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兩人在尋找的過程中也發現了一些蹊蹺:這座教堂內基本沒有正經八百的十字架,甚至與教廷有關的東西都很少,除了聖殿騎士的八角十字標記外,最多的居然是一種長著山羊角的羊頭圖騰。

2021 年 2 月 3 日

龐大海挺納悶:「我說瘋子,你這裡的大boss會不會是灰太狼啊,怎麼這麼多羊頭?」

張青峰說:「什麼羊頭,你們家羊長這麼兇惡?」

龐大海不服:「那你說是什麼?」


張青峰說:「這你都不知道?祖瑪寺廟啊,沒準兒一會兒這些羊頭就都活了,掄著大鎚就敲你!」

說著,兩人來到四層正中,這座教堂兩側和後面是五層,但正中間的大殿只有兩層,也就是說,他們此時腳下,就是一層的大殿,那些雕像和黑蝴蝶的所在地。

四層的大殿依舊擺放著很多雕像,正中的一具足有三米多高,羊首人身,還長著翅膀,周圍的雕像也都是長著犄角的怪物,有拿著戰錘有拿著長矛的,個個身高兩米左右,但沒翅膀,站成幾排,一個個凶神惡煞。

龐大海頓時傻眼:「卧槽,瘋子,要不是認識你這麼多年,我簡直就以為你丫真是算命的了!居然真有祖瑪教主!」 張青峰也挺驚訝,不過馬上反駁道:「你丫看錯了,這貨是沃瑪教主,祖瑪教主沒翅膀。」


龐大海說:「不對,你看這雕像還有**,而且還不小……我知道了,這是沃瑪公主,被他爹送來給祖瑪教主當小妾的!不信你扒了她褲子看看,肯定是母的!」

張青峰可沒那麼無聊,但龐大海扯淡的話也讓他恍然大悟:這些所謂的羊頭,不正是西方傳說里的惡魔么?

然後他掏出在最早在那個斗篷蒙面人脖子上拔下的骨刺,擺正了一看,尾部的三角形,可不就是一個簡易的惡魔頭!

但這也讓他很是納悶:聖殿騎士居然供奉惡魔?這明顯是三觀不正啊,怪不得被人教皇和法王聯手滅了呢,看這意思也是罪有應得。

龐大海邊走邊摸雕像:「你說這些貨不會真能活了吧?」說著倒轉槍托,對著石像砸了幾下。

響聲清脆,確實是石頭的,這讓兩人安心不少。

張青峰看了看周圍,說:「甭找了,我看這地方就挺好,雖說不是穿堂的,但夠大,只要跑的快,我把蝴蝶引進來兜一圈再跑出去也來得及。就這兒了!你藏好了,我跑出來立馬關門!」

一至四層全部搜遍了,也沒啥合適的,估計再上五層也一樣,倆人先將四層大廳的門半掩上,只留個一道一米多寬的縫隙,然後龐大海貓到旮旯,張青峰則拿著手電筒返回一樓,準備拉怪。

張青峰大體估算過,這些蝴蝶飛的並不太快,自己全速跑應該不會被追上,但出於保險他還是用面罩把頭臉蒙住,只露出眼睛,手上也戴上了從死屍身上扒下來的戰術手套,想了想又把身上的裝備連帶防彈衣全脫下來扔在一邊,盡量減輕負重。

這點兒重量對於他來說雖然不算啥,但能多一分把握是一分,任何事能做十分準備,就絕不做九分半,否則失敗了哭都沒地哭去。

準備完畢后,張青峰直接拿出兩枚震撼彈,拔下保險栓輕輕往自己前面一滾,然後轉身捂耳朵抱頭閉嘴,幾秒鐘后,身後一聲巨響,即便做了準備,他依舊被震的一懵,但身體卻根據之前預設好的指令,打開手電筒、朝著樓道撒腿就跑!

張青峰此時手裡拿著兩把手電筒,都把光圈擴到了最大,一把往前照一把往後照,上到樓梯轉角時趁機往後看了一眼,一群密密麻麻的黑影鋪天蓋地,即便沒全引出來他也不敢停了,一路狂奔直奔四樓,跑進大廳開始兜大圈!

剛兜到多一半,就聽門口龐大海喊道:「行了,瘋子,全進去了!」

張青峰直接把倆手電筒朝最中間的惡魔像一扔,朝著門口全速衝刺!

門口就留了一米多寬的縫隙,衝出去后兩人把門帶上,然後龐大海打開備用電筒,一拍手:「搞定!」

病戀成癮 ,示意他們可以進來了。

進門后先搜索大廳,大廳兩側石柱上都有燈台,正中間的祭台上也有,而且讓人驚訝的是裡面居然還有燈油,眾人一一點燃,整座大殿頓時一片通明。

這座塔姆佩爾神廟說是複製的地面上的那座,但實際上規模卻差了些,最主要是佔地面積上,因為地底空間有限,所以正面看一模一樣,到了裡面,實際面積卻縮水不少,最起碼沒有**、後花園之類的,主樓盡頭就是山壁,連窗子都沒。

也就是說這後面應該就是地下墓穴的盡頭了,想要找出路,要麼回頭,要麼就只能在這裡面找。

這裡面張青峰都已經搜過了,肯定沒危險,囑咐了一下朗斯他們千萬別碰四層大廳的門后,朗斯等人開始兩兩一組分開搜索,尋找通道。

張青峰和龐大海找了一圈,沒什麼收穫,回到一樓大廳時,巴斯德和謝伊正在檢查一樓的雕像,張青峰問兩人:「我在這座教堂里看到很多惡魔雕像,上一層的大殿更是供奉了十多具惡魔雕像,聖殿騎士怎麼會供奉惡魔的?」

他這問題主要是問謝伊的,巴斯德是生物博士,歷史知識也就那樣,反倒是謝伊好像知道不少。


謝伊聞言十分驚訝:「惡魔雕像?是什麼樣的?」

張青峰詳細描述了一下。

謝伊沉吟了一下,說:「那些小雕像我不太確定,但你說的那具羊頭女身、有翅膀的惡魔雕像,如果我沒猜錯的話,應該是鮑芙默神。」

「鮑芙默神?」龐大海一聽有些失望:「不是沃瑪公主啊?」

「沃瑪公主是誰?」這句話是柳夢瑤問的,她是翻譯,沒聽說過這詞兒,不知道怎麼翻。

張青峰示意柳夢瑤不用理他,問謝伊:「鮑芙默神是什麼神?」

謝伊說:「鮑芙默神是古埃及的神邸,又叫孟德斯山羊、隱身神,是一個邪神,教宗和法王下令剿滅聖殿騎士團的時候,其中一項最重要的罪名就是崇拜邪神,也就是鮑芙默神。」

龐大海說:「那看這樣子也沒冤枉他們,這豈止是信啊,簡直比我們村那幫老太太信李老師的還瘋狂……」

張青峰說:「話不能這麼說。打個比方,比如法國警察要槍斃你,罪名是強姦了巴斯德博士的兒媳婦,結果你逃出來了,發現這是巴斯德博士的陰謀,就是想害你,但你罪名已經洗脫不了了,接下來你會怎麼做?」

龐大海怒道:「我當然是先去奸了他兒媳婦,再弄死這老不死的!」說罷對著巴斯德博士怒目而視,弄的對方滿臉納悶。

張青峰說:「對啊,人聖殿騎士團的團長也是這麼想的。」

龐大海恍然大悟:「你是說反正莫須有的責任也擔了,乾脆一不做二不休?」

「人性殘酷,突遭不幸很容易走極端,所以這種可能性不是沒有。」張青峰又問謝伊:「你知不知道這座大廳裡面的雕像都是誰?」

這時他也大略看過了,大廳里的雕像,有騎士的,也有修士的,不過卻沒有上帝或耶穌的,可以說這裡除了外觀是教堂外,裡面的東西跟基督教沒半毛錢關係。

謝伊說:「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這些應該是聖殿騎士團的歷代團長,正中間的這座,就是首任團長雨果?德?帕英。」

這時巴斯德博士也痛心疾首的說:「沒錯,這些都是聖殿騎士團歷任團長的雕像,他們被教廷出賣,不再信仰上帝,改為崇拜自我和邪魔的力量。」隨即痛斥:「居然如此自甘墮落,上帝會懲罰他們的!」

龐大海說:「話不能這麼說,人家是先被懲罰了才墮落的,腓力四世也不是個好東西,想賴賬就把人連窩端?這事辦的本來就不地道。」

巴斯德博士說:「腓力四世代表不了神,他們這種做法就是瀆神!」

龐大海不屑道:「神這東西,你信他他才拿你有轍,你不信他他一點轍沒有,異教徒都是被人弄死的,你聽說過哪個神降個霹靂把異教徒劈死?」

巴斯德亢聲道:「那是上帝仁慈!」

龐大海繼續貧嘴道:「仁慈?三大宗教里,恐怕就你們基督教徒弄死人最多了吧?中世紀的時候可沒少把人當擼串兒烤。」

這貨越說越離譜,張青峰趕忙告訴柳夢瑤:「這句別給他翻。」然後警告龐大海:「你別侮辱人信仰,小心人老頭急眼和你翻臉。」

然後又問謝伊:「聖殿騎士團有這麼多團長嗎?不是說他們不到200年就被滅了嗎。」

這裡的雕像足有八十多具,按二百年算的話,不到三年就換個團長,肯定不正常。

謝伊說:「根據史料記載,聖殿騎士團是在第二十三任團長時被法王腓力四世消滅的,但根據這裡的情況判斷,聖殿騎士團恐怕並沒有像資料記載那樣分崩離析,只是轉入地下活動。」

緊接著又興奮道:「這簡直是太不可思議了,聖殿騎士團居然在巴黎的地下發展了這麼多年,還建造了如此輝煌的地下建築,如果公諸於世,一定會震驚世界的!連我都忍不住想要改行研究歷史了……」

看謝伊興奮的樣兒,張青峰忍不住腹誹:震驚世界就算了,你們法國這點兒破事也就你們自己津津樂道的。

龐大海突然想到了什麼,急聲道:「對了,不是說聖殿騎士賊有錢嗎?這裡會不會藏著寶藏?這些攻打他們的斗篷人,就是沖著寶藏來的!」

謝伊說:「極有可能,因為法王消滅聖殿騎士團,為的就是圖謀他們的大筆財富,但最後卻沒能得逞。關於這筆財富的去向眾說紛紜,但最可靠的一種說法,就是被聖殿騎士們提前藏起來了,如果這裡真是聖殿騎士的秘密基地的話,在這裡的可能性很大!」

龐大海頓時眼冒金星:「那得值多少錢?」

謝伊說:「不好估算,反正大批黃金、珠寶肯定是有的,單位估計得用噸來計算,據說還有所羅門的王冠、聖?塞爾皮克勒的金福音等物,如果屬實的話,價值無法估量!」 龐大海擦了擦哈喇子,正色道:「咱們事先得說好了啊,雖說這應該是屬於你們法國人民的財富,但我們也不能白忙活不是?尤其是瘋子我倆身為領導,勞心費力排除萬難,到時候肯定得先挑兩件兒……哎我說法國法律找到寶藏用上交國家不?」

張青峰趕忙阻止他丟臉:「八字沒一撇呢你就別想這個了,錢多了有什麼用?人死了錢沒花光到時候全是淚。」

邊說,他邊走到最後一具雕像前,根據他推斷,這裡發生的一切,很有可能跟這名末代團長有直接關係,不過很可惜的是,這座雕像不但腦袋被砍掉了,而且掉在地上的腦袋還找不到了。

這時阿雅也走到他身邊,見到這座無頭雕像,驚咦了一聲:「這裡怎麼會有一座軍官的雕像?」

張青峰納悶:「軍官?」

阿雅點頭:「沒錯,法蘭西第一帝國時期的軍裝就是這個樣式的,十分華麗而且威風凜凜,我曾經參加過一個知名設計師的走秀,他那次的主題就是拿破崙,那個年代也是法國人最為津津樂道的,因為那是法國唯一能拿得出手的偉大人物!」

這時旁邊傳來一個聲音:「拿破崙陛下是科西嘉人的榮耀,跟法國人有什麼關係?一幫軟蛋只會往自己臉上貼金的!」

說話的是朗斯,這讓張青峰很是驚訝。

許多愁 :「科西嘉人嘛,雖然也是法國人,不過有很大一部分不太認同法國人的……你可以參考北愛爾蘭和英國的關係。」

阿雅也解釋道:「互聯網上有種說法也許你聽說過。大意就是說法國和義大利是二戰中最沒有戰鬥天賦的兩個國家,他們的士兵在戰場上只會給盟友拖後腿的!但這兩個國家分別有一個地方是例外,就是法國的科西嘉、和義大利的西西里,科西嘉出過拿破崙,西西里盛產黑手黨,而且這兩個島上的人普遍都看不起其他本國人。」

張青峰點點頭,表示理解,然後繼續說:「穿軍裝未必是軍官,你都說了,那時候的軍裝都好看,沒準兒這個末代團長是個追星族呢,我們國家上世紀六七十年代的時候也流行穿軍裝,一身兒橄欖綠誰看誰羨慕,要是誰能穿出身兒將校呢來,那拉風程度絕對不亞於你們這些世界名模!」

阿雅說:「我不了解你所說的,但我知道,這座雕像穿的衣服可不是將校能穿的,這是元帥才有資格穿的閱兵服。」

張青峰說:「團長就是這地方的土皇帝,別說元帥服,就算想穿龍袍也由得他不是?」

聊的同時也有些頭疼,本來他還以為這裡發生的事與法國大革命有關,再來些資料順藤摸瓜也許就能推斷出點兒什麼了。

結果現在一說,這末代團長居然到拿破崙時代還活得好好的,之間差了十多年呢!這特么越來越複雜了。

他扭頭問朗斯:「有什麼發現?」

朗斯說:「發現了一封信,但好像沒什麼用。」說罷掏出一張發黃的信箋遞給張青峰。

張青峰接過來看了一眼,撓了撓頭,遞給湊過來的謝伊:「你翻譯一下吧,我不認識法語。」

謝伊接過去,用英語讀道:「集結所有可戰鬥的力量,並攜帶火把和武器,於午夜零時在革命廣場集合,務必確保我們的閣下奪回他應有的東西。落款是德弗亞兄弟會,1815年3月21日。」

這應該是一封戰鬥的簡令,不過既然有時間、有地點,就不能說完全沒用。

張青峰還沒琢磨出咋回事來,龐大海突然驚道:「迪菲亞兄弟會?我知道了,他們末代團長叫范克里夫!」

這當然又是扯淡,不過謝伊讀出來的發音,「德弗亞」跟「迪菲亞」確實挺近似的。

聽張青峰解釋了「迪菲亞兄弟會」是怎麼一回事後,謝伊說:「德弗亞這個詞源自於阿拉伯語的音譯,意思是暗殺、刺殺,所以這應該是個巧合。不過根據名字判斷,這個德弗亞兄弟會肯定是一個暴力組織。」

張青峰捏著下巴想了想,這封簡訊透露出來的信息不多,但也能判斷出一些東西,其一是這個德弗亞兄弟會肯定不是一非法的黑社會組織,因為命令上寫的是召集所有人員,去革命廣場集合。

革命廣場是什麼地方,那可是巴黎的市中心!法國大革命時期最熱鬧的地方,沒有之一!一天到晚最常乾的事就是砍頭,砍了上萬人的頭,一幫黑社會敢這麼大搖大擺的去那地方集合?閑命長了?

所以這個德弗亞兄弟會很有可能是一官方組織,最起碼也是官方有註冊的正規的武裝組織。

但這並沒有什麼用,因為聖殿騎士肯定是非法武裝組織,也就是黑社會性質團伙,既然這個德弗亞兄弟會敢跟他硬剛,那麼他們代表官方也就沒什麼奇怪的了,說不定這個兄弟會就是法國的城管呢。

其次就是他們的目標是奪回一個東西,但上面沒說是什麼,也許跟x物質的感染源有關,也許無關,這一點無從判斷。

最後就是上面的時間了,如果知道明確的歷史事件時間表,或是有百度、谷歌的話,肯定也能查出一些有用的情報來,可惜地底下沒網,所以張青峰只能問這些人裡面對歷史了解最深的謝伊。

「1815年巴黎發生過什麼大事?」

謝伊說:「1815年么……當然是百日王朝了,拿破崙復辟,然後就是拿破崙戰敗后波旁王朝復辟。」

張青峰皺了下眉頭,先是大革命,又是拿破崙,似乎所有線索都指向十八世紀末、十九世紀初的法國,難道這裡面藏著的x物質,與那時候有關?

想到這裡,張青峰問:「拿破崙復辟的時候巴黎打過仗嗎?」

謝伊說:「沒有,巴黎人都歡迎皇帝回來的,當時的法王是路易十八,拿破崙還沒到巴黎他就跑了。」

張青峰不死心,又問:「那在拿破崙時代, 皮囊之下 ?比如說怪物攻城之類的,死了很多人那種。」

謝伊說:「怪物?拿破崙就是那個時代最大的怪物了……」

還沒說完,一旁的朗斯怒道:「不許侮辱科西嘉人的皇帝!」

謝伊趕忙舉手示意自己沒惡意:「只是開個玩笑,那麼當真幹嘛……」

這時其他搜查的人也都回來了,全部表示沒找到什麼有用的線索。

張青峰溜達兩圈,他不是建築學家,更不懂機關暗道什麼的,別人都指望他,他卻只能靠蒙,溜達兩圈沒轍,乾脆一指教堂正中的雕像,也就是聖殿騎士團首任團長的雕像,說:「還有c4沒?把他底座炸開,有暗道的話,很有可能就在那下面。」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