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那這麼快弄完了?”姜衍問道。

2021 年 2 月 3 日

“沒有,我還沒來得及打入陣基石呢。”慕容曄解釋。

姜衍無語的問道:“那你拉什麼鎖鏈,我還以爲完事了呢。”

慕容曄剛想解釋,這時候詛咒大陣就好像一個飢餓野獸一樣,朝着兩人這裏就是快速移動。

“小心公子!”沒等姜衍反映過來時,慕容曄一掌直接推向他。

姜衍倒飛出去幾丈遠,這時才發現,哪還有慕容曄這老頭的影子,他憤怒的看向詛咒大陣。右手一招,數千枚的陣基石瞬間出現。

“你奶奶的孫子的,跟我玩陰的,小爺今天就炸了你這祭壇!”姜衍說完,雙手快速掐訣。

就在姜衍發動攻擊時,一道聲音從地下穿了出來。

“公子等等啊,我沒事,我還活着呢。”慕容曄連忙喊道。

姜衍本以爲這老頭爲了救自己被詛咒大陣所吞噬,還打算爆發一下怒氣,結果這老頭到了地底下面去了。

看着慕容曄像幽靈一樣從地面飄了出來,姜衍眼角一頓抽搐,他這纔想起來,這老頭已經是一個鬼修了。

“老朽謝謝公子掛懷了,如果公子覺得虧欠老朽,不如在賜我兩件寶物如何?”慕容曄一臉討好的說道。

姜衍聽後一臉鄙視的看着面前的乾瘦老頭,直接大喊一字“滾。”

慕容曄不僅沒感覺,反正更加死皮爛臉了起來。

“公子您看,老朽已經成爲鬼修,要那些世俗法物沒用,你這靈魂鏈就送老朽如何?”慕容曄說道。

姜衍一聽就明白怎麼回事了,說道:“行啊,那我在送一件東西,以後有了他,你可以自由穿行任何五行之力。”

慕容曄一聽,渾身都顫抖了起來,沒想到公子竟然還有這樣的寶物,也是開心的連連點頭。

姜衍想着之前逛系統商場時,看過一本鬼修的功法,而且價格還不貴。

等了半晌慕容曄看着姜衍竟然在閉眼,剛想上前問話。

姜衍突然睜眼,朝着慕容曄輕輕一點,沒等他反應過來時,一團的功法信息直接進入道他的神魂之中。

一刻鐘後,慕容曄驚訝的看向姜衍,連忙就要跪拜下去,一陣清風直接將他神魂凝聚起來。

“公子,您這是?”慕容曄問道。

“我知道你想說什麼,這樣的話我聽多了,省點力氣好辦正事。”姜衍說道。

慕容曄一臉懵圈,然後就是傻乎乎的點頭。

叮~恭喜宿主裝X成功,獲得鬼福之友成就,獲得裝X值1萬點,怒氣值100點。

叮~恭喜宿主裝X成功,獲得裝X值10點。

聽到系統的提示音,姜衍也連忙轉頭看向慕容曄,他真沒想到這老頭的心思這麼活絡,原本給他帶出來就爲了以後好用,沒想到這老頭出來後轉變的也太快了。

慕容曄也是被姜衍看的發毛,連忙問道:“公子,您怎麼了?”

姜衍回神說道:“沒事,對了,你之前拉動靈魂鎖打算要做什麼?”

“哦,是這樣的,剛纔我在另一邊,本想研究如果靠近陣法,結果發現這陣法竟然朝着你那裏移動了幾米。”慕容曄解釋。

聽到慕容曄的解釋,姜衍立即明白怎麼一回事,朝着詛咒陣法重重丟了一顆石子。

只聽“砰”的一聲,慕容曄愣住了,姜衍卻微笑了起來。

“公子,怎麼會這樣?”慕容曄驚訝的問到。


“哈哈,果然是這樣,其實凌天仙王說的沒錯,他渡劫的時候雷霆之力肯定過於激烈,砸碎的砂石也會很多,我們渡劫的時候剩餘的雷電都會阻擋在體外,如果說在陣法的正上方渡劫,那雷電之力就會流散到四周,而炸起的砂石也會變多,這卻正中詛咒陣法的核心。我們都以爲陣法只能強行破除,卻忽略了以柔克剛的道理,不信你看看。”姜衍說完,手瞬間擡起。


“轟隆!”

天穹之上一道雷電瞬間砸在陣壁之上,而此時的陣壁瞬間出現一個缺口,過了半晌那陣壁再度恢復原貌。

慕容曄徹底被震驚住了,這一幕簡直就是說來就來啊,在看那晴朗的天空怎麼看也不像會打雷的樣子。 姜衍看着陣壁恢復後,又拿了一塊石子丟向那裏,這時陣壁就好像棉花一樣,石子直接落在陣法之中。

“好了,也愣神,我們準備開工。”姜衍拍着慕容曄的肩旁說道。

“嗯嗯嗯。”慕容曄也是連忙點頭回應。

當二人再次來到左右兩側時,姜衍已經將辦法告訴了慕容曄,那就是他來引,慕容曄來安置陣基石。

剛開始慕容還是有點擔心的,但是時間久了,打入地面的陣基石也越來越快了。

一刻鐘後,慕容曄回到姜衍身邊,將陣法的位置和陣眼的位置告訴了他。

“好了,你要小心一些,多弄點樹枝,引的時候切記不要看陣法中的祭壇。”姜衍叮囑到。

當兩人再次分開後,姜衍發現詛咒陣法.正往慕容曄那裏移動,他腳尖輕輕一點,朝着原本詛咒陣法待的地方就射出一排陣基石,然後利用更快的速度,朝着周圍地面一頓打入陣基石。

半刻鐘後,姜衍直接拉回靈魂鏈,慕容曄也是被打拽個踉蹌。

“公子,您下次拽我的時候,能不能先打個招呼啊。”慕容曄說道。

“嗯,你放心下,以後不會有下次,這東西玩一次就夠了。”姜衍說道。

聽到公子的話,慕容曄也是一個頭兩大,有的時候還真不適應公子這跳脫的性格。

“好了,我送你回去。”姜衍說着,右手朝着前往一揮,慕容曄瞬間進入到鎏金宮殿中。

姜衍站在一棵高大的樹木之上,看着前面的詛咒陣法,嘴角輕輕揚起,雙手直接掐訣。

這時詛咒陣法下面的陣基石瞬間亮起,一個個弱小的光柱也開始連接起來,在詛咒陣法顯得異常詭異。而血之祭壇周圍的血魔也開始撕嚎起來,發出“嗚嗚”的聲音。

“起!”姜衍大喝,所有的陣基石瞬間擴散,在詛咒陣法中出現一個個小的光幕。

“轟隆!”

整個詛咒陣法瞬間變形,原本黑暗的陣壁經過這內部一炸,無數的碎石和泥土直接覆蓋住詛咒陣法的陣基石和陣眼。

這時陣壁就好像裂開的玻璃碎片一樣,“嘩啦啦”的掉落在地面,而這些黑色的陣壁慢慢的開始向祭壇那裏移動。

姜衍看着那些碎掉的陣壁,竟然全部化成液體流向祭壇那裏,心裏“咯噔”一下,壞了。

“小全,趕緊分析一下,這液體是什麼東西。”姜衍說完,朝着血之祭壇奔去。

與此同時,血族古堡中的三塊水晶同時亮起。


阿魯卡看到這個情況,扔下手中的鵝毛筆,急匆匆的向內堂跑去。

“阿魯卡你這是幹什麼?爲何這麼急躁,不知道我喜歡安靜嗎?”梵畢斯憤怒的問道。

阿魯卡沒有理會梵畢斯的憤怒說道:“主人不好了,血之祭壇出事了。”

“嘭!”

梵畢斯手中的水晶酒杯直接落地,他愣愣的看向阿魯卡。

聽到阿魯卡的話,梵畢斯半晌纔回過神來,連忙說道:“快,快去叫醒所有血族,我先自己前往血之祭壇。”

沒等阿魯卡反映過來,梵畢斯已經化身成血色蝙蝠離開內堂。

這時古堡的大鐘已經被敲響,昏暗的地下室中,幾十個巨型的黃金棺槨同時發出“吱呀”的聲音。

一隻乾枯蒼白的大手伸出棺槨,用力一推“咣噹”一聲,棺蓋直接落地。

一位身形瘦高幹枯的老者從棺槨中走了出來,銀亮的髮絲,顯得他更加神祕起來。


“是誰!”路易斯·卡西亞六世憤怒的咆哮道。

“吱呀”地下室的大門被打開,阿魯卡帶着一羣僕役連忙跑了進來。

“尊貴的王,我是您的僕人阿魯卡。現在外面的情況十分緊急,血之祭壇外面的大陣被人破壞,這是您的血食。”阿魯卡說着,就將一壺鮮血遞到路易斯面前。

剛甦醒的衆血族聽到,祭壇大陣被破壞,想都沒想,直接拿起身邊的血食開始大飲起來。

路易斯端起血壺問道:“知道對方是什麼人嗎?”

“屬下不知,但是梵畢斯主人已經飛速前往血之祭壇,想必很快就會知道對方的身份。”阿魯卡解釋。

“咕咚,咕咚”衆血族在喝完鮮血後,身體慢慢的開始變化,原本乾枯無色的皮膚,慢慢的開始變得年輕起來。

一位血族少女走了出來,她的樣子就好像一位閃耀的明星一樣,金黃色的披肩發,雙眸靚麗的異彩,緊緻的身材讓人噴鼻血。

“父王,我現在帶人過去看看,如果梵畢斯不敵對方,我也能幫助他。”莎琪兒說道。

“嗯,你去吧,切記你定要小心一些,能破開詛咒大陣的,沒一個是簡單的。”路易斯叮囑到。

“放心吧父王,我一定會滅掉那羣人的。”莎琪兒說完,就帶着幾名剛甦醒的血族離開了地下室。

路易斯看着手中裝滿鮮血的投壺,也是搖了搖頭,他並沒有喝,這種東西對他來說,還不如來一隻活的猛獸好一些。

阿魯卡也是一個聰明的僕人,連忙恭敬的推開大門,將路易斯等人送到內堂。

“鈴鈴鈴”阿魯卡拿着餐搖晃了幾下,這時內堂的大門被打開。

幾名僕人推着兩輛被黑布遮蓋的大車走了進來。


“尊貴的王,這是特意爲您準備的食物,希望您能喜歡。”阿魯卡恭敬的說道。

“嗯,打開吧。”路易斯點頭說道。

當阿魯卡來到一輛大車前,右手用力一扯,遮蓋的黑布瞬間滑落。

周圍的血族們都舔着嘴脣,貪婪的看向大車之中。

“你們這些吸血鬼,放我們出去。” 牧神九歌

路易斯微笑的說道:“嗯,阿魯卡你做的很好,這枚戒指送給你了。”

阿魯卡一聽,連忙恭敬的行禮,雙手高舉接過戒指。

“好了,這裏這麼多妖族少女,你們自己挑選一個吧。”路易斯說着,單手一拖,囚車上面的牢籠禁制瞬間打開。

那羣剛甦醒的血族們聽到這指令,都跟發瘋一樣,衝向那羣妖族少女。

痛苦的哀嚎和吶喊,不斷的在內堂中響起,如果姜衍看到這場景,估計他要滅了血族N代祖宗。 雖然姜衍屬於人族,但比起妖族,他更加反感這些血族,尤其是對這些手無縛雞之力的少女出手。

路易斯·卡西亞六世微笑的看向衆血族,此時的畫面已經不能用血腥來形容,根本就是無盡煉獄。

歡快的血族強者們在飲用完鮮血時,還不忘種下一顆魔咒之種,而這個種子就是僕從之種,如果主人死了,僕從也會相繼死去,這就是血族的忠誠。

“阿魯卡你帶他們下去休息吧,我需要一個人進餐。”路易斯吩咐道。

“是,我尊貴的王。”阿魯卡行禮道。

當衆血族強者離開的時候,路易斯來到那沒揭開黑布的囚車面前,嗅着車內的芳香,他就感覺到興奮。

揭開黑布,幾名妖族少女已經被這恐怖的場景驚嚇的,說不出任何話了,只能哆哆嗦嗦的圍成一團。

“哈哈,放心吧,你們會嚐到快樂纔會死去。”路易斯陰邪的說道。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