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瑪婭搖擺著手腕,懸浮在半空中的飛標抖動的更加厲害了。

2021 年 2 月 2 日

全場屏住了呼吸,彷彿在猜想所有飛標一觸即,將娜曼姿釘成刺蝟的樣子。

哼!

艾瑪婭注意到,娜曼姿的嘴角露出一絲邪邪的笑容。

「你還真是天真吶。」

嗖!嗖!

娜曼姿周圍綠光大作,下一刻,地上只有那一堆紛紛落地的飛標,娜曼姿的身影又消失不見。

艾瑪婭一驚,這也能跑掉?被捆綁住了還能鑽地?

下一刻,艾瑪婭幾乎崩潰,但事實不允許她繼續**,如果再讓娜曼姿把匕比在脖子上,那恐怕就沒希望再翻盤了。

嗖!

艾瑪婭一躍而上,在半空中來回亂竄,甚至不敢在地面上久呆。

「哎……」查克斯搖搖頭,淡道:「這場華麗的比賽,勝負已分了。」

修哲驚道,偏過頭望去,道:「你的意思是?」

「娜曼姿在那種情況下都能逃脫,這已經過艾瑪婭的能力範疇了。艾瑪婭那的一套打法的目的就是將對手捆綁住,然後打固定目標。可現在,艾瑪婭的束縛已經對娜曼姿無效了。而娜曼姿,似乎還沒開始動真格呢,你看看在半空中不停亂竄的艾瑪婭,她在心理上已經輸了呢!」

夢啦夢附和著點點頭,道:「雖然艾瑪婭和我一樣是風系屬xìng,但面對同為盜賊的娜曼姿,似乎沒有任何優勢了。」

「恩,這場比賽,娜曼姿贏定了!」

哼!

恩?查克斯驚訝的朝趙炎望去,見趙炎依然盯著賽場上,那一聲冷笑明顯是針對自己剛才下的結論,急忙道:「炎,難道你不這樣認為嗎?」

「也許……這場比賽的結果會如你說的那樣,我但認為,艾瑪婭不會打的如你所說的那般窩囊。甚至,我不同意你的肯定,現在輸贏還說不準呢!」

查克斯搖搖頭,露出一絲微笑,彷彿在笑趙炎的無知一般,道:「炎,不是什麼事都有僥倖的,有時候,華麗的戰鬥才剛剛生,觀看者就能猜到那糟糕的結局了。」

「是嗎?」趙炎回過頭,與查克斯四目相對,道:「如果要我選,我會認為這場比賽的勝利者是艾瑪婭。」

查克斯猛的一愣,除了他,修哲與夢啦夢也是無比驚訝。

「炎,你不是在和我鬥氣吧?「查克斯道。

趙炎覺得查克斯說的有些莫名其妙,頓了一下,微笑道:「查克斯,有的時候你就是太果斷了,你還記得路壙和你說的話嗎?你雖然是帝世曼紋最優秀的學員,但艾雅大6恐怕也只是整個世界的冰山一角,以我們的見識,是不能如此果斷的。」

「狂龍那一戰,不就是最好的例證嗎?」

查克斯雙眼睜大,猛的向後仰著身子。的確,狂龍與路壙那一戰的確讓他大跌眼睛,由於之前自己所下的無比肯定的結論導致結束后的他尷尬無比。因為這樣,在決賽狂龍的比賽之時,他的話都很少。那是因為,狂龍的勝利已經讓他對這個人產生了模糊。

而現在,換了倆個自認為比自己差的女人,查克斯又開始下結論了。

當然,趙炎也不是不喜歡他這個個xìng,相反,查克斯的表現總是讓他覺得他十分冷靜,而且善於分析問題。

只是這次,趙炎從心底里莫名的相信艾瑪婭會勝利,就因為剛才那一次勝局的扭轉,趙炎便對艾瑪婭產生了無比強烈的信心。

「好了好了……」夢啦夢湊到中間來打圓場,笑道:「爭個比賽,至於嗎?我們還是認真看比賽吧!」

趙炎微微一笑,轉過頭去,繼續看著比賽。

查克斯咽了下口水,心裡反覆思索,難道炎的判斷力比我還要准嗎?

也許是娜曼姿在土裡也能感應到6地上的情況似的,在艾瑪婭落地準備再次飛躍的一剎那,突然從土裡冒出幾枚飛標,向艾瑪婭shè去。

艾瑪婭防不勝防,儘管反應迅沒來個全中,但手臂上卻被擦身的飛標劃出條血紅的口子。

稚嫩的肌肉頓時見紅,鮮血順著手臂流下,像一條向四面八方蔓延的血藤爬滿了艾瑪婭的整個左臂。

艾瑪婭受傷的同時,娜曼姿也破土而去,洶湧的向艾瑪婭飛去。

雖然出了點血,但畢竟只是小傷而已,這點傷勢還不至於影響到艾瑪婭的揮。急急應對,與娜曼姿周旋。倆人在半空中近距離拼了一陣,又互相彈開,回到在地面上。

娜曼姿的攻擊像動機一樣連綿不絕,剛剛落土,便向艾瑪婭shè出幾枚。娜曼姿的度很快,彷彿人還沒站穩那飛標就shè了出去,眾人一陣噓噓聲,因為娜曼姿的飛標居然shè進了離艾瑪婭還有一段距離的土裡。

娜曼姿的飛標shè的很快,也很倉促,這給人一種是她失誤的感覺。

不過作為對手的艾瑪婭,自然知道娜曼姿的基本功如何,如果說她會犯這種小錯誤,她是絕對都不會相信的。


詭異的盯著地面之上。

果然……

shè進去的飛標破土而去,飛向艾瑪婭飛來,

艾瑪婭閃過了過去,心裡暗驚,如果剛才自己沒注意,現在恐怕就掛了。這娜曼姿的攻擊,讓人防不勝防啊。

艾瑪婭是鬱悶不已,可娜曼姿卻是越加的興奮,不停的往土裡shè著飛標。而艾瑪婭的面前,無數飛標破土而出,向自己打過來。

無奈之餘,艾瑪婭又躍在半空之中,東躲xīzang,甚是狼狽。可儘管這樣,她身上都多出了幾處傷口,衣服上也破了幾條口子。

查克斯冷冷的朝趙炎看了一眼,場上的形勢展證實了他的想法沒錯。炎的確是有本事,但說到分析問題他還是不如我的。

查克斯堅信這點。

賽場上,艾瑪婭與娜曼姿繼續周旋著,任何人都看的出來,艾瑪婭的度和狀態已經越來越差了。

這和她的傷勢有關係,她身上的血,已經很多了。

看到這一幕,趙炎的心裡莫名的一痛,甚至有些不忍。

時間一點點過去,第二場比賽已進行四十多分鐘,然而勝負,也快分出來了,

娜曼姿不知是累了還是實在不忍看見艾瑪婭繼續下去,她用匕,艾瑪婭用彎刀,倆人緊緊的貼在一起,武器互相抵擋著對峙。

娜曼姿冷冷的看了艾瑪婭一眼,又出她那甜蜜的聲音,道:「你認輸吧……我很難想像,你這樣一個漂亮的女人,全身被刺的稀爛的樣子,尤其是臉上,我真是難以想像啊!雖然……強大的牧師能將你癒合,但我可不敢保證會不會失手擊中你的要害,將你殺掉。」

是嗎?

艾瑪婭冷冷的笑著,她甚至感覺到有一絲寒冷,喝著氣道:「但我無法相信,你真的能做到你所說的那樣。」

「別再逞能了,這只是比賽而已,以你現在的狀態已經和我不是一個水準了。我們在賽場上是對手,下賽場了不是可以做個朋友嗎?何必呢?你的身體,在不停的流血呢。」

娜曼姿的語言真誠,絕對沒有一絲的虛情假意,這個艾瑪婭聽的出來。

只是,艾瑪婭的臉sè更加嚴峻了。 ()艾瑪婭的心裡在進行著強烈的鬥爭。

不行……我不能就這樣放棄。

娜曼姿說的的確沒錯,我的確感到越來越吃力了,可這場比賽對我而言,不僅僅是比賽那樣簡單啊!

俊已經失敗了,如果我也在這最關鍵的時刻失敗,那我對得起大家嗎?對得起那些將希望寄托在我身上的族民嗎?

艾瑪婭的腦海里,浮現出了一個又一個的人影。

娜曼姿緊緊的盯著艾瑪婭,就在瞬間,她現眼前的這個女人的眼神竟奇妙的生了一絲變化。

艾瑪婭冷冷的說道:「你殺了我吧,我不會認輸的。」

乓!

下一刻,艾瑪婭竟先制人,彎刀在手中旋轉,娜曼姿失防,手腕上頓時侵滿了鮮血。

娜曼姿咬咬牙,一陣惱怒,臉上的笑容頓時全無,向艾瑪婭不斷的投擲著飛標。

艾瑪婭繼續左右閃躲,同樣投擲飛標與娜曼姿相抵擋。每個人都注意到,艾瑪婭似乎在瞬間恢復了狀態。

無論是移動度還是攻擊度,都比開始強上了許多。

趙炎暗暗吃驚,在心裡感嘆,這艾瑪婭還真是個不同的女人吶!

看到這一幕,觀眾席上許多人的臉sè都微微沉了下來,有許多人心裡,甚至在默默的為艾瑪婭祝福。

趙炎小聲道:「艾瑪婭,加油。」

趙炎的聲音雖小,卻被身旁的修哲聽到,修哲沒有回過頭去看趙炎,只是眼珠子微微一斜。隨即,露出了一絲淡淡的微笑,同樣心道:「艾瑪婭,加油。」

呀呀呀!

在飛標中穿梭,艾瑪婭越戰越勇,儘管身上依然有傷口增加,但娜曼姿竟也被她弄傷了幾處。

作為主裁判的隆克,望了望天,向左右的費思多克和琪米娜互望了一眼。而高處由魔法陣製造出的時間鍾,已經過去了五十分鐘。


娜曼姿沒有了開始的甜蜜,甚至爆出不點也不比艾瑪婭遜sè的瘋狂,攻擊力猛烈而強勁。

倆個女人,都不畏懼生死。

「艾瑪婭,你別以為我真不敢殺你!」

艾瑪婭冷笑道:「來吧!無論生死,我一定要贏。」

「可惡的女人!」娜曼姿瞪了艾瑪婭一眼,換作是她自己,絕對不會為了這場比賽而賣掉生命。「愚蠢的女人!」娜曼姿氣急,又補充了一句。

「既然這樣,那我就成全你了!」

娜曼姿是真的煩了,她心裡也清楚,時間已經過去很久了,沒多少時間與艾瑪婭在周旋了。而艾瑪婭不認輸,那就只有打的她站不起來了。

嗖嗖!

經過了五十多分鐘的戰鬥,娜曼姿的度竟也沒看出什麼降低的變化,飛快的竄到艾瑪婭的身邊,狠狠的給了她幾腳。接著又閃到一邊,在她身上劃了幾刀。艾瑪婭甚至悶住聲沒叫,任由娜曼姿的肆虐。

逐漸的,艾瑪婭的身體越來越虛弱,但相反,娜曼姿驚奇的現,艾瑪婭身上的金光更加豐富了。

金光之中,艾瑪婭露出個yīnyīn的笑容。

娜曼姿注意到了這個笑容,她全身的毛頓時豎立。

紛飛亂舞!

「什麼!」聽到艾瑪婭的吶喊,娜曼姿急忙撤離,向地面上躍去。

與此同時,艾瑪婭全身的金光圍繞著她的身體不停的旋轉,瞬間,便形成了一個不停旋轉的圓球

圓球光亮無比,艾瑪婭全身舒展著身子,被圓球包裹懸浮在半空之中。此時她的身體,也被黃sè映照的金光,並向外不斷的擴散金光,像天使般將整個賽場映的金光。

下一刻,金黃圓球的旋轉更加迅,漸漸的,從圓球周身shè出了無數的飛標,向四面八方瘋狂的shè去。

賽場上,像是下起了飛標雨,艾瑪婭在半空之中,周身圓球旋轉的同時,無數飛標從圓球中而出。賽場的一大部分,都被飛標雨包圍。

看到這幕,所有人都驚訝的張大了嘴巴。趙炎也是驚嘆不已,他萬萬沒有想到,艾瑪婭居然還有如此厲害的絕招。在他的眼裡,艾瑪婭充其量也就是個a級的盜賊罷了,但他沒有想到,這種極具轟炸xìng與視覺效果的絕招竟然是她釋放出來的。

查克斯也猛的一驚,他暗想,如果換作是自己,面對如此強勁的飛標雨該如何去作。但此刻,他似乎意識到,他所看好的娜曼姿,恐怕凶多吉少了。

觀眾席上,所有支持娜曼姿的人都將心提到了嗓子口,他們可不希望看見自己看好的人被釘成刺蝟。

半空中的艾瑪婭微微一笑,這是她的最後一擊了。

娜曼姿似乎很清楚紛飛亂舞這一絕招,當艾瑪婭釋放的同時,她便選擇了撤離,躍在地面上。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