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望完寇爽之後,葉峰並沒有回房間,他又去了紫岩宗外的瀑布。

2021 年 2 月 2 日

盤坐在水潭中的巨石上,葉峰開始雕刻石雕,他嘗試著進入中級入靜,可是卻怎麼也進不去。

當初在醉月樓的時候,他進入了中級入靜,可是現在,他已經記不起來那種感覺。

想道醉月樓,他不禁想到了阿奴,那個白衣女子真是阿奴嗎?他希望不是……可他也知道這是在自欺欺人。

深吸口氣,葉峰搖了搖頭,不再多想,起身離開了水潭。

他本想直接回醉月樓,可是他最終又去了莫愁河。

莫愁河上游又飄來了三隻紙船,葉峰猶豫了片刻,把紙船撈了上來。他本想把紙條取出,可他最後並沒有取出,他輕嘆一聲,又把紙船放入了河水裡。

目送紙船離開,葉峰轉身離開了……

他離開沒有多久,一個白衣女子從樹林上空飄然飛下,落在水面上,伸手撈起了三隻紙船。

「我的好妹妹,你不是一向自命清高嗎?背地裡還不是勾引男人。咯咯,沒想到這個男人居然是個外門弟子。原來我的好妹妹喜歡外門弟子……」白衣女子媚笑,足尖輕點水面,嗖一聲消失不見。

白衣女子消失不見的時候,葉峰已經回了醉月樓,倒在床上睡著了。 晨曦初現,葉峰離開青木院,又來到了紫岩宗外的瀑布下。

他今天並不是來雕刻石雕的,而是修鍊拳法!

外門大比最後一輪即將開始,據說進入最後一輪的人幾乎都是煉體境第七重高手,所以他必須儘快提高修為……而且,最後一輪,他還會遇到他那個未婚妻!

在水下修鍊《易筋洗髓功》的效果,要遠比在地上修鍊的效果好。在水下修鍊拳法,無孔不入的水就是最大的敵人,跟這種敵人搏鬥,修鍊效果豈會不好?

這個道理,他也是不久前,在荒野大澤中的水潭下領悟到的。

葉峰縱身跳入了水潭,在水下一塊巨石上站穩。與此同時,他背後的木劍釋放出了葯霧,藥物融在了水中,這樣一來,待會葉峰修鍊拳法的時候,水中的葯霧就會被葉峰慢慢吸收。

……

就當葉峰在水潭下練拳的時候,那個百花盛開的禁地中,一個白衣女子從河水中撈起了紙船,取出了紙條。

看著紙條,白衣女子玉容微變。

這時,河水中又飄來兩隻紙船,她撈起紙船取出紙條,玉容再變。

「十次了……」白衣女子喃喃自語,她已經連續在河水中放入了十隻紙船,可都沒有得到回復

白衣女子悠悠嘆息,轉身走向樓閣,忽然,她又轉身回到了河邊,又疊了一張紙船,放入河中。

做完這一切,白衣女子深吸口氣,這才轉身走回了樓閣。


……

這個時候,葉峰依然在水潭中修鍊。

此刻的葉峰全身瀰漫血氣,四面八方湧來的水一碰到他就「嗤嗤」響了起來,化作了水蒸氣。

隨著葉峰不斷打拳,融在水中的葯霧也不斷鑽入他的身體,被他吸收。幾個時辰后,葉峰體內的骨髓又產生不少血氣,他的力量提升到了五萬八千多斤。

他就這樣廢寢忘食的修鍊,當他把整個水潭中的葯霧吸收掉的時候,他的力量已經超越了五萬九千斤!

煉體境第六重武者的力量極限是五萬九千斤,在天魔水仙的幫助下,他居然真的打破了這個極限。令人震驚是,他現在並不是煉體境第六重大圓滿,也就是說,他還有提升的空間。

雖然他的力量已經超越了五萬九千斤,接近六萬斤,可是,如果他不借用道種和武者氣場的話,很難戰勝煉體境第七重武者。

因為,煉體境第六重武者成為煉體境第七重武者的時候,力量會發生蛻變,超越五萬九千,至少也是六萬兩千斤以上。有一些剛剛成為煉體境第七重的武者,力量蛻變后,甚至達到了六萬四千,六萬五千。

這次參加外門大比的煉體境第七重武者,基本上都是剛剛突破,可他們的力量都已經達到了六萬兩千斤以上。

葉峰的力量和這些人比起來,還有些差距,好在還有一些時間,他可以盡量把這種差距縮小。

「力量上的差距,可以用武技來彌補……」

葉峰目光一閃,猛的一蹬巨石,整個人嗖一聲飛出了水面,落在水潭中央的一塊岩石上。

如果能修鍊成《天王拳》,即使面對的是煉體境第七重武者,葉峰也不會吃虧。當然,即使不用天王拳,葉峰也可以用劍法,他全力出劍,即使煉體境第七重武者也未必是他的對手。


這套拳法共有三十六種變化,四式殺招,想要學會四式殺招,當然必須先把三十六種變化學會。

葉峰轉身看著瀑布,踏著水面凸起的岩石,幾個縱躍就掠到了瀑布前方的一塊巨石上。

穩穩站在巨石上,葉峰運轉血氣,回憶著「天王拳」的總綱:上三節肩、肘、腕沉;中三節胸、腰、丹田蓄、下三節足、膝、胯提。上虛下實,虛靈穩健,松而不懈,摽而不僵,血氣充實,氣勁順達,不浮不燥,一派正氣。收之有法,放之有力,動作靈活,走似龍蛇,神態生動,用法巧妙,協調統一,變化莫測。

想要學會天王拳的三十六種變化,必須牢記天王拳的總綱,否則無法修鍊成天王拳。

葉峰仔細揣摩天王拳的總綱,同時腳動、腰動、手動,拳法由此展開。

他把瀑布當做假想敵人,以「天王拳」的三十六種變化,不斷擊打在瀑布上。

瀑布的衝擊力何等驚人,即使葉峰只是用拳頭輕輕攻擊瀑布表面,也好像面對一個擁有如萬斤巨力的敵人一樣。除此之外,葉峰腳下的巨石非常滑溜,稍不留神就會墜入水中,無形中,他修鍊的難度又增加了不少。

在這種情況下修鍊拳法,效果固然很好,可也需要莫大的毅力。

幾個時辰后,也已經逐漸掌握了十幾種變化,每拳打出,空氣撕裂,氣爆聲不絕於耳。

這套拳法威力驚,葉峰明明只有將近六萬斤的力量,可一拳打出后,力量居然提升了千餘斤。

地階武技不愧是地階武技,單是三十六種變化威力就如此驚人,四式殺招又是何等恐怖?

不知不覺中,紅日西墜,整個瀑布都被映紅,水潭波光粼粼。

葉峰深吸口氣,停止修鍊拳法,在河岸邊找了塊岩石,開始耐心的雕刻起來。

兩個時辰后,已是滿天星斗。

葉峰依然無法進入中級入靜,他深吸口氣,把刻到一半的石雕沉入水潭中,起身離去。

很快,葉峰迴到了青木院,倒在床上呼呼睡了起來。

第二天,葉峰又來到了水潭邊,撲通一聲跳入了水潭,繼續修鍊易筋洗髓功。

葉峰修鍊易筋洗髓功的時候,天魔水仙再次釋放出葯霧,融入水潭。

幾個時辰后,當葉峰把水潭中的葯霧吸收完的時候,他的力量已經提升到了六萬一千斤。接著,他浮出水面,跳上瀑布前方的巨石,又開始修鍊「天王拳」。

昨天他已經修鍊了十三種變化,他現在要修鍊剩下的二十三種變化。

就這樣,葉峰再次沉寂在了修鍊中。

……

同一時刻,在那個百花盛開的禁地中,白衣女子又從河中撈起了紙船,眼中儘是失落和不解。

良久,白衣女子再次把紙船放入河水中,轉身走入了樓閣。很快,白衣美人來到她的閨房,無力的躺在了美人榻上,悠悠嘆息。

忽然,一道媚笑聲從樓閣外傳來:「好妹妹,想姐姐了沒有?」

「你又來蝴蝶谷幹什麼?」白衣女子用手撐起嬌柔的身子,冷冷說道。


「好妹妹,你為什麼總是這個樣子?你就不能笑一笑嗎?」嬌媚的聲音再次傳入樓閣。

「說完了嗎?說完了就馬上離開!」白衣女子的語氣依然冷漠。

「好妹妹,你一個人在蝴蝶谷太冷清了,要不要姐姐找幾個男人給你。」樓閣的女人媚笑連連。

「如果你再不走的話,就別怪我不念姐妹之情!」白衣女子冷笑,仔細一看,整個身子都在顫抖。

「咯咯,我的好妹妹,我這就走還不行嗎?」外面的女人咯咯嬌笑,終於離去。

白衣女子整個人好似虛脫了,軟躺在了美人榻上,她似乎,很累很累。

……

就在白衣女子軟躺在美人榻上的時候,葉峰也躺下了,只不過是躺在滑溜溜的巨石上。

葉峰修鍊了幾個時辰的天王拳,又掌握了十幾種變化。


躺在巨石上休息片刻后,他又開始修鍊其餘幾種變化。

入夜,葉峰終於掌握了剩餘的幾種變化,他又雕刻了兩個時辰的石雕,才離開了水潭。

回到石屋后,葉峰躺在石床上,想著天王拳的總綱和三十六種變化。

三十六種變化是天王拳的基礎,有了這些基礎,他就有機會修鍊成「四式殺招」了。

《天王拳》可是地階武技,威力驚人,其中最厲害的就是四式殺招,如果葉峰修鍊成功,戰力必然會提升。


這四式殺招,分別是天王驚世,天王霸世,天王蓋世,天王滅世!

毫無疑問,這四招的威力一招強過一招,修鍊的難度也逐漸變大。

「雖然還是不夠強,不過應付最後一輪應該足夠了!」

葉峰一笑,起身離開了水潭。

就在葉峰迴到醉月樓的時候,三個女的紫岩衛來到了醉月樓,其中一個居然是煉體境第七重武者,另外兩個則是煉體境第六重,修為都不低,且相貌嬌媚。

三個紫岩衛來到了葉峰的房間前,敲響了葉峰的房門。

葉峰臉色微變,打開了房門,那個煉體境第七重紫岩衛就笑了起來:「我家小姐有請,還請閣下跟我們走一趟。」

「你家小姐是誰?」葉峰目光一閃。

「不好意思,我家小姐的名諱,我們可不敢隨意說出口的。」煉體境第七重紫岩衛笑了笑。

「你放心,我們沒有惡意,我家小姐只是想見你一面而已。」另外一個紫岩衛也笑了。

「我們知道你得罪了中王殿的人,你放心,我們並不是中王殿的人,更不是來找你尋仇的人。如果你不相信我們的話,我們可以陪你去找月姬,讓月姬來證實我們的身份。」最後一個紫岩衛說道。

「帶路吧……」葉峰緩緩開口。 在三個紫岩衛的帶路下,葉峰很快就來到一座構築奢華的大宅,規模宏大,不下於公主府。

在曲曲折折的走廊上走了沒多久,三個紫岩衛帶著葉峰來到了一座宮殿門口。

「我家小姐就在裡面,閣下自己進去吧,我們先告退了。」三個紫岩衛退了下去。

葉峰走入宮殿,宮殿布置奢華,香氣四溢,似乎是某個女人的寢宮。

寢宮中央有個三足香爐,足有一人來高,熏香裊裊,香爐後面不遠處是一個巨大的浴池,浴池中散滿花瓣,浴池旁邊是張大床,粉色紗帳籠罩,床上的被褥若隱若現。

一個女人睡在被褥中,女子是側卧著的,所以葉峰只能看到女子烏黑的秀髮,和發間如玉的粉頸。

看到這個女人,葉峰突然有種熟悉的感覺,他的臉色微變,也不知道想到了什麼。

深吸口氣,葉峰穩住心神,問道:「不知小姐找我有什麼事?」

床上的女人沒有說話,似乎已經睡著了。

葉峰沒有繼續說話,而是盤坐在了地上,耐心等待著,他已經隱隱猜到了女人的身份。

半個時辰后,床上的女人終於醒來,她緩緩坐直了身子,被子從她身上滑下,她居然只穿著白色褻衣,胸前高聳,露出一抹白色的溝壑,極其誘人。

葉峰抬頭看著床上的美人,臉色雖然不變,心中卻是一震。

原來,床上的女人居然就是蝴蝶谷的白衣女子,他沒有注意到,這個白衣女子似乎多了幾分媚態,少了幾分冷漠。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