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1 年 2 月 2 日

兩個小時後,李秀開着一輛越野車到了村口。

這次與上次不一樣,李秀還帶了一個年輕的男人。

“喬村長,我給你介紹一下,這是我的祕書王亮,你叫他小王就行。”李秀對喬大用說道。

喬大用頓時笑着朝王亮伸出右手,握着手親切地說道:“歡迎你到我們村來。”

王亮推了推鼻樑上的眼鏡,不溫不火地應道:“喬村長客氣了。”

一陣寒暄之後,喬大用先領着李秀和王亮再次實地考察了下那塊地,然後到村口的招待所享受了一頓豐盛的野味,這纔開始對這塊地的正式談判。

“喬村長,我們親自來這裏與你當面商討這塊地的事,可以說已經拿出了足夠的誠意,所以我希望喬村長也能拿出誠意來,不要想着敲竹杆這種小算盤。”李秀開口就直說道,沒給喬大用留面子。


喬大用見對方說出了自己的想法,尷尬地笑了笑,連忙說道:“是,是,是!李總儘管放心,我這次一定拿出足夠的誠意來與你們公司談。”

“如果是這樣,那就最好了。”李秀淡淡地說道。

喬大用見李秀的臉色有所好轉,這才試着問道:“李總,不知道貴公司開的價是多少?”

李秀沒說話,端起茶杯漫不經心地喝茶,嘴上不禁讚道:“喬村長,你的普洱茶還真是好東西。你告訴我是在哪裏買的,我買一些回去送給我領導。”

喬大用的心思現在是一心撲在了土地上,哪還管得了其他,直接開口說道:“李總,我待會兒送你兩斤就是了,我們還是先談地的事吧。”

談判最忌諱的就是沉不住氣,喬大用這樣着急,顯然已經在氣勢上輸了一成。

李秀沒說話,而是向王亮使了一下眼色,只聽王亮說道:“喬村長,我們李總的意思是這個數。”

喬村長看到王亮豎起了五根手指頭,不禁問道:“五千萬?”

五千萬是喬大用的底線,但喬大用絕不會滿足這一點。如果可能,他絕對不介意把價錢提高一些。

“不,喬村長,你誤會了,我們說的是五百萬。”王亮搖了搖頭,淡淡地說道。

可是,喬大用聽到王亮的話,卻忍不住從椅子上跳了起來,紅着臉大聲質問道:“五百萬?你還不如去搶銀行算了。”

李秀放下茶杯,對喬大用說道:“五百萬是我們的底線,多一分也不可能。喬村長,你先不要着急,等看完我們的策劃,再做決定吧!小王,把我們的策劃書給喬村長。”

喬大用就是小學文化,看報紙都費力,哪能看得懂策劃書啊!喬大用直接將策劃書扔給他的男助理,讓他看了,再把裏面的意思說給他聽。

喬大用的男助理倒還有幾分文化,幾分鐘就把文件瀏覽完了,然後把其中的內容向喬大用匯報一遍。

其實,李秀的意思是把這塊地估價成七千萬,然後先付五百萬現金給喬大用作爲首付。至於剩下的六千五百萬,則換作股份入股進最後逐漸成的旅遊中心中。

“經過我們公司粗略的計算,建成後的新城估價爲兩億,所以摺合成股份,喬村長的六千五百萬就是百分之三十二點五。”王亮對喬大用說道。

喬大用默默地在心裏盤算並不說話。

一旁的李秀放在杯子,看着喬大用說道:“喬村長可能對我們建築行業不太瞭解。由於我們建築行業對資金要求特別大,一般都會才用邊融資邊建設的方法,把一些債務抵押成一定量的股份,從而聚集手上的資金,全力用來建設。而投資人每年也會得到相應的收益,最高可達12%。”

喬大用還是沉默不語,顯然是沒有打定最後的主意。

李秀接着說道:“當然!這些投資畢竟有風險,賺錢的機率很大,但賠錢的風險也不小。我們不勉強喬村長一定要投資,我們也可以採取分期付款的方式。我作擔保,無論這個項目虧損,公司都會定期還款給喬村長,並按照銀行利率支付利息。”

“那這麼一來,這筆資金所獲的收益就將歸李總所有。”王亮在一邊補充道。

喬大用捂着嘴巴再做着劇烈的思想鬥爭,一方面他不願放棄這六千五百五每年有可能帶來的巨大收益,一方面他也擔心這個項目會失敗,將自己的錢牢牢地鎖住,這就是擔心的想要收益卻不想承擔風險的貪婪心理。

喬大用覺得這不是一件小事,應該從長計議,所以他決定先把李秀留住,自己再慢慢考慮。

“李總,老實跟你說,我一時半會還決定不了。如果你和小王祕書不介意的話,可不可以先在村裏住一晚,等我想好了,明早給你答案?”喬大用望着李秀問道。

李秀轉了轉眼珠子,臉上露出爲難的神色,朝喬大用說道:“喬村長,這恐怕不好吧?”

“我倒覺得沒什麼不好。小王祕書,你怎麼看?”喬大用說着,轉頭向王亮問道。

中午吃飯的時候,喬大用趁着李秀上廁所的時候,特意給了王亮一個紅包,就是希望他能關照一下自己。此時將眼光投向王亮,就是希望他能幫自己說一下話,挽留住李秀,多給自己一些思考的時間。

“李總,喬村長這麼有誠意,我看還是……”王亮果然幫忙道。

李秀在聽了王亮的話之後,點了點頭說道:“那就麻煩喬村長了。” 第一百六十七章 香秀盜書

月光之下,一男一女走在阡陌的泥巴路上,皎潔的月光溫柔地灑在地上,映出一道美麗的倩影。

“秀寧姐,那個老混蛋似乎不願意冒險啊?”王亮轉頭朝李秀問道。

李秀冷哼一聲,不以爲意地說道:“放心吧!等過了今晚,那個老色鬼不但會同意我這個入股計劃,還會主動地把他的髒錢拿出來入股。”

看着李秀自信滿滿的樣子,王亮還想說點什麼,但一道人影閃過,只好將嘴邊的話都嚥了回去,恭敬地對來人說道:“見過溫哥!”

沒錯,來人正是溫旭,而李秀其實就是李秀寧。

溫旭向王亮點了點頭,王亮識趣地走到一邊替他們放哨,只聽溫旭笑道:“你的名字裏少了一個‘寧’字,人反倒變得更寧靜了。”

李秀寧狠狠地瞪了溫旭一眼,沒好氣地說道:“如果不是看在錢的面子上,老孃纔不會和那個老色鬼談生意。別的不說,就是被他那飢渴的目光看上幾秒鐘,老孃都覺得渾身雞皮疙瘩。”

溫旭摸了摸鼻子,朝李秀寧笑道:“俗話說,舍不了孩子套不住狼。若不是你長得這麼漂亮,恐怕喬大用也不會和你談了。”


難得聽到溫旭誇自己一句,李秀寧的心裏還是非常受用,挺了挺有變大趨勢的胸器,揚眉吐氣地說道:“老孃吸引那頭老色狼可不是出賣色相,等會兒就讓你看看老孃的手段。好了,你現在可以走了,如果讓那頭老色狼知道我們認識,那老孃這次可就白跑了。”

“‘蔣幹盜書’的計謀雖然不錯,但使用的時候一定要小心,千萬不要讓喬大用看出破綻了。”溫旭拋下這句胡,也不顧李秀寧臉上的表情何等豐富,瞬間消失在了夜色中,只留下李秀寧在那裏鬱悶地跺腳。

“哼,居然看破了老孃的計謀!”李秀寧望着那片濃濃的夜色,嘟着嘴巴說道。

花開兩朵,各表一枝。

喬大用趁着李秀和王亮外出的時機,特意把於香秀叫了過來。

“幫我盯緊她,發現什麼就給我打電話,知道嗎?”喬大用嚴肅地對於香秀交代道。

“知道了,你都說了幾遍了。”於香秀不耐煩地眨了眨眼睛,忽然低聲問道,“你到底入不入股?”

喬大用搖了搖頭,對於香秀說道:“入股的風險太大,我還是傾向於打欠條。”

於香秀一聽喬大用的話,頓時癟起了嘴巴,不高興地說道:“每年幾百萬的錢都不要,你傻啊!”

“她說幾百萬就幾百萬,只有傻子纔會信她的話。”喬大用的話剛說完,腰上就被於香秀擰了一個麻花,痛得喬大用齜牙咧嘴。


“你居然敢罵我是傻子!”於香秀瞪着眼睛朝喬大用吼道。

“我沒有!”喬大用苦笑着解釋道。

“沒有,那你幹嘛說信她的話就是傻子,姑奶奶就信她的話。”於香秀叉着腰對喬大用喊道,一副姑奶奶就是天王老子的樣子看得喬大用心裏有些發憷。

“我就是隨口一說,沒別的意思。”喬大用只好賠笑道。

“那你向我道歉!”於香秀不依不饒地說道。

“好,我向於香秀同志道歉,不該說於香秀是傻子。”喬大用苦笑道。

於香秀不滿地哼道:“沒誠意!”

喬大用好笑道:“那怎麼纔算有誠意?”

“要看有沒有誠意,得看你怎麼補償我。”於香秀楊柳腰一搖,摟着喬大用的脖子,坐在了他的腿上。

喬大用不禁苦着臉道:“上午不是答應陪你去普羅什麼死的玩嗎?這麼現在又要我補償你啊!我現在可是四個荷包一樣重,真的沒錢了。”

“哼!誰說讓你補償就是要你錢啦,人家是這麼拜金的女孩兒嗎?”於香秀不滿地哼道。

“對,你確實不是拜金的女孩兒,你只是拜金的女人!”喬大用在心裏嘀咕道,嘴上卻討好地說道:“我們家秀秀當然不拜金了,剛纔是我不對。那秀秀,你準備讓我怎麼補償你啊?”

於香秀眼珠子一轉,摟着喬大用的脖子,溫柔地說道:“大用,你讓我也入股好不好?”

“你要入股?”喬大用驚訝地看着於香秀,不知道這個小妖精打得什麼主意。

“是啊!我算了一下,這幾年也積累了五十萬了吧?反正閒着也是閒着,又不會生子,所以我就打算用來投資。正愁沒有投資機會的時候,李總他們就來了,你說這是不是天意啊?”於香秀興高采烈地說道。

喬大用聽到於香秀的話,第一時間沒有高興,而是靜下心來反思。按照他對於香秀的瞭解,於香秀的功利心很強,做件事之前總要盤算這件事能不能給自己帶來好處。於香秀此時迫不及待地想把自己所有的積蓄拿來投資這個項目,肯定知道些什麼。

想到這裏,喬大用很嚴肅地對於香秀說道:“秀秀,你是不是知道些什麼?”

於香秀見喬大用嗅到了氣息,也沒有隱瞞,大大方方地說道:“沒錯,我確實知道了一個消息。”

“什麼消息?”喬大用迫不及待地問道。

“如果我告訴你,我能得到什麼好……”於香秀見喬大用的臉色沉了下來,嚇得急忙改口道,“我從李總那兒得到一個消息,我們這兒的房價過不了多久要瘋漲。如果我們這個時候投資房地產行業,絕對是包賺不賠的買賣。達令,你是不是很高興啊?我們又得到了一個發財的機會。”

喬大用眉頭緊鎖地沉思了一會兒,擡頭向於香秀問道:“秀秀,你這個消息是從哪兒得到的?”

“當然是我偷來的,你以爲他們這麼好心告訴我啊!”於香秀沒好氣地朝喬大用翻了翻白眼,心裏覺得提這個問題的人才是一個傻瓜。

原來,於香秀趁着李秀寧上廁所,讓她幫忙拿一下包的時候,悄悄地翻了一下李秀寧的包,從手機上一個短消息中知道了這件事。

“她不會是故意把這個消息透露給你,讓你來說服我去投資吧?”喬大用說道。

“你以爲人家像你,什麼時候都在算計啊!告訴你吧,我翻的那條短信是在垃圾箱裏,可能是她想刪除,但最後搞忘了。”於香秀試着假想道。

雖然於香秀的假想也說得通,但喬大用還是更傾向於他自己的想法,這是一個陷阱,目的就是勾引他去投資。

於香秀見喬大用還是不相信,不禁生氣道:“你不信就算了,但你不能阻止我入股,我絕對要入股。”

“她的錢就那麼多,如果賺了,那最好,自己以後也可以跟着投資;如果賠了,那也沒什麼,大不了自己把錢補給她。”喬大用這麼一想便沒有阻止於香秀的投資,點頭笑道:“將來等你折了本,可別在我面前哭鼻子哦。”

“哼!如果我賺了錢,你也別眼紅。”於香秀不甘示弱地反擊道。

……

第二天,李秀和王亮在招待所吃完早飯,便被於香秀接到了村長辦公室,準備正式籤合同。

“兩位昨晚還睡得好吧?”喬大用朝李秀和王亮問道,目光卻一直盯在李秀的臉上。

“多謝喬村長的招待,我們昨晚睡得很好。”李秀似乎不想在這些無聊的寒暄上耽誤時間,直接向喬大用問道,“喬村長,經過一夜的思考,不知道你是否有了主意?”

喬大用看了於香秀一眼,還沒有來得及開口,一旁的於香秀卻迫不及待地說道:“李總,你看我能不能投資?”

李秀看着於香秀,臉上露出幾分爲難的神色,捂着下巴想了很久,纔開口對於香秀說道:“按規定,是不應該接受你資金,但你和喬村長並不是外人,我又不好拂了你的面。這樣吧!如果於助理投資的金額在一千萬以下,就准許入股。”

聽到李秀的話,於香秀尷尬地笑道:“我哪有那麼多錢,最多也就五十萬。”雖然這麼說,但於香秀絲毫不掩飾心中的得意之色。

“五十萬,那就是百分之零點二五。”李秀算了一下對於香秀說道,“別看只有這麼一丁點,但如果運氣好,每年也是五六萬的收益。”

“那是,那是!要不,我也不會拿出全部積蓄來投資了。”於香秀眉開眼笑地說道。

李秀朝於香秀點了點頭,轉頭向喬大用問道:“喬村長,於助理已經答應入股了,那你是不是也答應入股啊?”

喬大用剛準備開口回答,只聽李秀的手機鈴聲突然響了起來。

“不好意思,我出去接個電話,馬上就回來。”李秀歉意地朝喬大用點了點頭,拿着手機走了出去。

“我是李秀,請問你是……趙總,原來是你啊!好久沒有聯繫了,我都快聽不出你的聲音了。呵呵!”李秀在院子裏大聲說道。

喬大用坐在椅子上,看着李秀那完美無瑕的曲線,不禁狠狠地嚥了一口氣,在心裏暗道:“能睡一晚這樣的女人,就算少活幾年也值啊!” 第一百六十八章 合約談成

“趙總,那可不行!我公司已經把這個項目定了,你可不能再插手了。”李秀的聲音忽然大了起來,對着手機說道,“趙總,你怎麼相信那些市井流言呢?中央已經連續出臺了許多調控政策,房價怎麼可能再漲呢?就算是一些西部的小城市,房價也不可能像你說得那樣漲一倍。”

“趙總,我還有筆生意要談,就不和你聊了。再見!”李秀掛了手機從外面走了回來,看着喬大用歉意地說道:“不好意思,喬村長,讓你久等了,我們這就籤合約吧!”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