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三大羞,擡起滿是鱗片的小手輕輕捶打秦抗天動感十足的胸肌,嬌軀又是一陣顫抖,無力的癱軟在秦抗天懷裏。口腔內,香舌掙扎了片刻,投降了,與秦抗天的舌頭糾纏在一起,精巧的鼻翼急促的扇動着,慢慢發出低沉的shenyin聲。

2021 年 2 月 2 日

秦抗天使勁吸吮着香舌,一股甜甜的清香浸潤着自己的味蕾,身體開始燥熱起來,體內的天魔氣不安分的四處遊走着。

秦抗天猛地用力將蕭三攬在懷裏,身軀順勢壓了上去,將蕭三壓在了身子底下,吸吮得更加用力了。

秦抗天緩緩鬆開香脣,伸出舌頭舔了舔嘴脣,開始在蕭三的臉上親吻起來,額頭,眉毛,眼睛,小鼻子,臉頰,最後到了晶瑩圓潤的耳垂旁,溼潤的熱氣輕輕拍打着蕭三的左耳,一陣麻癢讓蕭三的心快速的顫抖起來,微喘着粗氣,羞澀不安的將頭偏向一側,躲閃着這股讓自己心慌意亂的溼熱。。。。。。

蕭三身體內四肢百骸內蘊藏的龍力裹挾的青龍靈力,並沒有像上次四處逃竄,而是以驚人的速度從身體的經脈內瘋狂的涌進了蕭三的下丹田,在下丹田內竟然凝聚成兩條相互纏繞的青龍。

青龍怒吼着,張開大嘴,兩道精純的青龍靈力噴涌而出,竟然將天魔氣阻擋在了小腹丹田外。

天魔氣數次衝擊未果,突然倒射而回,沿着來路進入秦抗天體內沿着任督二脈循環一週急速衝進下丹田的混沌吞噬洞內。

此時的秦抗天身體雖然依舊在有節奏的上下起伏着,可是心神已隨着天魔氣的調動,進入無識無覺的寂滅狀態,全身的汗毛孔全都張起來,口鼻之間已再無一絲呼吸。

御苑內的靈氣瘋狂的順着張開的汗毛孔進入秦抗天體內。小腹的混沌吞噬洞內開始發出鬼哭狼嚎般的聲音,從洞內放射出耀眼的七色光芒。

混沌吞噬洞底部,玄武痛苦的閉上雙眼,喃喃道:“功虧一簣啊,朱雀你這個該千刀萬剮的小賤人,你這下可要害死老子了。”

天龍則瞪着驚恐的大眼眨也不眨的望着從身體四面八方匯聚成河的靈氣源源不斷的進入混沌吞噬洞內。

洞內的聲音更加淒厲難聽了,圍繞在洞口化作太極游魚狀的太清紫炎和北冥極陰也開始急速旋轉起來,突然盡數倒灌回混沌吞噬洞內,洞內立時響起了連綿不絕震耳欲聾的爆炸聲,一股更加慘烈驚人的嘯聲從吞噬洞深處傳了出來。


玄武痛苦的大吼道:“老子讓你們害死了!”隨着話音,太清紫炎和北冥極陰裹挾着更加無聲透明的天魔氣從吞噬洞內排山倒海般衝了出來,這一次沒有絲毫的繁瑣直接衝到下體,秦抗天的下體立時消失又在眨眼的萬分之一秒奇蹟般的再生了。

太清紫炎和北冥極陰裹挾着天魔氣直衝進蕭三的小腹下丹田,兩條青龍驚恐的嚎叫着,再次將精純的青龍靈力不遺餘力的盡數噴出,可是這一次青龍靈力剛一與太清紫炎和北冥極陰裹挾的天魔力接觸就被吞噬掉了。

兩條青龍的長嚎聲的餘音還在嫋嫋,就被狂涌而進的太清紫炎和北冥極陰裹挾的天魔氣吞噬掉了,原本覆蓋在蕭三身體上的龍鱗又開始發出螞蟻攀爬啃食食物的聲音快速的軟化化作一縷縷龍力鑽入汗毛孔內,被太清紫炎和北冥極陰裹挾的天魔力盡數吞噬。

天魔力在將蕭三體內的龍力和青龍靈力全部吞噬乾淨後,突然一分爲三,天魔力在小腹丹田化作一顆旋轉的透明珠子,而太清紫炎和北冥極陰則一前一後從小腹上衝向蕭三的臟腑內。

極其詭異的一幕出現了,秦抗天摟着着原本已盡現曼妙婀娜勾魂蕩魄的白嫩嬌軀消失了,只剩下一具散發着晶瑩光輝的仿若白玉一般的骨架,而這副完整的骨架上卻又有一顆絕美的閉着雙眼的美人頭,骨架的盆骨處一顆透明的如拳頭大小的珠子正在急速的順時針旋轉着。

剎那間,秦抗天從無識無覺的寂滅狀態清醒了過來,還沒等秦抗天眼中的驚駭之色顯露出來的瞬間,一具熠熠生輝如玉如脂的嶄新嬌嫩的嬌軀又在身子底下奇蹟般的出現了。

這時蕭三和秦抗天才幾乎同時驚駭的大喊起來,蕭三睜開的美目內盡是驚駭之色,秦抗天長吐了一口氣,興奮的仰天大吼起來。。。。。。

秦抗天低吼了一聲,蕭三嬌軀一顫,終於shenyin出聲,這一聲如泣如述的shenyin聲剛一響起,蕭三所有的忍耐和抵抗盡數宣告土崩瓦解,婉轉求歡xiaohun的纏綿聲在翠綠玉石平臺上響起,悠悠飄向四面八方。太清紫炎和北冥極陰將蕭三身體盡數恢復後又倒灌回小腹丹田內,圍繞在天魔氣所化做的透明珠子周圍相互追逐起來。

突然天魔珠逆時針旋轉了起來,短短數秒內天魔珠散開了又恢復成天魔氣,沿着來路衝進秦抗天體內,宛若一道流星射入混沌吞噬洞內。

在太清紫炎和北冥極陰裹挾着天魔氣射進混沌吞噬洞的霎那間,混沌吞噬洞爆炸了,強大到極點的衝擊波四散開來,玄武和銀龍立時被震得激射而出,暈死過去。

秦抗天的小腹膨脹到了極限,肚皮已接近透明,阡陌縱橫的毛細血管纖毫畢現。張嘴噴出一口青徐徐濃厚的氣體,化作兩道青煙鑽入蕭三的鼻孔內。

蕭三的身體也隨之放射出耀眼的青光,更加精純的青龍靈力發出歡快的鳴叫,由鼻腔進入體內與從下體進入的青龍靈力匯合,瞬間凝結成一顆清亮的雞蛋大小的珠子在下丹田內順時針旋轉着。

秦抗天眼前一花,肚腹內的劇疼讓他慘哼了一聲,昏死了過去。

蕭三也由於青龍靈力在小腹的凝結成珠,身體感覺越來越重,難以忍受的疲勞感襲遍全身,眼皮如同有千斤重,喃喃道:“天哥,我好睏啊。”閉上美目沉睡了過去。

御苑內的靈氣依舊源源不斷的涌來進入秦抗天體內。秦抗天的小腹內光芒四射,一道道巨大的閃電在小腹內劃過,震耳欲聾連綿不絕仿若巨雷的炸響此起彼伏,太清紫炎和北冥極陰消失了,化作一輕一重一白一黑兩股力量分離開來。

輕飄飄發白的力量散發着璀璨的光芒緩緩升起,而似乎沉重的黑暗力量無色的沉降了下去,開始凝固起來。雷電交加爆炸聲依舊不絕於耳,濃烈的硫酸味道瀰漫在小腹內,突然一滴水珠落下,濺打在漆黑的力量上,竟緩緩滲了下去。緊接着豆大的水珠從上升的璀璨光芒內劈劈啪啪落下,瞬間變作了狂風暴雨。

剛剛凝固的黑暗物質變得渾濁起來,開始隨着落下的暴雨四處流淌起來。不知過去了多久,玄武shenyin了一聲,慢慢睜開眼睛,一縷裹挾着青草和泥土芬芳的潮氣吸入鼻中,忍不住打了個噴嚏,驚呆了,眼前是無邊無際的沼澤,翻滾的泥漿混雜着青草。

玄武呆了半晌,猛然發覺眼前非常的亮,急忙擡頭望去,“是天空?!那、那是太陽嗎?”驚駭的大叫着,望着天空正中一輪如火般仿若巨大的圓盤的球體。天空中沒有云彩,可是卻下着毛毛細雨。

“天啊,這是怎麼了?” 嬌妻入懷:總裁老公夜裡來 ,震驚的大叫道。

玄武望向銀龍,臉上的表情說不出是哭還是笑,喃喃道:“你小子也沒死,那老子就不是在做夢了。”

銀龍驚駭的飛到玄武身旁:“老祖這是什麼地方?我們怎麼會在這裏?”

玄武貪婪的吸了一口混雜着泥濘和野草味道的的腥氣,怪聲怪調道:“咱們還在那小子的肚子裏,這小子開天闢地了,歡迎來到新的世界。”

銀龍驚呆了,急忙四下望了望廣袤的彷彿無邊無際的沼澤,驚駭的叫道:“我想起來了,那小子爲了救那個瘋瘋癲癲的小丫頭,調動體內的天魔氣,可是不知怎麼搞的竟然發生了大爆炸,老子被炸昏了過去,難道說那場爆炸就是開天闢地?”


總有人逼我當大俠 ,咧嘴笑道:“咱倆的運氣真是好啊,竟然沒死,哈哈哈哈哈,這下老子高枕無憂了,我玄武真君會成爲真正的神獸了!哈哈哈哈哈。”

銀龍羨慕的看着狂笑的玄武,眼珠快速的轉動,也露出狂喜的奸笑:“對啊,這下不僅老子的肉身本體修練出來有了保障,還有可能進一步脫胎換骨變成五爪金龍,更或許我也可能成爲一條神龍,天啊,神龍,那豈不是和青龍老祖平起平坐了?!嘎嘎嘎嘎。”

這片新生的世界第一次響起了令人毛骨悚然的笑聲。笑聲還沒有停止,天色一下子暗了下來,緊接着四周陷入了黑暗。

玄武擡頭望向天空,那輪紅日消失不見了,換來的是漫天的星斗,咧嘴笑道:“媽的,這個新生的世界竟然五臟俱全,連星辰都有,不知有沒有月亮?”話音剛落,一輪青濛濛的仿若圓盤的球體立於天空上。

“月亮?!這也太快了吧?簡直像變戲法一般!”銀龍驚喜的叫道。

玄武眯着眼睛說道:“應該是這樣的,宇宙開蒙後數以百萬年日月輪替是非常快的,更何況這小子的小宇宙還不完善,能有這樣的結果,老子已經非常滿足了。”

銀龍四下望着:“不知什麼時候才能形成山川河流,纔有其他生物出現?”

玄武嘿嘿笑道:“要形成山川河流,出現和咱們當年所在的世界一樣的生物恐怕要數以億年。小子你就先別做當祖神的夢了,還是乖乖修煉,回到原來的世界纔是正經,這個世界無論到了何時,祖神也永遠不是咱們,是那小子,這是他創造出來的,在這個世界他纔是老大,這裏所有的規則都是由他來定,包括你的生死。”

銀龍嚇了一跳,立時從美夢裏醒了過來,心驚的仰頭望着星空:“這小子沒這麼心狠吧?”

玄武長吐了一口氣,道:“這一次沒將咱倆當了肥料,老子到現在都有點不敢相信這是真的,只能說是撿了狗屎運了,還是最大的一潑狗屎!”

銀龍也心有餘悸的點點頭,一雙大眼珠子不斷的藉着微弱的月光四下窺視着,突然眼睛眯了起來,驚叫道:“有怪物,老祖,有怪物!”吱溜摟住玄武的脖子,驚恐的望着玄武的身後。

玄武擡爪將銀龍抽飛了出去,咆哮道:“孃的,在這個沒有生氣的新生世界,你他孃的纔是真正的怪物!”扭頭望向身後,龐大的身軀一震,瞬間轉了過來,吃驚的望着遠處。數千米外,放射着各色炫目的光芒。

“咦?那是什麼?難道真有什麼怪物?”猶豫了一下,划動四足飛了過去。

“老祖,小心!”銀龍顫抖着喊道。

玄武扭過頭,壞笑道:“老子一生縱橫天下,還從沒碰到過讓老子害怕的東西,泥鰍有膽子跟老子過去看看嗎?”

銀龍膽怯的望着遠處,半晌,一雙大眼猙獰起來,吼道:“孃的,老子拼了!老子再不濟也是天界四階銀龍,老子寧可戰死也不能讓它嚇死!”

玄武臉上的讚賞笑容剛浮現,銀龍吱溜飛落在玄武厚重的龜甲上,心虛道:“老祖,要是有什麼危險,你可一定要救我!”

玄武斜睨了他一眼,苦笑着搖搖頭:“老子原本還想誇你兩句,算了,真不知道你這四階泥鰍是怎麼修練出來的,你拍拍你那顆大腦袋想想,這是剛開蒙的新世界,哪來的怪物?媽的,老子都跟着丟臉!”四足輕輕滑動,化做一道黑光激射而出,在放光處的上空定住身形,呆呆的看着下面。

半響,銀龍哆嗦着探出頭來:“老祖、是、是什麼怪物?咦?”

銀龍也呆住了。原來下面是一片大的沼澤,沼澤上漂浮着密密麻麻足有數千顆的各色龍珠。


“是龍珠!,孃的,嚇了我一跳!”銀龍笑罵道,擡爪擦了一下額頭。

“不止是龍珠,泥鰍你看那裏,還有那裏。”玄武木然的指着不遠處的幾處沼澤。

銀龍望去,乖乖,黃金白銀盔甲兵器堆,玄鐵兵器堆,魔獸晶核堆,玉符玉簡堆全都在。

玄武無精打采的咧嘴說道:“看來還是老子低估了這小子,我現在才明白不是老子運氣好,而是他體內的天魔氣早已跟他心意相通,咱們都是受了這小子的恩惠了!孃的,老子又欠這小子一個天大的人情。”

銀龍臉上的笑容僵住了,吃驚的問道:“你是說咱們之所以沒死,全是那小子的緣故,老祖您沒弄錯嗎,要真是這樣,那當初您老的玉母牀怎麼會被他體內那個讓我現在想起都心驚膽戰的混沌吞噬洞給吞噬掉了呢?”

玄武嘆了口氣:“那時候秦抗天應該沒想過這個問題,因此他體內的天魔氣當然照單全收,要不是老子和你當時跑得快,也他孃的玩完了。可是也就是因爲那次,讓那小子心疼的險些沒昏過去,後來又屢次探查他肚裏的這些珍寶,天魔氣本就與他是一體的,心意相通,因此這回天魔氣是有意將咱們和這些珍寶放過的。” 玄武又嘆了口氣,有些鬱燥的吼道:“孃的,老子竟然混到成了這小子的珍寶了,憋屈死老子了!”玄武喘着粗氣和銀龍大眼瞪小眼的望着面前的珍寶堆。御苑內,通過濃厚的靈氣望去,天空已是繁星點點。

秦抗天和蕭三相擁躺在玉石平臺上,青龍戰甲不知何時已重新覆蓋在蕭三身上,chiluo着身子穿着青龍戰甲,戰甲的縫隙處露出雪白如脂的肌膚,形成一幅威武和柔媚相結合令人氣血賁張強烈刺激的畫面。

在蕭三身旁相對側臥,一隻手摟着輕盈可握的小腰,精赤着身子酣睡的秦抗天,臉上流露出開心的笑容。

一縷微風將圍繞在兩人身體周圍的濃厚靈氣輕輕拂動了一下。白虎和朱雀一臉奸笑的站在兩人的身旁。

突然朱雀擡起小翅膀捂住小嘴仰起頭來,尖細微弱的精神力響起:“太他孃的xiangyan刺激了,老孃流鼻血了。”

白虎臉色一紅,將頭扭向一邊,喃喃道:“兄弟的女人,可不能看,要遭雷劈的。”

朱雀眼內閃過鄙夷之色,轉動了一下眼珠,semimi的盯着秦抗天,喃喃道:“好強壯完美的男人,身上的肌肉就像峯巒一般。”咕咚嚥了一大口口水,臉上露出**的笑容,老孃決定了,這小子從今以後就是老孃的禁臠了。

白虎斜睨了一眼朱雀,沒好氣的低聲嘟囔道:“變態!”朱雀猛地低頭,豆眼陰冷的盯着白虎。

白虎趕忙諂笑道:“朱雀妹子這一次全靠你神機妙算,不僅丫頭成功的進入九階中級,就連老四也已經到了九階初級境界。嘿嘿嘿。”

朱雀冷笑了一聲,擡起頭來望向秦抗天,一雙黑漆漆的豆眼,瞳孔突然變成了紫色,兩道紫色的光芒仿若探照燈般覆蓋住了秦抗天全身。

白虎驚喜的喃喃道:“就連天上天那羣真神都無法隱蔽遁形的朱雀紫瞳?!”臉上的表情悲喜交加,有些自卑的垂下了頭。

“咦!”撲通,朱雀直愣愣的從白虎頭頂摔落下來,仰面朝天躺在地上,兩隻小爪使勁抽搐着,臉上的表情驚喜交加古怪之極。

白虎嚇了一跳,驚駭道:“妹子,你怎麼了?”

朱雀撲棱又跳了起來,直眉楞眼的望着白虎,精神力劇烈波動發出令人心驚肉跳的顫音,拼命壓低道:“你一定不會相信,我看到了什麼。”

白虎嚥了一口唾沫,一股涼氣直衝後腦勺,下意識的後退一步,心驚道:“你、你看到什麼了?難道抗天,不對,是玄武出事了?”白虎的臉立時變成了煞白,眼神全是驚駭之色。

朱雀怪異的搖搖頭,拉長着聲調壓着嗓子說道:“我看到了一個世界,一個新的世界,老鬼二哥,是一個新的世界。”

白虎楞了一下,木怔怔的看着朱雀:“新的世界?你說你在抗天身體裏看到了一個新的世界?”朱雀嚥了一口唾沫,拼命的點頭,眼神中全是狂喜。

“天啊!”白虎趕緊捂住嘴,望向秦抗天,剛纔的吼聲,秦抗天和蕭三好像毫無察覺,依舊呼吸平穩的酣睡着。

“這麼說抗天真的開天闢地了?!他創造了一個新的小宇宙?!”白虎捏着嗓子,小聲說道。

朱雀咧着嘴,興奮異常的連連點頭。白虎眼前一暈,險些癱在地上,狂喜交加的喃喃道:“這真是蒼天垂憐,老子終於可以成神了!”

朱雀眼珠一轉,嗖,落到了白虎頭頂,奸笑道:“老鬼二哥,想不想現在就進去看看?”

白虎一愣,轉而興奮的低聲笑道:“該死該死,我竟然將妹子的神術忘了,妹子的朱雀囈語可是天下無雙的神術。”

朱雀得意的咧嘴一笑,閃身落到秦抗天耳旁,一股怪異的精神力在秦抗天耳旁響起:“調動天魔氣,我要進去。”

隨着怪異的精神力,秦抗天也張嘴喃喃道:“調動天魔氣,我要進去。”話音剛落,小腹上無聲的破開一個急速旋轉的黑洞,強勁的吸力排山倒海般涌出,朱雀得意的一笑,縱身飛了進去,白虎緊跟其後,也縱身飛了進去,緊接着御苑內的靈氣也風捲殘雲般連綿不絕的被吸入黑洞內。

玄武和銀龍驚駭的望着夜空中突然出現的黑洞,嗖嗖,一紅一白兩道光芒從黑洞**出,急速落向地面。

玄武和銀龍眼前一花,朱雀和白虎已站在他們面前。朱雀拍打着小翅膀,淚流滿面的望着玄武,尖聲叫道:“四弟,想死姐姐了。”

玄武震驚的望着面前的小黑鳥,眼淚奪眶而出,吼道:“老姐,想死我了!”朱雀縱身飛到玄武的大臉前,張開翅膀抱住玄武的大臉,痛哭嚎啕起來。

白虎悲喜交加的看着他倆,喃喃道:“就差青龍老大了,我們四神獸就聚齊了。”

玄武淚眼婆娑的望向白虎,吼道:“laoer你tama的想害死我啊!老子跟你有仇嗎!”


白虎一臉尷尬的笑容:“這全是誤會,老四你別往心裏去。”

玄武瞪着眼珠子,剛想接着吼,朱雀抽泣道:“四弟你別怨老鬼二哥,這一回是我想的主意。我也沒想到,區區兩顆龍珠竟然引發這麼大的變故。”

玄武不滿的瞧瞧朱雀又瞪了一眼白虎,氣哼哼道:“這小子上次掘了龍脈吞噬大量的靈氣,又將大半個龍城吞噬掉,就險些引發爆炸,老子心驚膽戰之餘,好容易想出計策騙那小子說他要是再這麼吞噬天地靈氣,將來他的神識會和他爭奪這副身體的控制權,這小子嚇得已經不敢再這麼幹了,可是你們又變着法的勾引他,這下可好,老子險些徹底毀滅,爲這小子創造的小宇宙當了肥料。”

白虎恍然道:“怨不得這小子自打龍城內城被毀後,一直小心翼翼的,我還當他是心疼毀去的財寶呢,原來是你搞的鬼。對了,這回宇宙開蒙,你們是怎麼躲過這一劫的?”

銀龍諂媚的笑道:“這小子體內的天魔氣本來就和他是一體的,他們心意相通,這回天魔氣壓根就沒碰我們一根汗毛,不僅如此,就連那些珍寶也是完好無損。”

白虎急忙向四下望去,輕鬆地拍拍胸膛,笑道:“太好了,老子還以爲這一次又是竹籃打水,嘿嘿嘿。”突然斜睨着眼瞧着銀龍,細聲慢語道:“泥鰍你剛纔說什麼?你管老子的兄弟叫什麼?小子?!”

銀龍驚得魂魄險些從殘缺不全的肉身飛出去,驚恐的望着一臉陰笑的白虎,猛地擡起龍爪使勁扇着耳光:“混賬東西,小子也是你叫的嗎,找打的混蛋。”

撲通,銀龍跪在泥漿裏,哭喪着臉哀求道:“白虎老祖,你就饒了我這一回吧。”

白虎冷哼了一聲,仰頭望向天空中的黑洞,靈氣如長江大河傾瀉而下,開始在這個新生的世界瀰漫開來。

靈氣不斷的向四周飄蕩,一縷縷仿若遊絲的靈氣飄落到泥濘的沼澤上,眨眼間從泥漿內以驚人的速度不斷的長出嫩芽,瞬間四周圍已是野草遍地,大量的水分被野草的根莖吸吮抽離,泥漿開始變幹了,一片片潮溼的土地出現了,白虎和玄武銀龍站立的方圓數千米內,沼澤消失了,一片片覆蓋着青草的丘陵出現了。

白虎咧嘴開心地笑道:“老四,抗天創造的世界有多大?”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