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現在直接逃走的話反而會驚動周圍那些秦族的探子,到時候引得那些對楊晨恨之入骨的秦族中人過來他可真就是上天無路,下地無門了。

2021 年 2 月 3 日

楊晨鎮定了一下情緒,不管對面是什麼人,最起碼他暫時對自己沒有惡意,會一會又有何妨?

他轉過身去,看到眼前站着一個白衣錦帶的少年,面若傅粉,眼含星光,眉如利劍,正面帶微笑地看着他。

楊晨此刻心中不禁暗歎:“想不到竟然會有一個男人比女子還要俊秀,要不是那比女人高大的身材和脖子上明顯的喉結,我差點把他誤認爲是女扮男裝了。”

白衣少年見楊晨轉過身來直直立在那兒,不知道他是在驚歎自己的容貌,還以爲他是看這門口人多不方便說話。

“這裏人才眼雜,我們上樓說話吧。”

楊晨心中一沉,這交易所的二樓向來是身份尊貴的人才能上去,不是都靈商會的人就是武陽城四大家族的人。不過此時後退也已經是來不及了,反而顯得有些小家子氣。

他念及此,心中不禁豪氣頓生,在那少年的引領下來到了二樓深處的一個雅緻小房間內。

落座上茶之後,少年吩咐伺候的侍從。

“你出去吧,沒有我的允許任何人都不準靠近這房間。”

“好的。”

楊晨暗想:“衣着華貴,氣度儒雅雍容,想來應該是四大家族的人無疑了。”

他也不點破,端起桌上那還冒着嫋嫋熱氣的清茶喝了起來,想來從任族出來一直到這裏他還沒怎麼靜心下來喝點水呢。

少年見這眼前的黑衣人沉默不語,神情淡定,只顧着喝茶,忍不住出言打破僵局。


“呃,貿然叫住你真不好意思,我先自我介紹一下,我叫楚懷玉,是楚族的人。”

“不知道你帶我來這裏所爲何事,說實話我現在有點趕時間。”

楚懷玉聽見楊晨這略微有點不禮貌的話絲毫沒有生氣,反而是一副更加從容的樣子。

“我知道你趕時間,你現在處境有點危險,確實不應該在外面多加逗留。”

楊晨聽完內心大驚,這眼前的少年是什麼時候發現自己的身份的,如果他此時有不軌之心的話自己可算是被人引君入甕了。

他此時顧不得再掩飾自己的氣息,周身靈力涌動,以備在迫不得已之時逃走,那本來就很大寬大的黑色披風都在強大的波動之下暴漲了幾分,使他的身形看起來足足比常人胖了一倍。

楚懷玉看到楊晨這突變的神色和爆發的氣勢,身體一緊,卻仍然氣定神閒地品了一口茶。

“你不用擔心,我對你沒有惡意。不然也不會把你叫到這隻有四大家族才能進來的貴賓區,這個房間比較偏僻,而且牆壁之上有着一種可以隔絕靈力波動的鎮靈石,所以你在這兒也不用刻意的隱藏了。”

“怪不得龍叔從頭到尾都沒有出言阻擋我,原來他早就成竹在胸,知道這裏並沒有危險。這老不死的也不提醒我下,害得我一直提心吊膽。”

楊晨小聲嘟囔了一句,在黑袍遮擋之下倒也沒讓對面的少年聽見。

“啊!”太武幻金龍在識海之內狠狠地給了他一記。

楊晨收斂了自己的靈力,又穩穩地坐在椅子之上。

那楚懷玉見他已經信任自己之後,臉色也稍微放鬆了一下,臉色不由得露出大爲讚賞的神色。

“明人不說暗話,我就直接開門見山了。楊晨兄年紀輕輕卻已經有這麼強的修爲,更難得的是具有一副慈悲心腸,不顧自己危險去解救別人,實在是令人欽佩。”

“原來他在那時候就已經發現我了。”楊晨暗想。

兩人雖然相識才只有幾分鐘的時間,卻都已經感到對方不是陰險狡詐的小人,不由得生出一種相互信任的感覺,一時間房間氣氛大爲緩和。

“過獎了,楚兄。”

楚懷玉見自己直接說破已經看穿了楊晨的身份,他卻面不改色,身形鎮定,心中更是大加讚賞。

他不知楊晨小時候在危險的森林中長大,雖然姥姥半步不離他左右一直保護他。不過在這經歷了萬千歲月的蠻荒古林之中,孕育了各種或靈敏或野蠻或強大或溫和的靈獸,而且越往深處由於人跡罕至修爲高深的靈獸也越多。

楊晨自小見多了千奇百怪的恐怖靈獸,所以養成了一種泰山崩於前而不改色的作風。

他這一路上膽戰心驚,左顧右盼其實更大一部分的原因是怕連累任族中的人受到秦族的欺壓,特別是不想任文昌和任天遠爲難。

此時他知道這房間極其隱祕,而且還能隔絕靈力波動,自然也就沒有了暴露的危險。所以楊晨又恢復了那泰然自若,有點少年風流不羈的神態。

不過這時候楊晨還擔心一件事,就是他最開始是在什麼時候暴露的?

“我之前一直很小心,而且一路上龍叔也都幫我探清了道路。唯一可能暴露的地方就是那時迫不得已出手救下了那個馬蹄下的小孩。從楚懷玉說的話當中也能看出來。”

對面的楚懷玉見楊晨許久不說話,知道他在想什麼,他沒有問自然是等自己主動說出來。


“其實我是在秦族馬車衝過去的時候發現的你,當那踏雪神馬踩到你身上的時候,出現了一抹淡淡的光芒,在黑夜中一閃而逝。我聽人說了你與秦族秦無異戰鬥的過程,那光芒應該就是你在遭受攻擊時下意識使出的防禦戰技吧。”

楊晨聞言急忙問道:“那有別人看到了麼?”

“你放心吧,馬蹄踩踏不過是一瞬間的事情,那靈光一閃而過,只有我的那個角度能看見,當時我並沒有發現自己身邊有其他人。”

聽楚懷玉這樣講,楊晨鬆了一口氣。

此時他心中的謎團盡去,只有一件不解的事情了。

“那楚兄找我什麼事呢?我現在在武陽城可以說已經是半個城的敵人了。跟我在一起應該沒什麼好處吧。”

白衣少年淡淡一笑,反而擡起頭目光直射在披風下的楊晨。


“這正是我讚賞楊晨兄的地方,在這麼危險的時刻還要堂而皇之來交易所這種魚龍混雜的地方。看你買這麼多靈藥想必是有人生了急病而又不好意思驚動本族的長老們,所以纔出此下策。”

聽到他這樣猜測,楊晨只是微微點了點頭,不置可否,龍叔的事情他是不會對任何人說的,也只好任由他誤會。

楚懷玉見楊晨並不否認,繼續說道:“我楚族在武陽城向來以經營藥材聞名,交易所旁邊的藥店就是楚族的產業。而且我們看病不分貧富貴賤,可以說救治了很多窮苦百姓,你有需要靈藥的話我可以提供給你。”

他說這些不禁語氣中帶着隱隱的自豪感。

“哦?那你有什麼條件麼?”

“暫時還沒有,我只是單純的欣賞你而已。“

楊晨聽他這樣講,不禁渾身雞皮疙瘩四起。

“看他文質彬彬,長得又這麼像女人,不會像傳說中那樣有斷袖之癖吧。”

又細細地打量了對方半天,楊晨自嘲了一下。

“看他穿着雍容華貴,想來在楚族中的地位肯定不低,如果真的好那一口的話豈會需要找我?而且他面相一臉淡然風雅,應該也不會是圖謀不軌之徒。”

楊晨知道自己再拒絕的話不免顯得有點小家子氣,看楚懷玉那真誠的神態估計也只是想交個朋友。

於是他疑竇盡消,大大方方地說道:“那多謝楚兄了,往後有任何需要的話儘管喚人來通知一下,只要我做得到的絕不遲疑。”

“一言爲定。”

“一言爲定。” 兩個人在猜忌和懷疑消去之後,都感覺在對方眼中讀到了真誠與信任,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

楊晨感到今晚真是不虛此行,不僅有驚無險地搞到了所需的全部靈藥,還意外地在武陽城中認識了一個朋友。

如果靈兒不算的話,這大約是他的第一個朋友。

以前任族的人也對他有過笑臉,有過奉承,可那不過是藉着他趁機靠近任靈兒和任天遠而已,根本就沒有真誠可言。

今天他在見到楚懷玉之後短暫的接觸和相處才真正感受到了朋友之間那種心照不宣,惺惺相惜的感覺。

“古人說:士爲知己者死。誠不欺我!”

朋友就是那種平日裏如水之交,但真正遇到苦難困境之時卻會爲對方奮不顧身的人。楊晨希望自己能交到這樣的朋友。

他不想再體會以前只有姥姥陪伴的孤獨了。雖然有姥姥的時候很安心,但有時也總能感到寒冷,那是一種深入骨髓的寒冷,好像這天地間除了親人之外就再沒有別人。

楚懷玉見楊晨的眼光再也沒有敵意,剛剛身上那凌厲的攻勢和戒備也是消失無蹤,取而代之的是一種溫和的氣息。

他不禁心中大快。

“來,楊晨,爲了慶祝我們相識,就以茶代酒,乾一杯。“

兩個少年也學着大人的模樣互相推杯換盞,一時間竟像是認識多年的知己。


又互相聊了一會兒,楊晨已經對楚懷玉的情況瞭如指掌。

他是楚族族長楚世寧的三少爺,同時也是楚族年輕一代中排名第二的少年天才。他在剛剛結束的楚家選拔中只以一招只差輸給了比他年長近四歲的大哥楚懷陽,一時間成爲武陽城中最富盛名的天資絕豔的少年。

同時又因爲他長相俊秀,兼有男人之陽剛和女人之美貌,更是成爲衆多武陽城少女懷春追崇的翩翩美少年,甚至有一些愛好獨特的男人也對他很有興趣。

楚懷玉聽完楊晨的經歷也是對他頗爲同情,不過他們兩個俱是天賦異稟,少年英才,不會對這些過往的小事耿耿於懷。

“我聽人說,你上次越級打敗秦無異那敗類全靠的是一種煉體防禦戰技,是不是?”

楊晨點點頭:“是的,我當時不管是攻擊還是速度都是比不上那秦無異,最後能夠獲勝大部分是靠運氣。”

楚懷玉搖頭微笑:“沒有人能靠運氣獲勝的。不過煉體防禦戰技平常都是很難見的,我們家族也有一門防禦戰技,可惜效果平平,肯定不能像你那樣硬生生地承受那六式貪天掌的轟擊。”

楊晨知道他對自己的龍神體很好奇,不過他答應過龍叔絕不能將他的事情外傳,現在也只好撒一點小謊了。

“其實我當時也不知道能不能扛得住,完全是靠着一股意志,現在再讓我去試一次估計不會像那次那麼堅決了。”

楚懷玉聽後淡淡一笑,從身上拿出了一支玉簡放到了楊晨面前。


“我知道你馬上就要參加任族的選拔了,可據我所知你現在防禦雖強,卻沒有一個使用起來得心應手的攻擊戰技。這是我們楚族的黃階中級戰技——齊天指,配合煉體防禦戰技使用威力驚人,絲毫不會遜色於那秦族的六式貪天掌。”

楊晨看到那寫着‘齊天指’字樣的玉簡,顏色古樸,感應之下隱隱發現上面有一股強烈的靈力向外波動。

他現在確實正缺少一門強力的攻擊戰技,任天遠所教授的升龍擊攻擊力雖然強,但是每次施展之前都需要作潛龍之勢,沒有合適的機會真正戰鬥之時很難自如的使出來。而任族中其它攻擊戰技都是需要虛靈境八重之上才能發揮出完全的力量,他現在不過纔是第五重,靈力的數量和強度遠遠不夠。

楊晨看出這祕籍絕非平凡之物,不由得擔憂地問道:“你直接把家族中的戰技送給別人,不會有事麼?”

他其實也想到楚懷玉在家族當中實力卓絕,地位非凡,應該不會爲這點小事被責罰。

果然楚懷玉聽後隨意地擺了一下手:“你放心吧,我只是想在一年之後的靈晶大會上能遇到你。”

楊晨聽完擔憂之情稍減,他也不想剛交到的朋友就因爲自己受到連累。

“你也放心,我一定不會讓你失望的,到時候被我打敗可不要後悔。”

兩人相視一笑,不由得都對即將到來的武陽城靈晶大會充滿了期望。

……………………

楊晨和楚懷玉從交易所出來之後,又從楚族的藥店之中拿到了另外兩種靈藥,火屬性的焰心蘭和土屬性的玉精參。至此,聚靈陣法所需的靈藥已經全部蒐集完了,靈晶還差三種,木屬性,水屬性和火屬性。

“龍叔讓我找的材料已經完成大半了,一階木屬性的靈晶就從那青苗鹿身上找吧,上次剛給靈兒獵殺了一隻,這種靈獸應該在蠻荒古林中不是特別難找。”

楊晨一拍腦袋,他突然想起上次襲擊他而被那神祕晶玉震死的玉兔就是水屬性的,他當時光顧着驚慌,都沒有去挖去靈晶,現在想來真是可惜。不過既然上次能夠碰到想來附近應該還有其它的玉兔。

最後最難辦的就是火屬性的靈晶,一般火屬性靈獸都氣焰囂張,極其兇悍,同時攻擊力也特別強。算是五種屬性的靈獸裏最難對付的一種了,楊晨不禁感到大爲傷腦筋,不知道以自己現在的實力能不能獵殺一頭。

他回到房間,小心翼翼地把買來的靈藥和靈晶分開放在精緻的盒子內,就準備上牀睡覺了。現在他知道唯一的事情就是養精蓄銳,畢竟接下來的幾天他可能就需要進入蠻荒古林了,這絕對不是一次輕鬆簡單的過程。

洗漱既畢,楊晨打開楚懷玉給他的祕籍,映入眼簾的就是三個金黃的大字——齊天指。他閉上眼睛,把雙手放在古樸的玉簡之上,丹田中一絲靈力通過手上的經脈進入其中,頓時那齊天指的修煉法訣出現在了他的識海之內。

“齊天指——黃階中級戰技,凝聚靈力於雙手指尖上,以極快的速度擊向目標。戰技分爲小乘和大乘兩個境界,修煉到大乘境界之後隨意一指就洞穿金石。”

有了晶玉之後,楊晨對戰技領悟方面有了很大的提高,這黃階中級的戰技對現在的他來說,並不是十分困難。

他慢慢地調動丹田中的靈力,順着經脈凝聚到右手的食指指尖之上,瞬間他的手指在黑夜中發出一點明亮的光。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