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於我?我現在還不着急,我還年輕,用不着你操心,我會在恰當的時候找一個恰當的人。”

2021 年 2 月 2 日

江萬貫氣的吹鬍子瞪眼,看着自己這鼻子嘴巴往外冒着氣的大兒子,說着這種冠冕堂皇的話。

第一次生出了想要給他打得說不出來話的衝動!簡直是活受氣啊!

聽聽啊,這特麼是人說的話嗎?還適當的時侯……

他奶奶的!

老子要是敢找,那還不早去找小妾了?遠了不說,就在風國的時候,那是十個八個能打得住的?就老子這個財產,那是說說就能算了的嗎?

不能啊!

越合計越憋屈!

“爹,也不是我說你,你不能看着弟弟……”

“逆子,你特麼給老子閉嘴!”江萬貫怒吼一聲猛地站了起來。

“噶?”江南明顯的愣了一下,還好,這次他沒選擇硬剛他爹,不然那就不是打一頓那麼簡單了。

下意識的向後退了一步,主要還是剛挨完揍,慫。

江萬貫在沉悶的抽着煙,心煩啊,看着這大兒子對自己這一臉失望的樣子,更是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找小妾這種問題是不可能再考慮的,不然以後婉兒回來了肯定得……

想到這,不由得狠狠打了個激靈,太可怕了。

另一邊。

江北的房間內。

剛剛結束了一場驚天動地的大戰,現在的江北可謂是一句精神抖擻了得。

自從晉級到了合谷中期,體內的靈力那可謂是一個充沛了得?

根本就不是侯煙嵐這種小妮子能頂得住的!

靈力足,那體力就強,甚至比以前還要厲害很多。

這一點,不光是在跟別人打架的時候才能提現到。

不知不覺的,竟也睡了過去。

再起牀的時候,已經是被敲門聲吵醒了。

“敗家玩意,起牀了!收拾收拾東西,趕緊滾蛋!”老爹的聲音從門外傳來,江北也狠狠地打了個激靈。


臥槽!要不要這樣,在家多待幾天不行嗎!

雖然心中百般無奈,但是也莫得辦法,只能硬着頭皮起來,再微微一扭頭。

侯煙嵐也起牀了,正一臉謹慎的看着自己。

江北樂了。

“該起牀了,今天你想都不要想了,我是你得不到的男人。”

侯煙嵐眉目瞪圓,一眨不眨的看着江北,這特麼說的還是人話?


張了張嘴巴,愣是一句話沒說出來,不說了,生怕這王八蛋一會兒又做出來點什麼禽獸不如的事情。

穿好衣服,梳妝打扮,便跟着江北出了門。

“爹,不走行不行。”

正廳,江北一臉難受的看向老爹問了出來。

富二代的生活他還沒享受夠呢!

“你覺得行不行?”江萬貫反問道。

江北不說話了,握緊了拳頭,努力地擠着眼睛的淚水,好悲傷啊。

“滅霸兄,昨天我們沒去宗門報道,這眼下又耽誤了一天,宗門會擔心我們的。”身旁的秦墨白也同時開口道。

“滅霸哥!加油!”一旁的秦楓也一臉認真的說着。

只是這個叼着煙的樣子恨不得讓江北衝過去給他兩腳。

再看看他旁邊的老哥,算了,簡直是一個模子裏刻出來的。

不過多時,這一行四人再次上了路,天色漸晚,已經有些擦黑了。

江北一步三回頭,家裏的丹閣還是隨着一個轉彎徹底消失在了視線之中。

雖然天色晚了,但是剛睡醒的江北卻是精力充沛得很。

晝夜顛倒,總是讓人覺得特別難受,白天睡着了,晚上就睡不了覺。

這不是一朝一夕能改過來的,得調養。

起碼在江北看來是這樣,就算是修煉者又如何?不得睡覺?

“滅霸兄,這次惹到了冰寒閣,也不知道那羣人會不會來找我們麻煩。”秦墨白一臉擔心的說道。

江北也沉默了。

這是眼前必須要考慮的事,這幫正派宗門雖說口頭說的怎麼都行,但是就怕他們暗地裏捅刀子。

微微搖了搖頭,輕嘆了口氣。

又拍了一下秦墨白的肩膀,這才答道:“秦兄,以後出門小心點就行了。”

秦墨白明顯一愣,隨後認真的點了點頭。

“滅霸兄說的是,以後我們得抱團出行了,起碼真要是面對冰寒閣的弟子找麻煩也能走掉。”

江北撓了撓頭,嘿嘿一笑。

“秦兄,你理解錯了,我們仨都是丹堂的弟子,出門是不可能出門的……”

秦墨白:“……”

這句話我沒法接,總覺得胸口堵得慌。

笑話,讓江北在這個節骨眼上出門?那可能嗎?

造化門的藏寶樓什麼的他還沒進過呢,出門被人搞死了怎麼辦?

時間不長,約莫着晚上八九點鐘,天早就徹底黑了下去,不過在這羣人的腳力下,也已經來到了造化門!

江北暗暗皺了皺眉。

這也有點太寒酸了吧,簡直是跟冰寒閣的沒法比啊!

不過山門口那幾個大柱子好像是不錯,不知道是什麼材料,挺白的,裏面還有靈力流動,雖然不比靈石,但是也不錯了。

看得出來,應該值錢。

“秦師兄!您終於回來了!二長老急壞了!”兩個守山門的弟子看到是秦墨白回來了,也趕緊出來迎接。

“主人主人!檢測到大量通天玉,是否吸收!”

江北瞬間雙眼瞪圓,通天玉?聽名字不錯,而且……

“吸收!” “嗷嗚~我偉大無上的主人,現在開始……”

“等等!”江北猛然止住了小系統的聲音。

聽得出來,這憨批東西是好一陣子沒弄到好東西了,這次碰到通天玉有點激動。

江北也一顆心何嘗不是很激動?

雖說這造化門的山門是寒酸了點,但是這四根大柱子看起來還算是惹眼。

這要是給它們都吸了……有點頭疼啊。

“滅霸兄,你們先在這位師弟的帶領下去給你們準備好的住處吧,然後明天我帶你們去丹堂報道。”

秦墨白突然轉頭說道。

江北趕緊笑着答應下來,人家這是有事,也對,沒辦法這麼一直跟在自己身邊。

有緣江湖再見。

雖說這秦墨白給他的感覺有點曖昧不清,但是江北覺得,這是個非常熱血的人,起碼敢在遇到危險的時候出頭!

這纔是難能可貴的品質。

不怕死。

江北就喜歡這樣的,大家都能以誠相待。

朝着那準備帶路看守山門的弟子微微點了點頭,一臉的笑容。

“這位師弟你好,我叫滅霸。”江北直接主動尋求交流。

“滅霸師兄!久仰大名了,我是宗門的外門弟子王慕傑。”那弟子也趕緊拱手施禮。

江北摸了摸下巴,“久仰久仰!”

這王慕傑明顯有點發懵,難道這滅霸師兄此前也聽說過我?

沒錯!肯定是守山門這種高貴的工作讓我也能在世人之間留下名聲!

想到這,走路都不由得挺直胸膛。

雖說江北不太懂這小弟子在想些什麼,但是,山門處就一個弟子了!

今晚是必須要把門口這四個小東西拿下的!看着眼饞。

“王師弟,敢問宗門的茅房在哪?我這有點……”江北突然上前,捂着肚子一臉難受的問道。

那王慕傑趕緊指了指另一邊,“滅霸師兄,最近的要在山門那邊了,你快去快回,我等在此等你!”

江北擺了擺手道:“不必不必,你們快去吧,我從後面跟上就好。”

說罷,轉身,擡腳,一溜煙,人沒了。

那王慕傑張大了嘴巴,這滅霸果然人如其名,像是傳說中的一般,好強的實力!

此時。

江北已經再次回到了山門處,果然見到那只有一個弟子在那四下張望着。

江北的心頓時一冷,他懂,這是要來接班的了,看守山門怎麼可能就自己一個人呢?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