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這他媽不是個啞巴嘛?合着是拿老子開涮呢!”

2021 年 2 月 2 日

但是,他喊這話的時候,蕭天早就已經走到了馬路的對面,和市局中間有一路之隔。

蕭天站在那裏將拿五百元鈔票,塞到了兜裏,抽出煙點了一根。

剛剛還在擔心沒錢請那小妞吃飯來着,這下子終於差不多了,哈哈。

市局下班的時間到了,三三兩兩的警察帶着大檐帽從裏面走了出來,蕭天的眼睛在那衆多的人影中搜尋着,但是,沒有看到他要等的人。

那個對他恨之入骨的小子看樣子也是在等人,市局的門口到臺階上鋪上了紅地毯,兩邊擺上了鮮花,那十幾個黑衣保鏢表情肅穆的站在兩邊,不知道的人還以爲這是要結婚的節奏呢!

那小子手裏捧着一束鮮花,伸長了脖子望着市局裏面。看那架勢,蕭天就知道這小子肯定是在追市局裏的某一個美眉。

就在這個時候,蕭天的眼睛猛地一亮,他看到人了。

藍詩蓉和另外的一個女警一起從裏面走了出來。

不但是蕭天的眼睛一亮,那個陣勢擺的非常大的小子,也是不由得眼前一亮。

蕭天正準備朝着藍詩蓉走過去,猛地看見了那小子也捧着花,朝着藍詩蓉走去,蕭天的腳步猛地頓了下來。

難不成這小子是準備跟蕭天搶女人?

蕭天收住了腳步,站在那裏看着,他倒要看看這事情是個怎麼一回事?

果然,那小子手裏抱着一大束的玫瑰花自動忽略了藍詩蓉身邊的那個女警,到了藍詩蓉的面前。

“詩蓉!”那小子用一種讓蕭天聽了估計吃不下飯的嗲嗲音調叫道,蕭天站在老遠的地方聽着,雞皮疙瘩都差點掉了一地。

心裏想着,這他媽哪裏冒出來的奇葩,這也太可怕了吧。 藍詩蓉看了一眼眼前這個裏令人討厭的泡泡糖一樣的人,徑直往前走。擡頭看到站在遠處的蕭天,眼睛瞬間染上了明亮的光芒,朝着蕭天飛奔了過去。

“你怎麼在這裏,我還以爲你都忘記我了呢!”藍詩蓉興奮的撲到蕭天的懷裏,使勁的抱了一下,而後撅起小嘴巴委屈的捶了一下蕭天的胸膛。但是很明顯沒有用力,可以看出小小的拳頭是充滿了愛意和小女人的嬌羞。

藍詩蓉高興地回過頭招呼另外一個女警,這個平常女漢子十足的女人現在像是羞澀的鄰家女一樣滿臉幸福的介紹道:“這是我男朋友,蕭天。“

那個小子看到眼前這景象,完全是忽略了他這個高富帥了,一心等着的女人竟然向別人說陌生的男人是她男朋友?那個陌生人竟然是看上去沒錢沒品位的叫花子?這是哪裏來的眼瞎的!

一手把花塞在旁邊小弟的手裏,一手摸了一下劉海,咧着嘴氣勢洶洶的衝着蕭天他們走了過來。

“他媽的哪裏來的叫花子,敢動老子的女人,你是不是活的不耐煩了?”說着兩手伸過來就要撕蕭天的衣領。


那人手還沒有觸到蕭天的身邊,只見整個人轉瞬之間躺在了地上。

誰也沒有看清楚他是怎麼趴在那裏的。蕭天只是不想這個變態的一塌糊塗的娘娘腔髒了衣服。

只感覺躺在地上全身都貼着馬路,不知道究竟是哪裏疼得齜牙咧嘴。狼狽的爬了起來,發怒的雙眼像是要撕碎了蕭天一樣。

“還他媽的愣在哪裏幹嘛,還不給老子殺了這個狗雜種!“其他人被剛纔的一幕嚇到了,站在那裏不知道作何反應。一聽有人大喝了一聲才後知後覺地向蕭天衝了過去。

蕭天本來是不想惹這樣的麻煩事,才只是輕輕一下把他撂到地上,不長眼的蠢才竟然怎麼不識擡舉!

走到兩個女警前面,只見蕭天隨便的用手左右揮着,那些人就像是受到猛烈攻擊一樣分分鐘倒在地上,趴在那裏痛苦的**着。

看到蕭天三下五除二就把他的人撂倒在地,那個小子慌了,他還沒有見過這麼變態的人。

“敢在老子的頭上撒野,老子跟你拼了。“ 新婚不設防 ,誰不知道他爸的勢力!

蕭天眼眸一轉,眼底瞬間升起了殺意,不知好歹的東西!看着那個人渣衝過來,蕭天直接廢掉一條胳膊外加一條腿。想到這裏是警察局的門前,還是低調一點的好。艹,不然直接幹掉這個礙眼的廢物。

那些小弟起來扶住那個小子,白色的衣服像豬圈裏拱過一樣。那小子還不知道消停,囂張的喊着。

“你知道我是誰嗎?我爸可是認識魂堂的人,你要是惹到魂堂,他媽的十條命都不夠抵。你就等着收屍把!“拖着一條腿,憤憤的朝蕭天喊着,眼睛裏的火光似乎要生吞了蕭天。

“他就是魂堂的人,而且還是魂堂的老大。你眼前的人還是正信集團的老總,你說是誰的命不夠抵呢?”藍詩蓉看着狼狽的那個小子悠悠的瞅着,饒有興致的說道。

“哈哈哈,就他,還魂堂的老大,這是我聽過最好笑的笑話。哈哈,嘶~”那人笑得太用力扯到了痛處。

“老大,剛剛他一招就把我們整慘了,她說的好像是真的。聽說那個魂堂老大很神的。我們還是走吧。“旁邊的小弟悄悄地對那個叫囂的人提醒道,臉上的恐懼像是見着鬼一樣,聲音有些發顫,根本不敢再去看蕭天。真是不敢恭維眼前這麼個蠢得要死的老大。

那人的臉上瞬間恐懼了起來,如果真是那樣今天肯定是倒黴大發了。可能今天是沒法活着回去了。

“還不快滾!“藍詩蓉喝道。她明顯感覺到蕭天生氣了,這裏可是警察局的門前,她還是一個警察呢。光天之下總不能抓自己的男朋友吧。

他們像是聽到了赦免聖旨一樣,不敢再大聲出氣。連滾帶爬的一羣人,麻溜的消失了,好像什麼都沒有發生過,除了一捧被踏爛的玫瑰花散落在地上。

站在藍詩蓉的那位女警官怔怔的看着蕭天,這個人的身手真是,詭異恐怖。那羣人真是蠢得不可理喻,若不是手下留情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死的。原來這個其貌不揚的人就是魂堂的老大,還是正信集團的老總! 曇雪夢中行

不過這個人看起來跟傳說中很不一樣,不然藍詩蓉怎麼可能死心塌地的愛着他。聽說她戀愛了,只不過沒想到是這麼重量級的人物。怪不得喜歡的死去活來的。細看來還是一個很有魅力的男人,絕對是個隱形殺手,只是一般人太眼拙了。

她很識趣的打了個招呼離開了。

“沒看出來你還挺遭人惦記着的,我們藍大美女這麼吃香啊!”蕭天很快拿出一副花花公子的樣子跟藍詩蓉開玩笑。

“哼,還不是你眼瞎,這麼一個如花似玉的大美女天天念着你,真不知道是看上你哪樣了,也可能是我眼睛蒙豬油了!“藍詩蓉氣鼓鼓的迴應蕭天。

“現在我知道了還不遲吧?這麼一個大美女我還是留在身邊看着的比較好。”蕭天還是比較愧疚的,認真的看着藍詩蓉,一本正經的說道。

“嗯?”

“搬到我那裏吧,住在我身邊吧。雖然目前我那裏比較亂,但是我的人我要保護好,不會讓別人有機可乘。拿我身邊的人來威脅我,是我最討厭的事情。”

“嗯。。。。。。你女朋友呢?”

“我會慢慢處理的,但是你現在最好就搬過去,我身邊的人再怎麼鬧也總比敵人好。只是要委屈你了。馬上要過年了,我們一起過吧。”“

藍詩蓉明白了,是跟他的女朋友在一起的。雖然她是說過不在乎蕭天愛不愛自己,愛上她自己的事,與蕭天無關。但真正愛上一個人,尤其是把自己給了他,就是想跟愛的人在一起。愛他就是想要跟他在一起,不管要面對怎麼樣的困難和阻礙。

尤其是愛上這樣一個特殊而優秀的男人。藍詩蓉溫柔的點點頭同意了,狠狠的抱住蕭天不放開。

藍詩蓉帶着蕭天來到了她的住處。是一個普通的小區,卻安靜而整潔。打開門蕭天有些驚訝。

對於女孩子的房間總是有那麼些好奇的。沒想到藍詩蓉的房間那麼可愛整潔,東西整整齊齊的擺放着。不算太小的房間看上去舒服極了。整個房間是粉色調,有點不像是女漢子的她的喜好,看來他也是有個小女孩住在心裏的。

她的大大的書桌上還養着好幾盆花花花草草,充滿了生命力。長長的吊蘭優雅的垂下來,嫺靜安逸,映着外面的陽光,絲絲縷縷的落下來。她還有這閒情逸致,沒看出來呀!

看着藍詩蓉去洗手間,他也跟着去收拾,一擡頭,我了個擦~好多內內呀,色彩斑斕的掛在一個架子上,也是整整齊齊的掛着。有性感的黑色的,有可愛的白色和粉色的,還有超級性感的蕾絲的,不對。。。。。。不像是內內,但又不是衣服,衣服見過暴露的,沒見過這麼暴露的。不會是情趣內衣吧!這麼。。。。。。


看着這麼多東西,蕭天不禁差點噴鼻血!擦,真不應該進來。

倒是藍詩蓉一點都沒有覺得自己的東西有什麼不好意思,絲毫不見尷尬,一本正經的一件件拿下來然後。蕭天猜到,她一副幸災樂禍的模樣。

這個女人,真是個妖精!

咳咳,要不是現在趕時間搬家,老子不收拾了你!

收拾了大半天,這女人的東西真是多。不比安若曦住校的學生,她的東西可真不是一般的用多來形容。光是衣服就有一大箱子。更別說是其他的七七八八的了,那些花花草草她竟然也要求帶上,考!還不能碰。幸好他有玲瓏塔這個寶貝,關鍵時刻很是這東西很是靠譜!

只是要怎麼說呢,又要跟安若曦一樣說變魔術嗎?安若曦還是個孩子,可是藍詩蓉可不是小孩子啦!

藍詩蓉上廁所去了,正好!蕭天把所有的東西裝在玲瓏塔裏,這次小火和蒼老可是提前小心着呢!只是調皮的小火有些壞壞的說道:


“主人,不會還有吧,我可不想天天砸到腦袋。主人壞壞噠!又去哪裏勾搭一個姑娘來,可以順便幫我找個麼?”

“這個好辦啊,我倒是很樂意給你找一個,修理一下你這小嘴巴,我倒是期待的很吶!哈哈哈!”

額,不好!萬一。。。。。。

“主人,哇哇哇,好啊好啊!”小火不會擔心這個問題的,根本不用擔心。

“我們走吧,咦,東西呢?“藍詩蓉從洗手間出來了,這麼短時間那麼多東西全都不見了。

“我已經想辦法給你先運過去了,放心吧,不會給你弄壞的,走吧!“不容藍詩蓉細想,蕭天笑着輕攔着她的腰就往外走。

這下美女可都聚齊了,這個年肯定不是一般的熱鬧! 蕭天帶着藍詩蓉回到了別墅,對於藍詩蓉這一個新成員,龔瓊並沒有表示出很不歡迎的姿態,反而十分熱情的表示歡迎。

倒是把藍詩蓉鬧的有些不好意思了起來,她知道龔瓊是蕭天正兒八經的女朋友。

當龔瓊安排人給藍詩蓉收拾房間的時候,藍詩蓉一直低頭不語,沉默了許久,才說道:“瓊姐,那個,我是蕭天的朋友!”

龔瓊這樣的一個女人,第一次讓藍詩蓉這個一向好強的女人有些自卑了起來。

如果說龔瓊一開始就表示出對藍詩蓉十分反感的姿態,藍詩蓉說不定會有辦法應對。

其實,她來這裏之前就已經想了很多,想她和蕭天之間的這段感情,想着該如何面對?是放棄還是爭一下。

首先,她對自己和肯定的是她不能放棄蕭天,在很多個蕭天不在的日日夜夜裏,她一直想念着他,想着他。很多次,她在心裏問自己,蕭天長的也不帥,而且還這麼的花心,究竟有什麼地方這麼吸引她?可以讓她爲了他輾轉反側,難以入眠。

而最終的答案,她也沒有想出一個所以然來,她沒有答案。

但是,她心裏很清楚,很清楚的知道,她愛他,喜歡這個臭男人。

龔瓊放下手中的活計,目光溫柔的看着藍詩蓉,微微的笑着開口說道:“你不用解釋,我知道的,安心的在這裏住下來吧!”

龔瓊越是這麼說,藍詩蓉就越是感覺渾身不自在,她就像是一個坐了壞事的孩子一樣,心裏充滿了深深的負罪感。

“你先休息一下。”龔瓊將藍詩蓉的房間收拾好,將藍詩蓉所有的行李送進房間之後,笑着說道。

“謝謝!”藍詩蓉開口,有很多的話想說,卻最終只是抿着嘴脣說出了這樣的一句話。

點點頭,龔瓊出了藍詩蓉的房間,瞬間將房間的門帶了起來。

在二樓的樓道盡頭,龔瓊看到了正在那裏一個人抽着煙的蕭天,默默的走到蕭天的身後,開口說道:“你這準備是要大被同眠了?”

蕭天撫了撫額頭,無奈的說道:“除了這個,我沒有任何的辦法。你們中的任何一個,我都不想傷害。有什麼後果,就讓我來承受!”

“可是,你有沒有想過你這樣做已經傷害了我們。”龔瓊仰頭望着蕭天說道,綿軟的語氣中卻帶着一絲的強硬。

蕭天也很無奈,感情的事情, 錦天

前世的他是這樣,現在的他還是這樣,其實現在的他這個樣子,和前世的記憶有着很深的聯繫。

在前世可是沒有一夫一妻制這個規矩的,前世的蕭天身邊同樣有這好幾個紅顏,而且各個有這傾國傾城之顏。

和現在的龔瓊幾人相比,蕭天前世的紅顏更像是仙女,多了幾分遠離塵世的飄逸。

蕭天不知道該怎麼回答龔瓊的話,他沉默了下來。

“你這個臭男人!”龔瓊看着蕭天那一副摸樣,撲哧一聲笑了出來,“看你那一張臭臉!”

蕭天被龔瓊搞的有些莫名其妙,大睜着眼睛疑惑的看着龔瓊。

“看我的吧!我會給你處理好的,我還不知道你的本性。”龔瓊微笑着,雙手交織在一起,託在屁股後面仰頭看着蕭天說道。

頓了頓,龔瓊接着說道:“起碼你比那些自以爲有幾個錢就在外面養情人,然後幾個月之後又拋棄了的人要好很多了。”

“我···”

蕭天張嘴正要說話,卻被龔瓊伸手按住了蕭天的嘴脣,狡黠的一笑,說道:“不用說,我知道的,他們玩的是女人,你玩的是感情。”

說完,龔瓊揹着手轉身走了,留下蕭天一人在陽臺上凌亂,指尖的煙已經燃燒了一半。

苦笑了一下,蕭天心裏想道,還真是種什麼樣的因就有什麼樣的果。

這個結果就是蕭天種下的因。

傍晚的時候,南宮冰香和寒嵐從DH趕了回來,龔瓊去接的。

再次見到南宮冰香,看着她,蕭天卻是不由得一愣。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