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_______________

2021 年 2 月 2 日

林霄幾人能否趕在魔主之前找到西歧山呢? (爲書友815710280加更)

大病初癒的林霄不知道爲何,感覺真氣飽滿,魔刀在神識中不停嗡鳴,似有突破晉級的態勢。

“妖月九式,每一式的晉升都在不同的環境下,有時候是殺敵所悟,有時候是突然感悟,而像現在這樣莫明其妙的狀態還是第一次發生。”

妖月,你已沉匿許久,難道這妖月第八式妖神降臨有什麼說道不成?

自潘星迴來,妖月就從未和林霄說過話,一直在埋首於天災和被人誣陷的漩渦中,林霄並未注意,今天魔刀的不停嗡鳴倒是提醒了林霄,妖月已經許久不曾出現過了。

隨着腳步的加快,林霄再次來到“朗閣大舞臺”,他知道若是想找到那隻狡猾的小狐狸,上這兒保準沒錯。

門口的守衛今天並未守在門外,這一發現讓林霄很是意外。

他小心翼翼的閃到門裏,一路隱藏在陰暗中,看到不遠處,站着一夥人。

這夥人的中間正站着狐狸和朗閣。

“好你個朗閣,我纔出去半個月,你就揹着我和這小妖精鬼混在一起,你對得起我嗎?”

朗閣面目冰冷,看着因氣憤而面目扭曲的狐狸說道:“寶貝兒,你不能怪我啊,我是個男人,是男人就有需要,你一走就走了半個多月,去家裏找你也找不到,我只好回去啦,誰知道崔西她有事相求,正所謂一日夫妻百日恩,作爲男人,我不可能眼看着她出了事,也不管,你應該理解我啊。”

看着朗閣聲情並茂的演出,林霄都要鼓起掌來。

“惡人自有惡人磨啊,這朗閣雖然不是個好鳥,但狐狸也不是什麼省油的燈。”

這時候的狐狸哪還有半點嫵媚風情,溫柔似水,一臉戾情的吼道:“我爲了你付出這麼多,你竟然揹着我偷腥,叫我這張臉還往哪擱?”

漸漸的朗閣身上的氣質變了,不再委屈求全的哄狐狸,他挺直了腰板,冷笑一聲說道:“別以爲我知道你耍的那些小手段,你家裏的龕位上供着的是什麼,你以爲我不知道嗎?我已經找人查過,那是一隻通了靈的古曼童,我說你怎麼可能一夕之間就變得如此美麗,弄了半天全是因爲那個東西。”

“古曼童?”

林霄愣了一下,看向狐狸,只見她頭微微的垂着,看不清楚形容,只感覺到她全身漸漸升起一團青灰色的氣體,一股尖利的陰笑自嗓子眼兒裏擠出來。

“喋喋喋喋,被你發現了?”

林霄猛的一震,第一次到她家去找她的時候,在門外就是聽到這個陰森恐怕的笑聲,起初並未在意,弄了半天這狐狸家裏還有一隻小鬼。

周圍的幾個莽漢警惕的看着狐狸,齊唰唰的看着自己的老大朗閣,只見朗閣死死的盯着狐狸,似有些心虛的硬挺着,發狠的吼道:“我不是真的愛你,我愛的始終是崔西,你利用我,利用我對你的美色使我對你心生愛慕,這一切都是假的,是假的,都是古曼童搞的鬼,對不對?”

“喋喋喋喋,哈哈哈哈哈。”只見狐狸的氣息高漲,指甲“呼”的伸長了1寸,漂亮的桃花眼兒“噌”的一下向上一瞪,露出她蒼白的臉,看着極爲駭人。

“是又怎樣,你們男人不都是食色動物嘛,假如這崔西是個醜八怪,你還會愛她嗎?”

朗閣嚇得看了一眼旁邊站着的崔西,將其緊緊的拉在身後說道:“我就是愛她,不管她變成什麼模樣。”

“好,既然你如此愛她,看我畫花她的臉,你還愛不愛?”說着伸出手指“嗖”的一聲向朗閣身後撓去。

“嗷”的一聲,崔西大叫一聲把臉埋在朗閣的後背,嚇得嗚嗚直哭。

朗閣一個眼神向周圍幾個莽漢使去,只見這羣莽漢“呼”的一聲撲了過來,搶到狐狸身前,狠狠一撞,“嘶啦!”

“啊啊啊啊!”離狐狸最近的大漢左臉被撓出一條長長的口子,從左眼開始一直延伸到脖子,深紅血肉向外翻翻着,不停的流着血,可見這一抓力道有多大。

朗閣見狀臉色“唰”的一下變得極其難看,發狠的吼道:“不留活口。”

其他幾個莽漢見自己的兄弟被這個女人給抓成這樣,慢慢的從身後抽出砍刀,對着狐狸衝來。

“臭**,敢抓我兄弟,我讓你抓。”一個大漢對着狐狸狠狠的劈去,只見狐狸輕笑一聲,輕鬆的躲了過去,一個漂亮的旋轉,轉到一側,對着離自己最近的崔西就是一撓。


“嗷”的一聲,崔西捂着脖子上那道深深血線,目光驚恐的望着狐狸,“啪”的一聲跌倒在地。

朗閣嚇得臉色更白,看着倒在地上,頸項上“呼呼”往外冒血的崔西,大叫一聲:“崔西,崔西你怎麼了?”

可惜伊人已逝,再也無法回答他的隻言片語。

“我要殺了你。”朗閣大怒,奪過旁邊一個莽漢的大刀對着狐狸狠狠砍去。

劈砍了好幾十刀,待他睜開眼睛看去,眼前哪有什麼狐狸的身影,周圍十幾個幫手全數倒地,只剩下自己舉着刀驚恐的望着這一切。

“朗閣,來呀,來殺我呀。”狐狸微微勾着手指,狡黠的眼睛閃着寒光。

朗閣打了一個冷戰,看着一地的死屍和遍地的鮮血,“撲通”一聲跪倒在地。

“狐,狐狸,是我不好,是我辜負了你,但,但崔西已經死了,她死了,再也沒有人和你爭了,你饒了我好嗎,我會對你好的,我們結婚,我們立刻就結婚行不行?”

朗閣已經嚇傻了,面對這個兇殘至極的狐狸,他早已經嚇破了膽,再也沒了銳氣。

“哈哈哈哈哈。”狐狸微微擺動着腰枝,一步一步的走到朗閣的面前,用指甲輕輕的擡起朗閣的俊臉,輕輕的撫摩着說道:“曾幾何時,我待你如親如故,如珠如目,爲了你我甘心獻出自己的陽壽給古曼童,只爲了滿足你的的審美,只爲能引起你的注意,而你,你竟然欺騙我,竟然踐踏我的真心,你可知罪?”

朗閣一動不敢動,緊緊盯着撫摩着自己臉的那道指甲,聲音都有些發顫了。

“我,我錯了,我真的知道錯了,狐狸你饒過我好嗎,求求你,饒了我吧,看在你還愛我的份上。”

狐狸繞到朗閣的背後,輕輕的圈住他的脖子,呢喃道:“是的,我愛你,我從小就愛你,還記得第一次見到你的時候,我就發誓,一定要嫁給你,爲了等這一天,我不停的練舞,不停的賺錢,就爲了有朝一日可以堂堂正正的站在你面前,驕傲的對你說那三個字,可惜——可惜啊。”

朗閣剛要說什麼,只聽“嗞”的一聲,指甲劃破他的喉嚨,他一個字也說不上來,捂着脖子,慢慢回過頭看向狐狸,只見她兇殘的舔了一下指甲,瘋狂的大笑着。

“呯!”朗閣也倒下了。

“啪啪啪啪!”林霄拍着手從黑暗中走了出來。

“誰?是誰在那?”狐狸被嚇了一跳,慢慢的看到林霄從黑暗中走出,向後一退道:“你,你不是已經死了嗎?”

林霄笑了笑,扛着魔刀說道:“你是很想看到我死,可惜讓你失望了。”

“說,是誰讓你害我們?”

狐狸先是嚇了一跳,但馬上回復到平靜,冷冷的看了林霄一眼說道:“是誰讓我害你,你不配知道,不過你看到這一切就是你運氣不好了。”

話音剛落,林霄感覺一陣陰風撲風而來,狐狸的速度極快,這明顯不是她自己的力量,看來她的身上有着一個非常厲害的小鬼。

“古曼童。”

只聽林霄高喝一聲,咬破手指,一滴金色的血液立於指間,“那摩阿彌多婆耶——”林霄一面唸經,一面用刀去擱擋從四面八方掠來的陰風。

“這古曼童好厲害。”林霄手指對着魔刀輕輕一抹,魔刀上的火焰“唰”的一聲變爲金色,對着面前的狐狸狠狠砍去。

“啊!”

一聲淒厲的喊叫響起,只見狐狸跌坐在一旁,從她的體內快速的跳起一個透明的小男孩“唰”的一聲向外面疾跑。

“哪裏走。”林霄一步追了過去,沒追出去幾米,只見那古曼童慢慢向後退了回來。

林霄往前一看,笑了。

只見門口站着紅姑幾人,個個氣勢高漲,將這小鬼堵了個正着。

“看你還逃到哪兒去?”

古曼童見逃又沒地方逃,“嗖”的一聲再次鑽回狐狸的身體裏,陰狠的雙眼瞪住林霄說道:“你要殺死這個女人嗎?”

林霄聞言輕輕的皺起了眉頭。

“這古曼童好狡猾,竟然知道利用人質。”


紅姑見狀,與白川對視一眼,“唰”的一聲從懷裏掏出一根紅繩,兩個人各扯一角,“嗖”的一聲將狐狸的小指穩穩繫緊,用力一拉。

“嗷”的一聲,狐狸大叫一聲,小手指險些斷掉,從她的身體裏“呼”的再次鑽出那個小人,十分兇戾的吼道:“啊啊啊,我和你們拼了。”

林霄幾人將古曼童圍在中間,並不使用全力,慢慢消耗它的靈力,直到這小鬼再次縮小一圈,淡淡的黑氣馬上就要消散,才止住身體哭嚎道:“你們欺負人,欺負人。”


見這小鬼嚎啕大哭,林霄頓時無語了,他平生一怕女人哭,二就是怕小孩哭,這小鬼雖爲厲鬼,靈力驚人,可畢竟是個孩子, 總裁住對門:不撩自來

就是他這一猶豫,異變又起。

_____________________

古曼童在泰國是真實存在的,勸戒所有的小盆友千萬別破這東西哦,闊怕極了。 見林霄猶豫不決,似是不忍,古曼童哭嚎的聲音越加顯大,聲聲悲切。

“你們欺負人,你們欺負小孩子。”

只見林霄緊蹙着眉頭,抿着嘴非常糾結的舉着魔刀,最後慢慢的放了下來。就在這一剎那,古曼童動了。

他“唰”的一聲直奔林霄,趁其不備,“咚”的衝進他的身體裏,想要奪舍。

林霄大驚,厲吼道:“小鬼,趕緊給我出來。”

不一會,古曼童那副小人得志的陰狠面孔浮在林霄臉上回道:“出來?出來等着你們殺嗎?開什麼玩笑,你的廬鼎不錯,我要了。”

紅姑幾人看着林霄陰晴不定的臉,急得團團轉,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只聽,古曼童似是遇到了什麼巨大的危險,“嗷”的一聲尖叫起來,聲音與剛纔的痛呼皆然不同。

“你是誰?你別過來,放我出去,放我出去。”

狂妃傾天下:王爺放肆寵 ,“小鬼,進得來就出不去,這裏可不是你想來就來,想走就走的地方啦。”

“啊啊!救命,救救我。”緊接着,林霄的臉上浮現出陰狠和兇戾兩種表情,不一會便平靜下來。

紅姑幾人面面相覷,你望望我,我望望你,突然,林霄眼睛大張,射出一縷毫光,那光比魔化時的顏色還要更重,更豔,更爲血紅。

“林,林霄?”

紅姑輕輕的呼喚了他一聲,只見毫光慢慢消散,露出林霄人畜無害的表情。

“呵呵,妖月,還不出來給大傢伙講講啊,我也很好奇呢。”

突然,自林霄體內浮現一虛影,妖月飄逸的站在地當間,看了紅姑幾人一眼,那巨大的壓迫感引得紅姑幾人冷汗直冒,背脊發涼。

“好,強大。”軒兒吞了一口唾沫自言自語道。

妖月收起威壓,睥睨的身姿更顯飄渺,“妖月八式妖神降臨,指的並不是刀技,而是靈魂絞殺。林霄,這幾年的囤積,你的靈魂之力已經飽和,隨着這段時間的吸收,我又恢復到巔峯狀態,而這第八式妖神降臨自然就功道自然成了,至於那個小鬼,不自量力,竟然敢窺探你的身體,好久沒有吸收到靈力這麼強的美味,倒也不錯。”

一番話說完, 重生之陰陽人生

“媽了個巴子的,這妖神降臨原來這麼霸道,可以吞噬、吸收任何靈魂和鬼魂。”

“那,是不是說我也可以靈魂攻擊?”

妖月點了點頭,“如若敵人用靈魂攻擊,或製造幻境,對你將再也不起作用,除非修爲和魂力遠遠在你之上。”

“操,原來我變得這麼厲害?那,那你恢復了修爲,是不是說第九式的起死回生也-”

妖月白了林霄一眼,“我雖然可以助你魂力高漲,但最後一式起死回生卻無法替代你領悟,這一技必須要在堪破生命大道,和莫大機緣下才可領悟,不可說不可說啊,因此你不要心急,時候到了,自然功成。”

“哦。”

“師傅,這狐狸怎麼辦?”

林霄幾人慢慢的走到狐狸身邊,看她眼神渙散,雙目無神,明顯是癔症,“這小妞供養小鬼,失了太多的陽壽和陽元,恐怕下半輩子就只能這麼癡癡傻傻的生活了。”

幾人唏噓不止,不一會泰警的警車聲響起,林霄幾人趕緊撤離此地,另尋他法。

“嘟嘟!嘟嘟!”林霄的手機沒跑幾步便響了起來,一看是哲學的號碼,林霄接起來道:“怎麼了?是西海那邊有什麼事嗎?”

電話裏傳來念哲學的聲音,“師傅,不好了,泰國的西歧山的消息是假的,據說西歧山在四川盆地。”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