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焱嘴邊喃喃,眼神中也是有着一抹凌厲之色閃過,手中印法不斷變幻,與此同時,一道道雄渾的玄氣波紋,自金色巨龍體內緩緩擴散開來…

2021 年 2 月 2 日

這一刻,大地爲之顫抖! “轟隆隆!”

伴隨着程焱手印的不斷變幻,天空之上,烏雲匯聚,雷霆涌動,一股股極端凌厲的能量波動,自赤金色巨龍身上瀰漫而開…

望着那盤踞於半空之上的巨龍,安靜的人羣中,驀然爆發出一道道驚譁聲,滾滾音浪席捲而開,瞬間覆蓋了整個廣場。

喜臺之上,羅辰猙獰的面容瞬間轉化爲了呆滯,愣神的注視着盤踞於半空中的巨龍,一股深深的無力感,自其心頭涌現而出,直到這一刻,他方纔得以明白,他與程焱之間的差距,究竟是有多麼的龐大。

“這…這怎麼可能,這小子竟身懷如此恐怖的玄技…”喜臺中央,羅辰緩緩開啓乾澀的嘴脣,難以置信的自喃道,那對緊盯着少年的目光中,多了一分後悔與懼意。



一旁的冥殺,同樣是面露難以置信的望着半空中那條釋放出強悍氣息波動的巨龍,隱藏於袖袍中的手掌忍不住的微微握攏,經脈之中,雄渾的玄氣穿梭其中,時刻準備應對接下來即將發生的恐怖事件。

“哼。”

一道細微的悶哼聲,自程焱喉嚨口突兀傳出,其臉龐之上,一抹蒼白之色迅速浮現,顯然,施展出這一玄技,對他自身的消耗,也是堪稱恐怖。

“呼。呼。”

粗重的喘息聲,自程焱嘴中傾吐而出,額頭之上,汗水迅速的分泌出來,順着他的臉頰流淌而下。

一次性催動如此數量的玄氣,這對程焱本身來說就是一個巨大的負荷,不過即便如此,他依舊是死死堅持了下來,要想連帶着一名外如太虛境第一階的強者一併解決,絕對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對此,他也是不敢有絲毫的怠慢,一出手,便是傾盡全力。

“差不多了。”冷厲的目光自喜臺之上緩緩掃過,程焱低喃出聲,而後其雙手對十,狠狠握攏。

“轟!”

龍身之上,赤金色玄氣宛若火焰般猛然躥出,與此同時,那對仿若緊閉了數載歲月的龍目,終是緩緩睜開。


浩蕩的龍威,在巨龍睜開雙眼的一瞬間,便是籠罩了整個羅家,金色的龍目中,赤金色火焰上下翻騰,透着如鋼鐵般冰冷蒼勁的金色龍鱗,在陽光的照射下,反射出耀眼的光澤。

“吼!”

巨龍仰天長嘯,一道瀰漫着古老威壓的龍吟聲,如灌頂般自衆人腦海中傾瀉而下,將一些修爲較弱之人震得腦海中一陣眩暈,甚至有些人的臉上都是浮現出了一抹病態的慘白之色。

“嗡嗡。”

一道道劇烈的嗡鳴聲,自巨龍開闔的嘴中緩緩傳出,只見得一顆僅有嬰兒般拳頭大小的金色龍珠,在其嘴中極有韻律的緩慢旋轉着,一股令人心悸的能量波動,自龍珠之上悄然擴散…

“這傢伙到底要做什麼?!”感受到自龍珠之中所蔓延而開的毀滅氣息波動,羅辰的眼瞳頓時緊縮成針孔般大小,一股前所未有的恐慌感,充斥心頭。

“混蛋,這該死的羅辰,怎麼會惹上這麼個煞星,若不是冥邪堂主親自叮囑我要極力協助羅辰,這爛攤子,我才懶得多管。”冥殺面色難看的望着自巨龍嘴中凝聚而成的龍珠,當下忍不住的怒罵出聲,淡綠色的玄氣猛然間破體而出,而後在其身體表面迅速凝聚成一副刻有道道銘紋的玄氣鎧甲。

一上來就是逼迫冥殺將玄氣鎧甲召喚出來,由此可見,程焱傾盡全力施展的玄技,究竟是有多麼的恐怖!

面色淡漠的望着警意大起的冥殺,程焱嘴角處不由得浮現出一抹冷笑,太虛境第一階強者,不過如此!

“龍之吐息。”

一道具有魔力的絃音,自程焱嘴中輕柔飄出,下一霎,那盤踞於半空中的巨龍,猛的沖天而起,龐大身軀翻滾間,帶起一連串沉悶的音爆聲。

巨龍飛至空中,那對瀰漫着滾滾龍威的金色龍目死死鎖定着下方猶如螻蟻般的三人,金色龍珠緩緩旋轉,一道內斂到了極致的毀滅光束,其自嘴中噴射而出。

赤金色光束撕裂空間,不急不緩的轟向面露驚恐的羅辰父子與那面色凝重的冥殺,尚不足一尺粗細的能量光束,卻是蘊含着極端毀滅的波動。

“喝!”就在光束即將臨至冥殺頭頂之時,後者嘴中猛的傳出一道低喝聲,自其體內噴涌而出的淡綠色玄氣,在其面前形成一道厚實的保護罩。

“砰!”

金色光束落至喜臺,頓時,空氣嘶鳴,大地顫動,無數道宛若蛛網般的細小裂紋,自地面之上飛速蔓延,轉瞬時間,已是遍佈周圍百丈範圍。

積聚了程焱大量玄氣所施展出來的“龍之吐息”,其威力,竟恐怖如斯!

“轟!”

強橫的勁氣風暴,以喜臺爲中心,向着四面八方席捲而出,所過之處,樹木被連根拔起,一些實力不濟者,直接是被掀了個人仰馬翻。

“咳咳。”

漫天煙塵,遮掩了人們的視線,一道道劇烈的咳嗽聲,自其中傳蕩而出。

……

待得煙塵散盡,衆人緊張卻又期待的目光,幾乎是在第一時間移向戰場的核心地帶,這一刻,整個羅家上下,鴉雀無聲,一道道細微的鼻息聲,清晰可聞。


“程焱,我要親手宰了你!”

一道怨毒的咆哮聲,毫無徵兆的自煙塵中豁然響起,與此同時,可怕的氣息波動迅速蔓延而出,那喜臺之下,衆人呼吸皆是一滯,旋即驚駭的見到,一道衣衫襤褸,渾身沾滿着鮮血的身影,自那消散的煙塵中逐漸顯露出來。

“是冥殺!他居然沒死!”在看清楚黑色身影的面貌後,第一時間便是有人忍不住的驚呼了出來。

感受到自冥殺體內釋放而出的磅礴氣勢,程焱的面色也是緩緩凝重起來,沒想到憑藉着“龍之吐息”,都無法將那傢伙徹底斬殺。

“小子,你給我聽着,今日,我絕對不會讓你活着離開!”眼睛一擡,充斥着森冷殺意的話語,自冥殺嘴中一字一頓的吐露而出,徐徐迴盪在廣場之上,久久未散。

“得罪我冥殺之人,殺無赦!”(週一,學校最忙的一天,有班會神馬的,指染回不了宿舍,只有晚上能碼字…悲催啊…更新有些晚,在這裏說聲不好意思。) 隨着那道黑色身影從扭曲的空間中緩緩走出,羅家廣場之上,氣氛頓時變得緊繃了許多,微風拂過地面,捲起幾片殘留的落葉,帶起一股肅冷的殺意。

“程焱,不得不承認,幾個月不見,你又是變強了許多。”停下了腳步,紅色身影的聲音,緩緩響徹而起。

廣場之上,程焱面色凝重的望着出現在眼前的那道身影,忍不住地嚥了一口唾沫,想要以此來平緩在心中掀起的驚濤駭浪。

“不過若這便是你的依仗的話,那麼我冥殺不得不遺憾的告訴你,這一次,你絕不會活着走出羅家廣場,任憑你這麼成長下去的話,早晚會威脅到我們的王!”搖頭一笑,冥殺面龐陡然變冷,雙手猛然握緊,一股異常磅礴可怕的氣勢,如火山噴發般,自其體內爆涌而出!

可怕的氣勢蔓延而出,那廣場之下,程焱以及衆人皆是感到頭暈目眩,呼吸顯然也是變得沉重了起來,旋即便是猛的一驚,臉上浮現出駭然之色,因爲他們發現,在這種持續着的強大威壓之下,就連體內的玄氣都是流轉得有些滯塞了起來!

太虛境強者,居然光是氣勢,便已是恐怖到了如此地步!

感受着那自冥殺體內涌出的磅礴氣勢,程焱也是緊握着雙拳,這個傢伙,之前修爲果然有所隱藏,論氣息雄渾程度判斷,此時的冥殺,其修爲恐怕已是無限接近太虛境第四階了,眼下就連得語嫣也是被牽扯了進來,看來這一次,真是背水一戰了啊!

“哈哈,剛剛不知道是誰想要殺我,這一次換做被冥殺宰割的滋味如何啊?”冥殺身旁,羅辰此時正用幸災樂禍的表情望着一臉凝重之色的程焱,戲虐的道,先前要不是冥殺極力相互,恐怕剛纔程焱施展的“龍之吐息”,早已是取了他的性命,不過實力孱弱的羅明可就沒那麼好運了,這對身爲父親的羅辰而言,無疑是一個沉重的打擊。

“你這個廢物!”程焱顯然是被羅辰的話給激怒了,手中長戟橫掃而出,旋即一條約莫一丈大小的赤金玄龍舞動着蒼勁熾熱的身軀,盤旋在天空之上,赤金玄龍陡然睜開雙眼,雙眼之中,紅色的火焰不斷地跳動着。

“去。”

隨着程焱一聲令下,赤金玄龍對着羅辰俯衝而下,一道清脆的龍吟聲響徹天際,震得羅辰靈魂都是發出了劇烈的顫抖。

就在赤金玄龍來到羅辰面前的一瞬間,空間劇烈的扭動了起來,然後程焱便是看見,赤金玄龍龐大的身軀竟然直接是被羅辰面前扭曲的空間給生生的絞碎,化爲點點金芒,飄散在了空氣之中。

看着眼前的這一幕,語嫣那略顯蒼白的俏臉之上也是浮現出了極度的震驚之色,踏入了太虛幻境以後的程焱所施展出的這一招,就算是一般的一階或者二階的太虛幻境強者也不敢硬接下來,可是眼前的這位被稱作是冥殺的男子,竟然站在那裏一動不動,就將程焱全力以赴施展出來的一擊輕鬆化解,這究竟是要多麼恐怖的實力纔可以辦到!至少現在她們兩人,在此人眼中,不過是螻蟻般的存在而已。

“不要再做無謂的抵抗了,讓我送你一個痛快的死法!”眼中血絲不斷的攀爬而上,冥殺陰冷的聲音,緩緩在羅家廣場上回蕩不休。

天空上,程焱看着冥殺那張隱隱間帶着一份獰笑的臉龐,嘴角同樣也是泛起了一抹微笑,反正今日想逃恐怕也是不可能的事情了,管他三七二十一呢,先放狠話再說。

“冥殺你這個畜生,你也不用下這般狠話,你們冥家暗中勾結黨羽,派人在赤冠峯追殺我母子二人,我母親的下落至今仍未明瞭,我與你冥家,本就是不死不休,今日,就算是我程焱命喪此處,也絕對要從你身上咬掉一塊肉!”

被程焱稱呼爲畜生,冥殺的嘴角一陣抽搐,片刻後,深吸了一口氣,陰森森的道“小雜種,待會落在我的手上,我一定要好好折磨你一番,不然難消我心頭之恨!”

“就憑你?”程焱不屑的道。

“幾個月不見,這嘴皮子倒是硬了不少,既然如此,那便讓我冥殺親自來試試,看看等會將你的骨頭一根根的折斷,再將你的靈魂抽離出來獻給我們的王,到時候看你是否依舊會如此的強硬?”冥殺陰森一笑,袖袍一揮,一股磅礴的血紅色玄氣匹練,便是自其身體表面暴涌而出。

從冥殺體內涌出的血紅色玄氣匹練,程焱可是需要凝聚了體內的玄氣後方才能夠施展而出,而此刻冥殺這體表,卻是瀰漫着強橫的玄氣匹練。

望着冥殺身上瀰漫着的血紅色玄氣匹練,而甚至由於玄氣太過強橫,直接是導致了其周身空間的不斷震盪,見到這一幕,程焱面色也顯得十分凝重了起來,太虛境巔峯強者,果然可怕啊!

冥殺獰笑一聲,被森森白骨所覆蓋着的手掌緩緩平舉,對着程焱,掌心之中,能量如漩渦般凝聚着,看上去隨時都可以轟擊而出的樣子,並且這等威力,也是相當的不俗。

感受那自冥殺體內愈加強悍的氣息,程焱緊握長戟的手掌,不自覺的更加用力了幾分,體內玄氣運轉,瘋狂的灌入泛着幽幽藍光的戟身之中,旋即低沉一喝。

“冰裂絞殺!”

喝聲落下,空氣中的溫度也是在一瞬間驟降了下來,原本晴朗的天空之中,頓時烏雲密佈,鋪天蓋地的雪花從天空之上飄落而下,僅數息的時間,周圍的萬物皆已被皚皚大雪所覆蓋,化爲了一片白茫茫的世界

如今程焱突破到了太虛幻境,再次催動黑色長戟所使出的“冰裂絞殺”,其威力與之前相比,猶如天塹。

不遠處的羅辰和語嫣兩人,感受到了空氣之中瀰漫而開的天寒之氣,趕忙催動體內的玄氣來抵禦着天寒之氣的侵蝕。語嫣倒還好,畢竟程焱無心傷她,不過羅辰卻不同,程焱對他的憤怒,可謂積累到了一個十分深厚的地步,儘管他已是拼了命的催動體內玄氣進行抵抗,不過仍有一小部分天寒之氣順着他體表的毛孔中侵蝕進去,這使得他不禁打了好幾個冷顫。

程焱仍是不要命的將玄氣注入黑色長戟之中,隨着程焱玄氣的瘋狂灌入,戟身上散發出的幽藍色光芒也是變得愈發強盛了起來,周圍的溫度,持續的下降着。

“冥階玄技!”瞧得那愈發凝實的冰藍色戟影,冥殺略感驚訝,旋即猙獰一笑,掌心之中的血紅色能量,更是濃郁了許多。

“我會親自告訴你,在絕對的實力面前,一切的虛假之物,都會崩潰湮滅!今日,不管你有多少手段,我都會讓你葬送在這羅家廣場之上!” 聽得自冥殺口中傳達出的那森冷而又充斥着強烈殺伐之意的話語,程焱面龐也是逐漸的肅冷下來,雄渾的赤金色玄氣自體內如金芒般的暴涌而出,盡數灌入黑色長戟之中。

“冰裂絞殺”,當年程焱在地玄境圓滿時,便是能夠憑藉此高階玄技與半隻腳踏入太虛境的強者一戰,當然,這是在後者並未動用全力的前提下,而現在程焱本身實力便已至太虛境,因此在將“冰裂絞殺”施展到極致後,光是表面實力,便是已不遜色二階或三階的太虛境強者,再加上程焱肉神識之力的強悍,所能發揮出來的戰鬥力,便是足以和踏入太虛境第三階的強者一爭雌雄!

手握黑色長戟,一股股足以砭人肌骨的天寒之氣不斷地從戟身之中瀰漫而出,將周圍的衆人都是籠罩於其中。儘管如此,但程焱卻是未曾有着絲毫的分神,目光眨也不眨的鎖定着面前的冥殺,雙手緊握,全身上下也是在不知不覺中被赤金色鎧甲所覆蓋着,微微顫動的肌肉之下,隱藏着爆炸般的力量。

望着程焱那副如臨大敵的謹慎模樣,冥殺卻是一笑,袖袍輕震,柔軟的布料在玄氣的灌注下,也是有着絲毫不遜色於鋼鐵的硬度,實力到了太虛境第五境這般地步,幾乎全身上下每一個部分,哪怕是最爲細微的一根毛髮,也能夠成爲殺人利器。

“來吧,讓我冥殺看看,究竟你的依仗是不是能夠讓你有着如此的信心。”掌心之中,先前如漩渦般飛速旋轉着的血紅色能量也是在此刻陡然停止,冥殺森冷的笑道。

程焱面無表情,卻是沒有半句回話,手掌之上,濃郁的赤金色光芒迅速涌現,整個身體都是在這一刻微微顫抖了起來。

微眯着眼睛望着對面身形一動不動的程焱,冥殺對着程焱的手掌微微動了動,旋即面帶不屑的冷笑了一聲,袖袍猛的揮動而出,帶起一股極具壓迫感的恐怖勁風,對着面前的程焱狠狠扇去。

“嘭!”

如金屬般堅硬的袖袍撕裂空氣,而在即將臨到程焱面前的一瞬間,那裏卻是憑空出現了一陣奇異的波動,旋即一道泛着幽藍色光芒的戟影浮現而出,夾雜着兇悍力道的戟影也是毫不客氣的狠狠對轟而去,兩者在半空中激烈相撞,如同驚雷般的沉悶之聲頓時響徹而起,旋即一股股勁氣如同漣漪一般的擴散開來,而在那等兇猛勁氣的瘋狂擴散之下,整個空間都是出現了微微的抖動。

兩者相撞,冥殺肩膀輕輕抖動了一下,便是毫不費力的將那股席捲而來的勁氣盡數卸去,而那道戟影身上,卻是迅速浮現出了無數條裂紋,旋即化爲點點幽藍色的星芒,湮滅而去。

“哼。”

招式被冥殺一招轟碎,程焱整個人如同遭受了重創一般,喉嚨口發出了一道悶哼聲,臉色更是蒼白了幾分。

“冥階玄技的確蘊含着恐怖的威力,不過以你現在的實力將之催動,那只是對尋常太虛境的強者有用,在我面前,就如同擺設一般。”望着那雙手緊握着黑色長戟的程焱,冥殺瞥了一眼後者,當下不由得搖頭冷笑道。

“真的是這樣嗎?”

程焱淡淡的瞥了一眼這頗爲狂妄的傢伙,喉嚨間傳出一道低低哼聲,暗黑色的魔氣,宛若潮水般席捲而出,緩緩的涌入到黑色長戟之中,旋即戟身之上幽藍色光芒突然大盛了起來,原本飄落而下的雪花更是化爲了漫天的冰塵,從天空之上迅速的灑落而下。

將魔氣灌入長戟,程焱從來都沒有嘗試過,因爲就連他也不知道這樣做到底會帶來怎樣的後果,不過眼下冥殺的實力實在是太過於恐怖,他也只有孤注一擲了,如果連這一招都是對付不了冥殺,那麼他可就是真的回天乏術了啊。


不過幸好這次程焱是賭對了,顯然吸收了魔氣以後的黑色長戟,所散發出來的天寒之氣完全和先前的不是一個檔次,這強化版的“冰裂絞殺”也是第一次在別人面前暴露,不過由玄氣和魔氣疊加所帶來的意外,從對冥殺臉龐上的驚訝,便是能夠看出一些。

可以毫不客氣的說,有了這種疊加,“冰裂絞殺”的威力,將會再次上升一個臺階,那種威力,即便是以冥殺的實力,也是不敢有着輕易的小覷!

感受着突然間變得強悍了數倍的冰藍色戟影,程焱這才一笑,望着對面臉龐上冷笑逐漸減弱了一些的冥殺,道:“冥殺你這畜生,現在,你還敢說沒用麼?”

聲音落下,程焱卻是不給冥殺絲毫回話的時間,手中長戟揮出,旋即空間便是被迅速的割裂而開,一股巨大的龍捲風帶起滔天寒芒,突兀的出現在了冥殺的面前,龍捲風中,無數的寒冰碎屑席捲在內,一柄三十丈龐大的戟影猶如毒蛇般隱藏其中,隨時準備發動刁鑽致命的一擊。

於此同時,廣場之上一直緊閉着雙目的語霸天也是陡然睜開了雙眼,一股排山倒海般的氣勢自其體內暴涌而出。

“天階高級玄技,浪百疊!”

隨着一道低沉喝聲的響起,冥殺身後,竟然是詭異的出現了一股磅礴的氣息,擁有着毀滅般能量的巨大海嘯捲起千層浪花,朝着冥殺呼嘯而去。

語霸天使出的這一招,乃他如今所能掌控的最大底牌,只不過施展這一招需要凝聚大量的玄氣,消耗大量的時間,不過眼下程焱卻是和冥殺不斷地糾纏着,這恰好給了語霸天施展這一玄技的機會。

雖然程焱和語霸天兩人皆是使出了最強的絕招,可冥殺身爲太虛境巔峯強者,自然也不是弱手,雖說對手的絕招確實十分的強大,不過在其眼中卻絲毫不能對自己造成多大的損傷,身體筆直而立,體內那如同大海般浩瀚的玄氣,頓時將周身覆蓋了起來,數息時間,便是在身體表面凝聚成了一層泛着血紅色光芒的能量液體,像繭一般的將冥殺包裹在了其中。

“嗤!”

由天寒之氣凝聚而成,有着足以絞碎空間能力的強力龍捲風以及蘊含着毀滅般能量波動的巨大海嘯,狠狠的砸在了那片血紅色繭狀能量液體之上,三者相撞,連一絲細微的聲響都未曾發出,先前的那兩股堪稱可怕的力量,竟然便是猶如被吞噬了一般,迅速消散。

“我說過了,在絕對的實力面前,你們所做的一切反抗都是虛妄的。”血紅色繭狀能量液體中,冥殺一聲冷笑。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