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見龍皇話落,盤旋起漫天火紅焰霞,虛幻龍影騰挪躍空,一雙巨大閃亮龍眼發著炯炯神光,漫透籠罩住步長風。

2021 年 2 月 3 日

元神識海中一聲龍吟咆哮,大喝:「小子,心神歸一,龍神**!」

火紅光芒漫天自龍皇身上升起在步長風元神膨脹,「咔哧」一聲巨大爆鳴聲響砌天鋪地,巨大火紅虛幻龍影爆炸,紛飛起無數繁複龍紋閃亮,同時步長風元神識海幻化出一個巨大古樸的光陣,紜紜生輝。

呼的聲聲急速風雷劈爆,漫天閃光聚攏,只見一條火紅龍影全身極速縮小光化,化作一道光電極速的撞進龍紋光亮陣心,陣心一道巨大圓盤中奇奧生澀圖案中一條光亮翻騰的龍影錚錚龍吟不絕,「砰」巨大光影升華,瞬間漫透步長風全部元神識海,龍吟連綿蔓蔓層層壓下,引起步長風全身上古真龍氣血遊走,瞬間穿透全身筋絡血脈,帶起呼呼天地靈氣重遊九重元神識海,層層洗滌。一滴真龍血珠金光燦爛的懸浮旋轉在識海光陣之上,發著嗚汪嗚汪龍吟沉鳴。

步長風盤膝坐在元神之中,全身火紅煙火嘩嘩燃燒,片片龍鱗時隱時現,光暈泛盛,額間一條明亮炙紅龍影飛舞,陣陣無窮威壓激蕩四周,颳起陣陣風勢呼嘯嗚咽,扭曲身形左右搖擺,激烈氣浪下滴溜溜的在元神中打轉。

片刻間,步長風全身光亮逐漸繁盛,慢慢包過全身火紅煙火,形成以個巨大的光繭,光芒激射,照耀整個天空,萬丈光輝久久不息。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 巨大光繭之中,步長風只覺身不由己的全身被無形天地靈氣緊緊纏繞勒索,勝似被裹粽子一般被五花大綁,只覺呼吸陣陣困難,窒息難受間,元神識海中一團光華冉冉升起,一滴金光燦燦鮮紅血滴光耀騰現,正是龍皇注入步長風體內洗髓划體的半滴真龍血脈。

此時金色真龍血脈盤繞著無窮磅礴法則懸浮此時林風的靈魂識海之上,隔離引動起下方識海之內另一個已經殘破虛幻的步長風靈魂化著一個大大漩渦形成。

立時兩道靈魂虛影一上一下的充斥勃炸起巨大破壞氣勢,對斥澎湃,頓時波濤洶湧元力翻江倒海般狂暴肆掠不息。

只見無數隱藏於全身經絡中古怪力量剝絲抽繭般強迫析出,洪水濁流之勢急速奔騰,涌擠排灌進殘破虛幻靈魂識海漩渦之中。

而被冉冉光亮的真龍血滴包裹中的一道林風靈魂瞬間滾燙升華,毫不示弱,一道遠古龍威滾滾壓出,暴漲的金色真龍血滴錚錚龍吟威壓鋪天蓋地充斥進林風的元神識海,攪動起早先被滔滔龍神識海無窮封印鎮壓下的無數古怪力量,勢如颶風浪潮一般狂嘯卷跌。


嘩嘩轟隆粗暴聲中,抽剝分離的古怪力量牽起一條巨大毀天滅地青色龍形盤旋,囂焰凶火的大張吞噬一切的無形巨口飛躍撲向金光燦燦真紅血滴。

此時步長風體外,明亮耀眼光繭陣陣星火符文自動生成,漂浮圍繞,絢麗多彩,周圍天地靈氣緩慢如絲輕抽,流淌向光繭,全數被步長風吸納入腹,五顏六色五彩光暈瀠繞喧騰中,步長風滿臉扭曲痛苦中,元神間二道青紅光團不停隨著內息吞吐鑽進鑽出,拚鬥交纏,激鬥起頭上一片清氳氣團蒸騰不止,時時泛起絲絲混亂法力波動,盪向四周。

步長風心識自然知道正是二道靈魂交融匯合時機,卻又無法控持真龍血脈包裹中的靈魂和幻化青色龍形的靈魂劇烈爭鬥,彷彿誰也不讓誰,兩雄拼戰,相互吞噬纏鬥,苦得步長風全身狂暴力道橫暴混亂,血肉筋絡絞作一團,七竅血流不止,爆突著一雙血眼,火焰噴張,全身不住嘯吼怪叫,只覺自己全成了烽火囂囂戰場一般,一個勁不停恨罵死龍皇出的什麼餿主意。

眼下體內二個都是自己靈魂,只能幹瞪眼的瞧著二個靈魂激斗,即勸解不了也幫不上忙,不停苦苦撐持,連連催動全力運轉龍神**,心神合一,不敢旁騖,極力抗衡,只盼龍神**快快結束,融合元神識海。

此時,只見金光血滴突然層層五色灼目法紋自動浮現,層層疊疊鏤印出古老龍族符文,極速無比的發著「汪汪」金鐵鋼鳴,嚴陣以待般光暈炫舞長鳴,噴旋無數古老符文幻化的五色氣流光暈纏繞真龍血脈極速轉動,一片古老亘古龍族氣息閃電般盪遍步長風全身,鍛煉過步長風每一分經絡血脈,咯咯聲響中鋒利森實的古樸龍紋鱗甲覆蓋步長風全身。

砰碰」一道清脆劇烈雷霆撞擊,劇烈排山倒海滂沱力道爆響,金色血脈光團迎頭撞入奔撲而來的巨大識海龍形巨口,隆隆聲息中,一道火紅光亮隱約閃爍著金光符紋划進無數古怪力量幻化的粗暴龍形體內,層層分離飄旋的五色灼目法紋快速的瀰漫瀠繞而上,包裹完整片元神識海中抽離剝出的青色龍形力量,任由青色龍形力量狂暴氣流突撞爆橫,亦不能破開古樸龍紋光團層層包裹收縮,蹂煉融合。

片刻間,青色龍形力量逐漸退化無形,只見五色法紋靚麗炫動,濃濃光華符文包裹中升騰浮現出一道灼流漿化的血色龍影,孵化成型,極速遊盪翱翔在金色血脈光團中激昂咆哮。

元神識海中灼目光芒透出,炯炯光華大盛,金鐵鋼鳴的龍族法紋光暈閃動間,一道古老亘古威壓磅礴怪異的光影大陣掠出,融合蘊釀無數深奧繁雜紋理電光火速般的鏤刻鏜印。

每刻一道,步長風眼前便浮現一片記憶光影,隨著片片記憶光影極速的傳入,步長風和楊啟軍的記憶象下載的光腦一般快速存儲,大量信息蜂擁而入,元神緩慢重溯成長,神識絲絲逐漸清醒,但依然脹痛難受無比,欲裂爆炸一般,迫使步長風緊咬牙關,極力忍受。隨著渾身腥臭莫名物質冒盛污染全身,盪起陣陣混亂氣流透體刮嘯。

也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佝僂顫抖的步長風元神識海終於混亂狂暴氣息逐漸緩和平息,光陣瞬間消失,一滴古樸古色的血紅真龍血脈浮現升騰,滴溜溜的閃動著五色金光,白晝耀日的照得步長風元神識海一片瑩亮堂堂。

體外隨著激亮光芒漸漸影退,光繭中緩慢顯露出步長風污穢光裸身影,一片淺淺光暈輕柔縈繞,若煙電弧絲絲跳躍牽扯,一滴鐫刻覆疊著無數威能高深,雋古法力的古樸古色金黃血滴翻動顫晃著,慢慢重新注入步長風體內,隨一道精亮泛起星火金光一閃照亮整個暗沉的元神識海!

「嘿喝」一聲,步長風一躍而起, 婚色撩人:老公悠着點 ,盪向識海四周。

「成功了!」

滿臉虛弱疲憊的龍身皇道「幸虧融魂成功了,要不然耗盡了最後幾分龍神法力,本皇也只能沉眠潛隱了。」

步長風歡心喜悅半響,才拍著自己的腦袋緩緩的閉上雙眼,探查著自己融魂后的元神識海。

只見元神識海中五彩霞光中一滴金黃的血滴緩緩的炫動漂浮著,陣陣莫名法則光暈泛動,輕柔運轉,步長風運起全身法力向金黃血滴探去,「嗡」的一聲巨響,金黃血滴上光波震動,一股巨大反彈力道擊來,步長風只覺頭腦一陣眩暈,嗡嗡作響,心下駭然,這是什麼古怪,自己居然進去查看不了這顆金色血滴。

用力的搖了搖自己腦袋,試著再探查一次,嗡的一聲,依然被彈了出來,步長風百思不解的奇怪道:「難道沒融合好靈魂?」

停頓半響,龍皇看著脫胎換骨,煥然一新的元神識海,對著滿頭霧水奇怪的步長風道:「小子,只是把你的身體和元神融合貫通,筋脈理順梳理一遍而已,你凡胎肉身依然承受不了你元神識海里的狂暴力量,所以本皇已經全部封印起來了,就憑你現在毫無元力支撐的丹海,這麼洶湧的能量瞬間就會撐爆丹海元神,到時,嘿嘿。可就步怎不妙了!」

「額?」步長風一頭黑線的悶了,「這麼龐大的能量封鎖在體內,用又用不了,還像個定時炸彈似的呆在身體里,這不是和自己開玩笑么?」


「呵呵。」龍皇碩長兩根龍鬚擺動,道:「本皇吃虧吃到底吧,這個其實本皇已經幫你弄好了,本皇封印住的力量會隨著你自身的修為和身體的堅韌強化強度慢慢的解開,等你的修鍊和身體達到一定的強度會自然解開一定的封印,這樣你小子蝦米似得身體才能承受得住,放心吧,本皇給你的安排也是為了你好,畢竟本皇在凝聚成型之前,還得一直呆在你小子的體內,你小子出事了,本皇也跟著倒霉,這也是本皇為什麼願意割捨半滴真龍血脈來為你小子保命煉魂的原因!」

「哦!原來是這樣,那不是我現在依然是毫無元力了?」

龍皇眨了一下巨大的龍眼,沉悶的粗聲粗氣道:「你說呢?」

步長風嘆息的看著韻韻柔和光芒流轉的元神,嘟著嘴自喃道:「這下沒得玩了,還不是廢材一個!」

「那也不是沒有辦法的!」

「哦?」步長風一下激動的望向元神空間中巨大虛幻的龍神,咋巴著嘴道:「那是什麼辦法?」

龍皇眨動著眼睛道:「如果你拜本皇為師,本皇就破例額指點一下最簡單的辦法給你!」

「拜師?」步長風眼光一眨的道:「你都說你是什麼龍皇了,連我這麼一個凡人的元神都搞不定,弄一個炸彈似得封印在我識海里,一身龐大能量都用不了,這麼差勁的師傅誰要?」

步長風搖搖頭道:「還是算了吧!別把徒弟教壞了。」

「啥?」一道咆哮怒氣龍威「噗」的一下將元神中的步長風壓爬在地,咻咻怒氣噴吐出呼呼火焰炙烤在步長風四周,「難道拜本皇為師就這麼難為你小子了?萬千位面的強者求著想拜本皇為師,本皇還不搭理呢!小蝦米!」

「我才不信,全是你在說,不然你咋落拓成這樣?跑到我元神里來幹什麼?」

「這……」

一聲清麗呻.吟突然響砌在識海。 步長風神情一愣。「呀!還有個人呢。」

一陣支吾囈語「先生……無極宮……」

龍皇斜眯的掃視了一下,「呵呵」一陣笑聲在識海響起,「想救哪個女娃娃么?」龍皇吧咋著嘴眯著一雙巨大的龍眼瞄著步長風,「想救就說嘛,只要你做本皇的弟子,本皇就勉為其難的救一下哪個女娃娃。」

步長風默不作聲,毫不理會腦海中的龍皇,四處轉了一圈,道:「我咋出去?」

「嗯?進得了元神,你不知道咋出去?哦。是了,你小子才熔魂成功,一些法決都消失了,也罷,本皇幫你一把。出去了可得做我弟子哦!」

「走!」龍皇猛的一道鼻息打出,步長風「啊」的一聲驚叫便離開了自己的元神識海。

步長風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一陣好聞舒心的香氣撲鼻,一名絕世芳華的絕色女子曼妙玉體裸露的躺卧在自己懷中。

全身一片幽藍光暈包裹,韻韻光暈流動中自己兀自還和此女合體躺卧在一床錦被上。

步長風面帶紅赤的趕緊拉過一旁亂糟糟的錦褥蓋上,挪了挪身體,扭著頭轉向一方,霍然發現,自己和絕色女子躺卧在一個半截前轅無馬的馬車上,一個巨大透明的光團包裹在四周,透明光團外一片灰騰激流划著激耳的呼嘯快速的掠過光球,而光球發著煜煜紅光同樣快速的向前飛馳著,入眼灰濛濛的的世界外還是一片灰濛濛。

「我們這是那裡?好奇怪的樣子!」步長風脫口而出的問道。

「當然是空間隧道里,你還以為你會在那裡?」

「哦!」步長風神情緊張的問道:「空間隧道?什麼空間隧道?」

龍皇巨大的眼睛翻了個白眼,沒好氣的道:「就是你們空間外的隧道,要不在此,你以為狂暴肆虐的亂流,和磅砣無際的能量下,你還能在此和本皇談話嗎?早成齏粉,煙硝雲散了。」

「哦,這樣呀!」步長風盤坐起身體,望了望錦被中依然雙眉緊閉,嬌.吟微細的絕色女子,心中一下莫名其妙的問道:「這女子怎麼了?」

「中魔毒了!」

「魔毒?什麼意思?」

龍皇道:「按你們人類的話講就是女娃娃中的了一種很厲害的毒,主要是被魔炎山的一種迷惑心智的歡樂花粉侵入體內,可能是被同路的老者以為女娃娃中了什麼魔招,心急冒失的救人,反而激發了暗藏的歡樂花粉,不但嚴重傷了心神,還讓歡樂花粉毒素擴散全身,心智受損。」


「哦」,步長風點點頭道:「「歡樂花粉」是什麼?一種花的粉?很厲害么?」

「什麼花花草草亂七八糟的,這是一種魔毒,很厲害,是魔炎山門的獨門秘法之一,這是一種專門用來控制心神的魔法,一旦被控制心神,就會變成行屍走肉一般的傀儡,而且這種魔毒用途廣泛,不但能控制傀儡為奴為仆,還可以控制在敵人身邊做隱藏殺手,需要時激發,攻擊總是突入其來,出人意料,防不勝防。此魔毒還有另外一個特點,就是女子一旦被控制,便被服了天下最猛的春藥一樣,**無比,魔炎山用此招不但可以得到無數合體雙修人鼎,大肆採集元陰修鍊,還可以培養美色殺手哨探,專門收集敵方機密,破壞要害,厲害之強不下幾萬軍隊威力。」

步長風心一緊,心下不由想到從此女落在自己懷裡到現在就沒醒過,怪不得當時見到此女胸前血跡一大片,定是同伴老者注入法力反而引發魔毒,早已昏迷不醒,急忙道:「那這位姑娘不是已經魔毒發作,全身春藥泛濫?心智早毀於無形?」

「其實不然,註定你小子福澤天緣深厚,此女魔毒最是猖狂爆發之時,正好又是本皇龍神血脈激活那刻,而本皇復甦的條件最是苛刻,如無另一半「龍殉龍跡」早先激活,本皇也不會湊巧龍神蘇醒過來,本皇可是隨著時間潮流已經不知道沉睡過多少時間了,居然莫名喚醒就碰道你小子,可見機緣福份冥冥註定。然而倒霉的是隨之降下的一絲上古混沌之氣又先一步霸佔你小子元神,眼見你小子凡人軀體承受不住如此磅礴巨大的能量,快爆體湮毀,本皇一絲龍神剛醒,又無法對抗此種上古混沌之氣,本皇又無處可躲,正心恨天禍難測,龍神湮滅之際,機緣巧合下女娃娃萬年難覓的玲瓏玉體居然驚喜的出現在旁邊,正好全身魔毒潰散爆發,春情蕩漾,玲瓏花蕊自動綻放,本皇急切間靈光閃動,催動本皇龍族雙修秘法,利用小子體內的混亂暴狂混沌之氣克制住女娃娃體內的魔毒肆掠,死馬當活馬醫,希望能救得你倆,又能壓制住小子你體能各種狂暴混亂氣息.果不其然居然雙雙得救,也讓本皇機巧遁藏,進入小子體內,而且借著玲玲玉體的玄陰靈氣,恢復了本皇龍神。」

「什麼?死色龍,居然利用我雙修!」

龍皇道:「小子,本皇可是救了你條小命,謝字沒一個,還怪起本皇來了?當時小子你自己都不知道你自己是誰了,難道本皇還要和你商量一下么?」

「這樣呀?謝就免了。」步長風望了望車內道:「那魔毒不解了么?」

龍皇搖搖頭道:「小子你只是個凡人,並無系統心法引導,只是病急亂投醫而已,勉勉強強壓制住而已,魔毒依然未清。」

步長風張著口大叫道:「那不一樣要成傀儡?變成行屍走肉!」

龍皇道:「正是。」

步長風道:「那如何是好?可有什麼辦法解救?總不能眼看著變成行屍走肉的傀儡!」

龍皇看著步長風道:「辦法不是沒有,如果本皇龍形現世,恢復當年一半的法力,這種小小的魔毒未必能難倒本皇,另外的辦法就是本皇的一半真龍血脈也可以輕鬆清除女娃娃的魔毒。」

「什麼?你這不全是空口白話么?你都躲到我腦子裡了還有什麼龍形?真龍血脈也被我煉化了一半,這算什麼主意?」

龍皇呵呵笑道:「別急,小子,辦法並不是沒有,這就要看你的了。」

步長風摸摸腦袋,趴在車門上道:「快說,快說。」

龍皇道:「不是有一半本皇真龍血脈注入小子你體內么?」

步長風點點頭。

龍皇道:「你可知道本皇真龍血脈本身就來自上古傳承,蘊含無上神秘法則,可是說是萬千世界位面獨樹一幟的奇葩法則,而且天生帶著天地陰陽運轉法則,是克制妖魔邪道的煞星之一,這種低級魔道妖法有你出面就可以化解掉了。」

步長風糊塗的望了望自己半裸軀體道:「你看我全身能量被封印,連一點你說的什麼法力也無,拿什麼去救人?現在自己都自身難保,你不是拿我開心么?」

龍皇道:「這正是本皇接下來要交代給你的事情。做我的弟子吧,這點小事,本皇幫你。」盤踞的虛影龍皇道。

龍皇一下睜開巨大龍眼,急道:「你的元氣還沒恢復,比普通修鍊者還不如,只要答應做本皇弟子,本皇立刻出手,如何?」

「搞了半天還是要讓我做你徒弟?哎,你都只剩個虛影了還想當人家師傅?」步長風搖了搖頭的說道。

龍皇繼續道:「小子,你這是看不起本皇呢?難道你喜歡那個女娃娃?啊,對呀,那可是一位嬌滴滴的絕色女子呀,人見人愛呀,呵呵,你倆本來就有合體之緣,本皇就成全你小子,必定想方設法讓那女娃娃做你雙修伴侶。做本皇弟子吧?」

步長風不為所動的乾脆又躺下了,反正自己現在是身體元神都梳理通透了,一時半會也不用心急了。

腦海中,龍皇暴跳如雷的一會幻化成一個老者,一會幻化出一個漢子,一會幻化出太婆。。。。嘴裡不停的嘮叨辱罵著「笨蛋,蠢貨,天底下多少天資優秀的俊才本皇都不看在眼裡,偏偏遇著你這蠻牛,什麼怪獸都嚇不著你的丑石頭,狗東西……」

「小子,總有一天你要跪著求本皇饒恕你今天對本皇的傲慢無禮,別以為本皇用得著你就拿你沒辦法了……一會有你瞧的……」

步長風粗氣連連的對著元神中龍皇道:「我做人的準則就是見死必救,如果為了得到你的什麼大大好處,有失我做軍人的尊嚴,如果你能幫我,又何必讓我求你呢?在我們的世界有句名言叫: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

說罷,元神中一下寂靜,龍皇安靜的用古怪的眼神盯著步長風,緩緩的道:「七級浮屠?這句話在我遊歷空間時似乎在哪聽過!」

步長風喘了幾口大氣道;「我們地球人說的!」

突然,一陣飄搖緩緩的跳動起來,步長風警覺的抬起頭,急速的爬起來,朝著四周探視。

只見透明的光球外,遠處灰色的空間陣陣象波浪一般浮動起一片黑色浪潮擁向包裹著步長風所在的透明光球,快速的捲來,陣陣劇烈的碰撞摩擦聲嘶鳴涌動,劇烈顛簸衝撞傳來。

步長風猛然間臉色深黑,雙眉深鄒,憑自己多年在地球太空的感覺,知道一些太空中存在的怪異暗涌渦流,如此快速接近的黑浪一般的氣團必定不是什麼好兆頭,不知道是這世間什麼無形紊亂渦流洶湧而來,一股說不上來的危險籠罩心間。

心中正憂慮間,片刻功夫,已經可以可以看見幾十個快速接近的小型恐怖氣團。

回頭沉沉的看著,嘆著氣的向腦海中道:「龍皇大人。快想點辦法出來。」

「這種空間波動很正常的嘛,顛簸顛簸就過去了,當年本皇穿越位面遇見的比這狂野粗暴的空間亂流多得多,那種才是一步小心就真得魂飛魄散了,永世不得超生了!比這厲害上千萬倍去了!」

步長風無奈的苦笑道:「龍皇大人,你當然不怕了哦,你躲在我腦子裡,當然輕鬆自在了,可是我和馬車上的女子都是血肉之軀。莫說我斗不鬥得過,我連見都沒見過這麼嚇人密集的渦流風暴,何況這上不粘天下不著地的,也不知道能往何處躲,你對這個世界熟悉,還是你想想辦法吧。」

龍皇虛眯著眼睛,緩緩的說道:「不急,小子考慮的怎麼樣了?是不是做本皇的弟子呀?」

一陣劇烈的轟鳴伴隨顛簸撲來,步長風看著張合著森森利牙袖手浮現一旁的龍皇道:「你不是說你本領高強么?我也沒見識過,正好露給我見識一下,說不准我就答應做你弟子。」

「呵呵,你先答應做本皇弟子,本皇就出手相救。」

「還是你先出手吧,見識了再說。」

「呵呵,還是先做弟子好,免得你小子鑽空子,本皇知道你小子現在靈魂變異,半天不理會本皇,突然讓本皇幫你穩定空間隧道,鬼精靈鬼精靈的,還是先做弟子保險!」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