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冰心臉色十分難看,她一言不發直接進入屋裡,氣呼呼地坐在床上,目光如刀似的瞪著江帆。

2021 年 2 月 2 日

「范姑娘,你怎麼了?」江帆故作驚訝道,他進入屋裡,坐在范冰心對面。

「江帆,沒想到你這麼卑鄙,你竟然佔有了我身子!我要殺死你!」范冰心臉氣得通紅,她一揮手,江帆被空間禁錮了。

「范姑娘,我可沒有佔有你的身子哦,是你佔有了我的身子!你想想昨天晚上的情節,你當時多麼瘋狂,你騎在我的身上,我根本毫無反抗之力,被你強行佔有了!」江帆故意露出十分傷心的樣子。

范冰心臉羞紅,她想起昨晚的情景,自己的確十分瘋狂,「你胡說,明明是你佔有了我!你那顆珠子肯定有問題!」范冰心羞怒道。

「冤枉啊,那顆珠子是黃藥師陳明留下的,我根本不知道是什麼東西,那可是你自己要看的。你看珠子就看珠子,可是後來卻把我也給推倒了!我可是第一次呢,你要負責哦!」江帆裝出一臉苦相道。

「你胡說,你這種好色之徒,還會是第一次,我要殺了你!」范冰心的手掌一翻,江帆四周的空間突然收緊,江帆立即感覺到如同被人掐住脖子似的,喘不過氣來。

「我靠,明明是你佔有了我,你還要謀殺親夫,可憐的孩子沒有爸爸了!」江帆搖頭道,他暗中用音波裂攻擊收緊的空間,試圖讓自己呼吸順暢些。

范冰心突然停止攻擊,驚訝道:「什麼孩子沒有爸爸?」

「你難道不知道男人和女人那個了后,女人要生孩子的!你殺死了我,我們孩子不是就沒有爸爸了!」江帆見范冰心上當了,立即開始胡謅。

范冰心對於男女這些事情知之甚少,在神界也聽別人說過此事,她當即緊張了,「那,那怎麼辦?我可不想生孩子!你有什麼辦法不讓我生孩子?」范冰心緊張道。

「呃,我也沒辦法,你就生一個孩子吧,我們也算有了愛情的結晶。」江帆戲謔道。

「哼,既然你沒辦法,那留著你沒有了,我殺了你!」范冰心的手掌輕輕一握,江帆立即感覺四周空間收緊,他的呼吸立即急促起來。

「呃,等等,我有辦法讓你不生孩子!」江帆急忙道。

范冰心立即停下手,「哦,你有什麼辦法,不是騙我的吧?」范冰心警惕地望著江帆,她露出疑惑的神色。

「我怎麼敢騙你呢!我只要煉製一顆不孕神丹就可以了,你服下這顆神丹,就不會生孩子了。」江帆一臉嚴肅道。

范冰心有點信了江帆,手一松,江帆四周空間立即撤去,他可以獲動了,「好,我要你立即去煉製不孕神丹!」范冰心冷冷道。

「呃,范姑娘,這不孕神丹可不是那麼容易煉製的,特別是一種藥材不好找啊!」江帆故意為難道。

「什麼藥材?」范冰心道。

「那種藥材就是童子尿,必須是剛滿月的童子尿。」江帆胡謅道。

「什麼童子尿?」范冰心驚訝道。

「童子尿就是小孩子拉的尿。」江帆解釋道。

范冰心皺起眉頭,「要小孩拉的鳥做什麼?」范冰心不解道。

「煉製不孕神殿啊!這可是必不可少的藥材。」江帆解釋道。

「這麼髒的東西煉製神丹,你不會是騙我的吧,如果發現你膽敢騙我,我饒不了你!」范冰心冷冷道。

「我怎麼會騙你呢!童子尿可不臟,那可是大補好藥材。」江帆嚴肅道,他走到范冰心身邊,坐在她身旁。

「你還在這裡做什麼,趕緊給我去採集藥材煉丹去!」范冰心扳著臉道。

「呵呵,別急,我們再聊聊吧。」江帆笑嘻嘻地拉著范冰心的小手。

范冰心臉立即沉了下來,「你給我滾開! 人間罪惡 !今天必須煉製好不孕神丹看,否則我殺死你!」范冰心冷酷道。

江帆心裡暗自好笑,這個范冰心一點醫學常識都沒有,被自己耍了,「呃,冰心,你不要這麼凶好不,我可是你的男人呢!我還是喜歡我們第一次見面時候,你的態度。」江帆笑道。

「我,我都被你佔有了,我的第一次就被你這種人奪去了,還想我給你好臉色!沒殺你就算不錯了!」范冰心氣呼呼道。

「冰心,你沒吃虧,我也是第一次呢!你不知道昨天晚上你多麼瘋狂,對我有抓又咬的,我身上傷痕纍纍了!」江帆裝出一副委屈樣子道。

「你胡說,我才沒有對你又啃又咬呢!」范冰心怒斥道。

「哎,你還不信,我讓你看看。」江帆轉過身體,背對著范冰心,掀起衣服,露出一道道抓痕。

「看到沒有,背上的抓痕都是你的傑作,還有肩膀上的齒痕,也是你的傑作。」江帆露出肩膀給范冰心看。

肩膀上果然留著一排排的齒痕,如同紋身的印記一樣,看得范冰心,滿臉通紅,沒想到自己竟然這麼瘋狂。

「是吧,我沒有瞎說吧!還有地方我就不好給你看了。」江帆笑道。

「哼,這些都是你咎由自取,誰讓你欺負我!」 1號萌妻︰首長,嬌寵上癮!

求月票,來幾張月票吧!

給讀者的話:

第一更,今天三更 「范冰心姑娘,你這人怎麼不講道理呢,明明是我被你霸佔了,應該對我負責,你給我留下心靈的創傷,恐怕一輩子也無法癒合!」江帆搖頭嘆息道。

「你,你給我滾出去,再不去採集藥材,我就殺死你!」范冰心冷酷道。

「呃,最毒婦人心啊!我這麼受傷還要去承擔責任!」江帆搖頭站了起來。

他正要出門的時候,突然柳晶甜出現在門口了,她看到范冰心坐在江帆床上,臉立即沉了下來,「你到這裡來做什麼?」柳晶甜冷冷道。

范冰心望著柳晶甜,「你是什麼人?」范冰心驚訝道。

「范冰心,別人不了解你,我還不了解你!你這個壞女人,專門勾引男人,不准你勾引我的江帆哥!你給我滾出去!」柳晶甜怒斥道。

「哎喲,你還真不害臊,你的江帆哥,昨天晚上我和他已經瘋狂了,他現在是我的男人了!」范冰心冷笑道。

「你胡說!江帆哥才不會喜歡你這種壞女人!」柳晶甜怒喝道。

「咯咯,不信你去看江帆身上,那都是我留下的痕迹。」范冰心咯咯笑道。

柳晶甜立即走到江帆身邊,伸手就去扯江帆衣服,「呃,晶甜,你這是做什麼?」江帆驚慌道。

「老實說,你昨天晚上是不是和她在一起了?」柳晶甜冷聲道。

「沒有啊,昨天晚上我只是和她研討音律而已。」江帆微笑道。

柳晶甜扭過頭望著范冰心冷笑道:「你這個不要臉的壞女人,研討音律竟然說是在一起瘋狂了,虧你說得出口!」

范冰心眼中閃過一絲厲色,瞪著江帆道:「你竟然不負責任!把衣服脫了,讓她看!」

「是啊,你脫衣服讓我看看!」柳晶甜點頭道。

江帆頓時狂暈,我靠,兩個女人竟然逼著自己脫衣服,無奈點頭道:「好吧,竟然你們都想看,就滿足你們的好奇。」

江帆解開扣子把衣服脫掉了,身上皮膚光滑,沒有一絲傷痕,「哈哈,沒有傷痕,范冰心,你果然不要臉!」柳晶甜高興笑道。

范冰心臉色立變,她驚呼道:「你身上的傷痕呢?」

「我身上本來就沒有傷痕啊!」江帆故意一臉驚訝道,其實他暗中服下一顆神化丹,已經把身上所有傷痕全部治癒了。

「聽到沒有,江帆哥身上沒有傷痕,你賴不上了吧!」柳晶甜冷笑道。

「不可能,剛才都看到那麼多抓痕,怎麼消失了,你轉過身!」范冰心不可置通道。

江帆立即轉過身,背對著范冰心范冰心盯著江帆背上,一絲傷痕都沒有!范冰心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眼睛,「這,這是怎麼回事?傷痕怎麼都消失了?」范冰心震驚道。

「范冰心,你就是一個不要臉的女人,想賴上江帆哥,我警告你,如果你再敢打他注意,我讓你好看!」柳晶甜惡狠狠道。

范冰心笑了,「呵呵,你是什麼人,你有什麼資格讓命令我,你這個瘋丫頭,給我滾出去吧!」范冰心手掌泛起白光,她一揮手,使出空間禁錮。

只見柳晶甜四周的空間立即禁錮起來,如同被冰凍一樣,柳晶甜冷笑一聲:「哼,雕蟲小技,空間碎裂!」


只聽到嘩啦啦一聲響,柳晶甜四周禁錮空間如果冰塊碎裂一般,全部碎裂,緊接著柳晶甜手掌發出紅色光芒,嬌喝道:「時間之塔!」

嘩啦一聲,空中出現一座紅色光組成的塔,直奔范冰心罩去,空中發出嘶嘶聲音。

范冰心露出驚訝之色,「真是小看你了,你這麼小年齡就達到了神聖境界初期!」隨著范冰心一揮手,一道白光飛出,空中出現一把錐形的劍,迎上紅色光塔。

砰的一聲響,紅色光塔和白色的錐形劍都碎裂了,兩人旗鼓相當,江帆暗自吃驚:「我靠,這兩女人都比我境界高啊!看來我還是要努力啊!」

柳晶甜露出驚訝之色,「哼,你這個不要臉的壞女人,讓你知道我的厲害!」柳晶甜伸手從懷裡摸出一綠色的小盒子。

「哼,你以為只有你有神獸是吧,我也有神獸!」范冰心從懷裡掏出一紅色的布袋。

一旁江帆頓時急了,這兩人要是用神獸,我的神丹閣還不是被她們給毀掉了,他急忙站到兩人中間,「兩位姑奶奶,你們不要打了,否則我的神丹閣被你們給毀掉了!」江帆無奈道。

「江帆哥,你閃開,我要收拾這不要臉的壞女人!」柳晶甜冷酷道。

「江帆,你也閃開,我收拾這個瘋丫頭!」范冰心厲聲道。

兩個女人劍拔弩張,互不相讓,江帆頓時冒汗道:「呃,你們要動手,我不反對,但是你們不要在我的神丹閣動手!」

柳晶甜對著范冰心喝道:「不要臉壞女人,我們出去打吧!」他一個箭步衝出了門,直奔門口。

「哼,瘋丫頭,出去就出去,誰還怕你不成!」范冰心冷笑道,她隨著柳晶甜出了屋子。

兩人出了神丹閣,站在大街上,一陣風吹過,兩人的秀髮飛揚,身上衣服也飛揚起來。柳晶甜手拿著綠色的小盒子,她輕輕地按了一下盒子,盒蓋彈開,嗖的一聲,一道光一閃,一頭混身綠色的神獸出現在范冰心面前。

那神獸渾身綠色的鱗片,鳥一樣的頭,嘴巴如同鳥嘴,背上是一根根錐形的尖刺,身上都是鵝卵石大小的疙瘩,四足粗壯,背後拖著一根細長的尾巴,尾巴末梢是扇子形狀,十分鋒利。

范冰心看到眼前的神獸,驚呼道:「神獸飛狸菩!」

「哼,知道就好,你等著受死吧!」柳晶甜冷笑道,她做了一個手勢,神獸飛狸菩尖叫一聲,快速地撲向范冰心。

范冰心冷笑一聲:「神獸西猛子出來!」她打開手中的紅色布袋,一道紅光一閃,一頭神獸出現在柳晶甜面前。


那是神獸渾身紅色,馬嘴,露出鋒利獠牙,渾身紅色的鱗片,肋下有兩塊疙瘩,渾身都是拳頭大小的鋸齒,四肢很細,如同鳥爪,尾巴很短,只有半米多長。

神獸西猛子看到了神獸飛狸菩,立即興奮地嚎叫一聲,迎了上去。神獸飛狸菩看到了神獸西猛子立即也尖叫一聲,嘴巴里噴射出數到白光,那白光化成鋒利的箭,直奔神獸西猛子。

給讀者的話:

第二更,來幾張月票吧 站在門口江帆暗自吃驚,他是第一次看到了神獸,神界的神獸果然霸道,剛才飛狸菩發動攻擊的是時間之箭,看來神獸也懂得時間和空間法則呢!

神獸西猛子根本不躲閃,它任憑時間之箭落在身上,當!當!時間之箭被反彈出去,它已經到了神獸飛狸菩身邊,伸出鳥抓,對著神獸飛狸菩身體狠狠地抓下。

砰的一聲,火星四濺,神獸飛狸菩身上被劃出幾道痕迹,但是絲毫未損,它尖叫一聲,尾巴豎了起來,隨即擺尾,那扇形的尾巴末梢對著神獸西猛子掃過去。

砰的一聲,那扇形的尾巴是乎很鋒利,竟然在拳頭大的疙瘩上留下了一道深深的痕迹。神獸西猛子嚎叫一聲,它徹底憤怒了,張開大嘴對著神獸飛狸菩的脖子狠狠咬下。

神獸飛狸菩十分靈巧,它猛地下縮,閃開了神獸西猛子的攻擊,身體躍來了起來,一下躍起三米多高,從高空俯衝而下,用鋒利的嘴巴攻擊神獸西猛子。

「西猛子,使出天生絕技!」范冰心喝道。

神獸西猛子嚎叫一聲,它肋下的兩塊肉翅伸展開了,腳蹬地飛了起來,快如閃電地瞬間飛到了空中。隨著一聲鳴叫,神獸西猛子體積變大三倍,變成一頭巨大神獸,緊接著一道白光直射而下,白光所到之處,所以空間立即凍結。

柳晶甜吃驚道:「空間凍結術!」隨即喊道:「飛狸菩,使出你的絕技!」

神獸飛狸菩尖叫一聲,它的背上升起一個十字形的肉條,隨著肉條旋轉起來,如同直升飛機一樣,神獸飛狸菩飛了起來。

江帆頓時吃驚道:「我靠,這和神獸飛狸菩竟然可以像直升機一樣飛行!」

嗖!神獸飛狸菩迅速閃開了神獸西猛子的空間凍結,它斜著飛到空中,尖叫一聲,身體迅速縮小,變成扁平模樣。

緊接著神獸飛狸菩旋轉而下,就像飛碟似的,直奔下面的神獸西猛子。西猛子嚎叫一聲,它嘴裡噴出白光,所到之處空間立即凍結,那白光迎向神獸飛狸菩。

空中傳來砰的一聲巨響,神獸飛狸菩旋轉的身體與白光相遇,空間凍結立即破碎,如同一塊巨大的玻璃被砸碎似的,發出嘩啦啦的聲音。

兩頭神獸旗鼓相當,緊接著空中兩頭神獸打鬥起來,空中不時發出破碎聲音,地面上的房屋搖晃起來。江帆不禁擔憂道:「我靠,這樣打下去,老子的神丹閣遲早要倒塌了!得想辦法制止她們!」

江帆急忙走到范冰心喝柳晶甜兩人之間,「呃,你們不要打了吧,再打下去,我的神丹閣就倒塌了!」江帆搖頭道。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