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爲之前海遠航心中對項清明的態度已然明瞭,所以此刻當他聽到林長林婉言拒絕他的邀請的時候,他並沒有感到意外。

2021 年 2 月 3 日

“既然林局長您日理萬機,那我們改日再約好了!不過……”

“哎呀,老海啊,你有什麼話就直說好了,咱們兩也算是多年的交情了,只要我林長林能夠做到的,你儘管開口就是了!”

“既然林局長這麼看得起海某,那我就直說了!我們前幾日和項司長商量的那件事兒,不知道進展如何了?”

海遠航並沒有直接向林長林道出事實,說他已經從項清明那兒知道了事情黃了,而是以試探性的口吻向他詢問那事兒的進展!

電話那頭大概沉默了幾秒鐘的時間。

“老海,那事兒不是已經交給了項司長那個從京城來的侄子項陽了嗎?至於進展如何,我也不是很清楚!要不你打個電話,詢問一下項司長!”

“哦,那行!”海遠航臉色一變:“既然您不清楚,那我待會再打個電話詢問一下項司長好了。這麼晚了,還打擾您休息,真是不好意思啊,改日您一定要賞臉,讓我做東好好的請您吃頓飯,到時候海某在當面敬您幾杯,就當是賠罪了!”

“老海,你這說的是哪裏的話,這樣未免太過生份了!”

“呵呵,應該的!那您先休息吧!就這樣,我掛了,咱們改日再見!”

“嗯,好的,再見!”

二人相互寒暄幾句,這才掛斷了電話!

通過剛纔和林長林的通話,海遠航隱隱的感覺到這個建設局的林局長似乎對他有意隱瞞了些什麼。

原本他是想從林局長的口中探聽出些事情的始末,但是沒想到這個林局長竟然推脫不知,確實讓他有些措手不及。

不過仔細想想,這個林局長雖然平日裏沒少收取他的好處,但是到了關鍵時刻,也不見得這種人會和他站在一起!

俗話說,人不爲己天誅地滅!林長林選擇在這個時候置身事外,倒也讓他感到不足爲奇。像他這樣的人,能夠做到今天市建設局局長的位置上,其必然有自己爲之倚靠的生存之道。

在他看來,官場上的爭鬥卻也絲毫不亞於商場上的明爭暗鬥!

林長林既然選擇在這個時候置身事外,那麼其中必然是有什麼威脅到了他的自身利益,所以這纔不得不令他抽身出來。

想到這裏,海遠航又不禁開始疑惑起來了:到底是什麼原因會致使項清明和林長林不約而同的選擇退出呢?按理來說,像這樣的人是絕對沒有理由放着到手的好處而中途放棄的!

就這樣,時間一分一秒的在不斷流逝,然而縈繞在海遠航心頭當中的這些疑慮,卻是依舊猶如一團漿糊一般,灌滿了他整個的腦海,始終百思不解、揮之不去!

半個多小時後,書房外的敲門聲響起,纔將他的思緒又重新拉回到了現實當中!

“進來!”

門開了,首先進來的是管家老陳,跟在他身後的還有另外一個人:此人身着一件黑色夾克衫,體型壯碩,頭上戴着一頂黑色的鴨舌帽,嘴上竟然還套着一副醫用的口罩。單從這副外表上,是很難看出此人的真實年齡來的!

“老爺,趙明來了!”管家老陳來到書桌前,低聲的說道。

沒錯,管家老陳口中所說的趙明就是四方集團保安隊的隊長趙明!

這趙明明着是四方集團安保部門的隊長,實則暗地裏是海遠航一年前安插到四方集團內的臥底,目的就是爲了伺機查尋當年那筆鉅額資金的下落。

確切的說,這趙明是海遠航多年培養出來的殺手,身手不凡。

而他的這個身份在四海集團內,屬於絕密,只有海遠航自己和管家老陳知道,就連他的兒子海天都毫不知情!

這就是趙明每次來爲什麼都要包得跟個糉子似的,爲的就是不讓熟人把他給認出來。

只見趙明擡手摘下口罩露出了那張熟悉的面孔!

“義父,您這麼晚找我過來,是不是有什麼任務吩咐我去執行?”

此時此刻,趙明的臉上沒有任何的表情,不過看起來卻是徒增了幾分冷峻與猙獰,給人一種冷酷無情的感覺!

雖然說趙明潛進四方集團已有一年之久,都沒有絲毫的收穫,但是他對自己手底下的這個得意義子,還是感到很滿意的。

且不說趙明對他這個義父是忠心耿耿,就以往派他出去執行任務,他都能夠很好的完成,幾乎是沒有失過手!也就是這一年來,派他臥底四方集團之後,由於身份的原因,基本上也就很少再派他出去執行任務了。

“老四,義父也不跟你拐彎抹角了。今晚這麼急着找你回來,就是想要詢問你一些事情!”海遠航緩緩的說道,在趙明的面前他倒是沒有像之前那樣,繃着個老臉一臉的不悅!

“義父儘管問便是!”趙明依舊面無表情的回道。

“剛纔我接到項司長的電話,說是咱們的計劃失敗了,而且連那個姓項的小子也連夜趕回了京城!項清明那個老狐狸根本就沒有對義父透露半個字。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兒,你清楚嗎?”

趙明很顯然對此事兒的突然性也感到了十分的震驚,原本平靜如水、神情冷峻的臉色也凸顯出了一抹驚詫!

“義父,你說什麼?咱們的計劃失敗了,這、這怎麼可能?”

海遠航點了點頭:“應該是錯不了!今晚你沒有和方雅男那個臭丫頭一起嗎?”

當海遠航看見趙明臉色的反應之時,他知道趙明對此事兒肯定也是一無所知了。

“沒有,她今晚根本沒有通知我跟她同行。她今早上把我和其他那幾個保安從派出所裏保釋出來之後,只是吩咐我帶那些人去看傷,至於其他的就沒說什麼了!”


短暫的驚詫之後,趙明的神色又重新恢復到了之前的冷峻!

“他沒有對你昨晚的舉動產生懷疑吧?”

“應該沒有!”

“今天在公司裏有沒有發生其他的事情?”海遠航接着問道。

趙明沉吟片刻,回道:“今天早上我從她的辦公室出來的時候,看見方勝利領着一大幫的股東氣勢沖沖的說是要去找方雅男理論,我想應該是爲了昨晚在酒店發生的事情吧!後來吃中午飯的時候,我聽說那幫股東的確是去找方雅男理論了,而且還差點鬧出大事。”

“喔,什麼大事兒?”

“據說方雅男身邊的那個保鏢葉三平把其中一個股東給打了!”

海遠航臉色一變,語氣略帶疑惑的說道:“竟然有這種事,那後來呢?”

“後來好像是方雅男有意包庇了他,據說是因爲她在股東面前立下了三日之約,要在三日的期限裏,解決公司的危機,給衆股東一個滿意的交待,如若不然,她本人就立即辭去四方集團的總裁之職,這才促使股東們不去追究那個葉三平的責任。否則的話,他早就被開除了!”

趙明不緊不慢的說道。

“三日之約,看來方雅男那死丫頭肯定是有所準備,不然也不會以自己的職位作爲賭注!”海遠航將目光收了回來,看着書桌喃喃自語道。

“義父,有句話不知道該不該說?”

“但說無妨!”海遠航又將目光重新移回到了趙明的身上!

“我覺得今早股東鬧事兒,應該是方勝利背後使壞牽的頭!”

趙明所說的,倒是讓海遠航頓時來了興趣!


方勝利和方雅男之間的矛盾與不和,海遠航之前是有聽趙明對他提起過的,所以方勝利鼓動股東們鬧事討要說法,倒也讓他沒有感到任何的意外。

呵呵,看來這個方勝利倒是一個不錯的合作對象。

海遠航嘴角間勾起一抹陰邪的冷笑,陰險至極!

半晌。

“今天,有沒有什麼人去找過方雅男?”

“除了龍副局長,其他的人我倒是沒有注意!不過……”趙明微微蹙眉的回道。

“不過什麼?我說趙明,你小子能不能不要總是這樣,有什麼話就直接對老爺說好了,老爺又不會怪罪你!”

站在一旁的管家老陳終於忍不住說話了,言語當中似乎對趙明不太滿意! “不過什麼?我說趙明,你小子能不能不要總是這樣,有什麼話就直接對老爺說好了,老爺又不會怪罪你!”

站在一旁的管家老陳終於忍不住說話了,言語當中似乎對趙明不太滿意!

“是啊,老四,有什麼就直說,不要吞吞吐吐的!”海遠航道。

趙明並沒有理會管家老陳的抱怨,也不去看他一眼。

平日裏這老陳佔着自己是海家管家的身份,總是擺出一副趾高氣昂的模樣,趙明也懶得去理他!

在殺手的世界裏,特別是像趙明這樣從小就被培養起來的頂尖殺手,他們 眼中只有一個主人。而從趙明第一天接受訓練開始,他的唯一的真正的主人便就只有海遠航一人。

要說這個世界上還有一個唯一的人可以命令驅使他做事,那麼這個人就非海遠航莫屬!

“義父,我不是跟你說過嗎,方總的表妹任菲菲任總的男朋友是建設局林局長的兒子林楓?”

海遠航點點頭:“嗯,你是跟我說過這件事兒!”

“我是一年之前進的四方集團,自打那以後,我下班的時候,經常會在公司的門口看見那個林楓。雖然說二人見面的過程並沒有過分親密的舉動,但是從任總的反應來看,我覺得二人應該就是男女朋友關係不假。可是就在一個多月以前,我發現林楓好像就再也沒有出現在了公司門口。反倒是那個剛來不久名叫葉三平的傢伙經常會跟任總出入公司。就上回我跟您說過,方勝利爲了收買葉三平,特意將他約到了一家夜總會。當天晚上,任菲菲竟然跟他一起來到了夜總會,而且還當着我們的面,說葉三平是她的男朋友。”

趙明停頓了一下,嚥了咽口水,接着說道:“我當時就感到奇怪,這任菲菲不像是個水-性-楊花的女人,怎麼這麼快就又換了男人了?”

海遠航嘴角微微翹起:“喔,還有這樣的事兒?”

聽趙明提起的這個情況,讓海遠航想到了林楓的老爸林長林林局長!

難道說林長林突然的退出跟他兒子林楓有關係?

不得不說,海遠航不愧是一隻老謀深算的老狐狸,有着一副普通人難以匹及的對事物判斷的靈敏嗅覺。只要給他點味道,他就能嗅出個五五六六來!

……

“菲菲,他去哪兒了?”

任菲菲剛一進門,方雅男就從沙發上站了起來。

葉三平走後,任菲菲馬上就在方雅男的暗示下跟了出去,看那傢伙究竟去做什麼了。

看了眼已經買手機回來的小敏後,任菲菲神色有些不自然的咳嗽了一聲:“小敏,今天你也累了一天了,現在時間也已經很晚了,沒其他的事兒,你就先回去休息吧,明天還要上班呢!等會,我就和表姐一起回家!”


“好的,方總,任總,那我先走了,你們也早點回家休息吧!”

小敏點頭答應了一聲,便走出了包廂!


方雅男的臉,沉了下來:“菲菲,他真去那、那種地方了?要不然的話,你不會支走小敏的。”

任菲菲哂笑了一聲,道:“出了酒店大門口,我也打了一輛出租車,跟了上去。大概二十分鐘左右,車子在一家酒吧的門口停了下來。後來我也下車看了看,那家酒吧正是全天都市最有名、最豪華的今朝皇朝酒吧!”

不知道爲什麼當方雅男聽到任菲菲說葉三平並沒有去那種低俗場所搓背按摩後,整個人整個身心都頓時鬆弛了不少。


剛纔葉三平離開包廂的時候,跟她說他要去找人搓背按摩,方雅男第一時間就想到了那種地方。

男人們都愛去那種地方消遣快活,特別是有錢的男人。而葉三平今晚恰好從林長林的手上訛來了十萬塊錢,這十萬塊錢足夠他逍遙快活一整晚的了!

這不得不讓方雅男心中充滿忐忑,她不知道她自己的心裏爲什麼會有這樣的感覺,她只知道她必須第一時間掌握到那個傢伙的行蹤,否則的話,她就是坐也坐不安穩!

“這個混蛋,都這種時候了,他還有心思去酒吧花天酒地!”

雖然方雅男從任菲菲的口中得知了葉三平並沒有去那種地方,但是她心裏總覺得葉三平去酒吧那種人多眼雜的地方肯定是去尋花問柳了。所以她心裏還是有些悶悶不樂,甚至是怒氣上涌!

“菲菲,馬上給他打電話,叫他立即趕回來!”

“他沒有手機。”

任菲菲走到方雅男對面,坐在沙發上,微微垂下眼簾:“表姐,我有些話,不知道該不該說?”

方雅男深吸了一口氣:“說吧,反正這兒又沒有別人。”

任菲菲點頭:“嗯,我想問,你是不是,是不是喜——”

方雅男黛眉微微皺起:“我喜什麼了我?”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