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那不會是犯法吧?有沒有什麼危險啊!?”福生一聽緊張地說。

2021 年 2 月 2 日

“嗨!開這個的都是有權有勢的人,聽說那個老闆是縣局領導的親戚。要不然還不早就給封了!”趙主任伏在福生耳邊輕聲說道。

“哦,那我也去湊湊熱鬧,長長見識。不過我沒有那麼多本錢,玩不了太大的,就當是看看熱鬧了!”福生說道。

乘坐趙主任的車,福生隨着也來到了鎮裏。上學的時候自己沒有錢,看到遊戲廳熱鬧的樣子也不敢進去,現在進了遊戲廳裏還真的是熱鬧,各種遊戲機自己都從沒有沒有玩過。

跟着趙主任進了遊戲廳的後面,這裏有幾間大房子,開門進去裏面煙氣燻人,衆多耍錢鬼子鼓着煙,打麻將的,玩牌的,還有擲骰子的,分成好多夥。

福生來到一夥玩牌的跟前,站在旁邊看了一陣。這是五個人在玩拖拉機,專門有人給發牌,看來在這裏要想做手腳還是很難的。不過,看了一會兒,福生髮現這個發牌的很可能和玩牌的五個人當中的一個小鬍子的人是一夥的。每次洗牌都會碼好牌給這個人,這個人看來已經贏了不少的錢。

“福生!怎麼想要的玩這個?”趙主任一見福生看着這個發呆便問道。

“不,我只看看!”福生搖了搖頭不。

“那我們去看看別的!我想要打會兒麻將!”趙主任說道。

“趙主任,你一起來過麼?”福生問。

“來過幾次,不過點背,輸了不少錢!”趙主任說着看到旁邊的一個麻將桌上站起一個人,似乎是不玩了,起身要走。趙主任急忙的要過去坐下。


“等下!”福生一把拉住趙主任說道:“趙主任,你先等一下,我有話對你說!”說完拉着趙主任向外走。

來到了外邊,趙主任心急的說道:“幹嘛啊?福生!等下又沒有地方了!”


“趙主任,這裏玩的人有很多和賭場是一夥的。你要是在這裏玩必定會輸錢!我們還是不要在這玩了!”

“你,你怎麼知道?不會是猜的吧?”趙主任疑惑的問。

“當然不是,不過我也沒辦法和你細說,這樣吧,不管玩什麼,我們來的這幾個人別分開。只要我們四個人合手,就算他玩鬼,也不會輸很多錢。也許還能贏點呢!”福生說道。

“哦!你小子還挺精明!那好吧!就聽你的一回,要是贏不到錢可小心我扁你!呵呵!”兩個人說完又進了賭場。

找到另外兩個人,商量了一下四個人一起坐到了一個玩拖拉機的桌面前。這裏早就已經有了一個人,見到四個人坐下,一招手,過來一個服務生,拿過來一副新牌。

頭三把牌四個人誰也沒有下大注。這是福生交代的。爲了是給時間讓福生熟悉一下牌面。福生髮現這個提前在這裏的人還真的就是和這個發牌的人有關係,發牌的人在洗牌的瞬間被福生髮現了弊端,每次都是將碼好了的牌放在最下面,然後發牌時從下面抽出那幾張給這個人。這個人的動作必須要快,就跟玩魔術的人差不多,讓人根本看不出來牌是從下面抽出來的。 看過了前三把牌,福生心裏有了底。第四把牌,也許是發牌的人看出來這四個人太過的小心,下的賭注太小,心裏便有了一絲不屑,只給那個同夥發了一副清一色,牌面並不大。福生眼睛不錯眼珠的盯着這個人的動作,在他合牌的瞬間發現這次他給同夥的牌並不大。


幾把牌過後,福生對這副牌基本上也就認識了差不多。這第四把牌福生髮現自己的手裏有對Q和一個J,旁邊趙主任的手裏有JKA,心裏猛然的一喜,兩個人的牌隨意的換一下都能贏對家。可是如何的下手呢?

福生髮現了這個機會,但是爲了不被發現必須還要小心。手裏拿起自己的牌,偷眼看了一看旁邊的那個人也正在拿起自己的牌,並沒有注意到這邊。‘吧嗒’另一隻手中玩弄的打火機掉到了地上。

打火機掉到地上的聲響立刻引起發牌人的注意,探頭看向地面。福生拿牌的手往桌子上一按,另一隻手去拾打火機,就在這一瞬間,小拇指一動,自己手裏的一張Q飛到了趙主任放到桌子上的牌裏,同時並將趙主任手裏的牌換出來一張A。

拾起打火機福生捶頭喪氣的把牌交了。嘴裏還叨咕着:“媽的!這是什麼破牌啊!”

趙主任伸手拿起自己的牌微微一愣,剛纔明明看到只是A最大,現在怎麼變成拖拉機了。看着福生的表情心裏猛然明白,立刻將牌放好,張口下了五百元的注。

連續幾把的下注,桌面上的賭金漸漸增多。不一會兒就增加到了近萬元。發牌的人似乎對趙主任猛然的增加下注感到意外,給自己的同夥使了個眼色,示意他小心跟注,似乎有哪不對勁!

“開牌!”那個人領略了發牌人的用意,不再加註。

趙主任掀開牌,拖拉機JQK。發牌人瞪大了眼睛,很是意外。這一把竟然被贏走了五千多。皺了皺眉頭,有些想不明白。但是心理面知道對方不簡單。

“這手氣太臭了,我想要換一個別的玩玩!你們還玩這個麼?”福生看出來對方已經注意到了自己這幾個人,於是裝作不想玩了,站起身。

“那我們四個打麻將吧!我走就想打麻將了!”趙主任說着也站起了身,另外兩個人一見也跟着起身。四個人找了一個空桌打起了麻將。

又玩了半個多小時,四個人起身離開賭場。

“哈哈哈!福生你是怎麼………?”

“趙主任,我看見那個發牌的和另外的那個玩家交流眼神,所以猜想他們準是一夥的!你能贏這把牌純屬他們想要放長線釣大魚。哈哈哈!不過他們沒想到我們見好就收,撤人了!哈哈哈!”福生不的呢過趙主任說完,急忙的攔住了趙主任的話。並給趙主任使了個眼色。

趙主任立刻明白福生是不想讓另外兩個人知道自己的玩牌的本領,當然這件事最好知道的人越少越好。要不是趙主任多次的幫福生的忙,福生對趙主任也不會漏一絲一點!

趙主任拿出來自己贏的錢,把另兩個人輸的錢給平上了,另兩個人還挺高興,於是相互分手各自回家了。

“福生,我們去喝酒!”趙主任拉着福生來到了一家飯館,兩個人走了進去。

“福生,沒看出來你還有兩下子,竟然能神不知鬼不覺的把我的牌給換了!”趙主任一邊喝酒一邊和福生說。

“趙主任,那個賭場裏邊每個賭桌上邊都有一個人和賭場裏邊的人是一夥的,下次不要去那裏玩了。這些人我們招惹不起。他們發牌都做了手腳的!大多人進去都是贏少輸多!”福生說道。

“福生,既然你也這兩下子,幹嘛怕他們?我們不是照樣贏到錢了麼!”趙主任說道。

“這不一樣,我是費了好大得勁才找到這個機會,而且僅一把就引起了他們的注意。要是時間長了,非找惹上麻煩不可!這些人一定都有背景,惹上了不好辦!所以還是少去的好!”福生說道。

“哈哈哈!沒看出來,你小子還真麼小心!好了,贏的錢我們一人一半!”趙主任說着拿出來贏到的錢。

“趙主任算了吧!這次贏得也不是很多!再說,我欠你的人情遠非這點錢能補回來的!天也很晚了,我還是回家吧!以後有機會我再請你喝酒!”福生推掉趙主任遞過來的錢,站起了身。

“那好!那我就不和你客氣了!走我給你打個車!”

兩個人出來,趙主任打了輛車,送福生回了家。

福生回到家裏已是半夜,才一到門口,忽見雲燕一個人拿了一個小板凳坐在門外。

“雲燕姐,你怎麼坐在這裏?”福生驚訝的問。

“金主任、金主任今天也許喝得太多了!這聲音、我實在……!”雲燕臉一紅,結結巴巴的說道。

“啊!”福生看看房間裏邊已經沒了動靜,估計金彩霞和福生都玩累了,兩個人早就睡着了。於是打開門,和雲燕一起進了屋。

回到屋裏,福生一邊拿出來撲克,一邊想着今天賭場的事。

如果洗牌的時候撲克牌根本到不了自己的手那麼又該如何才能得到自己想要的牌呢?今天的袖裏吞金使得是太冒險了。人家這眼睛盯得太緊了,而且,今天用那種方法如果用一次還可以,怕是兩次就很難了。

福生把牌擺到炕上,從不同的角度琢磨着,如何才能隔空取牌,換牌。這種技術可比魔術都不遜色了。

“福、福生,你還沒睡啊!”付雲燕忽然開門走了進來,身上只穿了一套內衣。誘人的凹凸有致身材讓福生一愣,猛然的砰然心動!

“雲燕姐!怎麼、怎麼還不睡啊?”福生問道。

“我、我睡不着!一閉上眼睛就、就能聽到金主任的聲音。福生!要不,要不反正你也睡不着,我們…………!”

“啊!那,那我們一起玩撲克吧!正好、正好我這裏有撲克!”福生不等雲燕說完,急忙的把話接了過來,他生怕雲燕說出別什麼什麼的話來!

“嗯!”付雲燕點了一下頭,移步上了炕。

福生沒想到雲燕竟然會上了炕,急忙的向後挪了挪。把撲克牌放到了中間。

兩個人心不在焉的抓着撲克牌,各自都有些心跳的厲害。忽然,雲燕輕輕的咬了咬嘴脣,偷瞄了一眼福生,不經意的分開了雙腿。兩腿之間僅僅一條內褲,那讓人無法抗拒的誘惑讓福生呼吸漸漸急促了起來。

‘嘩啦’一聲,雲燕扔掉了手裏的牌,一頭撲到福生的懷裏。男追女隔重山,女追男隔層紗。雲燕這一手還真的一下子就把福生給俘獲了,福生一翻身將雲燕壓在了身下。 福生翻身將雲燕按倒在身下,‘哦’雲燕輕輕地一聲**,伸手勾住了福生的脖子。兩個人如同乾柴烈火,纏滾到了一起。

第二天清晨,雲燕躺在福生的懷裏,羞澀地說道:“福生,對不起啊!我實在是忍受不了金主任和福根的誘惑了,纔過來……!我知道你不是那種人,其實我也不是……!”雲燕不知道該怎麼說,想要解釋又解釋不明白!

“雲燕姐!你趕緊回自己的房間吧!不要讓哥哥和金主任看到!”福生說着急忙的爬出了被窩。雲燕也慌慌張張的跑回了自己的小屋。

金彩霞和哥哥起的很晚,等他們起來的時候,福生不知道從哪裏弄回來一副麻將,放到桌子上擺弄了起來。

“呵呵!弟弟,這、這個我也玩!”福根見到麻將竟然笑呵呵地湊了過來,似乎是很感興趣。

“哥,你也喜歡麻將?那你坐下,你隨便的拿牌,看我能不能猜得出來是什麼?”


看到哥哥也喜歡麻將福生很是興奮,和哥哥一起玩猜麻將的遊戲。哥哥福根也被福生帶動的笑個不停。金彩霞又是洗臉又是化妝的,好一番的忙活。等她都收拾利索了,付雲燕也做好了早飯。招呼幾個人一起吃飯。

“你們哥倆幹什麼呢?玩的這麼開心!還不過來吃飯啊?”付雲燕看到福生和福根玩的還挺有勁頭,湊過來喊道。

“啊!你在教你哥打麻將啊?呵呵!這個他能學會麼?”金彩霞收拾利索了也湊了過來,看到福根竟然對麻將這麼感興趣,也很詫異的說。

“我讓哥哥幫我認識麻將,結果哥哥比我認的還快呢!呵呵,看來哥哥對這撲克麻將的還真的挺有天分!”福生也興奮地說。

“那等會吃完飯我們一起玩麻將!現在還是先吃飯吧!等一會兒飯菜都涼了!”付雲燕催促這說。

“好,我們先吃飯!”福生把麻將推到一邊,拉着哥哥過來坐到了飯桌前。金彩霞挨着福根坐了下來。昨晚,這福根還真的賣力,給自己伺候的舒服、銷魂,那叫一個爽!今天還真的要多給福根夾點好吃的。

付雲燕給每個人都盛了一碗飯之後也挨着福生坐了下來。金彩霞微微一愣,詫異地看了看付雲燕,又看了看福生。

“金主任,你吃菜,吃菜!雲燕姐做的菜還是很好吃的!”福生看出金彩霞的目光有異,急忙的說話遮掩。

金彩霞沒說什麼,一邊吃飯一邊給福根夾菜。吃過飯,付雲燕收拾碗筷,福生起身也要一同來收拾,金彩霞一把將福生拉住。

“福生!你不會和她好了吧?”金彩霞低聲的問。

“什麼啊?哪有的事!”福生急忙的否認。

“哼!你別騙我!我看到她看你的眼神都不對勁!告訴你,你要是找個小女孩我也就不說什麼了,但是你要是和她好絕對的不行!鎮裏面大小領導都知道你是我的小相好,你要是和她好了,鎮裏的領導們還不立刻就知道我和你哥哥纔是相好!那還不耍笑死我!你要是有那個心我立刻把這個女人攆走!”金彩霞似乎有些不高興。

“金主任,你和我哥哥好我沒幹涉,但是你也不能約束我啊!何況我們真的也沒有什麼!”福生聽到金彩霞的話心裏也有些生氣,這個女人怎麼還干涉到自己的自由了。

“哼!福生,你別忘了你的這棟房子可是全靠我才蓋起來的。現在鎮裏的大小領導都知道你這裏是我的另一個家。他們罵我是什麼什麼女人我不在乎,因爲我就是靠這個起來的所以也就不怕人說。但是你必須要聽我的!”金彩霞忽然收起板着的臉,笑了一下說道:“當然,我知道這幾天是我把你給教壞了,不過你要是忍受不了可以來找我啊!怎麼說你也是個小男人了嗎!呵呵呵!”金彩霞忽然一伸手,在福生的襠下抓了一把,接着浪笑了起來。

金彩霞上班走了,福生想起金彩霞的話心裏這個堵的荒。媽的!這個女人怎麼可以這麼對自己?拿自己和哥哥當小白臉養起來了啊!?可是自己從來沒有想到過要依靠這個女人生活啊!但是,現在想想自己做的什麼事大多還真的跟這個女人有關。唉!一不小心還掉到陷阱裏了!

“弟弟!我們接着玩…玩麻將!”哥哥福根在一邊喊着,手裏已經拿出來兩顆麻將牌,讓福生看:“弟弟,你猜是什麼牌?”

福生擡頭一看,只見哥哥手中竟然抓着三張麻將,字向手心,背面朝外讓自己猜。

看到哥哥拿着麻將牌的姿勢福生心中猛然一亮,急忙的對福根說道:“哥哥,你把手轉過去,讓我看看。”

福根把手轉了過去,手背對着福生。福生一見心中一喜,從後面根本看不出來哥哥手裏竟然還有三張麻將牌。這要是配合這袖裏吞金,那效果一定要比撲克牌強多了。急忙的過來自己也拿起來幾張麻將牌,試了又試。

“福生!你怎麼還不上班去啊?時間不早了!”付雲燕忽然進來說道。

“哦!你不在說我差點忘了!”福生急忙收拾一下,出了屋。付雲燕緊隨着跟了出來。

“福生!求你、你不要讓我走好麼?我以後一定小心!不會再讓金主任看出來什麼了!”付雲燕低頭說道。

“怎麼這麼說?我並沒有讓你走的意思啊!”福生詫異地問。

“我,我聽到你和金主任的談話了。我沒想到金主任和你們還有這種關係,但是我真的沒地方可去了。”付雲燕弱弱的說道。

“你不用走,但是,我心裏還真的有另外一個女孩,所以我們不會有什麼結果。昨晚的事你…你別太在意!”

福生來到了村支部,曹書記和幾個小村長早已經湊在一起打起了麻將,還有三個人站在旁邊觀看。唯獨只有會計李貴一個人在忙碌着,整理賬目。

“哎呀!福生來了,快,你們幾個正好在湊一夥。”曹書記一見福生進來,立刻的說道。

“我,我不會麻將啊!要不我們玩撲克得了!”

“還是打麻將吧!撲克誰也打不過你!不會!正好我們把輸掉的撈回來!哈哈哈!”另一個小隊長說道。 “不會好啊!正好我們把輸掉的撈回來!哈哈哈!”一個小隊長笑着說道。

“好!哈哈!那就給你們一個翻本的機會,我們一起麻將。”福生也笑了起來。心裏卻暗自想,我正好和你們練練牌技!

在村支部打了一天的麻將,福生只贏了不到一百元錢,他是害怕贏得多了下次這幾個人不和自己玩了,就沒人跟自己練手,贏這一百元錢福生也沒留下,買了些吃的喝的給大家做午飯了。這次把這幾個小隊長高興了,雖然花的是自己的錢,心裏也敞亮。福生更是高興,對麻將牌他了解和熟悉了許多,從中尋找着一些竅門。偷偷地換了兩次牌竟也沒被發現。

下了班,福生喜滋滋的往回走,心裏甚爲得意!纔來到家門口,就聽到屋裏亂哄哄的,好像是有人在說着什麼!猛然的想起付雲燕和金彩霞,會不會是金彩霞真的要幹付雲燕走啊?想到這裏,福生急忙的開門進了屋。

一進屋,福生立刻愣住了。只見金彩霞和福根、付雲燕三個人正坐在屋裏看着電視。一臺21英寸黑白的電視機擺在屋子中間,裏面正播放着動畫電影張飛審瓜,逗的三個人哈哈大笑。

“福生!看看,我買了臺電視回來!你快看看裏面的節目好逗啊!”金彩霞看到福生回來,立刻站了起來,興奮地說道。

“你買的電視?這、這玩意挺貴吧?”福生問道。

“哎呀!沒事!花點錢怕啥!在你們哥兩個身上花錢我願意!早晨的事別生我的氣啊”金彩霞說着過來拉着福生坐在身邊,一起看電視。

四個人一邊看電視一邊笑,電視裏面的節目還真的是太好玩了!忽然,叮鈴鈴的電話鈴聲響了起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