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明月閣少主說起正事來,到是一副認認真真的模樣,一絲不苟的樣子與之前相比簡直讓人無法相信這是同一個人。

2021 年 2 月 2 日

這不,看郭東等人的表情就知道,一副不敢置信的樣子。

向東心中也是一般,但是沒有多言,思考了一番明月閣少主提供的消息后,道。「三殿下和單天佑也在這戈壁中?」向東首先要確定這兩人在不在,如果在的話只怕有些棘手。

明月閣少主聞言,毫不猶豫的點頭道。「在,昨日我還與其兩人見過一面,這兩個傢伙現在可囂張的不得了,見到我都想要出手,要不是我跑,額走的快,只怕也遭到他們的襲擊了。」

向東一聽,眉頭輕輕的蹙起,雙目微咪在計劃這什麼,最後將眾人圍攏嘀咕了一番后,在大家的認同下朝著遠方行去。

「江皓軒,我知道你明月閣消息向來靈通,所以這一次你得把三殿下和單天佑的情況打探清楚準確嘍。」在路上向東還是忍不住的提醒了江皓軒一把,這江皓軒正是那明月閣少主。

江皓軒聞言,不耐煩的點了點頭道。「你放心好了,這點小事情,就交給我了。」說完后就轉身離去。

而向東則是搖了搖頭對著萬江等人說道。「這一次,只怕比懸崖頂還要特殊一些,大家都小心點,準備充足,儘可能的把劉嫣救出來把。」

之前向東已經詢問過萬江等人的意見,如果他們不願意去的話,那麼向東就不勉強,自己與江皓軒前往,然而萬江和王歡等人都沒有絲毫的猶豫,決定與她一起營救劉嫣,這不得不說讓向東心頭大大的感動了一把。

雖然向東清楚,王歡願意前方,必然有自己的想法,大不了就是交好劉嫣,讓王家牽上大漢帝國這根線,這樣今後在夜央城底氣也會足一些。

向東沒有說什麼,人之常情嗎,能夠理解。 向東這一次的計劃很簡單,江皓軒負責提供掌握三殿下和單天佑的信息,而他們則是全力尋找劉嫣的下落,當然必要的準備還是要做的。

恢復的丹藥,必備的符印,配合的陣法,這一次向東等人可謂是做足了準備,尤其是陣法方面,見識過厭風一行人陣法的威力后,向東也不能在藏拙,向族這樣類似的組合陣法不少。

雖然大都不知道,不過一些簡單的還是了解,將要點和負責的要求告訴郭東等人後,向東一行人就出發了,在路上抽空就配合著聯繫一番,雖不說成果多麼的明顯,也算是小有成就。

而陣心石也是必不可少的東西,這東西向東等人身上的品階都不高,所以向東問江皓軒求得了六顆五階的陣心石(陣心石分為一到十階),當然江皓軒一開始打死都不肯。

這陣心石在大荒上炙手可熱,價錢可不便宜,不過在向東等人一系列的軟磨硬泡下,江皓軒還是給了向東,不過向東卻美其名曰「借」,以後會還的,當然江皓軒也只是聽聽,他可不真相信向東會還。

經過了這麼短暫的接觸,江皓軒雖然還沒有徹底的了解向東這個人,但對他的本性卻已經摸得透透的,貪,無止境的貪。

戈壁灘上的人不少,大都是從遠古樹林中來的,也算是混元神洞的第二個地域,第一個地域自然就是遠古森林,也就是一進入混元神洞的那片地域,經歷了一些列的重大事情后。

不少人都退出了那片遠古森林,當然許多人都是因為那隻雕鷹的關係,當時雕鷹的殘暴可謂是歷歷在目,凝魂草的丟失讓它已經瘋狂,雖然鎖定的自懸崖頂上逃離出來的那幾百號人。

但是一路上凡是遇到的的人雕鷹都不留情的虐殺,一些不注意的人都慘死在了雕鷹的受傷,當然作為罪魁禍首的向東一行人並不知情。

風沙在戈壁上肆虐,黃色瀰漫在天地之中,向東一行人各自披著一身袍子,行走在戈壁之上,風沙很大,吹的人抬不起腦袋,而且這戈壁上的靈氣很稀少,仙靈之氣也非常的匱乏。

路上也有不少人,與向東一行人一般,在風沙肆虐的戈壁上行走。

咕咕咕咕咕!忽然戈壁上傳來一陣陣讓人聽著牙癢的聲音,只見向東等人前方不遠處的戈壁灘地面上忽然龜裂開來,好似蜘蛛網一般,朝著四面八方蔓延而去。


並且一隻只通體發黑,披一層紫色盔甲的蠍子從裂縫之中爬了出來,四肢堅硬而有力的踏在地面之上,發出咯吱咯吱的聲音。

一雙雙透露著陰冷嗜血的眼神掃向眾人,尾巴上那垂吊著的倒鉤散發捏人的紫光,每一隻蠍子都是氣旋七重的境界,數量不少,密密麻麻的一片,擋住了前方的道路。

「這是什麼東西,滾開,別擋路。」人群中有人的火氣比較大,見到被這群來意不明的蠍子逐漸包圍起來,當即出手,渾厚的靈氣掃向最前方的那群蠍子。

轟!霎那間近前的那群蠍子被那道渾厚的靈氣擊中,不少的蠍子被擊飛,散落在一旁,其中有幾隻正面迎上靈氣的蠍子當場斃命,而其他蠍子身體上的那層紫色盔甲則擋住了這到靈氣攻擊,並沒有受到多大的傷。

滋滋滋滋!好似這傢伙的攻擊激怒了這群蠍子一般,四周圍密密麻麻的蠍子都發出好似蚊子般的叫聲,很小,但是組合起來的聲音讓人聽的心中發毛。

咻咻咻!這群蠍子的速度很快,下肢有力而飛快的在戈壁上奔跑,眨眼間就席捲到了人群的最前方。

很快最前方的人群就爆發出一聲聲的叫喝以及咒罵,渾厚的靈氣層出不窮,朝著身前的蠍子轟擊過去。

不少的蠍子直接被當場滅殺,但是蠍子的數量實在是太多了,多的讓人無法殺完,很快一些漏網之魚就突破到了一些人的身前,身後垂吊著的鉤子狠狠的朝著眼前扎去。

泛著紫光的鉤子好似捅破一層紙一般,輕鬆的扎破了一個小周天強者的氣罡,隨後狠狠的刺入了這強者的肌膚上,一股劇烈的疼痛一瞬間蔓延開來,這人剛發出一聲慘叫,隨後身體上就出現一個個血泡。

很多,遍布全身,這些血泡很脆弱,稍微動作一大,血泡就暴裂開來,其中的血液都是黑色的,發出一股惡臭,而那人的動作太激烈,很快渾身上下的血泡都炸裂開來。

最後這人痛苦的跌倒在了地面上,不再動彈,卻是就這麼的疼死了,並且渾身上下的模樣格外凄慘,看的讓人反胃。

人群中不止一個人被蠍子那垂吊著的鉤子扎中,至少有七八個人大意之下被這鉤子扎在了肌膚上,很快這樣的慘狀到處都清晰可見,甚至與,許多人都開始驚恐的朝著後方退去。

一瞬間人群立馬潰散開來,陷入了恐慌之中,當然也有與向東等人一般冷靜的存在。

向東六人結成一個陣法,阻擋著周圍的蠍子,經過一段時間的磨合,這個陣法向東等人已經十分熟練,配合的也非常的緊密,威力也初步的體現出來。

這陣法名叫三極元陽陣,可以由,三,六,九等人聯合組成,威力巨大,陣法構成后可以將每一個人的靈氣融合在一起,發出炙熱的火焰,溫度極其的高,殺傷力驚人,並且防禦能力也很不錯。

一時間不少的蠍子都被向東等人聯合發出的火焰滅殺,很輕易的擋住了這群蠍子的攻勢,而向東還發現,這些蠍子好似對於火焰的攻擊十分懼怕,能夠對它們造成巨大的傷害。

而三極元陽陣又是以火為主的陣法,威力自然更加強大,比一般的火要厲害不少,所以導致了向東等人消滅的蠍子數量最多,起碼不下數百隻。

每一個都是慘死在了向東等人釋放的烈烈炙火下,四周圍都飄起了一股肉香。

當然,經過了這麼些時間,也不僅僅向東等人發現了蠍子對火焰有些懼怕,於是乎,到處都出現了濃郁的火光,有的人在施展火屬性功法,有的人則和向東等人一般結成了一個以火為主的陣法。

此刻,蠍子的攻勢才被壓制下來,此前還窮凶極惡的蠍子也變得慌張起來,顯然這些蠍子對火還真的非常恐懼。

但是付出的代價也十分慘重,這前前後後已經有不下數十人死在了這群蠍子的手上,每一個人的死狀都格外凄慘,不忍直視。

嗡嗡嗡,忽然,一陣尖銳的聲音出現在蠍子的後方,霎那間這群蠍子好似聽到了指令一般,紛紛朝著後方退去,並不雜亂十分有序,比起之前眾人的表現不知道強了多少倍。

蠍子退出去幾百米的距離后緩緩的停了下來,也就在這個時候,蠍子中分出了一個道路,一隻體型巨大,通體發亮,並且身上的盔甲透露出詭異的紫光,身後尾巴上那垂吊的倒鉤更是閃現一片鋒芒。

嘩嘩!伴隨著這隻巨大的蠍子臨近,那一雙斗大的眼睛閃射著陰冷光芒,強大的氣息讓每一個人的心頭都好似壓上了一塊巨大的石頭一般。

「這東西,來者不善啊、」向東感受著這隻至少實力在小周天中期的蠍子,低喃道。 ps:看《當三國撞見水滸》背後的獨家故事,聽你們對小說的更多建議,關注公眾號(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眾號-輸入dd即可),悄悄告訴我吧!

趙雲說讓自己先回營地等他,頂多一泡尿的功夫他就能夠將林衝擊敗,然後便引薦自己到喬府。

可是,這都在營地等三天了!

甄亂真的很想質問趙云:誰一泡尿能撒三天?

坐在營地的演武場之上。


甄亂,真的很亂!

自己穿越了:

那是一個美好的日子,陽光明媚,微風和煦……

而甄亂身為一個撲街了n次又n+1次爬起來的網路寫手,就這麼不怎麼閃亮的登場了。


向著a市最繁華,最時尚,最高大上,最多成功人士匯聚的天一大廈走去。


然後,腳步在大廈的門口戛然而止,立正稍息之後向左轉行去……那裡有一個麵攤,餛飩做的不錯,最重要的是便宜!

這幾乎是甄亂三個月來每天都要演繹的重複劇情,但是那一日,劇情卻是發生了峰迴路轉的偏轉:不知道是哪個不小心的傢伙將花盆擺放在了天一大廈頂部的天台之上,然後又被另一個不小心的傢伙給碰掉了下來,更是不小心的砸中了正在小心吃著混沌的甄亂……

穿越沒有隨身老爺爺,也沒有小貂…這就罷了。

甄亂竟然還穿越到了這麼一個奇葩世界的高山之巔。

下方就是一片戰場,正在對陣的雙方主將甄亂還都不陌生,甚至還都是甄亂的偶像:林沖和趙雲!

沒錯,就是他倆,一個來自北宋末年,一個來自東漢末年……

當時,甄亂就凌亂了!

萬般疑惑之餘,甄亂腳下還一滑,便是「咣當」一聲栽倒在地,然後更是「嘭嘭嘭」的從數百米的高山之巔翻滾而下……

那場面,簡直是華麗到耀眼!

當然,也是吸引了正在交戰的雙方所有戰士的注意力,他們眼睜睜的看著一個不明物體從山頂頗為肆無忌憚的滾落而下,並且精準無誤的滾落在了對陣雙方那條對陣線之上。

然後在他們目瞪口呆之下,這個不明物體踉蹌的爬了起來,拍了拍臀部的塵土,露出了一個自認為很是友善的微笑。

殺馬特風格的燙髮爆發頭,摩登前衛的露膝牛仔褲,繪有「喬丹」頭像的紅色t恤,外加上一雙高幫的大頭皮鞋。


說起來,這個出場可真夠拉風的!

當然,如果牛仔褲前開門的拉鏈能夠拉上就更好了……

後來,無論是林沖還是趙雲都對甄亂驚為天人:畢竟這個世界,能夠從數千米的高山之中滾落而下不死的大有人在,但是能夠做到毫髮無損的,至少趙雲和林沖還是第一次見到。

說道這裡,就不得不說一下甄亂穿越而來的這個世界了:

這是一個三國與水滸肆無忌憚混插在一起,玄氣與魔法為所欲為交織而成的奇妙世界。

用兩個字來形容:真亂!

這點從普通戰士都可以舉起千斤巨石,趙雲和林沖持槍都可以隔空鑿穿小山,就可以一目了然。

當然,就連甄亂一穿越過來就成為先天性的金剛不壞之身了!

後來,面對林沖和趙雲同時伸出橄欖枝,甄亂果斷的選擇了趙雲。

畢竟林沖才是承諾請自己到十字坡吃一頓包子,而趙雲卻是承諾自己到喬府去當供奉。

喬府,就是喬公的那處府邸。

話說,甄亂對喬公可是仰慕已久了,據說這貨年紀輕輕的便是打拚下來萬貫家財,並且無論是在官方那裡還是在軍方那裡都很吃得開………

當然這都不是重點,重點是喬公有兩個堪稱絕色的女兒:大喬和小喬!

經過這三天在營地之中盤推測敲的打聽,甄亂不僅對這一個混亂世界有了比較直觀的認識,更是得到了一個振奮人心的消息:大小喬都未嫁人呢!

甄亂一向自詡自己也是儀錶堂堂,更何況現在還有了金剛不壞之身,是很有機會的!

說起來這個金剛不壞之身,可真不是蓋得,別人用石頭都砸不爛的野核桃,甄亂的腦瓜子能。

還有就是在這營地三天,修帳篷砸釘子的時候榔錘不夠用,甄亂的腦瓜子可是排上了大用場……

就是那種比中指還長的大釘子,別人用鐵鎚都需要砸個三五七八下才能完全砸進石板之中,但是甄亂只需要甩一下頭,「duang」的一聲,釘子便是進去了……

這可是令圍觀的一眾兵士都是嗔目結舌,差點都要將甄亂當成神了。

當然,這三天甄亂除了了解一番這個奇妙的世界,幫助士兵們頭砸了三四五六七八百個大釘子之外,還修習了一向重要的技能:裝逼!

畢竟馬上就要以「大師」的身份進入喬府了,在喬府混的好壞,就全靠裝逼了。

至於如何裝逼?

背手而立,四十五度仰望天空……

「亂大師,亂大師,趙雲將軍回來了,請您到大帳之中!」

忽然有一道雄厚有利而又滿富滄桑的聲音打斷了甄亂已經飄蕩出來十個筋斗雲那般遙遠的思緒。

定睛看去,是一個肉球正在以堪稱狂暴的姿態翻滾而來……

額不,是營地的那個胖子守衛!

實際上,對於這個胖子守衛,甄亂在這三天也是碰面過幾次,每一次碰面都替他感嘆一次:生不逢時啊!

俗話說的好:脖子短,嗓門大!

這胖子守衛的脖子幾乎可以忽略不計,外加上聲音之中天生帶著一股子滄桑的感覺。

如果生在21世紀,絕壁的大歌星。

當然,是實力派的……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