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仆現在戰不能戰,跑估計也跑不掉了,他只能虛張聲勢,希望能夠嚇得住她們而不要動手。

2021 年 2 月 2 日

「呵呵,你還真能白話!」一個突兀的聲音突然響起,隨即趙庸就出現在了葉仆的面前,「你知道我是誰嗎?」

趙庸本來是要來南陸,怕個別的獸人族亂跑惹事,可是卻碰上了這樣的事情,自己也沒見過面前的這個人,此人半夜潛入南陸做什麼來了?

「如果不出我的意料,你應該就是趙庸吧?」

葉仆也是不止一遍的聽過對趙庸的描述,他也能感應到面前的這個年輕人的實力也就是大魔導師中階的實力,想來也只有趙庸了。

「沒錯,我給你兩條路選擇,要麼你自己乖乖的束手就擒,要麼我們動手把你擒住,不過要我們動手的話,我們可不保證你的生命安全!」

「這你就強人所難了吧?雖然我知道不敵,但是想要我束手就擒,這根本不可能!」

葉仆見趙庸來到這裡,心思頓時又活泛起來,他在這裡,那就說明獨立聯盟內應該不會再有聖魔導師這樣的強者了,經常在趙庸身邊的小姑娘也就那麼的三位,算上先前見過的那個,再加上面前的兩個,人就齊了。

只要這裡亂起來,季無風等人肯定也會被吸引過來,就算葉刀抓不到趙庸身邊的人,抓了那些聯盟裡面的學院院系的導師,相信趙庸也不會不管,只要自己不死,葉刀總會來拿那些人救自己的。

如果自己就這麼的束手就擒,葉刀沒有見到這裡的動靜,肯定也不會去聯盟,趙庸他們肯定也會回到聯盟,那麼他們的計劃估計也就會失敗,趙庸今後更會加強防備,他們就更加的沒有機會了,自己來的目的不就是把趙庸引過來嗎?

趙庸自己來了,只要自己在這裡鬧出點動靜就行了,為了給葉知秋報仇,為了葉刀的復仇計劃,就是自己死了也值了,這也是報答了老家主對自己的知遇之恩了。 趙庸見這個傢伙還臭還硬,也懶得和他廢話了,他來這裡肯定是有什麼見不得人的事,只要拿下他,或許就能弄個明白:「交給你們兩個了,你們看著辦好了!」

趙庸說完就打開空間傳送門走了進去,他最擔心的還是獨立聯盟,燕兒的實力雖然上去了,可是心智還是停留在原來的層面上,雖然有寒凝雪在,可是燕兒和那小妞一直不對付,估計寒凝雪說的話,燕兒聽不聽都是另一回事,別說讓他們合作了。

趙庸回到落魂山的時候,南陸那隆隆的爆炸聲就已經響起,估計幽離和雀兒已經和那個偷偷摸摸潛入南陸的傢伙打上了,他也不需擔心,只要不出什麼意外,他們兩個拿下那個傢伙幾乎是沒有什麼懸念的。


趙庸正想邁步向聯盟走去,卻突感感到一個陌生的氣息迅速的向著聯盟接近,他的心裡也是一凜,這是什麼情況?南陸有人偷偷摸摸的潛入也不知道搞什麼,這邊也有人偷偷摸摸的過來,難道是有預謀的?

葉刀在防地一直等待南陸的動靜,按照葉仆的實力及速度,就是為了隱藏自己的行蹤放慢速度,也應該是到了,可是怎麼沒有一點動靜呢?

葉刀的內心雖然很忐忑不安,但是也不敢輕舉妄動,畢竟季無風等人在他附近,如果沒有葉仆弄出來的動靜做掩護來吸引他們的注意力,他也只能老老實實的呆在帳篷里。

等到南陸傳來隆隆的爆炸聲,葉刀的心也是緩了下來,看來葉仆也是得手了,季無風他們也如同自己預料的一樣,頓時他們的注意力都被吸引了過去。

葉刀見機會來了,就悄無聲息的溜了出去,向著獨立聯盟潛行而去。

虞世南也被南陸的動靜給驚動了,整個的防禦之地頓時都緊張了起來,季無風等人也被這突如其來的情況給搞懵了,怎麼那南陸還打起來了?

「這是怎麼回事?」龍千陌也是糊塗了,趙庸可沒有說過會出現這樣的情況,「難道是出雲帝國的人去了南陸?」

「到底是怎麼回事我們也不知道,但是我們也沒感應到葉刀那傢伙有出去啊?」

季無風看著南陸的爆炸傳來的方向,搖搖頭說道。

「我們是不是去看下?」

龍千陌問道,南陸肯定出現什麼突發的狀況了,不然那裡的戰況也不可能那麼的激烈,紅色的火光離那麼遠也是清晰可見,爆炸聲也是一波一波的傳來,連他們腳下的土地都在隨著那爆炸突突的顫動。

「我們不能去,那裡有雀兒和幽離在,應該沒什麼問題,趙庸讓我們來的目的就是不讓虞世南參與其中,現在這裡又多了個出雲帝國的葉刀,他來此的目的恐怕也不僅僅是來什麼支援的,我們要保證這裡不出什麼事,你們在此等下,我去虞世南那裡看看!」

季無風說著,就向著虞世南所在的地方飛了過去。

「虞世南院長!」

季無風沒走多遠就碰上了向自己趕來的虞世南。

「季無風大師,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虞世南見那動靜也只是在南陸內部而出,也沒有向這邊發展的趨勢,他也是搞不明白髮生了什麼事,他也是來問問季無風知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呢。

「呵呵,我來也是想問虞世南院長呢,不是你們這邊的人私自闖入南陸了吧?」

「不可能,我一直要求,只要南陸的獸人族不主動的來尋釁,我們就保持按兵不動,剛才我也問了下,這邊沒有人私自外出!」

虞世南搖搖頭說道,南陸的動靜一起,他就讓駐守的各隊回報情況,他們的人也一個不少,不可能是他們這邊的人闖入南陸。

「呵呵,可是有的人恐怕不會遵守你的這個要求,你最好還是確定下!」

季無風最擔心的就是葉刀那個傢伙,他可不會聽虞世南的命令,雖然青兒說沒有察覺到葉刀外出,但是還是讓虞世南確定下為好。

「額……」虞世南一拍額頭,他怎麼把葉刀給忘了,「我這就去看看!」

虞世南過了一會就折返回來了:「葉刀還在,還在帳篷了打坐修鍊呢!」

「噢!」

季無風疑惑的看了一眼遠處的葉刀的所在的地方,眉頭也是微微一皺。

葉刀這個傢伙就是打著支援的旗號來的,這會南陸那麼大的動靜,他反而窩在帳篷了不出來了,這也太反常了吧?

季無風的心裡雖然懷疑,但是他也沒有問出來,他相信那虞世南也不至於騙他,也沒有必要騙他,不然他也不會巴巴的陪著葉刀在這個地方了,估計他也是怕葉刀惹出什麼麻煩,也不會希望和南陸的獸人族起衝突,畢竟那也不是什麼利人利己的好事。

「虞世南院長,這南陸的情況事發突然,現在情況不明,我們還是嚴守邊境一線靜觀其變吧!」

季無風也沒有什麼好辦法了,只要能讓虞世南這邊穩住,他們也算是完成任務了。

楓清林 嗯,看來也只能如此了!」

虞世南點點頭,和季無風分別回到自己的防地去了。

葉刀一路小心翼翼的接近了獨立聯盟,這裡雖然有很多的修鍊者,但是實力都不怎麼高,倒沒有人發現自己,這個趙庸還真不簡單,竟然能招到那麼多的修鍊者來給他建造聯盟,還真夠奢侈的。

葉刀潛入聯盟,在原來的天才學院內尋找自己要找的目標,及至他看到一個房間還亮著燈,就悄悄地潛了過去,透過窗戶的縫隙,他看到房間里只有三個絕美的女孩子,他的心中也是暗喜。

看來自己是找對地方了,趙庸的身邊有幾個漂亮的女孩子的事情也不是什麼秘密,而且還都是那種傾城傾國的那種,照這幾個女孩子的樣子來看,應該是趙庸身邊的那幾個女孩子是沒錯了。

這三個女孩子中,其中的一個是是魔導師巔峰的實力,一個是魔導師中階的實力,另外一個就有點奇怪了,他竟然探知不到她真實的實力,甚至感受不到她身上的氣息。

不過葉刀也沒往深處去想,他不會認為一個這樣年輕的女孩子實力會比他還高,現在趙庸也沒在,這正是他一個絕好的機會,只要拿下這幾個女孩子,他相信趙庸也會乖乖的束手就擒,那自己兄弟葉知秋的大仇就可以得報了! 葉刀想到這裡再也不遲疑,一掌拍碎了窗子,縱身跳了進去,隨即一把向著其中的一個女孩子抓了過去。

葉刀也只是使出了七八分的實力,以他聖戰靈者三修的實力,他認為抓這樣的幾個女孩子應該是手到擒來的事情。

面對這突如其來的變故,也不知道是不是三個女孩子被驚呆了還是嚇傻了,面對自己的襲擊竟然一臉的獃滯沒有任何的動作,眼見這自己就要抓住其中的一個,可是他卻發現自己的手掌突然之間就再也不能前進分毫,一股刺骨的寒意也是從手上傳來。

細看之下,葉刀頓時就發現自己的整條的手臂的一半已經被陷入一面冰牆之內,心裡也是大吃一驚,左手隨即一掌揮出,那面冰牆頓時轟然而碎,可是他再看眼前,哪裡還有三個女孩子的身影!

葉刀的心頓時沉到了谷底,看來對方已經察覺到了自己的行蹤,不僅如此,這裡還有一個強者,這個強者的實力不在自己之下,現在葉刀一擊不中,再也沒了心思抓人了,他得趕緊離開這裡,一旦這裡的動靜引來更多的人,自己是想跑也跑不掉了。

葉刀也不再遲疑,縱身向那洞開的窗戶掠去,可是他剛剛靠近窗口,一根碩大的冰錐就打著尖利的呼哨迎面飛來。

「轟!」

一聲爆響,葉刀的靈氣和那冰錐相撞,爆炸把那冰錐碎成了無數細小的冰粒,隨即又變成蒙蒙的水霧,房子也在爆炸中化為了一片廢墟。

「你是什麼人?」

一聲嬌喝在葉刀的身前響起。

葉刀定睛一看,面前的就是三個女孩子當中的那個自己感受不到實力的那個,現在他卻能夠真真切切的感受到她的實力,竟然是聖魔導師的實力!

「沒想到聯盟里還有這樣的強者,攔得下我就告訴你我是什麼人!」

葉刀說完,斜身就向一旁掠去,他也無心戀戰了。

他是個武修者,速度是他的長處,面前的這個丫頭實力雖然不低,但是畢竟是魔法師,速度正是她的短板,想要攔住自己也不是那麼容易的。

「想跑?」燕兒一聲怒喝,把手一揮,一道道的冰牆倏然的出現。

葉刀身形不停,身體騰空而起,越過冰牆就要向遠處飛去。

可是還沒等他完全的展開身形,就感到身後一股強大的氣息襲來,葉刀心裡也是一驚,難道還有強者潛伏在暗處?他不相信那個女孩子的速度會有那麼的快。

但是情勢危機,他也顧不得想那麼的多了,右手一拳向後轟出,身形卻是不停的向著聯盟外飛去。

「轟!」

一聲巨響響起,葉刀卻是驚奇的發現自己的身體不是向著聯盟外飛去,而是向著聯盟內飛去,還沒等他想明白是怎麼回事,一股鑽心的疼痛從身體內傳來,一口鮮血也從口中噴薄而出,隨即自己的身體就狠狠的砸在了地上。

「為……什麼?咳咳……怎麼……怎麼會這樣?」

葉刀費力的掙扎著說道,可是他每說一下,帶來的都是從口中流出來的鮮血,他感覺自己五臟六腑完全的移了位,全身的筋骨也是支離破碎了。

他怎麼也想不明白,自己明明感覺那襲擊是從背後而來,可是自己怎麼會倒飛出去?以自己的實力,就算是被人偷襲,也應該不會那麼的狼狽不堪,因為他感覺那偷襲自己的人實力還在自己之下,怎麼可能讓自己受傷如此的嚴重?

「你是不是想不明白?」

一個聲音突兀的響起,隨即趙庸的身影就出現在了葉刀的面前。

趙庸一直沒有現身,就是在等一個機會,一個燕兒就已經讓他始料未及,龍泉的暗中偷襲把葉刀的注意力吸引了過去,在龍泉出手之後他也出手了,只不過疾風訣的速度太快,所以後發而同至,那聲巨響其實是兩聲,葉刀和龍泉的對抗的爆炸聲和趙庸擊中葉刀的聲音是同時響起的,直至葉刀被擊飛也沒反應過來。

「呵呵……咳……咳……」葉刀苦澀的想自我嘲笑一下,可是隨著笑聲噴出來的卻是鮮血。

「庸哥哥,你怎麼回來了?」

燕兒驚喜的跑了過來,如果不是趙庸及時的感到,這葉刀肯定跑掉了,雖然她的實力是突飛猛進,可是她卻沒有一點實戰的經驗,也僅僅是憑藉著對冰元素的控制來阻止葉刀,更沒有什麼配套的冰魔法技能。

龍泉也是鬆了一口氣,以他的實力也是阻擋不住這個傢伙的逃跑,要是一開始就對上這個傢伙,估計受傷的肯定是自己,就是自己偷襲他也是捏了一把汗。


可是自己之前已經答應了趙庸,就算知道不敵也得出手,不然要是這裡有什麼閃失的話,自己的下場也好不了多少。

「這個傢伙是什麼人?虧得燕兒姐姐事先感知到了情況,不然今天我們可就見不到你了!」

寒凝雪也不知道從什麼地方跑了出來,心有餘悸的說道。

「趙盟主,這個傢伙怎麼處理?」

龍泉看著快成一堆爛泥的葉刀說道。

「我還不能讓他死掉,先保住他的命再說!」

趙庸說完,眉心閃過一抹綠芒,頓時一層柔和的綠色光芒就把葉刀包裹了起來。

趙庸為了速戰速決,那一擊也沒有手下留情,直接把他給廢掉了,如果再不救他的話,別說從他的口中得到什麼了,估計很快就會掛掉了。

葉刀逐漸模糊的意識在綠炎籠罩之下,很快的就又恢復了意識,血也被制住了。

這裡的動靜很快就把聯盟里其他人給召了過來,學院的各系的導師、聯盟內的學員,以及那些負責建造的修鍊者都漸漸的圍了過來。


「趙庸,這裡是怎麼回事?」

步風搖看著周圍的場景,驚訝的問道。

「沒什麼,來了一個宵小的傢伙,結果被廢了,」趙庸隨口說道,這件事情自己也不能擴大化,免得引起不必要的恐慌,「步風搖導師,那這個傢伙帶去議事廳,燕兒,龍泉,你們繼續注意下周圍的動靜!」 南陸的葉仆也是渾身傷痕纍纍,及至動起手來,他才發現,情況並不是他想的那麼的簡單,特別是那全身黑袍的女孩子的實戰的經驗比之他還有豐富,她們就像貓戲老鼠一樣,單純的就是折磨他。

除此之外,戰圈之外還有十數名實力不弱的獸人族,今天他想要全身而退是根本的不可能了,看來她們也是不想要自己的命,要不是他還存有一線希望,估計早就支撐不下去了。

「你們到底是什麼人?」


葉仆狼狽的看著一前一後的兩個小姑娘問道,打到這樣不堪的地步,自己連對方是什麼人也不知道。


趙庸雖然出現在這裡,可是很快就不見了,看樣子是應該和趙庸有關係的人,可是他的身邊怎麼會有如此實力的女孩子?西陸聯盟的時候,很多人就是知道趙庸身邊的那幾個女孩子的實力的。

這短短的時間之內,她們的實力也不可能提升的那麼的快,更不可能隱藏實力,不然也不會有出雲帝國和南蒼帝國和趙庸結仇的事情了,既然不是這樣身邊的那幾個女孩子,那眼前的這兩個又是從哪裡來的?

要說她們是獸人族的,那麼趙庸怎麼會和她們攪在一起?難道他們也派出人來防禦是做樣子給人看的?

葉仆也是越想越是不解,人類什麼時候和獸人族走的那麼的近了?

「你現在還有資格發問嗎?這句話是我們應該來問你?你來這裡是做什麼?」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