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裡,可是有著張七今後賴以發展的最大根據地,

2021 年 2 月 3 日

PS:新卷新開始,再求票票 「天成,你去和王秀道個別吧,我們這就回天泣城,」

玄天成點了點頭,他深知張七的意圖,也清楚自己的目標,

一個成功的人雖然都不儘是沒有兒女情長之人,但沉浸在兒女情長之中卻必定不能成功,

他很清楚自己對王秀的感覺,也明白自己和王秀之間的關係,

雖然上至王家老祖都對他這個「准女婿」讚賞有加,但他的心中仍然很清晰自己的定位,雖然自己目前已進階到了紫虛強者,但對於身具王家會未來和雙劍傳承的九級女強者王秀而言,倒還是有些不足,

就算是他現在裹足不前,想來王家也不會就此棄他而去,但這是他玄天成的性格嗎,

雖然玄天成看上去溫文爾雅、陽光帥氣,甚至有些瀟洒隨意,但實質自尊心極重,高傲的天性如同他的劍魂天賦一樣,容不得半點瑕疵,更何況是這種小白臉的行徑,別說是一個王家會,就算給他整個極樂世界,都難動搖他分毫,

女人是用來呵護的,不是用來依靠的,

這就是玄天成泡妞的原則,

張七和白天自顧自的尋了去處,入定休息去了,

他們也深知玄天成的性格,這個看似風流的少年,內心卻是深情之極,說是讓玄天成過去打個招呼,其實卻是知道玄天成和王秀之間畢定有許多話要說,

反正他們現在倒也不急回天泣城,就不如給玄天成多些時間,再者說剛經歷了大戰,眾人也需要一個安靜的環境來調整自身狀態,

張七緩緩的睜開雙眼,在經歷了輪迴大戰之後,屬性上的增強是其次,最主要的是感知上有了巨大的進步,一個時刻處在如此高度危險的環境里,每一秒都在思考的生存與危險的關係,他的感知提升到了讓人無法置信的境界,

感受著旭日懶懶的曬入眼眸,張七嘗試去盯著這輪奇特的晨日,卻意外的發現,原來這種看似刺目的日光卻似柔水般洗滌自己的心靈,

張七很享受這種感覺,自由、陽光……

這一切在以前來說再平常不過的事,對現在的張七來說卻是那樣的奢侈,

正當張七沉醉在這輪日照之時,一道十分不和諧的嬌音打斷他的臆想……

「起來了,你這頭大懶豬,」

除了白天,這個世上想來也不會有人敢如此明目張胆的衝進張七的卧室打斷張七的沉思,

哎,

張七搖了搖頭,

睿智如張七者,深思良久都未能有一絲辦法來對付這個「可恨兼可愛」白天,

當張七步出房門之時,卻意外的發現玄天成也早站在門口等著,原還以為他會很多話要交代,

正打算好好譏諷一番的張七意外的發現玄天成的神色有異,那是一種他從未見過的深沉,或許他也經歷了……

「七哥,出發吧,」

玄天成淡淡的道,

作為王家會的「准女婿」,張七也適時的沾了不少光,與來時的雙腳步行不同的時,這次他們各自獲得了王家會的厚待,

每個都配備了一匹異種良馬,據說是馬和極獸的雜交品種,速度快、穩,特別是在達官貴人之間很是流行,算是很典型的上流社會標誌,

不僅如此,王家還各給他們每人配備了幾套換洗衣物,這幾人一換下來,倒是顯的極為容光煥發,一洗剛來之時的那種落魄與頹廢,

白天自是不用說,翩然如飛,宛若仙女下凡,

玄天成就更不用說了,本來是個帥的要命的公子哥,這一出了王家堡,心情也收拾了過來,一路上歡笑不斷,秒殺一切女性,

倒是雷龍這痴貨受益最深,王家特意為他配了最特別的大馬,那體型足足比張七他們的異種馬大出一倍有餘,這傢伙也不懂玄天成這種享受,仗著馬型寬大,直接趴著打起瞌睡來,馬的顛動讓他的哈喇子流了一地,

張七以前就是個童乞,見慣各種人情,在極樂世界的改變之下現在的形象比之以前大為改觀,雖然還未能一改瘦小的外觀,但卻給人感覺非常壯實,特別是那雙深遂的雙眼,時不時的透露著神秘,

回去的路上少了很多負擔和包袱,眾人倒也聊的開心,只有張七在思考著未來的方向,特別是他們各自獲得的輪迴獎勵還沒有安排,

那可是累計一到三級的獎勵,光隨機屬性點就有15點,自由屬性20點,這可是一筆巨富,毫不誇張的說,這個獎勵一經用上,他們這幫人絕對是鳥槍換大炮,不過也正因為如此,張七一直拉著他們不讓他們使用,

這麼大一個蛋糕擺在眼前,在張七看來,不把這些東西最大化,怎麼對著起自己的出生入死,

隨機屬性其實就是隨機分配的屬性,並不能由自主意識支配,倒是有點類似於以前的老虎機,不過最麻煩的是他只是規則之內的隨機屬性,比如張七,他現在是白板等階,因此最多也不能超過10,

而玄天成的藍階則是20,而且還必須要在進階前使用有效,這樣一來,以他們目前的屬性來講,隨機屬性基本沒什麼多大作用,最關鍵的就是那個自由屬性的使用,這可是一筆不得了的寶藏,

玄天成20點,而雷龍和張七卻是白板,雙倍,足有40點之多,這完全是近乎作弊,

也就張七這個BT,換成是別人,跨級進入本就九死一生,而全居然還能打到終極任務,光憑這點,就不是別人所能模仿的了,

思來想去,張七還是決定先用掉這個隨機屬性,

天佑痴人,

這個破規矩倒也真心實在,

雷龍:體質:46-46;力量:15-35;速度:10-10;精神:10-10;智力:5-5;這傢伙倒是一點都沒浪費,不過或許是極樂界主也實在噁心雷龍的笨,硬是把加剩的點數給了智商,

玄天成:體質20-20;力量:20-20;速度:20-20;精神:20-20;智力:20-20;這傢伙本來就是終極屬性,加不加都一樣,15點隨機屬性全部浪費,


張七:體質:20-20;力量:10-10;速度:10-21;精神:10-15;智力:16-16;張七倒是比玄天成好點,怎麼說力量也加了5點,速度的低限也加了一點,雖然大部分都浪費掉了,但也實屬無奈,

而剩下的自由屬性才是大頭,

不過這裡面也並不是無跡可循,玄天成的晉級就給張七帶來了很多參考,

玄天成白板時是終極屬性,全部10-10,晉級藍階后變成20-20,這個規律應該是根據晉級前的狀態而定,也就是說,如果張七和雷龍晉級,那麼他們超過10的屬性將會直接加10點,而未超過的屬性則只是原先的雙倍,


雷龍不用說,自然是個防禦專長的傢伙不過考慮到有些重武器可能需要一定的力量值才能使用,因此,力量的數值也不可忽視,至於其他嘛,對這個傻大個來說,還真的沒什麼用,

玄天成嘛,說到可憐這傢伙還真排的上號,雖說得了終極獎勵,但硬生生的比張七他們少了一半,不過張七也沒讓他一直走均衡路線,倒也給了他一些側重點,

至於自己嘛,張七早在進入輪迴的時候就有了打算,根本就不需要多考慮,

既然已然考慮妥當,倒不如先行晉陞,

有了張七這個活電腦,就連玄天成都懶的再去腦筋,張七說啥,他就升啥,

就在馬上,眾人開始了屬性升級: 雷龍:體質:71-71;力量:50-50;速度:10-10;精神:10-10;智力:5-5;

玄天成:體質20-20;力量:30-30;速度:20-20;精神:20-20;智力:30-30;

張七:體質:20-20;力量:10-10;速度:41-41;精神:10-15;智力:36-36;

眾人像是打了激素的瘋牛一樣,興奮之色溢於言表,

要是依著現在這個屬性,張七完全有信心僅憑這個團隊也敢直面紫階劇情強者,

張七還好,只是一邊又一邊的嘗試著自己新增屬性后的強大,適應著這個忽如其來的力量,

雷龍倒是沒什麼反應,充其量也只是一遍遍的緊握拳頭,也不知道他心裡在想些什麼,

唯有玄天成更是誇張,學起了江湖劇里的狗血劇情,,撥劍狂嘯,

震的四處鳥獸飛奔,也不怕引來一群極獸,

張七也不管他,反正從王家堡到天泣城的這段路上一向來都是勢力必爭之地,極獸早被肅清,他也知道玄天成那鳥性格,

得瑟,就讓他得瑟去吧,這個愛張揚的傢伙,

極獸沒有引來,倒是引來了一群人,

就在玄天成狂嘯沒多久,這群人便策馬跟了過來,

張七一看,這是一群裝扮各異的路人,不過看他們的行走方式,應該是同為一伴,

人數17個,各騎高頭大馬,浩浩蕩蕩,倒是揚起一片灰塵,

看他們的反應,應該是沖著玄天成那一聲長嘯而來,

果不其然,

「這位兄弟,有禮了,」

中間一個中年男子拍馬而出,看他所騎之馬十分俊朗,有別於其他人,就品種來看,倒也不輸於張七之馬,應該是其中為首之一,

玄天成在張七一眾中對外就是代表,不管是實力還是形象,

既然對方如此客氣,也自當還禮,當即一手掬胸,行禮回應:「這位兄台見禮,」

中年男子也是個頗有閱歷之人,自然是識得玄天成的禮節,料定玄天成必是出身於大家,指著身旁一位中年美婦主動介紹起來:「在下宇文達,來自遊俠聯盟下屬太一門,這位是魔法聯盟下屬蘇薩公會的妮特魔法師,適才聽聞少俠嘯聲中劍氣縱橫,故上前相詢,請少俠不要見怪,」

嘯中帶劍,玄天成倒是愣了一下,自已倒是無意在嘯聲中夾雜劍意,倒有很大可能是受到了劍魂的影響,不過此人能根據這個判斷出自己的大致實,眼光倒也不凡,

或許是感覺到了玄天成內心的疑惹,還沒等玄天成開口相詢,便把箇中原因盡數說出,

「呵呵,少俠勿疑,我太一門就是一打鐵的門派,經年與武器會伍,久而久之,對劍氣之類的感應比常人多了一些心得,故而適才上前問好,」

玄天成還沒答話,倒是邊上這個女魔法師先行嬌笑了起來,

「少俠莫要聽他亂說,太一門雖然不在九宗十八會之內,可確是天泣城裡最大的武器鑄造家族,整個天泣大半裝備都出自太一門之手,天泣里除了太一門自己,倒沒真沒人敢叫太一門打鐵的,宇文兄真是太謙虛了,」

中年男子宇文達憨憨一笑,連忙搖頭應著:「不敢不敢,」

「在下門派只不仗著一些祖傳技藝,謀些生計,那裡敢當高貴的魔法師如稱謬讚,宇文達惶恐之極呀,呵呵呵,」

聽著宇文達和妮特二個交談,張七倒是感覺的出來,妮特雖然是一個高貴的魔法師,但無論在為人處事方面還是家族實力方面,應該都不及這位宇文達,

在這個血腥競爭的世界里,有什麼比販賣武器更賺錢的,何況是壟斷一半以上的產銷量,且不說這裡面到底有沒有其他原因,單就這份魄力就足以在天泣城有一定的話語權了,

透過張七的略帶深意眼神,玄天成當即明白過來,看來自己的真正目標應該這個中年男子才對,

「在下託大,稱一句宇文兄,太一門的大名在下如雷貫耳,一直未曾相識,引為生平憾事,」

「在下玄天成,來自王家堡,現帶著幾個兄弟前往天泣城登天樓撞撞運氣,但不知兩位前往天泣城何事,」

「哈哈哈,」

宇文達聞言大笑,

「玄兄弟,真是太巧了,在下和妮特魔法師也正是帶門下兄弟前往登天樓認證,如不嫌棄,不如一起前往,一路上也好有個伴,」

一勒馬韁,玄天成豪爽大笑,「好好好,在下正有此意,」

眾人一陣寒噓,一起撥馬前行,



一路上自是話題不斷,特別是如玄天成這般善於交際之人面前,更是妙語連珠,惹著妮特等人淺笑不止,倒是醜化至常人的白天無人問津,

雜言細語自不必一一細表,

只在聊天過程中張七倒是獲取了一些信息,

整個天泣城裡,只有主城才有登天樓,才能進行進階認證,同時也兼鑒定之類的事情,因此,每每都會有各勢力帶手下白板過來晉級,特別是這條大路,更是通往天泣城的必經之路,遇到前往登天樓之人倒也並不意外,

這也難怪當初明光會和王家會明爭暗奪這片地盤那麼久了,想到這裡,張七心中倒是奇怪,自己在天泣城也待了有段時間了,倒還從沒遇到過明光會的人,

妮特是個藍階五級的女魔法師,不過以她的年紀而言,多半也就止步於藍階了,有生之年能進級虛紫就算是不錯了,這次她是帶了公會裡五個魔法師前來認證,不過真正有大概率的就只有兩個,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