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滾過來!哪有你這麼臭美的鏡子!”駱葉破口大罵,不知何時已經召出了錚骨琴,三道氣劍瞬間涌去,寒芒一現之間,所有人都嚇了一跳。

2021 年 2 月 2 日

尤其是蕭錄,他還是第一次見到駱葉的墨陽玄鏡,不禁大吃一驚,這分明只是一面三品的墨陽玄鏡,怎會有如此的靈性。

“嚴掌教,這是?”蕭錄忍不住問一句。

嚴符猶豫一下,還是解釋道:“那是駱少爺的血煉法寶,墨陽玄鏡,不過,他倆貌似不怎麼合脾氣。”

墨陽玄鏡雖與駱葉心神相連,自己的一舉一動駱葉都能夠第一刻知道,但它速度奇快,在屋內左閃右躲,便將三道氣劍躲了過去,一時間,竟連駱葉的踏星步都抓不到。

“哥沒空跟你躲貓貓,有事情做!”駱葉氣急敗壞道,索性停下身子,結果只是一瞬,墨陽玄鏡就繞到他身後,沒有預料到駱葉會突然停下,一個踉蹌,一人一鏡跌在一起。

蕭錄目瞪口呆,清澈的眸子裏第一次有了情緒,“這個、、、真的、、、就是傳說中的、、、血煉法寶。”


嚴符也無言以對,只能苦笑道:“可能是吧。”

心裏只不過重新過了一遍九轉星盤的事情,墨陽玄鏡就瞭然在心,見到駱葉有求於自己,頓時驕傲起來,對着蕭錄像模像樣的點頭示意。

好不容易馴服住墨陽玄鏡,駱葉如釋重負,“行了,說說怎麼搞吧?”

這兩個活寶,完全超出了蕭錄的想象,努力抑制住涌動的氣血,從自己的儲納戒中拿出碎痕石,遞給駱葉。

接過碎痕石,駱葉頓時怔住。

碎痕石就像被壓縮幾倍的大火爐一般,剛住在手裏,便有一股熾熱無比的熱流,這股熱流有如熔漿,駱葉只覺得它能夠貫穿自己的身體。

太霸道了!

駱葉不敢怠慢,忙運起真氣,抵禦起這股熱氣。讓他慶幸的是,體內的紅色膜體並不畏懼這股熱氣,反而主動包裹住這赤紅熱流,不讓它在體內任意肆虐。

“駱少爺果然厲害。”蕭錄第一次讚美駱葉,“這碎痕石,一般人第一次接觸都會被熱氣影響,駱少爺卻能夠面不改色,令人佩服。”

雖然駱葉看上去十分淡然,但他卻暗自連連叫苦,這才一顆碎痕石就將人折磨成這樣,一會兒要同時對付九顆。

不過想想自己要煉製法寶,就莫名的興奮起來,不知道煉出來的九轉星盤會是幾品?

嘿嘿,駱葉勾起一個邪氣笑容,小心的控制着真氣,慢慢得將這股熱力煉化。但卻失望的發現,在這股熱力面前,自己的真氣脆弱無比,一個照面,就化爲烏有。

哼,以爲哥好欺負?


剛剛運作起來的真氣迅速褪去,取而代之的,是識海內瘋狂顫抖的神識以及那道陰離火劍意,神識同紅色膜體一同控制着陰離火劍意,精準無比得打在熱力之上。

他並不讓陰離火一哄而上,反而是股股細碎的陰離火,雖不剛猛,但源源不斷,霸道無比的熱力,竟在這一堆細碎的陰離火的纏繞之下,再也動彈不了。

“呼~”駱葉長呼出一口灼熱氣息,“再拿一顆。”

蕭錄眼前一亮,完全沒有想到駱葉化解一顆碎痕石的速度如此之快,不禁暗暗讚歎這陰離火的玄妙。

www ⊕ttκǎ n ⊕¢o

又遞給他一顆碎痕石,隨即便看到駱葉繼續進入到入定狀態。

“駱少爺的手段果然高明。”蕭錄微笑道。

嚴符和賈方一言不發得看着駱葉,他可沒有心思去欣賞駱葉的“表演”,如果因爲一顆碎痕石,而讓駱葉受了傷,就太得不償失了,所以他的精神高度緊張。

就連墨陽玄鏡,也罕見的緊張起來,綠芒一閃一閃,似是極爲擔憂。

看着這兩人一鏡,蕭錄不禁感慨一句:“他的門派已經有了較好的雛形了,駱葉啊,難道你小時候得弱勢,真的如同外界所言,都是韜光養晦?”

駱葉沒空去觀察這些人,而是努力的化解着碎痕石的熱力,搞定一顆,便再要一顆。

他沒有給自己留一絲喘息休整的機會,因爲他很想知道,自己的神識,以及那層紅色膜體的極限究竟在哪?

他撐了很久,直到第八顆。

碎痕石一入手,便如同兇猛的火焰巨獸,毫不保留的將所有熱力注入到駱葉的體內,煅燒着他的經脈,摧殘着他的神識。

“好痛!”駱葉艱難說了一句,“小墨!”


墨陽玄鏡毫不猶豫,將所有的綠芒全部籠罩在駱葉身旁,控制着鏡中的那些陰離火,慢慢的侵入駱葉體內。

駱葉直覺背部有股熟悉的氣息,也不拒絕,直接就敞開經脈,任它們進來。

紅色膜體一看到有外來的陰離火,頓時喜悅起來,將陰離火包住,迅速化開碎痕石的熱力。

不消片刻,第九顆也被駱葉拿下!

“行了。”駱葉睜開眼睛,喜道。

蕭錄一臉不能置信,一開始他還會驚訝駱葉的速度,後來就成了機械性的遞碎痕石,大腦完全陷入混沌當中,這時忽然被駱葉說了一句“好了”,頓時回過神來,一臉呆滯的望着駱葉。

“怎麼了?”駱葉注意到他的反常,向後撤一步,哭喪着臉道:“你不是反悔了吧。”

嚴符早在墨陽玄鏡出手那一刻,就知道不必再去擔心,直接坐到一邊靜靜喝茶,結果聽到駱葉這麼一句,一口的茶水悉數噴了出來。

賈方幸災樂禍道:“哈哈,老嚴,嗆着了吧。”

嚴符白了他一眼,轉頭對蕭錄說道:“這青鋼石你可備好?還有煉製之法?”

蕭錄聞言,急忙拿出一塊暗青色的石塊,雖然青鋼石常見,但他拿出的這塊卻也不常見,當屬極品。同時,還有一枚玉簡,泛着暖色的青光。

“嗯,給你。”

駱葉接過,不禁咋舌,“這傢伙果然有錢,玉簡都這麼高級,得用神識才能看。”

市面上的玉簡大都是浮現字體,而也有些人,會用神識將心法招式寫入玉簡之中,那樣若想要看出玉簡裏的內容,就得有至少與他旗鼓相當的神識。

“嗯,不對,他或許是想試驗一下我的神識,畢竟符師的神識大都強過劍師。”駱葉忽然開竅,看了看一臉冷漠的蕭錄,不予置之。

將神識輸入到玉簡中,駱葉仔細閱讀起來。

通讀下來,他總結出最精髓的兩個字,就是碰撞。讓屬陰火的陰離火去和屬烈火的碎痕石熱力去碰撞,讓二者達到熱力的平衡,再將九顆碎痕石刻進青鋼石。

步驟十分簡單,但行動起來卻有些困難。

這兩種火相剋,若是想將兩種相剋的火焰融合在一起,需要極精準的控制力。若是失敗,這九顆碎痕石泡湯不說,還有可能讓駱葉遭到反噬。

駱葉的心頓時提到了半空中,該做的他都做了,接下來的,就算是將陰離火分給蕭錄,讓他自己煉製,都說的過去。

可說起對陰離火的控制,沒有人能比得上駱葉。

做不做?

駱葉緊張起來,體內餘下的陰離火慢慢流動,不久後,駱葉的額上就浮起一層白霜,那是汗水遇到陰火所凝成的獨特汗霧。

“駱少爺?”蕭錄輕輕問道,他也明白這其中危害,甚至都打算了自己冒風險的念頭。

但駱葉卻斬釘截鐵般說道:“我來。”

他的目的可不是擔心蕭錄受傷,而是他隱隱能夠感覺到,如果能夠闖過這關,他同小墨之間的默契,等會大大改觀!

同小墨交會一下心思,駱葉發現小墨也躍躍欲試,不禁冷笑,死鏡子,就知道你耐不住!

用真氣將青鋼石託在空中,九顆碎痕石圍繞着青鋼石塊不斷旋轉,片刻,便速度均勻下來。

陰離火劍意!

空氣中,徒然冒出一團火焰,發出寒冷的光芒,慢慢鑄成一把劍胚。

好厲害的陰離火!

蕭錄不由得心中暗驚,對駱葉的看法,已經來了個大大的轉變!

在駱葉的經脈裏,碎痕石的熱力不能發揮全部威力,這次到了外界,看到將自己壓制住的陰離火,頓時火從中來,滾滾熱力傾瀉而下。

駱葉這才發覺到這九顆碎痕石的熱力有多麼可怕!

瘋狂的碎痕石熱力吞吐不定,像猙獰的怪獸,暴戾的灼燒氣息四下擴散,陰離火劍意僅能擋住大部分,剩下的,竟然都波及到駱葉。

經脈裏如同針扎般得痛苦,而且這些熱力看到紅色膜體,就開始躲避,絲毫沒有壓力! 陰離火劍竟漸落下風,劍勢逐漸被壓制下去,那股令人心驚的陰綿之力竟也在逐步減少!

駱葉嘴角溢血,若不是墨陽玄鏡及時將綠芒籠罩給他,險些就會跌倒在地。除了他,蕭錄嚇得臉色一陣紅一陣白,不自覺的握緊了雙拳。

“這碎痕石真的是三品的東西?”駱葉心中對碎痕石的品階充滿了懷疑。

其實並非是碎痕石太過霸道,只是它其中的熱力屬熱火,而陰離火卻屬陰火,二者本就屬性相剋,現在卻要將二者融而爲一,其中的反噬之力自然會比較可怖。

駱葉或許看不出來,嚴符卻能夠看的出來,若不是那道陰離火一直在護着駱葉周全,僅是那九道合爲一體的熱力,就足以將駱葉吞噬了。

墨陽玄鏡雖心高氣傲,但畢竟跟駱葉連在一起,主人有難,也不得不出手。

鏡中綠芒大現,幾十餘道陰離火噗的吞吐而出,一瞬間,弱勢竟然就被它挽救回來!

陰離火突然暴漲,就像是在火焰上澆了一瓢熱油,火焰猛地向上一竄,氣勢隨之暴漲!

“原來我體內近一半的陰離火,都到了你那。”駱葉忿忿道,不過隨之就淡然,反正墨陽玄鏡是自己的血煉法寶,這點東西就當是見面禮吧。

蕭錄緊張起來,他知道,最關鍵得時候已經到來。

兩股火焰相交纏繞,誰都不肯妥協,墨陽玄鏡四個角上的青銅釘隱隱欲出,九顆碎痕石一閃一閃,殺意擎天。

“好傢伙,這倆東西都動怒了。”先前駱葉被那股熱力折磨的不輕,元氣已經受損,見墨陽玄鏡表現積極,索性站到一旁,看着小墨的‘表演’。

蕭錄目瞪口呆,許久,才輕輕捅了一下駱葉的衣袖,弱弱問道:“你不管它了?”

駱葉看他一眼,發現這廝其實眼裏也是能夠看得出情緒的,不禁在心裏重重鄙視了他一下,“沒事裝什麼裝”,繼而說道:“小墨搶了我大半的陰離火,我幫也幫不了它啊。”

大半、、、、、、

嚴符冷汗一句,“血煉法寶要的報酬、、、、真不是蓋得。”

“你以爲呢?”

仔細注視着小墨的駱葉,再也沒有理會二人。

四顆青銅釘終於按捺不住,紛紛噴射而出,打在碎痕石上,一時間,碎痕石竟然越發不穩,旋轉的速度慢了下來。

墨陽玄鏡的氣勢徒然大漲,幾十陰離火竟然齊齊化爲劍形,向着碎痕石擠壓過去!

墨雨。

駱葉大吃一驚,墨陽玄鏡竟然能夠自發完成墨雨,雖然效果比之在《墨陽鏡陣》中要底上不少,但這卻實實在在是墨雨無他!

“你果然還留着一手。”駱葉心中冷哼,運起踏星步,衝了上去。

小墨感應到駱葉的氣息,讓出一條道路,墨雨也慢了兩分。霎那間,駱葉就來到碎痕石前,身旁刷刷閃過一道道寒芒,正是發動墨雨的陰離火劍。不過因受了小墨的控制,完全沒有打到駱葉。

旋轉着得九顆碎痕石終於被這陣浩大的劍勢給震懾住,停留在空中不再旋轉。

每道碎痕石都有四五道陰離火劍招呼,陰綿之力不斷的滲入碎痕石裏,徐步將它們悉數刻入青鋼石塊。

駱葉發動所有真氣,控制着這些陰離火劍,萬一一個閃失,陰離火劍意太過火,就得不償失了。

所有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尤其是蕭錄,眼睛幾乎都要瞪了出來!

九顆碎痕石終於被刻入了青鋼石塊中!

駱葉用真氣將剛剛打造好的九轉星盤的胚子收回到手中,閉上眼睛,進行第二階段的煉化。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