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家小黃!草,你敢罵我!”鄧天明開始聽吳良誇他,心裏有些小得意,誰知道他的話,後面帶着彎罵他,頓時心裏就不爽了。

2021 年 2 月 3 日

他對着身後的四名保鏢揮揮手,四名保鏢齊齊而出,將吳良圍堵在其中。

“鄧天明,你在幹什麼,這裏是什麼地方你不知道嗎?”蘇冰見吳良不過是調戲了鄧天明一下,鄧天明就要動手,完全不顧這是什麼地方。

這是什麼地方,難道他不知道嗎?

這裏是他能惹事的地方。

希望吳良不要有事吧,更希望這裏的保安來得快些。

其實蘇冰不知道的是,這裏發生的一切保安都瞭如指掌,在第一時刻他們就上報了上面,上面的指令是,靜觀其變,這些保安也弄不明白,上面的意思。

你說一個弱小的人能幹的過四個人嗎?吳良那具身體能承受幾名壯漢幾下,估計兩三下吳良就會倒下吧。

鄧天明的幾個保鏢不理會蘇冰的喊叫,鄧天明沒有發話,他們絕對不會放過吳良的,就算鄧天明發話了,他們也要給吳良身上留下記號,讓他知道什麼是禍從口出。

“小子不要怪我們,要怪就怪你嘴太臭了!”幾名保鏢,揉揉手腕,扭扭脖子,一起向吳良衝去。

可是他們剛走幾步,就趕緊眼前一花,一個巨大的拳頭出現在自己的面前,然後就一聲嘎嘣的聲音,隨後嘴巴傳來一陣疼痛。

四人紛紛張開嘴巴,從嘴裏掉出幾顆牙齒。

幾人不知道怎麼回事,隨後感覺腦袋有點痛,就暈了過去。

幾人沒有看見怎麼回事,但鄧天明和蘇冰還有那躲在遠處幾名黑衣保安,卻看得清清楚楚。

在哪幾名保鏢攻擊吳良之前,吳良就已經衝到他們面前,然後一人給了一拳。

幾名保鏢看似魁梧,卻在吳良面前不堪一擊。

在他的打擊下,沒有一個保鏢能躲開他的攻擊,都是被打掉幾顆牙齒。

隨後他又以一種極快的速度,到達幾名保鏢身後,紛紛給了一擊手刀,幾名保鏢還沒有從攻擊中清醒過來,就紛紛倒地昏了過。

吳良拍拍手結束了這一場簡單的戰鬥。

經過這次的戰鬥,吳良感覺自己的的內傷有要爆發的感覺,他強行壓下內傷帶來的衝擊,不過就在此時,吳良突然感覺自己的修爲要突破。

吳良不敢大意,對着蘇冰說句一句馬上就來後,匆匆往廁所跑去。

蘇冰想要詢問爲何,但看吳良去的方向,也不好意思阻攔,只有任由離開。

而鄧天明見吳良離開,心裏鬆下一口氣,剛纔吳良的那一手狠狠的震撼了他,他明白不管吳良有沒有錢,權,勢,這吳良都不是他能得罪的,因爲吳良有實力,這種實力不是他能對付的。 吳良鑽進廁所,就一屁股坐在馬桶之上,雙腿盤膝,兩手掐訣,嘴裏念着一段段不知名口訣。

一股股的的濃厚的天地寶氣,靈氣,衝入吳良的身體之中,他也沒有大動作,還是如老僧坐定般,一動不動。

寶氣,靈氣,越來越多,吳良的身體沒法快速的吸入體內,遊離的寶氣,靈氣,都匯聚在他的身前。

當他的身前已經聚集了濃厚的寶氣,靈氣,這些氣體快要實質化了。。

這時吳良突然睜開眼睛, 張開嘴巴一吸,身前那些寶氣,靈氣,迅速衝入他的嘴巴之中,幾息之後,他身前已經沒有寶氣,靈氣。他又如之前一樣,坐着不動,靜等氣體聚集。

這樣來來回回幾次,最後一次吸入那些氣體,吳良打了一個飽嗝,然後他的身體終於有了變化。

他緩緩的旋動雙手,以一種不知名的規律運動着,這時他的體內也發生了變化。

那些被他吸入體內的寶氣,靈氣的能量,全部都聚集在他的丹田之中,本來突破到一層一階的實力,在這些能量的滋潤下,他的丹田之中慢慢變大。


而且這些能量形成了一個小顆粒,然後就是第二顆,再然後就是第三顆,漸漸的形成了九顆能量顆粒,這些顆粒在吳良丹田之中,以一種規律的軌跡旋轉着。

在外的吳良輕輕吐口氣,雙手慢慢平鋪在丹田之外,然後雙手反轉過來,嘴裏發出一個‘凝’字,隨後他就站起身來,握了握拳頭,拳頭髮出噼啪之聲。

“嗯!實力是以前的一倍!”吳良笑笑自語一句,隨後又在廁所之中打了兩拳,拳頭之上帶着呼呼風聲,拳頭的衝擊力也是以前的一倍。

起身,離開馬桶,吳良蹦了幾下,跳躍的高度與瞬間的起跳也強上一大截,檢查一下身體,身體的丹田也大了不少,可以儲存更多的寶氣,靈氣。

一套檢查下來,整體的實力是以前的兩倍之多,如果以前能打到一百個壯漢,那麼現在輕輕鬆鬆就能解決二百個壯漢,實力的強大,代表着他的自信與安全感就越強,威脅到他的人就越少。

來到洗手池,洗把臉,整理一下頭髮,拍拍衣服上沒有的灰塵,吳良就這樣大步走出衛生間。

吳良在衛生間一呆就是兩個小時,雖然他沒有感覺用了多長時間,但門口等待的人卻知道。

衛生間門口,蘇冰與鄧天明等人已經等了很久,但沒有人露出不耐煩。

鄧天明沒有趁吳良進入衛生間的時候離開,此時他乖乖的站在蘇冰身後,沒有剛開始的那種囂張與不可一世,他的保鏢也是醒轉過來,低着頭安靜的站在鄧天明身後。

暗處的黑衣保安,也沒有出來找鄧天明的麻煩,他們都在等待吳良的出現。

“應該快出來吧!”蘇冰轉頭對着鄧天明說道。

鄧天明點點頭,討好的道:“我想也是快出來吧!他那麼厲害,想來在裏面有什麼事吧!要不我進去看看!”

“不用!”蘇冰擺擺手,這鄧天明好幾次想要進入廁所看下,但都被蘇冰阻擋下來,她也很奇怪,這鄧天明來時氣勢洶洶,怎麼被吳良打了幾個手下,就變得這麼老實乖巧了。

“呵呵!那行!”鄧天明笑着說道。


‘嘎吱’

衛生間的門被打開了,一個穿着樸素,皮膚比女人還白皙的少年從廁所走了出來。

“吳良,你終於出來了!”蘇冰快速跑到吳良面前,緊緊與他擁抱在一起。

“大哥!你可出來了!小弟正等着你的懲罰呢?”鄧天明一臉諂媚的跑到吳良面前,點頭哈腰的道。

“額!你不是剛纔那個罵我們的鄧天明嗎?”吳良轉過頭,一臉不可思議的看着鄧天明的。

“別理他!他就是這副德行!”蘇冰不屑的對着鄧天明撇撇嘴,她知道,這鄧天明這副樣子,肯定是想得到什麼好處,不然不會這樣。

吳良鬆開蘇冰,走到鄧天明面前,拍拍他的肩膀,輕聲道:“ 我最討厭別人欺負我的人,你剛纔用言語罵了她,所以不好意思了,我要給你一個教訓!”

鄧天明尷尬的笑笑,站在原地等待吳良的教訓,如果老天能給他一個重來的機會,他就不會出言不遜了,給吳良留下一個壞印象,他的心裏也是聽後悔的。

其實吳良對於那些欺負蘇冰的人很是討厭,本來他是要給鄧天明一個狠狠地教訓,可是鄧天明在他突破時沒有跑,而是乖乖留下,這在他心裏給鄧天明打上了不少分數,狠狠教訓鄧天明的念頭也輕了許多,但又不能不給蘇冰一個交代。

吳良看着鄧天明,輕輕擡起手,伸出一根手指在鄧天明的腦袋上不輕不重的彈去。

鄧天明沒有躲開,他知道這就是吳良給他的懲罰。


手指彈在鄧天明的腦門之上,吳良滿意的點點頭,他這一手指如果彈在別的有頭有臉的腦門上,那肯定是不死不休的局面,那些人注重的什麼,注重的就是一個臉面。


如今這鄧天明如此老實,怎麼不讓他滿意。

“好了!教訓也教訓了!你可以走了!”吳良收回手指,對着鄧天明擺擺手,示意他可以離開了。

可是吳良等了很久,鄧天明還是站在原地,他的保鏢也是一動不動。

“呵呵!吳良,估計鄧天明是有事相求吧!”蘇冰可能知道爲何,她緩步走到吳良面前輕聲說道。

“額!你們認識,那你和他什麼關係!”吳良感覺蘇冰好像很瞭解鄧天明一樣,不過從種種跡象看來,他們倆又不是戀人關係。

“還是我來說吧!”鄧天明站出來苦笑道。

原來,蘇冰自從離開吳良,就隨父母來到江都,她的父母就找到鄧天明的父母想了結一些事情,蘇冰那時才知道,她的父母和鄧天明的父母是老相識,兩家一早就定下了,雙方如果有了孩子,都是男孩就結爲異性兄弟,而女孩就結爲姐妹,如果一男一女就結爲夫妻狗血劇情。

當時她與吳良感情極深,得知此事後很不情願,父母鬧彆扭,父親告訴他,人無信不爲人,她如果不同意父親和母親就去自殺,再這層威脅下,蘇冰只好妥協,同意這場鬧劇。

蘇冰這裏答應了,可是鄧天明那邊就不答應了,鄧天明從小獨立性就很強,自己的所有的事都是自己做主,當聽說自己有了未婚妻了,當時就不願意了,他去告訴父母毀約,可是以前都是千依百順的父母死活就是不同意,他們也是告訴鄧天明,如果他不同意,他們就沒有他這兒子,而且他們馬上就服毒自殺。

鄧天明沒有辦法妥協了,不過他還是想要反抗一番,當他和蘇冰見的第一面時,鄧天明就搶去了他父母給蘇冰的紅包,他想以這種方式來改變父母的意見,不過他們的的父母見此只說:小孩子不懂事,磨合一段就好,自此鄧天明就和蘇冰槓上了。

開始蘇冰還任由鄧天明的胡鬧,可是次數多了,蘇冰也不耐煩了,只後兩人都是互不相讓,雙方父母見了卻是更加歡喜,都說他們兩是一對小冤家,這徹底激怒了鄧天明。

之後鄧天明見到一次蘇冰就冷嘲熱諷一次,他想讓蘇冰退出,讓她的父母推掉這場婚約,可是他也不知道蘇冰也有自己的難處,事情總是一拖再拖,眼見了再過兩年,兩人都有履行上一輩的承諾了,這讓兩人都是很着急。

鄧天明說完這一切,吳良只感覺,自己像是第三者,自己就是那個奪人所愛的那個人,不過他想想,感情都是你情我願的,明顯兩人都看對方不順眼。

“你們沒有告訴你們的父母,自己合不來嗎?”吳良攤攤手,按理說,他們兩人同時對雙方的父母說不合適,應該可以解決此事的啊。

蘇冰看着吳良,雙眼發紅,氣悶的說道:“哼!我們兩人的父母都是老頑固,老思想!他們都是定下來的事,不可能改變!只能做到!”

鄧天明點點頭:“她說的沒錯!”

吳良搖頭,現在還有這樣的老思想,現在是什麼時代了,開放的時代,都是自己做主的時代,父母有意見權,但沒有執行權。

“那怎麼辦!”吳良聳聳肩,他隨後拉過蘇冰,在懷裏笑道:“那你豈不是還要和鄧天明結婚!”

蘇冰眼睛發紅,鄧天明卻是期待的看着吳良,他明白他把事情告訴了吳良,吳良如果喜歡蘇冰,那麼一定會破環他父母和蘇冰父母之間的約定的。

看着蘇冰紅着眼睛,吳良收起笑容,堅定道:“放心,我是不會讓你嫁給鄧天明這個混蛋的!”

語罷,吳良轉過頭看來鄧天明一眼。

鄧天明尷尬的撓撓頭:“對於以前對蘇冰所做的一切,希望你能理解!”

吳良點點頭認真道:“念在我搶了你的未婚妻的份上,再加上你這些年沒有對蘇冰做什麼的份上,我就原諒你一回!不過我不希望有下一次,否則..”

吳良停了一下,看着鄧天明的眼睛,右手指着鄧天明衣服上的一個釦子,一字一頓道:“就如這個釦子一樣!”語畢,鄧天明身上的那個釦子砰然碎了,撒了一地的粉末。

這是吳良運用寶氣使用玄天挪移,在寶氣沾上釦子的一瞬間,加大寶氣的衝擊力,在釦子挪移的一瞬間擊碎釦子,其實吳良也沒有想到,寶氣能把釦子擊成粉末,在他想來,只要能擊碎就行。 見識到吳良的手段,鄧天又驚又懼:還好自己明智,不然也如釦子般灰飛煙滅,不知道這吳良這麼會這種本事,真是奇蹟啊!

鄧天明的保鏢也是有些害怕,他們從未見識過如此手段,這要給他們來幾下,他們不死也殘,想想剛纔,吳良絕對是手下留情了。

“呵呵!不敢,不敢!”鄧天明雖然有些勢力,但此時也不敢在吳良面前放肆,只能小心賠笑着。

吳良點點頭,對着蘇冰說道:“放心,有我在,你們之間的事情,一定會解決的,以後的路我會爲你鋪平的!”

得到強大的實力,吳良也是有些自信的,如果這點小事沒法解決,那麼他以後也不用和蘇冰在一起了,直接死掉算了,有多大實力就要有多大能力,這是毋庸置疑的。沒有本事,再這麼誇大,終有一天也會露餡。

躲在暗處的黑衣保安,看着這一切,沒有任何遺漏的上報了上級。

他們此時也是十分震驚。

他們都沒有想到,那個小白臉一樣的少年,居然有如此實力。

他們在這酒店裏也見識了不少實力不凡的人,但那些人都已經快一條腿入土了吧!可是吳良纔多大,估計才二十左右吧。

“這是一個潛力無窮的人,只可爲友,不可爲敵,如果他有什麼需要,盡最大權利滿足!”這是剛纔他們上級傳下的話,他們都十分清楚這是什麼意思,連見多識廣的頭頭都不敢招惹的人,想想他的實力,潛力有多可怕。

“好了,你先回去!蘇冰和我還有點事!”吳良拍拍鄧天明的肩膀,拉着蘇冰的手朝自己的包間走去。

鄧天明看着離去的吳良,張了張嘴,想要開口說些什麼,可是想想,還是搖了搖頭,帶着自己的四個保鏢快速的離去。

他擔心剛纔的事發生那麼久了,酒店的人沒有過來找麻煩,是不是在門口等待着呢?他要看個清楚,要不就在門口等着和吳良一起出去。

可是來到門口發現沒有阻攔,這讓他高興不已,他想來,估計是酒店知道了吳良的實力,給吳良的一個面子,吳良都不願意給他好看,那麼酒店方面就做這個順水人情吧。

“我們到哪裏去!”蘇冰靠在吳良的懷裏,向前走着。

吳良低下頭,在蘇冰的額頭輕輕一吻,溫柔道:“我們唱歌去!”

“唱歌!”蘇冰拖長了音調,然後嘻嘻笑道:“唱什麼歌啊!”

“咳咳!我不會唱!”吳良尷尬的撓撓頭。

“不會唱!還要去唱歌!”蘇冰伸出丁香小舌吐了吐。

吳良攤攤手,無奈道:“我的同學在這裏呢?今天他們請客!”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