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一個拉著很長的聲音傳進耿天君的耳中。

2021 年 2 月 3 日

「講!」耿天君還在慢慢的端起茶盞品嘗著香茗。

「在我山海鎮五十餘里之外集結了四萬水鬼軍。」跑來的斥侯說道。

「恩,我知道了,繼續探,把每日三次回報加為六次,去吧!」耿天君說道,他還依然安穩的坐在那裡。

「要來的終歸要來,呵呵,王天宇,我就在這山海鎮等候尊駕了!」耿天君自言自語道。

王家水鬼軍中。

「沒有想到這耿天君竟然猜到我們的用意。」王天宇剛剛得知了耿天君已經帶領兩萬五千鐵血衛駐守山海鎮有些沮喪,雖然他有四萬水鬼軍,比耿家鐵血衛足足多了一萬五千人馬,可那兩萬五千鐵血衛可是兩萬五千把岩冰戰刀啊!這才是叫王天宇最為忌禪的。

「二當家,我們怎麼辦?還繼續前進嗎?」狄向前在旁問道。

「我們離那山海鎮已經還有五十里,我們如果停步不前不是弱了我王家的士氣,繼續前進,只不過速度稍微控制一下。你再把憾越八騎的老二給我喊來。」王天宇道。

「二當家喊我何事?」不多時憾越八騎中的老二就來到了王天宇的面前。

「給你個任務,速度迴轉王家,把逍遙給我調來,先叫他來山海鎮,解決了這裡的事在回返王家,一切要秘密行事,不要讓外人探到我們王家的空虛。」王天宇吩咐憾越八騎的老二說道。

「請二當家放心,我這就啟程,我一定會儘快回來。」那老二說道。

「去吧!」王天宇道。

兩日後,山海鎮。


「王天宇竟然用了兩天的時間行軍五十里,是在休養生息還是另有打算?」耿天君望著山海鎮城樓下的已經駐紮完畢的王家大營思考著。

「少明,你看這王家大營,來到了這裡竟然按兵不動,我們該如何行事?」耿天君向身邊的龐少明說道。

「三堂主,我去叫陣。」龐少明道。

「好,試探一下他們也好。」耿天君道。耿天君很是明白,這兩軍打仗不同尋常戰者廝殺,雖然他有岩冰戰刀的優勢,可也不敢冒然沖入王家大營,何況現在鐵血衛比王家水鬼軍少了足足一萬五千人馬。

「吱呀!」山海鎮城樓沉重的城門打開,龐少明手提一桿六尺長的雙面戰斧,騎著戰馬,帶領五千鐵血衛從這城門魚貫而出。

「耿家龐少明,悍戰高階,向王家英雄挑戰,誰來戰我?」龐少明聲音高亢,氣沖雲霄。

「戰!戰!戰!」他身後五千鐵血揮舞岩冰戰刀齊聲附和。聲勢浩大,整個山海鎮都聽得真切。

「叫陣?哼!」王天宇坐在王家大營最大的軍帳之中。

「二當家,我去迎戰他龐少明。」帳中一位年有四旬,頭和脖子一樣粗細,個子不高的人說道。

「祝剛,那就你去迎戰他,逍遙沒有到一天,我們就得忍一天,記得安全的回來,輸了不怕,把你的命留到攻城之時。」王天宇道。

「二當家,放心,我曉得。」祝剛說完回身拿起他的兵器---一個黑黝黝有嬰兒手臂粗細,兩頭雕塑著猙獰惡鬼摸樣的粗棍,這祝剛個子雖然矮小,可他的這棍子缺不短,足有八尺來長。

他向大帳外走去,身後也跟著五千水鬼軍,王家大營前,戰鼓已經排好,戰鼓齊鳴,鼓聲震天。這祝剛並不是扛著這粗棍,而是拖著向大營外走去,沒有騎馬,就這樣帶著「叮啷剛當」的聲音走到了龐少明的面前。

「祝兄!」龐少明也下了戰馬,雖然戰場,可他們還是自然的選擇了戰者的對決的規矩,都不騎戰馬。


「龐老弟,好久不見,哈哈,沒想到我們多年後以這樣的模樣遇到了一起。」祝剛笑道。

「各為其主!我們就不要客套了。」龐少明道。

「那就來吧!」祝剛大喊一聲,身後拖著的粗壯的惡鬼黑棍隨之帶著罡風向龐少明掄來。

「來的好!」龐少明手中六尺雙面斧也揮舞迎上,斧面反射著艷麗的光芒向那惡鬼黑棍格擋而去。

「咣!」一聲巨震。兩人都感到手中一麻,同時也被震蕩分開。


「看我的惡鬼輪盤!」祝剛掄起惡鬼黑棍在他的頭頂迅猛的旋轉,個子不高的他,把那黑棍輪的像一個巨大的盤子向龐少明的脖頸掃去。

「流光斧!」龐少明腳蹬沙地騰身而起,雙面斧卻帶著一道弧形的光線直劈那輪盤中間。

再一聲巨響,兩把兵器相交,還是平分秋色,就這樣你來我往,不知交鋒了多少回合。過去了已經有了一刻鐘,祝剛已經出現了呼吸急促的樣子,龐少剛也沒有了開始的靈活。

耿天君在城樓上微笑著看著下面的對決。

「少明的正戲就要上場了!呵呵。」耿天君自言自語的道。

「咣!」又一聲對拼,兩人已經分開。

「祝兄不減當年啊!你我這樣打下去也是平手,我有一狂妄的主意,可否接受?」龐少明停了下來說道。

「你要耍什麼花樣?」祝剛道。

「這畢竟是戰場,我帶我五千鐵血衛對決你帶領的八千水鬼軍,如何?」龐少明道。

「你,你這是羞辱與我!」祝剛怒道。

「既然祝兄這樣認為,那你還敢五千水鬼軍對我五千鐵血衛不成?」龐少明的語氣中明顯的含帶著對水鬼軍的不屑。

「我何以怕你!兒郎們,跟我衝殺過去。」祝剛喊道。

「當!當!當!」就在這時祝剛身後卻響起收兵的鑼聲。祝剛不甘心的躲了躲腳,氣憤的向大營退去。

「五千對決八千,你可敢應戰?」龐少明喊道。

「五千對八千!五千對八千!」龐少明身後的鐵血衛像事前商量好的一樣齊聲吶喊,聲音都在不斷的提升,越來越高的聲音中都能感受到鐵血衛士氣的不斷高漲。

「二當家,為何收兵,他龐少明羞辱與我王家水鬼軍。」 都市之修仙高手

「你真是愚笨,你差點就上當叫我水鬼軍折損五千。哼!」王天宇怒道。

「二當家,他是在羞辱與我王家啊?」祝剛如丈二的和尚,摸不到頭腦。

「就是現在我們的不出戰叫他耿天君摸不清我們的打算,現在不出戰,他們就是在激將我們出戰,因為他們是要利用他耿家裝備優勢及早的解決我們。現在我們在大營,他們不敢冒然襲營,如果我們走出了大營,我們面對那兩萬五千把削鐵如泥的岩冰戰刀就凶多吉少了!」王天宇道。

「原來是這樣,是我莽撞了,請二當家降罪!」祝剛說道。

「你的性情我是知道的,平時我不會怪你,可這是戰場,下去領十軍棍吧!」王天宇對祝剛道。

「今日這才是他耿天君的正戲,就是他龐少明可以贏你都不會贏你,就為這全軍對陣打個鋪墊,打消士氣,激將出徵才是他的主要目的。」王天宇望著祝剛的背影自言自語道。

王天宇看著外面心情也極為不好,大營之外還在不斷的響著耿家鐵血衛的吶喊聲,這聲音就像一把尖刀,一點一點的切割著他們的士氣。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 寧浮生嘿嘿一笑,說道:“什麼都沒看到。” 七十年代翻身記 ,他一副就是如此,我很誠實的樣子。而沈蘭蘭卻是一點都不信,美目露出一絲危險的意味,伸手捏住了寧浮生的耳朵,湊近寧浮生小聲說道:“你以爲我會信嗎?還不從實招來!”

鼻中聞着沈蘭蘭的體香,寧浮生壞笑一聲,嘴巴靠近了她的耳邊,說道:“看到了很多東西,但一看到你,就什麼都忘記了。”說完話,他輕輕吹了一口氣。

沈蘭蘭滿臉緋紅,低頭看了看寧浮生的腳,繼而狠狠的一腳跺了下去。寧浮生慘叫一聲,攔住沈蘭蘭的肩膀,說道:“完了,斷了,走不動了。”

沈蘭蘭一驚,不過接着反應了過來,說道:“一個青色天宗,能被我一腳跺斷了腳背,說出來誰信?你以爲我傻啊?”看來她還不知道寧浮生現在真正的境界。

寧浮生眨眨眼,他突然感覺沈蘭蘭不好騙了,嘿嘿一笑,說道:“逗你玩的,這段時間想我了嗎?”

沈蘭蘭哼了一聲,說道:“想你幹什麼?這麼長時間了你都不來找我。”

寧浮生叫道:“我有事啊,難道聖光城主沒有派人通知你嗎?”

沈蘭蘭嘻嘻一笑,說道:“逗你的,城主親自來說的。哎,我說你的面子好大啊,聖光城主都得爲你傳口信。”

說話間兩人離開了聖光學院,漫無目的的遊走在聖光城的街道上,這時寧浮生見到了一個珠寶師,腦中突然產生了這麼一個想法,他與沈蘭蘭交往了這麼長時間,貌似還沒有送過她任何禮物,暗罵自己一句,他將煉金術士之袋拿了出來。

沈蘭蘭好奇的看着他,不知道他在幹什麼,寧浮生伸手在裏面摸索了一會,拿出了一枚七彩變幻的寶石。

“這是什麼?”沈蘭蘭看着那顆寶石,眼中閃出一絲歡喜。

寧浮生拿着那如同貓眼一般的寶石,說道:“這叫做七彩辟邪珠,是一種珍貴的鍊金材料,同樣也是一種寶石,隨着陽光照射的角度不同,它會變幻出各種色彩,而且將它放在身上,會加快玄剎力的吸收與恢復。”

“喜歡嗎?”寧浮生問道。

沈蘭蘭點點頭,但卻又有些矜持的搖了搖頭,她不想接受這麼珍貴的禮物,但卻真的喜歡這顆寶石。

寧浮生一笑,又拿出了一些紫金礦石,隨着他雙手不停的變幻,那塊紫金礦石不多時就變成了一串紫金項鍊,在項鍊的下方,那顆七彩辟邪珠閃動出了如同夢幻一般的光彩。

“給我戴上。”沈蘭蘭眼神迷離。

寧浮生輕輕爲她戴上了剛剛製作出的項鍊,而後輕輕吻了一下她的額頭,隨即將她擁在了懷中。

這一刻兩人無疑是幸福的,沈蘭蘭的側臉緊貼寧浮生的胸前,耳中能夠聽到他那強勁有力的心跳聲。也不知爲何,這一刻沈蘭蘭突然哭了起來,說道:“我知道,你又要離開這裏了。”

聽到這話,寧浮生猛然一驚,他是要離開這裏了,他要去神言之堡,他要去救東方寒!雖說東方寒聰慧十分,但現在他真的有難了,黑暗伏葬界主不會欺騙水月,因爲沒有必要。爲了東方寒,寧浮生不得不離開。

緊緊的抱着沈蘭蘭,輕聲說道:“我是要離開了,但很快就會回到這裏,等着我!”

沈蘭蘭淚眼朦朧,一句話都說不出,就這般死死的抱着寧浮生。不知道過去了多少時間,沈蘭蘭才說道:“我希望以後你不會離開了。”

寧浮生說道:“一定!”

“我更希望,等你下次離開的時候帶着我!”沈蘭蘭語氣倔強,容不得半點反駁。

寧浮生心中苦笑,但也只能先答應了下來,不然沈蘭蘭肯定會不高興的。依依惜別後,寧浮生去到了聖光殿,將自己的決定告訴聖光城主後,等待着聖光城主的決定。

沉吟片刻,聖光城主說道:“去吧,不然你的心情會很不平靜,那樣的話,就算去到戰場也不能從容鎮靜的指揮。”

寧浮生見聖光城主答應了他的要求,心中大喜,說道:“多謝城主,其實論指揮作戰,豬老三是個不錯的人選。”

聖光城主笑道:“鐵風棠早就告訴我了,不過我還是想讓他只帶領火雲軍部,因爲支軍隊已經是一支無人可擋的雄獅了!”


告別了聖光城主,寧浮生將咒金奇鐵交給了光蕊,並讓她與弗羅聖女在一起,不要輕易分開,有咒金奇鐵的鎮壓,她們體內的無葬不會在短時間內反噬。

光蕊緩緩點頭,什麼都沒有問,只是說道:“一定要安全回來。”聰明如光蕊,早就猜到寧浮生又要離開了。

弗羅聖女則是撇嘴說道:“別管他了,他有他的沈蘭蘭,你關心他也沒有多少用處。”

寧浮生尷尬一笑,連忙離離開,他可不想捲入弗羅聖女的聲討中。路上寧浮生小心翼翼,不是聖光城中有危險,而是怕水月發現他。此去神言之堡不是旅遊,是以他不想帶着水月,在他看來,獨自行動遠比兩個人一起要安全的多,當然,東方寒除外。

離開聖光城後,寧浮生確定了一個方向,直奔神言之堡。

聖光殿內,聖光城主對着一個角落說道:“出來吧,我也不知道你爲何不想見寧浮生,這小子沒有什麼不對的地方吧?”

出來的是聖子,他走到了聖光城主的面前,臉色莫然,但眼中卻露出了一絲痛苦與掙扎,沉重的說道:“師父,我是不是比不上寧浮生?”

聖光城主微微一怔,說道:“爲何這麼說?”

聖子說道:“倒退兩年,寧浮生那種修爲,都沒有讓我正視的資格,但現在呢,他竟達到了藍色天宗的境界,我…我…師父,我是不是很沒用?”

聖光城主皺眉說道:“不能這麼說,你的資質實屬上等,對玄剎力的修煉也從未懈怠,且對於你的表現,爲師一直很滿意。”

聖子痛苦的深吸了一口氣,說道:“那爲何寧浮生的修爲進步的這麼快?我不明白!”

“際遇不同,經歷不同,造就的成長速度也大不相同。”聖光城主說道:“你可否想過,你在這裏感到自愧不如的時候,這個大陸上又有多少人正在羨慕着你呢?你能時常跟着我修煉,又是聖光城的聖子,身份尊貴無比,誰不羨慕?”

聖子一怔,臉上的表情也漸漸的恢復了正常,片刻後說道:“多謝師父開解,弟子明白了。”

聖光城主微微一笑,說道:“明白就好,對了,有一件事情我也告訴你,只要你不犯什麼大錯,這個聖光城城主的位置早晚是你的,但你也不能因爲這一點就刻意接近我的女兒,這一點我不想看到。”

聖子全身一震,原來他的作爲早就被聖光城主看在了眼中。這一刻聖子如墜冰窟,冷汗直流。聖光城主淡淡一笑,說道:“雖然你有些功利,有些野心,但爲師感覺這都不是壞事,今天就到這裏吧,回去好好修煉。”說罷聖光城主擺擺手讓聖子離開。

聖子心神巨顫中緩緩的走了出去,剛剛走到門口,聖光城主卻是說道:“我沒有責備你的意思,振作起來!”

聽到這話,聖子如逢大赦,感激說道:“師父,弟子一定不會讓您失望!”說完這話,他大步走了出去,這一刻,聖子好似經歷了一場蛻變。

路上爲了節約時間,寧浮生讓小東西載着他全速飛行,小東西的飛行能力着實不錯,眨眼就是百丈距離。僅僅耗費了十天的時間,寧浮生就去到了神言之堡的範圍之內。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