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凡覺得很鬱悶,這是逼迫著自己跟他打架嗎,而且看他那個樣子,應該是對打架特別感興趣,並且情有獨鍾,

2021 年 2 月 2 日

「你這麼喜歡喝酒為什麼不去喝酒,打打殺殺的,你覺得可以嗎,」秦凡看了一眼他手中的酒壺,

酒鬼擺手道,「沒什麼可不可以的,你敢剛才對付我們二皇子了,你就得跟我打架,這是規矩,我打架之前都喜歡喝一杯酒,這也是規矩,」

「那是你規矩,不是我的規矩,我為什麼要遵守,」

秦凡冷笑一聲,

酒鬼好像是被秦凡給激怒了,臉色給漲的通紅,當然他就算是不被給秦凡給激怒了,那臉色好像也是通紅的,不知道是因為喝醉的,還是因為其他的,反正那傢伙直接操著那個巨大的葫蘆向著秦凡砸了過來,

秦凡大笑一聲,身軀微微一轉,便是輕易的躲開了那個射來的葫蘆,他躲開葫蘆之後便是對著那個男的冷嘲熱諷,「我說你這個傢伙,你這是打架呢還是玩過家家,你拿個葫蘆砸人算個什麼,」

那個酒鬼咧嘴一笑,「我喜歡,」

秦凡感覺這些人很奇葩,這打架都是很特殊的,這打架的時候他見過用各種武器的,就是沒有見過這傢伙還拿著葫蘆砸人,就像是小孩子過家家那樣子,拿著石子砸人家小女孩的腦袋,

他相信,這傢伙在幼時的時候肯定將這個東西給發揚到了極致,

秦凡剛想說什麼,那個葫蘆又再次砸了過來,這是他的速度更快,快到了極致,就感覺一陣旋風似的,虛空之中只留下一道殘影,

秦凡見此,隨即也是運氣,氣息爆騰而起,源力澎湃湧出,鐵拳直接砸了出去,和那個葫蘆撞在了一起,

砰,

一道音爆聲響徹,這八千斤的力量哪裡是葫蘆能夠抵抗的,僅僅是在一瞬間的功夫,然後便是看見那個葫蘆竟然化為了眾多的碎片,葫蘆化為了碎片,

這老酒鬼見自己心愛的寶貝化為了碎片,頓時不幹了,他直接大叫道,「你個王八蛋,你個小畜生的,竟然砸壞了我的葫蘆,你給我賠,裡面還有我最愛的酒水,我不管,你給我賠,」

二皇子見老酒鬼這個樣子,直接踹了他一個屁股,估計現在連二皇子都覺得十分丟臉吧,

而那個老酒鬼旁邊的那些人心中卻是驚駭,這個男的竟然能夠將老酒鬼的葫蘆給砸壞了,要知道這老酒鬼一直是引以為傲的東西就是他的葫蘆,

可想而知,這葫蘆之中有多少力量,沒有一個人會對一個沒有用,而且看上去就是一個累贅的東西產生興趣,但是現在這葫蘆卻是被砸碎了,

這也是只是他們在一瞬間的想法,但是他們看到那個傢伙竟然不知廉恥的,叫秦凡賠葫蘆,就感覺有些丟臉了,他們直接拍了那個老酒鬼一個腦袋,「老酒鬼,早就告訴你好多次了,下次在打架的時候要專心,你這麼做讓多少人看笑話,」

「你們幾個站著說話不覺得腰疼,這兔崽子將我的葫蘆給砸壞了,我可是一直靠著那個葫蘆吃飯的,現在這個葫蘆沒了,我還怎麼活,我裡面還有上等的好酒,打這個好酒可是我跑了十幾里路打過來,而且這家酒店的老闆還是一個摳門,現在這酒水沒了,你說多可惜,」

「摳門,我看是你又沒有帶錢過去打酒吧,」那個男的冷笑一聲,這個老酒鬼當真就是如此,嗜酒如命,包括他在打架之前都喜歡喝酒,而且還喜歡用自己心愛的葫蘆砸人家,

但是這傢伙卻是沒有錢付酒費,曾幾何許,這個傢伙去喝酒卻是沒有帶錢,

然後被人家老闆給揍的半死,到最後他還是找回場子了,他帶著一塊石頭直接將那個老闆的腦袋給開瓢了,然後打了一壺酒,

「小子,你很囂張啊,」

秦凡看著他們這些人在不斷的演戲逗笑,他啼笑不已,而就在這個時候還算是比較正常的人直接沖著秦凡開火,

「二皇子,是我們聖城中洲的皇子,如今你得罪了咱們二皇子,就等於和我們整個大聖城中洲的人作對,接下來你就要承受我們聖城中洲人的怒火,」


那個人手握一把長槍,身上的氣息爆騰而起,他的氣息升騰的很快,迅速便是超越了秦凡的氣息,


男人眸子一凜,「你得到了奪命舍利,」

男人感受到秦凡身上關於奪命舍利的氣息,

秦殊這個時候聽到這句話也是有些欣慰,他一直將秦凡給看做掌上明珠,但是一直以來都是有一些人不看好的,現在秦凡能夠得到奪命舍利,他心中就有點自豪,

現在奪命舍利到手,秦凡之後的實力肯定會越來越高,變成一代天才,破繭成蝶,

驕傲之餘,他心中那種護犢子的心泛起來了,他當空一躍,直接掠到了秦凡的面前,「你們著這些人簡直是欺人太甚,當我們東陸雲洲無人嗎,」

秦凡自然清楚秦殊的護犢子心裡,不過現在的秦凡根本不喜歡秦殊如此嗎,他知道一句話,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註,換而言之就是說秦凡雖然提升境界了,但是他缺少鍛煉的機會,他需要鍛煉,需要磨練,

他沖著秦殊道,「爹,這件事情還是讓我來解決吧,總是你擋在我的面前,我什麼時候才能夠成長起來,今天這件事情就讓我一個人來對付吧,我想我能夠對付得了他們的,」

秦殊轉過身深深的看了秦凡一眼,此時他好像不認識秦凡一樣,

不過既然秦凡提出來這樣的問題,他就沒有理由去拒絕,而且這也是好事兒,

「那好吧,你自己注意點,」說及,他就微微的退了下去,

當秦殊退下去的那一刻,秦凝卻是有些擔心了,她開口道,「弟弟,千萬不可逞強,」

秦雙卻是在一旁拉扯著秦凝,秦雙在家裡排行老大,秦凝是老二,最小的便是秦凡,

秦雙的眸子之中劃過一絲笑意,他拉扯秦凝的手臂,「二妹,我相信三弟會沒事兒的,吉人自有天相,你就別擔心了,而且三弟現在的境界好像是剛剛突破,鍛煉一下也是好的,」

秦凝聽了秦雙的話,轉過身,怒視沖沖的看著秦雙,「大哥,你怎麼能這樣說,要是他受傷了怎麼辦,弟弟才剛剛回來,要是再手上了,怎麼辦,」

「這怎麼會受傷啊,不會的,而且父親不是在看著嗎?要是弟弟落於下風,父親肯定會上去阻止並且解救,你信不過自己的弟弟,還信不過父親嗎,」

秦雙的心裡在冷笑,他在打著如意算盤,如果秦凡被那些人給打受傷了,或者是打死了那就能報了他心中不爽的仇恨了,

「動手吧,」

秦凡當然清楚秦雙的心裡打的什麼主意,他只是微微一笑而置之,

面前的那個男子冷笑一聲,隨即腳步微微踏出,氣息爆騰而起,長槍在手,

長槍刺破虛空,

砰,

秦凡並未膽怯,在這個時候他大手一握,鈞天槍再次顯現在手中,

鈞天槍的氣勢萬古蒼殤,伴隨著奪命舍利之中蘊含的氣勢與威嚴,此時的秦凡看上去更像是一個戰神,

初次感受到秦凡氣勢的秦雙也是有些吃驚,如果說上次秦凡打敗他是因為偷襲或者說趁著他不注意的話,但是如今秦凡的氣勢卻是明明白白的展露在這裡,

「他這還只是簡單的神胎境界所該有的氣勢嗎,」

「太逆天了,難道這就是奪命舍利所帶來的氣勢,悔恨啊,奪命舍利怎麼就被他給拿走了,」

此時,場面上所有人感覺到秦凡的頓時有些眼紅了, 這時候,魔焰山脈附近的武者,都抬頭朝著秦凡所在方位看去,眼眸中瀰漫著濃濃的嫉妒之意,

此刻,秦凡那堅挺的身軀,透露著極強的威嚴氣息,

秦凡的手中倏然出現一個葫蘆,隨後秦凡扒開壺蓋,舉著葫蘆,猛的朝著自己口中灌了,發出嘖嘖的聲響,

「好酒,痛快,」

秦凡旁若無人般,淡淡的吐出一道聲音,

隨後,秦凡的眼眸掃了一眼周圍的武者,淡定道:「老酒鬼,你還有什麼招數,儘管使出來,我秦凡今天都全部接著,」

說完,秦凡便又自顧的飲了一口酒,發出咕嚕的聲響,

秦凡其實也是愛酒之人,只是對於之前老酒鬼的酒,不屑而已,再者別人的酒誰知裡面下藥沒,

就在這時候,一個布衣青年怒聲喝道:「小子,你別欺人太甚,真當我們聖城中洲無人嗎,」


聞言,秦凡朝著那布衣青年問詢道:「哦,閣下是何人,」

秦凡對於這突然出現的布衣青年,自己又無法摸清楚其底細,不知道又是何方人物到了,

這似乎,是幫聖城中洲二皇子的,

「啊,是聖城中洲的八大古族風家的天才子弟風青陽,」

布衣青年的出現,引起附近的武者議論紛紛,

「這似乎越來越有趣了,又來了一位天才少年,就連初入奧義境界的武者都忌憚的存在……」

人群心中暗道了一聲,這場戰鬥,還有變數,

「小子,那奪命舍利不是你能夠染指的,你還是老老實實的把它交給我,我可以考慮是否給你留個全屍,」

布衣青年風青陽沒有回答秦凡的話,畢竟剛剛那些武者議論已經讓秦凡知道布衣青年的身份,

秦凡聞聲,目光朝著布衣青年風青陽看去,心頭微動,隨口說道:「天才嗎,我生平最大的嗜好就是碾壓各路天才,」

「哼,小子不識好歹,拿命來,」布衣青年風青陽此時被秦凡的言語激怒了,

「呵呵,想要我命,你算個什麼東西,」秦凡語氣中透著幾分冷意,低笑著,

這時候,遠處秦殊以及秦凝和秦雙都流露出不解與擔憂的神色,但是在不解的神色和擔憂下又坦露出欣慰讚譽的神態,

畢竟,秦殊覺得秦凡沒有必要如此得罪聖城中洲風家之人,

這倒不是秦殊怕了風家,只是覺得沒有必要罷了,

風青陽的神色微凝了下,眼瞳之中射出可怕寒光,臉面都被丟凈了,這樣僵持下去可不行,

「啊,給我受死吧,」只見布衣青年風青陽的腳步一踏,手掌猛的一顫,霎時間一頭恐怖猛虎咆哮而出,四周瀰漫著恐怖的氣息,好似要將這虛空崩滅,

嗡,電光火石之間,秦凡終於做出了選擇,元始境圓滿的風青陽,雖然讓他感覺到有心而無力,但是也不能束手就擒,

這時以秦凡為中心,一股可怕的威壓陡然間朝著風青陽的攻擊迫來,

突然間,秦凡張開嘴猛的一吐,頓時一口酒氣被他從嘴中吐了出來,

轟隆,恐怖的氣息頃刻間將猛虎籠罩,那股氣息直接將布衣青年風青陽的攻擊化解了,

「這就是天才的攻擊力度嗎,不堪一擊,出招吧,」秦凡不屑的吐出一道聲音,透露著一抹霸道之意,

秦凡的話仿若不容置疑,那雙看似普通的眼眸,卻有著可怕的銳意,讓人看一眼便無法忘記這雙眼瞳,

「哈哈哈,凡兒,乾的好,」秦殊哈哈大笑著,

如今,風青陽元始境的圓滿氣勢並未影響到秦凡,這秦殊可是看在眼裡,他也是打心裡高興,畢竟每一個做家長的都是希望自己的子女成龍成鳳,

這秦殊好似感覺到,他揚眉吐氣的時刻到了,十八年的時間,這十八年之內,雖然不時的尋找秦凡的下落,但是總有一種被人踩著的感覺,他也清楚有些人嘲笑是在所難免的,雖然有可能不時明著的來,暗地裡不知道有多少人去嘲笑了,

如今,秦凡不僅回來了,而且還得到了奪命舍利,

最關鍵的是,秦凡現在的境界,不,或者換句話來說,秦凡的氣勢更讓人大快人心,

「哼,小人得志,」

「好厲害,一口酒氣就將風青陽的攻擊湮滅,」

雙方武者的神色微凝了下,心中震撼,他真的是初入神胎境界的武者嗎,不會是哪些老妖怪的惡作劇吧,這點讓人甚是懷疑,

布衣青年風青陽被秦凡如此呵斥,面色無光,他乃是元始圓滿境的武者,

而且在暗中,他身邊還有三位初入奧義境界強者保護,這小子卻膽敢如此猖狂,簡直太放肆了,


「小子,你今日必須死,拿命來,」

旋即,布衣青年風青陽再度朝著秦凡攻擊而來,

「凡兒,小心,」秦殊遠遠的提醒著,

「殺,」秦凡狂霸的說著,

砰,雙方的攻擊碰撞在一起,氣息瀰漫,旗鼓相當,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