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倒退之時,那潘老前輩與丁老前輩看見了王毅那一副堅定不移的神情,那滿目恨意的神情,那沖噬著無窮殺念的神情,

2021 年 2 月 2 日

重生之絕世真君 ,

「我定會回來復仇,,,」 借著數萬隻蟲豸爆炸而產生的破裂,王毅倒轉了五行之力,粉碎了一方虛無,被一股駭然的吸扯之力給拉進了浩瀚的虛空裂痕中,

異界之地,無數修靈者看著這一幕幕,心神已經駭然與震驚到了極點,他們心中對王毅的忌憚已經成為了一種恐懼,一種揮之不散,更抹不掉的記憶,這份記憶也定會廣為流傳,人所皆知,

「難以想象,此人居然在兩位上古前輩的聯手攻擊之下,竟還能死裡逃生,若真有一天他歸來了,那整個異界豈不是················」

「你說什麼呢,這虛無壁障內無比兇險,他已身受重傷,豈能安然無恙,定會死在那裡,直至魂飛魄散,」

「也是·················」

「潘匹夫,你居然違背了你的承諾,你可想好了你我之間還有一戰,」

站在虛空中的吳老前輩,看見王毅那臨走前的神情,心中總是忐忑不安,一副心疼之情,他連忙大聲一喝,向潘老前輩沖了上去,

「吳老,夠了,」

就在這時,許老前輩大聲一喝,連忙拉住了吳老前輩的臂膀,神情嚴肅道,

吳老前輩看見橫衝而來的許老前輩,身體微微一震,露出了一副難以理解之情,頓時緊皺起了雙眉,立方反駁道,

「怎麼,都到了這一步你難道還要偏護他不成,」

「沒有,而是真的不能再戰了,我異界本就資源缺乏,此番廝殺,更是隕落了無數修靈者,你看他們都已經疲憊了,無論是心神還是身體,都已經到了一個瀕危崩潰的界點························」

許老前輩伸出了右手,指向了無數正在旁觀的修靈者,話語緩緩而道,神情之中也是透露著一副無比的感慨與哀傷,

吳老前輩暮然回首,他看見了無數修靈者神情已然僵硬,那是震驚過度的表情,不僅如此,雙目之中更是渾濁一片,身體竟有一絲畏畏縮縮之感,難以想象他們受到的驚嚇已經達到了什麼地步,

「哼,許老此子身上還與一縷魔君的殘魂,此時你肯定知曉,你瞞著這消息,而不插手就是任由事情的發展,直至現在你再假惺惺的裝作好人來撫平眾人之心,

正是好計謀啊,縱使我狡詐陰險,也不及你演算天地之變化,此番作戰未能成功滅殺此子,也等於是一場最大的失敗,

此仇潘某記住了,繁東之都的修靈者隨老夫回程吧,」

潘老前輩站在許老前輩的身前,神情陰冷,但是話語卻是響徹天地,他就是要讓每一個修靈者都聽見這話,都讓他們知曉這許老前輩的人品及性格,待他話語說話之後,便立馬側身一轉,向著前方疾馳而去,

無數繁東之都的修靈者,聽到這話,心中也是再次一震,但他們卻毫不猶豫的緊隨其後,向自己的城市前進,這一刻心中的殺戮驟然消失,取而代之的則是一份期待的平靜,

「唉,事已至此,我也不多說什麼了,你們兩好自為之吧,極西之地的修靈者也全部散去吧,」

丁老前輩看了許、吳兩位前輩一眼,嘆了一口長氣,好似神情也充滿了哀傷與無奈一般,其實她的內心卻是充滿了一股濃烈的憤怒與不甘,隨後他揚了揚手,暗示眾人散去,自己也向著前方疾馳而去,

「可笑,可笑之極啊,儘管此子逃生了,但於我演算的還是有一些出處,他又他的造化,更有他的道路,我等還是專管好各自的區域吧,」

「嗯,言之有理,」

這吳老前輩與許老前輩,就站在王毅消失的虛無中,空洞的看著,信號中湧出了無數想法,但他們皆是沉默不語,直至許久才各自離去··················

虛空壁障內

王毅如一顆浮萍像是在無盡的大海上漂浮著一般,隨波浮沉,不知自己將要飄向何方,他也沒有多餘氣力來思考自己將會飄向何處,

他渾身上下血肉模糊,瀰漫著一股血腥之味,他衣衫早已破裂,那一道道觸目驚心的傷痕看的讓人心驚不已,難以想象他受了如此的重傷竟還能活著,

他睜開了充滿血絲的雙眼,緩緩轉頭,看向了四周,他看見自己漂浮在星河之中,不知方向,更不知如何才能逃生,

一塊又一塊的隕石,也如自己一般,漂浮在空中緩緩移動,王毅能感應得到這兒的一切都像是失去了重力一般,可以肆意的在這壁障內行動,

他看見了閃耀無比的星辰,他看見了如一個個巨陣一般的隕石相互環繞,他看見了廣闊的銀河與無盡的黑暗,此刻他的心卻是猛然一縮,經受了殘忍的殺戮,他的心需要時間來撫平,

他感到自己體內的魔蛇已經變得黯淡無光,如同封印一般,步入了沉睡,不知何時才會再次蘇醒,

他艱難的再次側目看向了自己的左臂,只見無數血蛇同樣是神情萎靡的看向自己,竟艱難的伸出了柔軟的蛇信,在王毅的臉龐上舔了舔,好似是在安危自己,

王毅頓時心中一震感慨,再次仰天看著無數星辰,長長的嘆出了一口氣,便緩緩的閉上了雙眼,竭盡全力的用體力所剩無幾的靈力來運轉木行之術,讓自己恢復,

時光匆匆而過,轉眼間便是一個月,這一個月內王毅絲毫沒有動靜,仍是如同隕石一般,隨著無盡的虛空緩緩移動,不知自己將移動到何處······

光陰似箭、日月如梭,轉眼間便是數月而過,這數月的時間王毅已經恢復了體內的靈力,但是自己身上的重傷仍是無法癒合,

這時,王毅睜開了雙眼,露出了那平靜而透露著無比恨意的雙眼,這是矛盾的,可他這麼眼神就讓人感到了這難以言喻的矛盾,


「錯了,我的錯了,我是新一代的龍龜至尊沒錯,但是他為何如的想要名震天下,在專管異界,

我被名所困,我被利所擾,我太急於求成了,百年之約何時才能對現,

王毅自言自語,這數月的時間他一直在反思,無盡感慨的他腦海之中仍是忘不掉與秦冷月的百年之約,

我錯了,真的錯了,我對人性的認知完全不夠,竟一直被別人玩弄在手心之中,無力回天,直至拼盡了全力仍是這般凄慘之樣,


天道何在,吾命何在,莫非當真是待時過境遷之後一切都是妄然,」

王毅仰天一聲長嘯,他爆發出了一直壓抑在心中的吶喊,他宣洩了常來以來的憤怒,對著天地的憤怒,對著世間萬物的憤怒,

濃烈的不甘之意從他的身上猛然爆發而出,頓時橫散而開,向著四面八方橫掃而去,他更是連忙站在了虛空壁障內,看向了無盡的星河,

這數月的時間他已經對自己的移動有了一絲了解,這隨著天地而變的軸跡雖是毫無規律而言,但他現在已經不再相信命運,不再相信天地之道,他要逆天而行,與天地搏鬥,與日月攀比,

瞬時間,一股歸一境大圓滿的氣息猛然爆發而出,他連忙涌動著全身的靈力,向距身邊百米遠的隕石移動而起,

無比的沉重感轟然降臨與自己的身上,好似一座大山突然壓在自己的身上般,讓自己無法前行,讓自己無法移動,只能按照這無盡虛空的運轉軸道來移動,

「啊,,,,」

王毅涌動著全身的靈力,將自己所有的氣力全部爆發了出來,艱難的向前方垮了一步,這一步好似剛剛是在懸崖邊上橫越而過,心中竟顯現出了無比的驚險,

但緊隨起來竟是更加難以想象的恐怖壓力,王毅渾身青筋暴起,無數正在癒合的傷口猛地再次撕裂開,殷紅的鮮血瞬間肆意而流,染紅了本就通紅的衣衫,更是如一層血衣一般結在了王毅的皮膚之上,

「咔咔咔咔咔,,,,,」

無數骨骼碎裂之聲轟然響起,王毅全身上下的骨頭紛紛斷裂,好似承受不住這強猛的摧毀一般,整個身體轟然倒下,失去了骨頭的支持,王毅瞬間沒了支撐力,更是張嘴邊噴出了一大口的鮮血,

「我不甘,不甘啊,難道我要一直停留在此地嗎,難道我要一直無限循環的移動在這星河之中嗎,」

身軀倒下的王毅,雙眉緊皺,緊閉牙關,雙目之中更是爆發出了一股鋒利之色,欲要毀天滅地,欲要征服這無盡的蒼穹,

但強猛的排斥之力卻是無比的暴橫,再次將王毅欲要站起的身軀給硬生生的壓了下去,

王毅再次噴出了一口鮮血,整個人渾然失去了知覺··················

轉眼又是數月悄然而過,這數月的時間內,王毅清醒之後,便是再次想整個星河,整個蒼穹挑戰,他站了起來,艱難的走出了一步又一步,但是下一步卻是再次轟然倒下,再次陷入了昏迷之中,

就這樣他一直徘徊於昏迷與清醒之中,他已經記不清自己倒下了多少次,只知曉自己能在這虛無壁障內走出的步伐越來越多·························· 王毅再次站了起來,頭頂蒼穹,腳踩星河,向浩瀚的虛無之中一步踏去,這踏出的一步讓王毅穩穩的站在了虛無之中,好似無盡的虛無實質了般,竟能凝實被踏,

王毅感到了一股無法形容的充實感,他微微笑了笑,便再次向前方踏出了一步,這一步看似輕巧卻是無數失敗、倒下而換取來的,轟然間駭然的壓力,猛地從天而降,狠狠的壓在了王毅的身上,

但是王毅卻沒有一絲震驚於駭然,表現的無比平靜,看不出有一絲沉重感,好似這種程度的壓力,已經無法對他構成了威脅,

他長吸了一口氣,雙目之中驟然爆射出了凌厲之色,大步一邁猛地向前方,一連踏出數十步,頓時氣喘吁吁,面紅耳赤,青筋暴起,豆大的汗珠更是連綿不絕的順著臉龐,浸濕了衣衫,

身軀彎曲的他,雙目之中透露出了一股難以形容的瘋狂,他緩緩的再次抬起了右腳,但是好似重如萬鈞般,怎麼也抬不起來,清晰可見,他腿部的肌肉已在顫抖,已在崩裂,其內的骨頭也出現了碎裂的跡象,

「啊,,,,」

王毅仰天一聲大喊,使出了渾身力氣,更是涌動著無數的靈力來催動自己,瞬間力量的爆發,讓他無法控制,

「咔咔咔咔咔,」

腳踝頓時碎裂,爆發出了聲響,撕心裂肺的疼痛瞬間湧上心頭,王毅身體微微一顫,立馬倒下,整個身軀轟然一聲巨響,剛在還在掙扎的王毅,瞬間便再次昏迷不醒,

·························

「快點,再快點,這些囚犯是我仙界弟子磨鍊最好的墊腳石,」

只見一男子站在戰艦上,大聲喝道,這男子雙眉如劍,五官粗獷,已有半百,蒼老的面容卻顯現出一股極為震懾心神之力,

清晰可見,他乘坐的是一個巨大的黑色戰艦,這戰艦地步,有無數的圓形隕石,其上更有如絲如縷的白色氣體,顯得十分新穎,

這巨大的黑色戰艦有百米之長,高大數十丈,戰艦的中間建立著一個巨型的牢籠,在這鋼鐵焊接的牢籠上披著一層黑色的大布,遮掩了其內,

儘管如此,這牢籠的整體結構依然折透這黑布,暴露在外,顯得無比結實與牢固,

而在這巨大的牢籠旁則站著無數的修士,這些修士,身穿墨色長衫,不停的環顧四周,神情無比嚴謹,更有著一股說不出的嚴肅與傲氣,這股傲氣好似天生具備,彷彿自己就是高人一等,


他們皆是衣衫整齊,行動與步伐完全一致,背後全部都攜帶著一把黑色寶劍,就這個氣勢就給人一種極為神秘與詭異之感,

此刻他們更是不停的變換著雙手,演變著無數法決,頓時一縷縷白色的氣體從他們的身上飄散而出,融在了這巨大的戰艦內,清晰可見,這縷縷白色的氣體順著某種規律全部融向了這戰艦下的圓形隕石內,

瞬時間這圓形的隕石,迅速運轉,整個戰艦的速度整整提升了一倍,向著前方猛地駛去,

「嗯,那是什麼,」

「怎會在虛空壁障內飄浮,」

「看這個樣子估計也是一個囚犯,沒想到能活到現在,」

「那我們·········」

「都領,要不要將此人給打撈上來,」

這時一個面容俊朗,但神情卻冷漠之極的青年走到了這半百男子的身旁,話語恭敬道,

「哼,身為囚犯,一輩子都是囚犯,無論你如何掙扎始終是囚犯,將他給打撈上來,」

這半百的男子,看了一眼仍在沉睡中的王毅,斜嘴一笑,神情冷漠道,他這話語一出,他身後的兩位修士,連忙從戰艦上拿出了一條有著手臂粗的白色靈繩,緊緊地捆住自己的腰部,

下一刻,這兩位修士縱身一跳,好似跳進了無盡的大海內一般,竟不停的划動著自己的四肢來移動,向王毅緩緩靠近,

「呀,此人·······」

這修士看見王毅一身血跡,鼻子間都聞得到一股極為濃烈的血腥味,更感到了一股濃郁的煞氣,這股煞氣定是雙手沾染過無數生命而產生的暴戾,

讓他們最震驚的還是王毅斷裂的左臂,竟長著數條通紅晶亮的血蛇,這數條血蛇,看見這兩人靠近王毅,出於本能,連忙張開了血盆大口,向著兩名修士,猛地撕咬而去,

「原來是被毒蛇纏身,哼,縱使救活了也是廢人一個,」

「別磨蹭了,這也是他們的命,趕緊完成任務吧,」

其身旁一個修士揚手揮灑之間,一道道白色的氣體涌動而出,如柳絮般飄灑間,竟瞬間就將這數條血蛇給緊緊地捆綁在了一起,緊隨其後,這二人便拖著王毅向戰艦緩緩移去,

「都領,囚犯帶到,」這兩名修士將王毅給五花大綁的給帶到了戰艦上,神情嚴謹的向這位都領大聲喝道,

「關進牢房,繼續前進,」

這都領根本都沒看一眼,冷聲喝道,便側目看向了四周,在他的認知里所有的囚犯都是低人一等,多看一眼都會覺得渾身不自在,總之他們的下場都是一樣···············

「是,」

這兩名修靈者對望了一眼,張開了嘴欲要說話,但又生生的止住了,便連忙點頭,拖著王毅帶起拖到了巨大的鐵牢旁,

清晰可見,這修士緊緊地拽住了這鐵牢上的黑布,猛地一掀,只見無數狼狽不堪的人全部被囚禁在牢籠之中,他們看見這修士來臨,像是渾身一震,慌張的看向四周,神情之中充滿了震驚與駭然,

無數人全部哀聲嚎鳴,苦苦的求著這修士放了他們,但是站在他們面前的修士卻始終無動於衷,好似已經麻木了一般,熟能生巧的將鐵牢給打開,將王毅給扔了進去,隨後便再次緊鎖牢門,將覆在其上的墨色大布再次蓋上,

無數人心神疲憊到了極點,更是渾身是傷,當鐵牢再次關上時,當墨色大布再次蓋上時,雙眼中的絕望之情卻是越發的濃郁,而忽視了新加入的王毅,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