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一倒是心頭大呼,這小姨子,實在是太懂姐夫我的心了,太給力了。

2021 年 2 月 2 日

柳妖妖心頭失落,知道這事看來真的定了,雖然她與凌魚卿以前約定,要嫁給同一個男人。

但那也不過是當年的戲言,可天意就是這樣,如今,她真的對凌魚卿喜歡的男人動心了,她卻不能真的和凌魚卿搶,最多也就是嘴上說說而已。

今夜,柳妖妖知道,自己恐怕得失眠了,只是起身對凌魚卿說着:“魚魚,我來得匆忙,沒有帶睡衣,你那裏有嗎?”

“有啊,我去給你拿。”

凌魚卿起身便向房中走去。

客廳中,只剩下了萬一與柳妖妖,柳妖妖看了萬一一眼,隨即輕聲說着:“萬一,既然你與魚魚都已經走到這一步了,我希望你能一輩子對她好,否則,姐姐也是不會放過你的。”

“姐姐放心,我不會辜負魚卿的。”萬一一臉真誠的說着。

“那就好。”柳妖妖失落的點了點頭。

此時,凌魚卿從房中提了一個小口袋出來,遞給了柳妖妖,說着:“妖妖,這些都是新的。”

“謝謝,魚魚。”

“我們之間,說什麼謝呢。”凌魚卿笑着說道。

柳妖妖點了點頭,而後向自己房間走去,凌魚卿早就對她說過住哪間了。

“萬一,你跟我進來。”柳妖妖回房後,凌魚卿遲疑了一下,這纔對萬一說着。

“好的。”

萬一心頭一喜,急忙答應,跟着凌魚卿回房了。

凌魚卿將房門反鎖了,萬一聞着這房內的女人香味,體內的邪龍血一陣翻滾,情緒立刻激動起來。

這一刻終於要來了,只是萬一萬萬沒有想到,如今他所要面對的會是自己的老師。

“萬一,我想和你談談。”凌魚卿深吸了一口氣後,對萬一說着。

“嗯。”萬一點了點頭。


“坐吧。”凌魚卿示意萬一坐在旁邊的椅子上。

萬一坐在椅子上,而凌魚卿坐在了牀沿上,凌魚卿看了看萬一,隨即說道:“萬一,我們認識多久了?”

“不到一個月吧。”萬一說着。

凌魚卿又說着:“是啊,不到一個月,萬一,自從上次你救我後,我就知道你不是一個普通人,你應該還有另外一個身份吧?”

萬一沒有多想,點頭說着:“我的確還有另外一個身份,不過,魚卿,我暫時還不能對你說。”

“我知道。”

凌魚卿點了點頭:“萬一,我們雖然認識不過一個月,但我無法欺騙自己,我的確對你產生了好感,我這樣說,你會不會覺得老師很不矜持?”

“不會!”

萬一堅定的說着,他心頭高興還來不及呢,凌魚卿這是在對自己表白了,萬一當即直白的說出自己內心的想法:“我喜歡老師你的大方,你的溫柔,你的美麗,你的一切我都喜歡。”

面對萬一直白的言語,看着萬一清澈的眼神,凌魚卿面上微微一紅,心頭雖然欣喜,卻說着:“可是萬一,我們之間還存在一些不能忽視的問題。”

“什麼問題?”萬一急忙問道。

“你還是個學生,而我是你的老師。”

“這個根本不是問題,我可以不讀這個書,我就不是你的學生了。”對於萬一來說,這的確不是問題。

凌魚卿卻搖了搖頭:“你不能爲了我放棄學業啊。”

“對於我來說,學業和魚卿你,二者之間,我會毫不猶豫的選擇放棄學業。”萬一沒談過戀愛,他只會說出自己此刻心裏的想法。

“謝謝你,萬一。”凌魚卿感動了。

“魚卿,我只是想讓你知道,你在我心中的位置,或許你會覺得我現在不夠成熟,不夠理智,但我知道,我這樣做,將來絕對不會後悔。”萬一看着凌魚卿的眼睛,再次堅定的說着。

凌魚卿有些醉了,她也從來沒有談過戀愛,只是覺得,此刻萬一的話,讓她心裏特別的知足。

不過,凌魚卿仍然十分的理智,說道:“萬一,我很感謝你能爲我這樣,但是我的家族,我的父親是不會讓我嫁給你的,我不想你受到一絲一毫的傷害。”

“傷害?”

萬一微微一皺眉,問道:“魚卿,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凌魚卿嘆了口氣:“萬一,我的家在省城,我們凌家是一個大家族,而且是個武學世家,我天生不能修武,家族的長輩一直希望我能嫁到省城另外一個大家族中去,那樣,對家族的利益會有很大的幫助。”

“什麼話,爲了家族的利益,難道就要犧牲你的幸福?”萬一坐不住了,直接從椅子上站了起來,語氣也有些憤慨。

“萬一,你先別激動,能聽我說完嗎?”凌魚卿急忙說着。

萬一深吸了一口氣,隨即坐了下去:“你繼續說吧,我倒要聽聽,家族利益到底有多麼的重要,能犧牲你的幸福。”

“萬一,我知道你也是修武的,你應該知道,如今這個世道,只論修武,作爲已經不大,很多的武學世家,在傳承家族武學同時,也經營者不小的家族事業。

一代代地傳承,我們凌家也是這樣,在省城,這樣的家族也不少,原本我作爲家中的長女,如果可以修武的話,我就可以接替父親,作爲家族的族長。

但我天生無法修武,所以我只有走經營家族事業這一條道路,爲了家族的利益,與另外一個世家聯姻。

這樣才能鞏固我們凌家在省城的地位,我也很反對這樣的婚姻,因此,一年前與父親約定,我只身離開家族,找尋自己的幸福,如果我能找到一個能託付終生,而且武修修爲很高,肯入贅我們凌家的男子,那我就可以不嫁到那個家族去。

如今,一年的約定眼看就要到了,父親已經打電話催促我回去了,萬一,我知道你不是一個普通人,你有你自己的理想和抱負,我不希望你爲了我,放棄自己應有的生活。”

“所以你決定?”萬一看着凌魚卿問道。

凌魚卿咬了咬自己的下嘴脣,沉吟了一下,似乎下來多大的決定,方纔說着:“萬一,你還是忘了我吧,我們認識還不到一個月,我相信你能很快就忘記我的。”

“那你呢?”萬一並沒有急着表態,而是問着凌魚卿。

“我?”


凌魚卿有些慘淡的笑了笑:“我準備過兩天回家族,可能不會再教書了。”

“所以,你爲了家族的利益,還是決定放棄自己的感情?”萬一看着凌魚卿的雙眼問道。



凌魚卿有些不敢看萬一的眼睛,微微挪開眼神,說道:“萬一,對不起,你忘了我吧。”

“抱歉,我可能要讓老師你失望了。”

萬一猛然站起身來,上前兩步,一把將凌魚卿抱住,緊緊的,深深的吻住了凌魚卿的雙脣。 “末將領命!”

許諸與華雄接令,轉身而走!

隨即!

李易又把目光移向吳江等人。

“寧遠城衆將士聽令!”

“吾等聽令!”

吳江幾人彎下了腰身。

“本將命爾等死守寧遠城!”

“沒有本將將令,嚴禁任何人出城,違令者斬!”

“吾等領命!”

吳江幾人接令。

不過,吳江卻是欲言又止。

李易看穿了他的心思,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吳大哥,寧遠城交給你了。”

吳江軀體一震,他明白了李易峯話中話。

狠狠的點了點頭。

儘管他想殺回疏勒城,爲他的家人報仇。

可是,寧遠城卻不能走鎮守之人。

吳江他忍了!

忍下了血仇在心中。

隨後!

李易不在耽擱時間,大步向都衛府外走去。

“你跟着我做什麼!”

卻發現青舞跟在了自己身後,不由得回頭瞪了她一眼。

“我要和你一起去!”青舞語氣堅定。

昨晚是她喝多了,自告奮勇的要送李易回去休息。

不知怎麼的,就睡在了李易峯塌邊。

也許是喝醉了。

這讓青舞有點臉紅。

“胡鬧!”

“你去幹嘛!”

“給我好好的留在寧遠城!”

李易呵斥了青舞幾句。

當即,大步邁出都衛府,翻身上馬,直奔寧遠城外而去。

“臭流氓!”

“你甩不掉我的!”

青舞吹了聲口哨,換來了戰馬,跟了上去。

到達城外,許諸與華雄已經召集好了將士。

不到一千的山地騎兵,不足五百的幽冥鬼軍。

總計一千五百人,此時安靜的等待着李易。

“胡大傻子,你也要去?”


李易勒馬停下,發現了胡三也騎馬與許諸華雄兩人站在一起。

胡三點頭,“嗯,跟着你們去看看,能否遇到蘭書生那叛徒。”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