大圓柱,雄偉壯麗!

大殿中是同樣有九根白玉柱子,圍着一個高約一米的白玉石臺!石臺上有一把翻倒的黑色石椅!

石椅旁邊倒着一具骷髏,後心上插着一把劍,彷彿是被人從後面一劍穿心而死!

在白玉石臺的最右邊的柱子下,同樣倚坐着一具穿着戰甲的骷髏,胸口鑲着一把黑漆漆的斧頭!

除此之外,整個大殿顯得空蕩蕩的,讓人覺得心裏格外的不舒服!

金陽仔細的看了看,空空的大殿,然後小心翼翼地靠近了石臺!

就在這時,石臺上的骷髏上方,慢慢的凝聚出一箇中年人的虛影,就在金陽驚詫的時候!

那虛影化作一道神念,射向了金陽!

金陽的識海中有盒子在,不懼任何奪舍!所以,金陽毫不在意,任由這道神念射入眉心!

沒有想象中的奪舍!這道神念,只是化作了一段帶着極度悲憤的信息,傳入了金陽的腦海中!

原來,這具骷髏生前叫趙燁,是一位化神之上的合體期高手,當他意外地發現了,這個殘破空間後,就邀請自己的兩個生死好友,一同前來探險!

由於大家都是合體期,又是生死好友,所以三個人約好了,無論找到什麼,最後都按照物品的價值三人平均分配!

當三人艱難地,躲過空間裂縫,穿過怪石陣,來到這座大殿的時候,三人被大殿裏的東西驚呆了!


這個大殿中,擺放着無數的修煉資源,靈材,靈草不計其數!

最讓三人激動的是,在玉臺上石椅的扶手上,赫然擺放着一瓶九轉造化丹,有了這九轉造化丹,合體期的修士就能輕易突破到大成期,而且絲毫不用擔心感悟和心境跟不上!

如果說,這瓶九轉造化丹還能讓三人沉住氣的話,那麼,石椅上的兩件極品靈寶和一個裝着菩提果的玉盒,就讓三人徹底瘋狂了!

先不說極品靈寶在真靈界,根本就傳說中才有的,單是那菩提果就價值無窮!因爲,菩提果是煉製渡劫丹的主藥!

沒有渡劫丹,任何修士都不可能渡劫成功的!

就在趙燁,想着怎麼分配這些東西的時候,異變突生!

他的兩個生死兄弟,竟然同時出手偷襲他!

猝不及防下,趙燁身受重傷,由於趙燁裏石椅比較近,於是順**過兩件極品靈寶中的斧頭,拼命抵抗!

最後,仗着極品靈寶,趙燁將其中一個當胸一斧頭劈死,但是自己也被另外一個,叫張耀祖的當胸一劍穿透!

那張耀祖,顧不上仔細查看,就急急忙忙的,把大殿中的東西全部收進戒指。

但他沒想到,原以爲已經死透的趙燁,在他過來準備收回自己的長劍時,突然暴起,重創了他!

也許是做了虧心事的緣故!張耀祖心慌意亂之下,沒敢還手,而是轉身逃走了!

眼看着張耀祖逃走,趙燁只能只能等着魂飛魄散!

沒想到的是,在翻倒的石椅下,竟然散發出一道龐大的靈力,讓他的一絲殘魂不滅!

經過了數千年的滋養,趙燁發現自己的魂魄,凝實到可以投胎轉世了,但是,由於這個空間是殘破的,規則不全,所以必須要有人帶他離開這,他纔可以去轉世!

聽完事情的因果後,金陽很是同情趙燁,問道:“我要怎麼做,才能幫到你?”

趙燁感激的說道:“謝謝你,少俠!我把魂魄藏在左手中指的指骨裏,你只要把這節指骨帶出這個空間,我就可以去投胎了!”

金陽點頭答應,俯身去拿趙燁的指骨,就見指骨上有一個空間戒指。

趙燁連忙說道:“這枚空間戒指裏面的東西,由於時間太久全部化了,但是,這個戒指足足有兩百丈方圓的空間,就算是我給少俠的酬勞了!”

金陽也不客氣,直接收了起來,順便把那節指骨也收進了懷裏!帶有魂魄的指骨是收不進空間戒指的!


拿起那把劍殺死趙燁的劍,是個上品法寶,別浪費了,一併收進了戒指!

順着盒子的指示,金陽在石椅的一角發現了一粒龍眼大小的蓮子!

拿起這蓮子,仔細地看着,就只見,這粒蓮子呈青玉色,通體乾癟,入手極輕!


不由奇怪的問道:“盒子,這東西看不出是個寶貝啊!難道,混沌之前就有蓮花了不成?”

聽不到盒子的迴應,金陽不由得更加納悶!

拿着那粒蓮子,翻過來,掉過去的,又看了一會說道:“盒子,你不會又睡過去了吧!這東西到底是不是蓮子啊!”

就聽盒子用一種極其奇怪的語氣說道:“在混沌之前,天地連成一片,在混沌時空的中心,孕育出了一朵創世青蓮!隨着創世青蓮的成長,混沌時空終於不能承載,於是,創世青蓮自行的炸裂!將原本是一體的混沌時空,炸成了無數的界面,而創世青蓮的碎片就化作了,各個界面的天道規則!只有,創世青蓮中心孕育的那粒蓮子卻不知所蹤!”

金陽聽得眼珠子都要掉出來,期期艾艾的說道:“盒子,你可千萬不要告訴我,我手裏拿的這粒蓮子,就是創世青蓮的蓮子啊!”

“不錯,你拿的就是創世青蓮的蓮子!”盒子回答道。

好半天金陽纔回過神來,顫巍巍的說道:“我的個天哪!盒子你要是吸收了它,究竟會變成什麼樣子呢?”


盒子喃喃地說道:“我無法吸收分解它,但是可以把它放進來溫養,我溫養它的同時,它也能修復我!不過你真的捨得把它給我嗎?”

金陽賊兮兮的笑道:“盒子,咱兩什麼關係啊!我的就是你的,你的不就是我的?”

盒子不再推辭說道:“那我現在就把它收進來,然後我可能會沉睡一段時間,不過你不用擔心,因爲有了這粒蓮子,我會很快就甦醒的,到時候說不定會給你個大驚喜!”

盒子把蓮子收進去後,立即就沉睡了過去!

金陽將那把極品靈寶的斧頭收進了戒指,順帶着也拿走了那不知名骷髏的空間戒指,和趙燁的戒指一樣,裏面也是空空的,好在那戒指也是有兩百丈方圓的空間!

四處打量了一下空蕩蕩的大殿,金陽不甘心的一揮手,把那把石椅也收進了空間戒指,然後走出了大殿!

奇怪的是,也許蓮子被盒子收進去了,也許是別的原因,原本四處都是的空間裂縫和空間錯位都不見了!整個空間裏平靜的讓金陽不敢相信!

算算時間還充足,金陽飛快的開始,在這個殘破空間裏尋找靈石。

用了兩天時間,金陽走遍了這個小空間,除了收穫了三千多顆靈石外,還意外的找到了,癱倒在同伴屍體旁的一個青年!


原來,他和另外一個青年結伴前行,忽然,就見同伴只剩下了半截身體,於是就嚇的癱倒在地,直到金陽找到了他!

由於過度的驚嚇,他忘記了吃下那顆辟穀丹,雖然已經奄奄一息,但是一條命總是保住了!

金陽將他帶到了外面後,給他餵了顆回靈丹,不一會就恢復了過來,當金陽告訴他大概發生了什麼事後,就見他顫巍巍的拿出了一個儲物袋,遞給了金陽!

金陽接過一看,裏面竟然有二十幾塊靈石,於是金陽從戒指裏拿出了幾張銀票,大約有五六萬的樣子,遞給他了說道:“你叫什麼名字?拿着這些銀子好好去過日子吧!”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