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李茂擺出一副壞笑表情,劉鋒知道自己已經成功糊弄住了對手,只要拖過這段時間,他就能開啟第三個英雄徽章。

2021 年 2 月 2 日

這李茂,絕對想不到他還有第三個英雄徽章!

想到這裡,劉鋒反問到:「你一個諾克薩斯第一大家族的年輕子弟,擊敗我這個昨天才拿到召喚師筆記的新手,覺得很自豪、很有面子是么?」

發現李茂完全不為所動,兩個眼睛中的寒芒不斷閃動,顯然動了些怒氣,劉鋒怕他提前初級,急忙又換上一副慘然說到:「我忘了,你甚至調動李家的勢力來為自己的骯髒行為排除障礙,只怕這件事情根本就不會被別人知道吧?」

不得不說劉鋒的表情切換確實起作用了,見他這個模樣,李茂忍不住心裡大為暢快,哈哈一笑到:「雖然是廢柴,但你也不是完全沒腦子吧!今天晚上的事情肯定不會流露出去的!」

知道時間過的差不多了,李茂臉色一沉,冷喝道:「那麼現在,你可以去死了!」

嘩!

又是一個英雄徽章啟用,李茂這次開啟的是德萊文的英雄徽章,現在的他血量上升到了27,攻擊力也恢復到了5點。

啪啪!


連續虛拍了幾拳,李茂穩步朝著劉鋒走來。

見對方毫無防備、大搖大擺的走近,到了一定距離之後,劉鋒一聲冷哼瞬間啟用英雄徽章。

這次是安妮的,小丫頭給了他一個3號徽章,以他8級英雄的實力有著916血和66點攻擊,而劉鋒則獲取了37點生命和2點額外攻擊。

現在的劉鋒總計有了45點血和4點攻擊力。

看著劉鋒身上護盾居然又飄起了5顆星,李茂兩眼當即一黑,差點沒暈過去。

這劉鋒還有完沒完了! 腹黑老公的俏皮嬌妻 ——號別高的徽章英雄實力不行、英雄實力強大的徽章號別又很低,可這個孤兒出身、毫無身世背景的劉鋒為什麼一而再、再而三的弄出高級別而且還是高號別的徽章?

見李茂的臉色哭喪了起來,劉鋒嘿嘿一笑沖了上去。他的血量比對手多了至少一半,但攻擊力應該差不了多少,因此只要對悍的話,劉鋒的勝率更高一些。

砰砰砰!

在沒有了家族武力的加持之後,李茂也只能依靠召喚師的力量戰鬥,因此在實力上反倒下降了一些,雙方互換了幾次攻擊之後,他的英雄徽章被劉鋒輕鬆打掉。

然而李茂雖然沒了家族武藝加持,但戰鬥經驗卻比劉鋒豐富一些,而且在明知自己實力不足以對抗劉鋒的情況下,他開始採取迴避戰術,因此這幾次互換持續了很長時間,劉鋒把他的英雄徽章打掉之後,又補了三拳,但自己的英雄徽章也因為時間的緣故解除了。

現在,李茂剩下3點血,4點攻擊,而劉鋒剩下8點血,2點攻擊。

知道對方只需要兩次攻擊就能把自己生命護盾擊潰,雙方都愈發謹慎起來。

戰鬥,依舊繼續…… 【風暴之眼】!

開啟技能,迦娜獲得了大量的技能護盾,而且攻擊力也有了上升,對抗之下點的1號和2號極痛,這讓他倆很是吃驚。

這麼一個年輕的姑娘,又顯然是個法師,可為什麼血量像坦克一樣多,速度像刺客一樣快,攻擊力又如同戰士一樣高?難道至尊級的英雄在技能的加持下,實力提升就這麼大么?

不過在震驚之餘,他們倆眼睛又有些發紅,如果真的吞噬了這個女孩的英雄潛能,那他們倆就一定能夠更進一步!

剛剛的普通攻擊對抗使得他們倆的血量降低到了250,而迦娜因為之前開啟了【風暴之眼】的緣故損血並不多,在戰鬥持續了一陣之後,7級的她雖然風盾被打破,但生命護盾現在還有著500點能量。

說起來,這1號和2號的實力差不多,血量也都有250左右,但他們每個人都有著50多點的攻擊力,而迦娜的攻擊力因為【風暴之眼】消失的緣故又掉回了70,因此在攻擊方面方面又有些劣勢。


然而下一刻,迦娜就發現自己不需要操心這些了,因為這1號和2號發現遠處的安妮已經殺死5號,而且3號和4號血量也不多,紛紛增援了過去。

不過這1號和2號的真實想法到底是去幫那3號4號還是想搶只剩100來點血的安妮英雄潛能,還真是不好說。

身為法師類英雄,迦娜不難理解法師類英雄在釋放完所有技能的時候會有一定的疲軟期,因此她很清楚如果讓安妮獨自面對這4個人,只怕根本就撐不住。

雖然跟安妮相處的時間不長,但無論是迦娜還是劉鋒都很是在意這個可愛又貪吃的小丫頭,她不可能放任這個可愛的小安妮就這樣被圍攻致死。

由於【風暴之眼】剛剛已經用了,現在的她沒辦法使用護盾保護安妮,在看見1號和2號開始接近安妮之後,迦娜雙手和在手心,開始急速調動能量。

***

砰!

一次交手過後,兩人的血量都掉到了極低的程度,李茂生命護盾已經紅到了極限,1點血和4點攻擊,而劉鋒也好不了多少,4點血和2點攻擊。

再有一次攻擊,雙方都會同時倒地,這一場戰鬥也會沒有贏家,這讓他們兩個完全集中精力,防範對方的所有進攻可能。

場面,一時間寧靜無比。

一陣寒風拂過,劉鋒和李茂都忍不住打了個哆嗦,就算他們是召喚師,但在血量下降到這個程度之後,身體狀況也不比一個普通人強多少了,尤其是李茂,原本已經升級到3級召喚師的他幾乎不可能被周圍這種輕微的環境所影響,但現在的他力量已經跌落到了一定程度,身體抵抗力也變得虛弱起來。

不過還好,雙方都不敢大意,自然也不敢太過貿然的進攻,無論是昨天的切磋還是今天的戰鬥,兩人都在對方手中吃過虧,也知道一個大意會在這種關鍵時刻造成什麼樣的後果。

因此,現在現在這種關鍵時刻,他們寧可穩點,也不願在這種關頭犯錯誤。

召喚師之間的戰鬥原本應該是壯烈剛猛,但現在的兩人都不約而同的選擇了猥瑣防禦,這讓周圍靜的可怕,就連兩人稍稍錯動腳步,都能引起對方的一絲心裡波動。

時間,就這樣一點一點的過去。

終於,李茂緩緩站起身子,露出了一臉勝利的笑容。

深深的吸了口氣,劉鋒獰笑道:「劉鋒,你似乎忘記了,我剛剛說過自己有7個英雄徽章,那麼現在,是該開啟第四個英雄徽章的時候了!」

劉鋒一愣,發現這李茂剛剛好像確實這麼說過,這讓他眉頭微微皺起,看到李茂啟用了上次切磋時使用的第二個英雄徽章時,他的臉色難看了些。

除了那3個英雄徽章外,剩下的4個都只是做備用的,他們是家族裡那些級別不高、實力不強,英雄徽章號別也不高的強者所制,只能留著以備不時之需。

當初父親李賀在讓自己多準備幾個徽章備用時,李茂還一臉的不屑,可他萬萬沒想到的是今天居然真的用上了,而且還是對陣這個超級廢柴劉鋒的時候。

想想這劉鋒一連拿出3個優質英雄徽章,害的自己費了半天功夫,甚至還喝掉了一瓶極為珍貴的藥水,他的心裡就很是不平衡。

不過現在戰鬥該結束了,那英雄徽章雖說只能提供9點血和1點攻擊屬性,但對付起現在的劉鋒已經足夠了。

嘩!

李茂的護盾血量直接上升至11點,攻擊力也恢復到了5點。在看劉鋒那紅彤彤的4點血,想起他只有2點的攻擊力,李茂哈哈大笑了起來。

劉鋒臉上的肉抽動了兩下,大喝一聲「我跟你拼了!」之後沖了上去。

見對方居然主動送上門來,李茂笑的更歡了,直接作出一副「你打的動么?」的樣子,雙手叉腰等著劉鋒衝過來,心裡忍不住樂道:這倒是省了老子多花工夫抓人了!

劉鋒一個衝刺進入射程,見李茂居然擺出這副態度,他的嘴角不禁掀起一絲弧度。

嘩!

蒸汽機器人——布里茨的英雄徽章啟動,雖然只是個3號英雄徽章,但劉鋒依舊獲得了大量的加持。

布里茨,6級,擁有生命值898,攻擊力73,3號的英雄徽章給劉鋒提供了生命值27,攻擊力2,這讓他的總生命達到了31,攻擊力也提升至4。

見劉鋒衝到自己眼前突然開啟英雄徽章,看著那4顆生命星不斷飄舞,李茂當即愣住了。

這劉鋒,還是人么!?

砰!

一拳在砸了李茂身上,瞬間掉了他4點血。

大駭之下的李茂當即展開反擊,也對劉鋒的徽章護盾削減了一些,不過他這徽章護盾擁有27點防禦力,自然不是區區5點攻擊一時半會能夠擊破的。

佔據了絕對優勢,劉鋒可不會像李茂那樣大搖大擺、用貓捉耗子的態度玩弄對方,這李茂的態度已經很明顯,他要殺人滅口,而對李茂的種種惡習和挑釁已經氣的牙根痒痒的劉鋒知道只有徹底解決這個傢伙,才能把這事情告一段落,出手時自然不會再有所保留。

連續3次攻擊,李茂的英雄徽章直接被打掉,而劉鋒的徽章護盾卻是掉了一半而已。

啪!

又是一拳,劉鋒把李茂打飛出去,緊接著跟了上去。

這李茂接二連三的找自己麻煩,現在已經到了生死相搏的地步,擁有了前任記憶的劉鋒知道這件事無論如何都不可能善終,怎麼也要把他擊殺!

而且他剛剛李茂說過,今天的事情是不會被別人知道的!

隨手撿起那把丟在一旁的柴刀,劉鋒直接戳在了陷入昏迷狀態的李茂身上。

已經昏迷了的李茂身體只是抽搐了幾下,隨後就沒了動靜。

第一次拿刀捅人,劉鋒多少有些恐懼,忍不住哆嗦了一下,然而一口氣還沒喘勻,他就聽到一聲猶如怒雷般的大喝。

「住手!」

一道人影瞬間閃在李茂身上,把他身體服了起來,用手在他鼻子旁邊探測了一下呼吸后,不知從什麼地方摸出一個藥瓶,灑在李茂傷口處后,這才鬆了口氣。

起身,回頭,劉鋒也看清了來人,他和李茂有著不少相似之處,如果沒猜錯的話,極有可能是父子。

之所以剛剛沒有出手偷襲,是這人已經激活了生命護盾,看著那密密麻麻飛舞著的生命星,劉鋒覺得自己心跳都要停止了。

這人的實力,根本不是自己這個2級召喚師所能對抗的!

諾克薩斯家喻戶曉的十大召喚師之一!

李家,李賀! 今天的天氣很是奇怪,上午的時候還晴空萬里,到了中午也還晴朗空明,可沒想到這才過了一個小時,天空就烏雲密布起來。


雖然沒有下雨,但這烏雲卻很是反常的遮擋了所有的日光,一時間竟如同夜晚一般漆黑一片。

王剛用完餐后就在家裡休息,他在得知劉鋒居然戰勝了諾克薩斯七俊傑之一李斌時心情很是激動。

雖說李斌只是七俊傑第六,但實際上他那13級的等級已經跟一些三十多歲的召喚師差不多了。


而且從戰鬥結果來推測,劉鋒比那李斌強的還不是一星半點,而是強的多,半場把李斌推平,這是什麼層次?

雖說只有13級,但公眾輿論中他的個人實力已經可以媲美15~16級的召喚師了,而在比賽中只怕就算面對18級以上的召喚師,以李斌那德萊文的操控技巧,也不會太過吃虧吧……

可他在跟劉鋒對陣的上半場怎麼就能認輸了?

還是被推平啊!

洗了洗臉,處理了一些家族事物后,王剛躺在床上,翻來翻去睡不著。見布里茨依舊在那裡開著燈看小說,他心裡一動,一軲轤從床上翻了起來,拿出劉鋒給他的召喚師筆記看了起來。

已經35歲的王剛在看筆記的時候自然不會像十幾二十歲的傑克、李偉那樣毛毛糙糙,就連心思縝密的麗薩在閱讀理解能力上也遠不及這個管理了多年家族事物,對事情的分析能力遠在他們之上的王剛。

看著自己的召喚師筆記上記錄的心得,聯想起當時的場景后,他總覺得自己是對的,但劉鋒的批註卻說他這個想法很有問題。反覆思考劉鋒在筆記上的批註,王剛開始閉上眼睛按照劉鋒的猜測推理。

突然,他發現如果依照劉鋒的批註去做,那自己當時甚至有可能拿到雙殺!

嘶……

這讓他倒吸一口冷氣,怎麼自己那時跟對手一換一就覺得很是慶幸的事情,到了劉鋒這裡反倒成了敗筆?

按照劉鋒的批註再次琢磨了一陣,王剛這才明白——試煉之地的草叢不多,但只要以草叢為依託,他就可以有機會牽著對手的鼻子打。

對手在外面,他可以在草叢裡打伏擊,對手進草叢了,他又可以繞到戰場另外一邊,利用小兵阻擋對手的技能。


那些強勢的近戰英雄站在草叢裡是補不到兵的,如果他一直蹲在草叢裡,那麼王剛就可以輕鬆的在戰場另外一邊一個個的收取小兵,到時候依靠強大的裝備基礎,他有信心能把對手打哭。

想想自己前天比賽時衝進藍隊召喚師平台時豎起的那兩根中指,再回想最後一段時間場內自己甚至可以輕鬆抗住對手五個人打上很久都不死,王剛在呷了呷嘴的同時也再次認清裝備的重要性。

沒裝備,再強勢的英雄也拿他沒辦法,李茂不就是個好例子么?最後那段時間裡,李茂跟自己單挑,已經完全打不過自己了——他甚至連李偉都打不過了!

想到這裡,王剛的嘴角微微掀起,如果那強勢的近戰英雄來追著攻擊自己,那麼自己就可以繞回草叢,繼續騷擾。幾次騷擾過後他就虛血了,還敢大搖大擺的在那裡獵殺小兵么?

閉著眼睛思考一陣,王剛很是感慨的搖了搖頭。

突然,他身邊正在看小說的蒸汽機器人布里茨站了起來,一副馬上要出門的架勢,這讓王剛很是納悶的問:「午休時間,你去幹嘛?」

布里茨回頭看了他一眼,眼睛部位的燈泡一明一暗的閃爍著,用那機器合成音答道:「劉鋒啟用的我的英雄徽章在戰鬥,我想他遇上麻煩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