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般的武者,都在氣力合一之時,選擇一種方法合一,因為多種方法合一固然可以擁有許多的條件,可兩氣之間也容易出現一些磨合和阻礙,有時候這樣的力量不會帶給武者任何幫助,反倒是會掣肘武者。

2021 年 2 月 3 日

然而李浩然並不在乎,他在按照他自己的方法修鍊,他想要修鍊出一條專屬於他的氣力合一的大道。

這個時候,已經有人踏出了那一步成為了武師,被神秘的力量從光柱之內釋放出來,進入了下一關的試煉。

「元氣和精神合一,倒也極為簡單!只不過元氣和血氣合一倒是一個難題……鐵氏之法、荀氏之法……」

又是幾個月的時間過去,李浩然輕鬆的將元氣和精神合一,開始了最為困難的一步。

元氣和血氣同屬於氣,可一種是天地之氣,一種是武者自身的氣,若要做到兩氣合一,也就觸碰到了天人合一的境界。

對此,李浩然並不知曉,他仍舊在按照自己的想法融合著。

他並非是單存的元氣和血氣合一,而是將先前已經合一的兩精神元氣、血氣精神相互合一。

如此的話,他的困難程度又提升了十倍不止。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光柱相繼被解開,不斷的有人被送入了下一關進行試煉。

可李浩然仍舊盤坐在光柱之內,他的修為仍舊是武士四品,不過他身上的氣息,卻比之前更要強大了,隱隱有一種同階無敵的感覺。

咚!

一聲鐘鳴響徹整個空間,此刻還未晉陞到武師階段的僅剩下了李浩然一個人,他眼前的時鐘僅剩下了一格。

這一格代表了一個月的時間,每過一個月,時鐘的鐘鳴都會響一下。


可李浩然仍舊在進行著氣力合一的修鍊,在這個修鍊的過程之中,他忽然明悟了何為天人合一,這讓他融合的速度提升了不少。

三十天!

二十九天!

二十八天!

……


倒計時的指針正在一點點的挪動著,李浩然的時間所剩無幾,可他連看都沒有看時鐘一眼,此刻他已經修鍊到了關鍵時刻。

二十七天!

二十六天!

……

十八天!

十七天!

十六天!

……

十五天!

終於,距離倒計時還有十五天的時候,李浩然周身的氣息猛然一顫,緊接著他釋放於外的力量忽然一下子被他收入了體內。

「成了!」

李浩然興奮的睜開了眼睛,他感受著身體的力量,一顆心激動無比。

此刻的他,就好似沒有釋放元氣的他一般,一切的力量都隱藏在了身體之中,也好似一柄帶鞘的刀,鋒芒藏於鞘中。

轟!

下一秒,李浩然周身的力量轟然爆發,一道長虹從他的體內瞬間釋放出來,將整個光柱震動的一顫。

尤其是懸浮在他後背的血氣長刀,在氣力合一之後,變得更為凝實,此刻看起來就好似一柄真正的刀一般。

這柄刀上隱隱散發出了一股令人心驚膽戰的力量,似乎可以將這天地斬破一般。

「哈哈!好!好!好!」

李浩然哈哈一笑,他並未馬上提升品階,而是拿出了紙筆作起了畫來。

這是一幅山水圖,乃是他站在滄瀾山一處山峰之上,朝著周圍遠望之時的場景,此畫他用了三天,在成形的這一刻,畫紙上靈氣盎然,一幅三維立體的山水竟從紙上躍然而出,好似這上面的山巒並非是筆墨畫兒,而是一幅真實的場景一般。

「果然!只要我氣力合一成功了,這筆墨華氣書的第二篇也就水到渠成了!」

李浩然認真的看著眼前的話,他心滿意足的說著。

這個時候他才抬頭看了眼前方的時鐘:「還剩下了十二天的時間……這也足夠了……」

看了眼時鐘,李浩然慢悠悠的坐了下來,拿出了一本書,運轉起了筆墨華氣書。

在這片混沌空間之中,始終有一道光影在暗暗觀察著李浩然,當他看到李浩然修鍊的氣力合一之術之後,心頭不由一片蕩漾,不住的為李浩然叫好。

可在當他看到,李浩然竟然在最後的時間,作畫讀書之時,氣的他差一點現身而出,對著李浩然破口大罵。

光影隱隱顫抖,毅然轉身離去:「此子還剩十幾日的時間,絕無可能通過試煉了!雖然他最有可能繼承主人的衣缽,可我也不能因此而破壞了主人定下的規矩……」

說著,光影漸漸消失,轉而去關注起了其他的人。 第一百三十五章第二關

嗡!

第一關試煉的時間馬上就要到來,李浩然在這最後的關頭一步而躍,使得他的力量從九百鈞一躍而到了千鈞巨力。

武師階段起始於千鈞,每一品提升千鈞,相當於每提升一品,就從武士一品提升到武師階段這般的困難。

此刻李浩然又一次打破了身體的極限,在他的力量提升到千鈞巨力之時,胸口的銀龍印記散發出了一抹熱流,這股熱流徑直湧入了他的皮膜之中。

隱隱之間可以看到李浩然的皮膚上銀光閃閃,好似要生出一片片的鱗片一般。

許久,這道光芒才消失無形,而李浩然的皮膚卻比先前還要光滑細嫩,宛若是新生嬰兒一般。

不過這只是一種假象,在李浩然看來,他的皮膜之力此刻已經強大到了極點,似乎堪比蛟龍的皮膜一般。

「……這一次我竟獲得了龍語的能力……」

這個能力讓李浩然頗為無語,龍語之力在他看來沒有什麼用處,最多只能夠和龍交談一般。

「不對……天朝京都下的那條老龍手中,可是有許多的龍語武技……看來,我還是要回去一趟的……」

忽地李浩然心神一動,整個人變得激動了起來。

「過關!」

時鐘停在了最後一個刻度上,虛無之中一個威嚴的聲音響起,緊接著李浩然被一股力量送到了一個石室之內。

石室裡面什麼都沒有,僅有四周的牆壁上,印刻著四幅巨大的石刻。

石刻較為抽象,第一眼看去讓人心煩意亂,第二眼仔細一看,卻是讓人心神震動,這四幅圖赫然是四道武技。

「此關考驗悟性!領悟一面石壁的武技,可獲得最低級的帝皇傳承!領悟兩面石壁,可獲得次一等的帝皇傳承,領悟三面石壁,可獲得中等帝皇傳承,領悟四面牆壁可獲得至高帝皇傳承,此傳承有踏入神道的可能!」

威嚴的聲音又一次想起,這個聲音聽的李浩然心神震動,也泛起了一團巨大的疑惑。

「何為最低級、次等、中等和至高?其他人都領悟了多少?」

李浩然覺得有些聽不懂這話,抬頭看著周圍高聲問了起來。

嗡!

他的話音落下,眼前的景象微微變化,出現了四幅圖畫,這四幅圖畫分別畫著四個人,這四個人的氣息有強有弱,可這些人卻全部都是一個模樣。

「低級帝皇傳承,可讓你踏步帝階!次等帝皇傳承,可讓你踏入聖境!中等帝皇傳承,可讓你踏足祖境,至高帝皇傳承,有機會讓你踏足神境!」

解釋的聲音又一次響起,這一次李浩然才算是聽明白了,他隱隱覺得這至高帝皇傳承,恐怕才是九墓之門的真正傳承。

接著,他眼前的畫面又是一變,出現了八個石室,這八個石室內分別有八人正在聚精會神的看著眼前的石壁,他們面前的石壁和李浩然面前的石壁赫然是一般無二。

「你是九人中最弱的一個,也是最晚進入這裡的一人!所以,你是從第一面石壁看起,而這八個人中,已經有人在參悟第三面石壁了!……倘若有人先你一步,領悟四面石壁的話,那麼至高帝皇傳承將屬於最先領悟之人!」

聲音響起,帶著一絲的不屑,聽的李浩然微微皺眉。

接著,他眼前的畫面消失,周圍的牆壁又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哼!有什麼了不起的,我李浩然雖然來得晚,可不見得就比不過他們!」

李浩然冷哼一聲,隨意選擇了一面石壁,仔細的看了起來。

眼前的石壁如雲似霧,讓人有一種琢磨不定,卻又覺得真實存在的感覺,尤其是牆壁上的圖畫,好似流沙一般,正一點點的消失,又好似正從牆壁上脫落下來一般。

那脫落的痕迹清晰可見,順風而起,逆風而落,又有一些灰塵從牆壁和地面的夾角上揚起,將那欲要落下的痕迹無法著地。

可李浩然越看,越是覺得眼前的牆壁好似一幅線條畫,上面的內容,除卻一幅幅的線條,已經什麼都沒有了。

「眼睛看到的不一定是真實的!我越看,這幅畫就越發的離奇……對了,我意天識觀看,就不信我領悟不了!」

許久,李浩然閉上了眼睛,觸動識海內的天識,參悟起了牆壁上的武技。


在天識得作用下,那流動如風般的景象消失,那脫落的景象也消失,那無數的線條開始慢慢扭動,化作了一個又一個的腳步。

這是一套步法,步法輕靈飄渺,分為順風步和逆風步兩種,兩種步法可藉助風勢增強速度,更能夠相互變化做到收發由心。

「好精妙的步法!」

李浩然心中一片震驚,他被眼前的步法驚得無以附加,忍不住起身學著牆壁上面的步法修鍊了起來。

他的腳步左右晃動,看起來好似喝醉了酒一般,又好似在修鍊醉拳一般,身體跌跌撞撞,一點也沒有點穩步。

可在他對於這套步法越發熟練之後,整個石室內捲起了一團風聲,嗚咽的風聲帶起了一團團的幻象。

且在這個時候,李浩然有感而發,竟將步法和他的刀法聯合在了一起。

噌!

李浩然已經從參悟步法,到了修改步法,轉而將步法變作自己東西的地步,此刻他心中有一種出刀的衝動,也就順勢而出,一刀朝著前方劈砍而去。

刀光浮現,不屈刀意盡數綻放,在李浩然氣力合一的力量之下,爆發出了超越了千鈞巨力的力量。

一道厚重如山的刀光憑空而現,徑直朝著前方的那一面石壁碰撞而去。

噗!

刀光才剛剛泛起,一道光影忽然閃現在了石室之內,將李浩然的刀光接住,轉而又消失於虛無。

「呼!好險!……他那一刀已經將主人的風步融入進去,這個少年人好厲害的悟性,好厲害的刀法……」

石室之外,那道掌控著這一場試煉的光影暗暗鬆了口氣,他看著石室內緩緩睜開眼睛的李浩然,眼中泛起了一抹強烈的光芒。

李浩然睜開了眼睛,默默感受著方才的那種感覺,將此種感覺長留心中,也在暗暗思量,方才那接住自己刀光的光影到底是誰?

「難道這裡還有別的人存在?不可能!絕對不可能有別的人存在……莫非帝墓之中還有人活著……」

一個毛骨悚然的想法,在李浩然的心中泛起,讓他心生警兆,留了一個心眼。

眼前的牆壁被他感悟出全套的風步之後,李浩然在看這一面牆壁,已經是平淡無奇,根本沒有了什麼玄妙。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