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羅烈,卻一直都沒有對自己有不軌的行爲,這讓林嫣兒的心中不免有些失落,越是接近羅烈,林嫣兒就越感覺到,不可思議與神祕!

2021 年 2 月 3 日

但這一刻,羅烈竟然說自己是他的夫人,林嫣兒突然就沉浸在突如其來的辛福當中。

這一切,自然都落入了潘安康的眼中。

突然的變化,讓潘安康有些措手不急,剛剛還以爲林嫣兒,可能也是對自己有意思。

但羅烈的出現,打破了潘安康的幻想,無情的擊破了潘安康的美夢。

潘安康眼中閃過一絲怨毒。

這一刻,潘安康沒有羨慕嫉妒,有的只是痛恨,痛恨眼前這個長得一副小白臉模樣的可惡男人,潘安康無法原諒,無法原諒眼前的這個男人,這個男人必須消失……下場只有一個,那就是死!

“哈哈哈……這位兄臺果然是好福氣。不知,兄臺貴姓,可否賞臉一起吃一頓便飯?還有兄臺我們是不是見過?”潘安康笑着對着羅烈說到,雖然笑着,不過卻讓人感覺有點陰深。

對於潘安康的想法,羅烈自然是不可能不知道的,就算是羅烈在沒有眼色,也不可能看不出來,潘安康這是掛羊頭賣狗肉,有名無實。而且另有目的,既然明知潘安康不懷好意,羅烈自然是不會冒這個險。

不管在哪個時代,一個男人與一個女人之間,無非就那點破事。

羅烈自然是知道,潘安康其實是看上了林嫣兒,而且看着潘安康,都快流出口水的模樣,這讓羅烈很是厭惡!

“呵呵……這就不必了,我們還有事就先走了。”說着羅烈就拉着林嫣兒,走到櫃檯前結了賬,然後轉身就準備離開。

羅烈才初到異世,沒有怎麼根基。

自然是不想惹事,所以羅烈決定先離開這裏再說,不想惹事,卻不表示怕事,事請總是不可能這般如願。

羅烈與林嫣兒還沒有走到門口,林嫣兒的手就被一箇中年男人抓到了。

“既然兄臺這般不給潘某面子,那潘某也只有得罪了,兄臺既然想走可以!不過這位姑娘,可不能就這麼走了!也不出去打聽打聽,我潘安康看上的女人,從來沒有得不到的。”潘安康一臉陰毒的笑到。


其實,林嫣兒本身,就是玄階六品初期高手, 寵婚密愛:總裁的珠光寶妻 ,自然沒有注意,更何況對方,也沒有傷害林嫣兒的意思。

羅烈沒有說話,直接就是一腳,踢在了中年男人下身柔弱的地方。一聲殺豬似的慘叫隨之響起,中年男人直接就扒在了地上打滾,滿臉漲紅的嗷嗷叫了起來。

中年男人是玄階五品初期,羅烈本不應該那麼容易就得手的。

不過羅烈的流光步法,本就快過年常人,而且在促不急防的情況下,中年男人還是中了招,誰會想到,羅烈竟然會這樣一聲不吭,就在中年男人剛抓到林嫣兒的那一刻,就毅然出手。

沒等衆人反應,羅烈又是一腳,又踢中了另一箇中年男人的下身,而這個中年男人不過纔是玄階三品後期,偷襲起來自然是更加的容易。

“我父親,可是洛河城的刑部尚書,要是你敢動我,我爹是絕對不會放過你的。”

轉眼之間,自己的兩個護衛,就已經被羅烈打扒下了,潘安康也是有些發慌起來。不過,還是強自鎮定的看着羅烈威脅到。

刑部尚書,說實話,並不是洛河城的最大的官。

不過卻是實權人物,在這洛河城中,怕這刑部的,遠勝過一些,官更大的人物。

而且,在這洛河城的高官子弟,潘安康可都是認識的,就算是不認識也認個熟臉,要不然潘安康也不會這樣霸道。

再有,在這洛河城中,不認識潘安康的人可是少之又少,所以潘安康可以斷定,羅烈絕對不是洛河城本地人。

在這洛河城,既然不是本地人,那潘安康自然不需要顧慮,人死屍滅,誰還能查個究竟?

“刑部尚書、啪,我讓你刑部尚書!啪,啪,啪……”羅烈直接就給了潘安康幾個大耳光。

對付,一個練氣九品巔峯的貴公子,羅烈自然是手到擒來,轉眼之間,潘安康就被打成了豬頭,而且牙齒都被打掉了幾顆。

說遲遲那時快,整個過程,也不過一兩分鐘的時間,做完了這一切。

羅烈立刻轉身,就帶着林嫣兒離開,不過羅烈下手,還是有分寸的……幾個人不過是疼痛一下而已,並沒事怎麼事情!

“公子,你好壞哦!竟然偷襲別人哪裏,我看那兩人都縮成了小蝦米。”路上,林嫣兒哈哈的對着羅烈笑到。

林嫣兒也沒有想到,羅烈竟然這麼果斷出手,林嫣兒第一次在樓閣之上,見到羅烈面對潘安康,可是選擇了忍受。

但這次,林嫣兒知道羅烈是爲了自己,心中不免有些感動,而且羅烈與水自流和南宮少華交好,林嫣兒也沒有過多擔心。

“這叫出其不意,攻其不備,攻擊薄弱之處,然後呢,就像我剛纔一樣,輕鬆取勝!”羅烈一臉淡然的教育起了林嫣兒。

“要是剛纔那兩個人是女子,公子你會不會,也這麼損的偷襲人家呢?”林嫣兒一臉好奇的問到。

林嫣兒的話,讓羅烈突然想起,自己在晨夕客棧的第一晚,不過羅烈看得出來,林嫣兒只是比喻,當時的人中,根本就沒有林嫣兒在。

“敵人只是敵人,沒有男女之分,不過這也要看情況,看看應該打哪裏最好?”羅烈一臉思索,然後又看了看,林嫣兒凸起的小饅頭笑到。

“哼……公子你個色狼,卑鄙!”林嫣兒自然也是看到了羅烈的眼神,羞紅的別過了臉。

不就是看了一眼嗎?又不沒有看過。不過,羅烈自然是不會這樣說出來的,對付男人是要踢下盤,不過這招對付女的,應該是沒有效的。

畢竟,男女的生理結構上,是明顯有區別的,所以只能換一個地方打的,而人體突出的地方,多數都是弱點,鼻子就是一處很薄弱的地方。

“公子,這個潘安康,可是洛河城的第一大害,而且瑕疵必報,可是壞透了……”雖然,林嫣兒相信羅烈沒有問題,但林嫣兒還是不免提醒了一下羅烈。

“原來這傢伙這麼壞,要不然,我剛纔就直接把那幾個傢伙都給廢了。”羅烈一臉後悔。

“公子,你難道就一點也不害怕,他們會回來報復你嗎?”林嫣兒有點不解的問到。

剛纔羅烈出手,雖然動作很快,但林嫣兒明顯可以感覺到,羅烈的修爲並不是很高,不過才黃階高階。

“沒事的嫣兒,大不了,公子我就離開這洛河城,反正天大地大,自有公子我的容身之處,就是怕拖累了你嫣兒。”羅烈一臉光棍,風清雲淡的說到,不過卻也有一絲茫然。 羅烈也不是說害怕了潘安康,不過羅烈也有自知之明,這可不是硬憾的時候,要真的硬碰,指不定就真的被人家給弄死了。


滄瀾大陸可是還存在着玄階,靈階,聖階這樣的修煉者,而羅烈現在不過黃階七品後期。

自從踏入修真的之路,羅烈自然是瞭解修煉者與普通人的區別。

不但在力量與速度和反應上,得到明顯的提高,就連視力與聽力都隨之出現了顯著的變化,所以羅烈自然不會自高自大。


一千斤的東西,一個普通人能取得起來嗎?

Hi,我的萌系小甜妻 ,但修煉者就可以,就算是一個小孩,只要突破了一定階位後,一樣可以舉得起來。

所以,羅烈自然不會如表面上看的這般風清雲淡。

“公子,不要這麼說。這一切都是因嫣兒而起,無論如何嫣兒都會陪着公子,能夠一直跟着公子,這是嫣兒一生的榮幸。”林嫣兒一臉堅定的說到。

聽着林嫣兒的話,羅烈心中突然覺一陣溫暖,不過自己修爲太低,不能好好的保護自己身邊的人。

這次遇見的是玄階五品初期,這是沒有怎麼大不了的,那下一次是靈階呢?或者像昨天上官世家的靈階九品巔峯強者?更在靈階九品巔峯強者之上的聖階呢?羅烈真不敢想下去。

從服裝店出來,羅烈就帶着林嫣兒轉身進了另一服裝店,很快就給林嫣兒換了一身書生的裝扮,可以說一切,都如行雲流水般,很快的就做好了這一切。

羅烈與林嫣兒,自然也恢復了原來的書生裝,兩人在街上逛了幾圈,然後又像個沒事的人一樣,繼續逛街。

“你們這兩個廢物,快給我起來!別TMD跟我裝死,連兩個人都抓不住。”

羅烈與林嫣兒剛走出服裝店不久,潘安康就立刻爆跳了起來,對着兩個護衛大聲吼到,不過嘴角還是溢着鮮血。

“公子,我們都受傷了,現……現在還動不了。”兩中年護衛一臉無辜。

“都給我起來,動不了……動不了。”

潘安康立刻對着門口的大漢,無差別的攻擊了起來。

被潘安康這麼一揍,雖然很痛。不過兩人還是勉強的站了起來,不過姿勢卻很是古怪。


“還站着做怎麼,還不快給我去追,要是沒有了消息,你們兩個也別給我回來了。”潘安康對着兩個護衛憤怒的咆哮到。

潘府……

“少爺,你回來了。”潘安康剛回到潘府,守衛就對着潘安康一陣點頭哈腰。

“滾,立刻帶我去找夫人。”潘安康並沒有理會兩個守衛的問候,直接黑着臉吼道,就像是兩守衛也把自己得罪了一般。

人就是這樣,一遇到不順心的事,就會看怎麼事物都不順眼,就是像是誰都欠着自己一般,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樣。

更別說,潘安康本就心胸狹隘,而且還受了這麼大的委屈,自然是對周身的一切都敵視起來,兩個守衛這會可是馬屁,拍到了馬蹄上,自然是不討好。

東廂庭院之中,一位打扮妖豔的中年婦女正在品着茶,一臉享受着下人的服侍按摩。

不過還別說, 喜歡你像顆蜜餞 ,但依舊風韻猶存,看得出來年輕的時候,應該也是一位長得不錯的美人。

“母親……母親,你一定要給孩兒做主呀!你看看你的孩兒的門牙都給別人打掉了。”

剛走入庭院,潘安康就一副弔喪的哭喊到,手上還拿着兩個被打掉的牙齒,嘴上也是血跡斑斑沒有擦掉,擺出一副無辜可憐的模樣。

“安康,我的孩兒,是那個不長眼的傢伙,把你打成了這副模樣,我可憐的孩子。”中年婦人一臉痛心的說到。

“你們都是幹什麼吃的,怎麼讓人把少爺打成這副樣子。”中年婦女,立刻不分青紅皁白的對着幾個下人怒吼道。

“夫……夫人,這個小的們也不知道,一直是劉二與劉四陪着少爺的。”一個下人弱弱的解釋了一下。

“那劉二與劉四兩人呢?馬上把他們給我找過來。”中年婦女繼續怒吼。

“母親,劉二與劉四,我已經讓他們去打探打我那人的下落了。”這時,潘安康也對着中年婦人解釋了一番。

“安康,快給爲孃的說說,這到底是什麼回事,是怎麼弄的?爲孃的給你做主。”這時,中年婦人也安靜了下來,對着潘安康詢問。

“事情是這樣的……”潘安康把事情的原委,添油加醋的說了一遍。

不過,卻把自己說得多麼的無辜,多麼的委屈!把自己活生生的描述成了,一個見義勇爲的受害者。

聽着潘安康一把鼻涕,一把淚的訴說着自己的心酸,中年婦女兩眼都紅潤了起來。

“此等惡人,一定要將他碎屍萬段,挑斷他的手腳,把他折磨而死。”中年婦女一臉憤怒的說到。

……

“聽說了沒有,鳳凰樓這會又出了新任花魁,貌似叫什麼蔣小茹的,聽說那模樣,長得可可人了,要是在過兩年,保證可以風靡洛河城,就算是傾國傾城,也是不過分的。”一箇中年男人一臉猥瑣的說到。

“這鳳凰樓,這幾天可真是出盡了風頭呀!剛剛走了一個林嫣兒,又出了一個蘿莉蔣小茹,這鳳凰樓的底蘊,可真是不一般呀!”另一箇中年胖子分析着說到。

“就是,聽說一副對聯就難倒了衆人,現在就連四大書院都已經出動,揚言一定要破了這第二關。”一個青年男子也湊趣着說到。

“這怎麼會?不過只是一個青樓的比賽,怎麼會驚動到四大書院?”幾個中年男人不解的問到。

“你們都還不知道,我們洛河城的戶部尚書的公子李花斯,聽說昨天也去了鳳凰樓。而且還請來了湘雲學院的幾個老學究來助陣,結果你們猜怎麼着?”青年男子一臉賣弄的笑了笑。

“怎麼着?”衆人有點不解的看着青年男子。

“那幾個老學究,討論了近兩個時辰,都沒有結果,李花斯李公子可是氣得臉都綠了,所以湘雲學院,以及四大書院都被罵了個遍,於是四大書院才決定,一起來破掉這個局,挽回書院的聲譽。”青年男子一臉哈哈大笑起來。

羅烈與林嫣兒走入一家酒樓,聽着衆人談論着鳳凰樓的風雲。

“公子……我們!”聽着衆人的對話,林嫣兒有些擔憂的看了看一邊的羅烈。

“嗯!我們這就去鳳凰樓!”羅烈自然知道林嫣兒的想法,笑了笑到。

鳳凰樓……

來到鳳凰樓,林嫣兒就讓一個小男孩把蔣小茹給祕密的叫了出來!而蔣小茹出來的時候,還是一副丫鬟打扮!

“嫣兒姐姐,你怎麼來了?這色胚有沒有欺負你?”看到林嫣兒蔣小茹很高興,但似乎卻對羅烈似乎很有意見。

“呵呵,小茹公子對我很好!”林嫣兒笑了笑。

“小丫頭,走請你吃好吃的。”羅烈也沒有生氣,捏了捏蔣小茹的小臉。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