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得,怎麼了?”我的回憶停在父親和一個長得很像方婷的小女孩合影的那張已經泛黃了的舊照片。

2021 年 2 月 2 日

“老孃現在可以確定那個小女孩就是方婷,並且……”

“並且什麼?”老孃的話還沒說話,我便激動得打斷道。

“並且你她和你父親認識。”

“認識?”我一陣納悶,心說父親就只是我們那個縣城裏的一個小警察,方婷卻在另外一個城市裏,他們爲什麼認識,難不成從一開始方婷進入到我的生活中就是她一手安排的,她早知道我的身份,或者……

我不敢再往下想了,背後隨之傳來一股涼意,回想這四個月的相處我是發現方婷不對勁,就算是酒吧的陪酒女,可也不至於白天也去工作吧!而且她的工作時間相當自由,我不由得產生了各種懷疑,可她到底是誰到底帶着什麼目的來接近我,我還是不知道,如今她離開了只留下一句“時間爲告訴我一切。”

“兒子,兒子你怎麼了?”見我久久不說話,電話那頭老孃關切的喊道。

我回過神來,掐掉菸蒂,說道:“我沒事老孃,方婷已經搬走了,我們可能不會再見面了。”


“哦。”老孃倒沒覺得有多意外,隨後又附上一句:“生日快樂兒子,剛剛你陳阿姨又來給你說媒了,聽說那姑娘挺不錯的,如果你有意向就回來看看吧!”

“嗯,行,如果不忙了我就回來。”這一次我沒有再拒絕老孃,因爲決心要改變的我再也不想等一個所謂的愛情,只想求一個能夠安定的妻子,隨後過完餘生。

掛掉了老孃的電話後我又打開手機微信,翻着那天給我發來的照片,可是竟然被刪除了,我一度納悶,我的手機從未離過身會被誰刪掉的呢,不會是方婷?

那個身份越來越神祕的女人如今就像從我的世界中死去,已經四天過去,這四天我幾乎度日如年,也下定決心再也不要想起他,可現在我決心找到她並且弄明白她的身份,如果這個謎團不解開,我是怎麼也不會安定下來。

……

上午十一點過,王胖子和何雅相繼來到家中,還有蕊蕊現在她都能隨意下地走路了,會說的話也多了不少,這丫頭是我一天天看着長大的,說明白些就像我的女兒。

由於何雅這段時間在投資假裝建材,所以一來就打開筆記本開始在我家辦公,蕊蕊則在一邊和王胖子搶遙控器看動畫片。

我注意到王胖子從進屋開始臉色就沒怎麼好過,我把湯煲仔鍋裏後就向他走了過去。

拍了拍他的肩膀,問到:“嘿,哥們,看你愁眉苦臉,是最近時運不濟嗎?”

王胖子微微搖頭,嘆息:“小莉和我吵架了,這都好些天沒見着人了,電話也打不通。”

我倒吸一口涼氣,有些疑惑的問:“怎麼回事啊?我不是聽你說她挺懂事挺持家的嗎?你們相處不是挺愉快的嗎?”

王胖子依舊無奈的嘆息,道:“都是女人惹的禍呀!”

“你他媽!”我舉起手正準備朝他輪去,卻還是放下了,看一副爛泥的一樣的表情看着他,說道:“你他媽就是狗改不了吃屎。”

王胖子很快反駁道:“兄弟,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就我微信上那姍姍知道吧!”

我白了他一眼,道:“你微信上那些阿貓阿狗我可不知道。”

王胖子換了個坐姿,朝向我,一本正經道:“事情是這樣的,那姍姍以前是和我睡過,但真沒發生過什麼,可是前些日子她來找我說她懷了我的孩子,我他們鬱悶了,剛好那天小莉也在,所以……”胖子哀嘆一聲繼續說:“小莉是一個特傳統的女人,她哪接受得了這樣的事,一氣之下就走了,這都三天了一點音訊也沒有。”

我預感事情的複雜性,於是問道:“她是不接你電話還是怎樣?”

“他把我拉進了黑名單。”

“那你用別的手機打呀!”

“打過了,可是隻要一聽見我的聲音就立馬掛斷,然後設置黑名單。”

我乾笑道:“那這件事就嚴重了。”

胖子連忙上前來握住我的手,用懇求的語氣說道:“我知道哥們你有辦法,你去幫我說說情,讓我給她解釋。”

我一把甩開了他的手,說道:“還他媽解釋毛啊!大不了又做回以前那個花花公子不是挺好麼。”

王胖子依舊不依不饒,說道:“不好,兄弟我是真喜歡她,它能帶給我許多女人給不了的。”

我見他那麼煽情,於是又有點憐惜他,最終王胖子這個花花少爺也被屈服於某一個女人的善良下。

在王胖子多次的不依不饒中,我終於說道:“你把她電話號碼給我吧!”


王胖子面露難色,說道:“不行啊!他一聽見關於我的一切就直接掛了,然後拉進黑名單。”

我有些煩他,怒道:“你他媽給我就是了,哪來那麼多廢話。”

王胖子無語,還是將她的電話號碼說給了我,我爲什麼幫他不是出於對兄弟的照顧,相反我更喜歡他被女人們洗刷,可是我似乎在他們中看見了一個叫真愛的東西,這一點很難得,我決定幫他挽回真愛,也讓自己從此以後還相信所謂的愛情。 第二章 我的27歲生日

這一頓中飯雖然只有我們四個人,但氣氛堪比四十個人,吃完飯後何雅還是一樣的熱情搶着幫我洗碗這樣那樣的。自從我答應幫王胖子一把後他就變得開朗了起來,也是最活躍的一個。

是的,雖然我們都不是大富大貴的有錢人,也享受不起那些所謂的高級娛樂場所,穿不起名牌衣服開不了豪車

等等等等。

可是我們依舊是那樣的快樂,有些時光有些快樂註定是屬於我們這一羣人的。

晚上我們又一起約好去KTV唱歌,決定以後我的手機鈴聲卻突然毫無徵兆的響了起來,不緊不慢的摸出手機一看意外的是米小艾打來的。

猶豫了一會才接通,道:“小,小艾。”

“大叔,祝你生日快樂!”電話那頭隨即傳來米小艾那充滿歡笑的聲音,她總是這樣,總是像一個無憂無慮的精靈。

我並不意外她怎麼會知道我今天生日,入職表上寫得清清楚楚,於是我乾巴巴的笑了兩聲,道:“謝謝啊!”

“你現在在哪呢?”

“我?”我隨即向四周看了看,疑惑道:“幹嘛啊?”

“我來幫你過生日呀!蛋糕都已經買好了。”

“我……”我正在猶豫要不要告訴她。

這時王胖子突然插話高聲喊道:“解放西路海鼎KTV。”

“喂,你幹嘛呀!”我頓時捂住手機的聽筒,狠狠的瞪了王胖子一眼。

王胖子沒心沒肺的笑着,並沒有搭理我,而電話那頭的米小艾卻笑了笑說道:“我知道了,馬上就來。”

“你,這,我……”我還結巴中,電話那頭卻傳來嘟嘟的掛斷音。

我一陣納悶,沒爲王胖子的多言而懊惱,心中還在糾結到底米小艾來以後我該怎麼介紹她。

以至於從來到KTV開始我就一直心不在焉,包廂裏只聽見胖子一個在嘶吼,何雅偶爾會去唱一首來抒抒情。我坐在蕊蕊身邊右手死死的捏着手機,生怕米小艾打來電話後聽不見手機鈴聲。

突然在一首歌的**中捏在手中的手機發出了陣陣震動,我趕忙拿起來一看是米小艾打來的,便走出了包廂,接通道:“喂,小艾你來了嗎?”

“對呀大叔,我現在在KTV的門口,出來接我一下唄。”

“嗯,你稍等。”我邊說邊往外面跑。

一小會兒功夫我便看見了很久不見的米小艾同學,她的打扮依舊像一個學生,誇張點說童心未眠,和她姐姐米藍相比還真是天與地的差距。

我對她招了招手示意讓她過我身邊來,還在張望中的她很快就發現了我,臉上堆着天真的笑手裏提着蛋糕向我跑了過來。

“哎,你人來就行了,其實真沒必要買蛋糕的。”雖然我知道她很有錢,但是我真不習慣別人給我買蛋糕,這是第一次。

“那不行咧,今天可是你的生日,你要許願的。”她今天意外的穿了高跟鞋,和我的身高差不多一樣,但依舊微微仰着頭對我眨巴着眼睛。

“那,謝謝額。”我一邊道謝一邊領着她往KTV裏面走。

這是一家裝修和服務都特別到位的KTV,其音響效果堪比酒吧大廳裏的音響設備。

“你和你哪些朋友在一起呀?”在去包廂的路上,米小艾問我。

“就兩個,他們都是我很好的朋友。”

“你要介紹給我認識。”雖然這丫頭說得很霸道,但這就是她,她始終直說直話沒有壞心眼的。

打開包廂門瞬間傳來胖子的一聲接近傻沙啞的嘶吼,我捂着耳朵皺着眉頭瞪了他一眼,便向米小艾招手讓她進來。

這是何雅和王胖子第一次和米小艾見面,兩人同時發出詫異的目光盯着米小艾,許久才又將疑惑的眼神看向我。

我拿過話筒介指着胖子紹道:“小艾,這是王曉天,人稱王胖子,性別男愛好女。”


又指向何雅介紹道:“何雅,我師姐,已是**,黃臉婆子一個,這是她女兒蕊蕊。”

米小艾點頭甜笑着兩人問了聲好,隨後又看向蕊蕊,說道:“好可愛呀!我能摸摸她的臉嗎?”

這時何雅反應過來,對蕊蕊說道:“蕊蕊快叫姐姐。”

蕊蕊當即哼唧了兩聲繼續吃爆米花,於是我們便各自坐下,這次誰都沒再去搶麥克風了,特別是王胖子盯着米小艾的眼睛珠子都快掉出來了。何雅還好,畢竟她就是一個知性的成熟少婦,但是她也是一臉疑惑的看着我,希望得到我的介紹。

我正在權衡怎麼介紹,這時米小艾抱着蛋糕走到了包廂的中間,把蛋糕的包裝盒拆下,然後點上27支蠟燭,火光頓時點亮了包廂裏的黑。

米小艾雙手合十,說道:“今天是大叔的生日,大叔你來許願吧!”

“大叔!”王胖子和何雅同時發出驚歎聲。

我尷尬的咧着嘴笑了笑起身走到蛋糕前,正準備吹滅蠟燭,米小艾又說道:“許願了嗎?”

我又雙手合十假裝着許願的樣子,然後吹滅了蠟燭,米小艾又拿起了話筒唱起了生日快樂,她唱歌也要破音,但聲音特別乾淨,當然和專業的不能相比但是比我好多了。

王胖子和何雅也隨着唱起了生日快樂歌,我有點小幸福,回想自己這27年,差不多隻有這一個生日過得最有意義,唯獨少了某個人,而那某個人真的好像只是路過我生命中的一場夢,她的出現除了表弟和老孃知道以外,便沒有任何人知道,雖然王胖子只知道她的存在但也從來沒有見過我和她在一起過,所以她就是我的夢。

雖然很失落,但這種失落很快就被米小艾的笑聲淡化,她是一個集合了方婷和何雅還有王胖子所有優點的女生,或者我更可以闡明她是一個離現實很遙遠的公主。

生日歌唱完後我又準備切蛋糕,這時米小艾用手抹了蛋糕的奶油然後便向我的額頭抹來,同時說道:“第一口不是用來吃的,祝你生日快樂!”

我順手摸了額頭一下,然後抹掉大部分奶油隨即向她臉上抹去,蕊蕊看着好玩也不顧着吃蛋糕,當即便加入到我們的團隊。

頓時整個包廂便充斥着歡笑聲和滿地的奶油,這一刻的我應該是快樂的,僅此而已。

精疲力盡以後,他們又鼓動我唱一首歌,五音不全的我無法拒絕,在興頭上當即點頭點了一首楊宗緯的《重來好不好》。

音樂聲隨即在包廂中響起,我拿起麥克風很快進入到角色中。



一屋子的頹廢

思念


不放手讓我睡

你最喜歡聽的

爵士音樂

慵懶的

憂傷的

雜念

而我

站在照片的左邊

快樂

離我越來越遠

每年這個季節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